圭賢開到了一家日式料理,那是過去帶厲旭去飯時,最讓厲旭誇口的一家料理店。
 
"看看想吃什麼?"
"隨便。"
"好~小姐,目錄上的菜各點一份。"
"等,就我跟你,點那麼多幹嘛。"
"你不是說隨便嗎?那我把東西全都點上就不會漏掉你最喜歡的那道菜了。"
"........"king使出這一招,不想多浪費食物的厲旭,只好拿著菜單,認真的挑了幾道喜歡的餐點。
 
服務員離開後,厲旭喝了一口茶,把喉潤了潤之後,不想再拖磨的說"我們直接談好嗎?"
看著厲旭單純只為解決事情,完全無視自己送出的心意,內心裡~圭賢是失望的,也似乎不管做什麼都無法讓厲旭來好好感受他的愛
 
"好~你想說什麼?"深深吞吐了一道氣,圭賢一臉淡漠的,配合厲旭正視的問題
"我只想知道還有沒有其他的方法,是不是真的要我們賠380萬?"
"嗯,這是公司規定。"
"你不是公司的主管嗎?沒辦法通融一下,還是~~打個折什麼的。"
"厲旭,那不在我的職責內,我不方便干涉。"
"......真的沒辦法......."厲旭深深鎖緊了眉間,愁眉愁眼的為著沒有可能感到失望無力。
 
眼前,厲旭所呈現的反應和流露出來的面容,看得圭賢內心也不禁揪愁了,無法理解厲旭為什麼要為了那小子出面,而又...如此擔憂?
反觀,對他却又總是擺著既冷漠又不屑的態度...
可是...厲旭不是愛他的嗎?
還是...
 
圭賢撇下頭,莫奈的嗤嘆一聲,即刻打消接下來浮現在腦子裡的字眼,把頭擺回的靜靜端看厲旭的面容
"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你要幫那小子?"不想胡亂猜,圭賢提出內心質疑。
"他是子瑜姐的弟弟,我知道她根本拿不出這筆錢。"
 
(原來,這小子是子瑜的弟弟)聽著,圭賢立刻鬆下心頭那口鬱悶
"那你想不想幫她?"
"你不是說你不方便干涉了嗎?"
 
圭賢一抹淡淡笑容,心裡暗自嘆笑著,笑自己那起起落落的情緒,就是這麼容易的被厲旭拖著走~
 
"如果我幫你,你接受嗎?"
"......"厲旭愣了愣,垂下眼簾的避開 king的目光,捱著羞愧無力的回應著"我只想幫子瑜姐。"
 
眼前這副惹人憐的小臉,圭賢撇下目光不忍多看,就怕多看一會軟下了心,打消了早已想好的方法~~
此刻靜了幾秒,暗自在腦子裡掙扎著自私與道義之間,在下一秒從透出的眼神裡有了決定。
 
圭賢將手伸進外套的內袋裡,拿出了一本支票薄,填上金額後撕了下來,將支票推到厲旭的面前,厲旭沒有拿,僅僅瞥了一眼上面填寫的金額~380萬
"你?"詫異的,厲旭滿是疑惑的等著 king來解釋
"我知道你不會平白無故收下這筆錢,所以…我幫你安排了一份工作,你就當這筆錢是預領3年份的工資。"
"什麼?你幫我安排工作?"
"嗯。"
"我不撈偏門的。"
"我也不做那種事。"
"那是什麼,三年就可以賺這麼多錢?"
"工作很簡單,負責我的三餐,每天煮飯給我吃,只要你做得到,這筆錢不用你們還。"
 
"什麼!"疑愣又傻眼的,沒想到這就是 king所謂的幫忙。
"為了不讓你兩邊跑太麻煩,我可以免費提供宿舍。"繼續著,圭賢不想讓自己有機會心軟的接著說
"你...你休想!"
"你不想幫子瑜嗎?"
"你竟然用這個來威脅我?混蛋!"
"有分別嗎?在你心中不管我做什麼都是混蛋,不是嗎?"隨著談話,厲旭的反應,不禁讓圭賢帶起了情緒,到底這一路來,確實受夠了厲旭總是這麼看他
 
"是,你就是個混蛋,大混蛋!"厲旭一臉羞怒的撇下一聲聲混蛋,也隨即起身跨腳離開在這混蛋的眼前。
 
怎能讓厲旭一次次自作主的逃開自己,這回圭賢不再遲頓的上前一捉,扣住厲旭的手臂,果斷的拖出本意,解釋著..."厲旭,我只想多些機會和你相處,讓你看看我究竟是不是混蛋.....這張支票你拿著,希望你能好好想想,如果和我住在一起真讓你這麼為難的話,那你就把支票撕了,以後我也不會再來煩你。"把話說完後,圭賢沒多拖磨的鬆開了緊緊扣抓的手臂,獨自先行離開了。
 
(如果和我住一起真的讓你這麼為難,那你就把支票撕了,以後我也不會再來煩你。)
圭賢走了,可留下的話語還盪在耳邊,厲旭翻過手背,看著掌心裡圭賢硬塞給他的支票,
腦子重複的打著問號~為難嗎?
可以和 king在一起怎麼會為難,可是要自己在這種情況,以這種方式接受這種與愛無關的主僱關係,這又算是什麼?
為了錢來違背自己的初衷嗎?
就連自己所堅持的原則也一同出賣?
 
 
這晚,和厲旭在餐廳分手後,圭賢回到住所,搭乘電梯來到12樓~
 
叮咚叮咚~不到二下,裡頭的主人鍾云這就把門給開了
"king?你不是出去了嗎!"
"有沒有吃的,肚子有點餓了~"
"客廳桌上有的是,先進來吧。"
走進屋子,擺向客廳就看見銀赫也在,聽著電視裡的播放聲,圭賢順勢看了一眼,果然在自己的意料中,看球賽守著比分賠率,是鍾云銀赫慣例的公事,而球賽是兩人合作組頭的其中一個項目。
早已脫離組頭這份差的圭賢,雖然不再參與,但也從不干涉,以彼此間的信任,在圭賢面前,其餘二人也不曾避忌過~
 
"來,剛剛才買的,還熱呼呼的~盡量吃別客氣啊。"隱約聽見圭賢吭了句肚子餓,銀赫可熱心的打開一盒盒外賣。
要說以朋友為家嗎?在這複雜的行業裡,能有多少不在利益前題下,可以擁有信得過又交心的朋友?
性格坦率的銀赫,對身旁這二位友人,可以說就像家人一樣,不分彼此~
 
鍾云坐在沙發上,兩眼直視電視螢幕看著時況轉播的球賽,眼神沒有太多的投入,淡漠的黑眼瞳幾次飄向圭賢瞄了瞄,看著這進門什麼話也沒吭的埋頭就吃的圭賢,不免心裡猜想了下,暗自思索這小子又遇上什麼樣的難題了?
 
"呵~有沒有這麼餓啊,瞧你的~像一整天沒吃飯似的。"
咀裡嚼著食物,圭賢沒吭聲,僅僅點了點那顆頭。
"你由著他吧,吃多點腦子也會清淅一點。"
聽著鍾云這一句,圭賢還是一樣的,又點了點頭。
"怎麼了,有難題?"藏不住話的銀赫,一聽鍾云影射的話語,馬上的把話端上口。
"喂,有什麼你就快說吧!老是一副悶鍋樣,真受不了。"
 
僅管被銀赫這麼催促著,圭賢還是默不吭聲的,直到把肚子餵飽了,才漸露那怡然的神態,點上了一根煙吸吐一口,再灌了口桌上擺放的啤酒後,逐一說出將今天所逢遇的難題
 
"哇,你真的這麼說啊?"
"嗯,很混蛋嗎?"
"呵~是很混蛋,不過~~你這混蛋總算變聰明了哦,早該這麼做啦~老擺君子樣的,活該你追不到手~"銀赫說
"我只擔心厲旭不肯屈就,那樣我以後真的沒機會了。"
"呆子,還以為你吃飽了頭腦會清醒點。"鍾云翻過白眼,鄙視圭賢這為愛的魄力如此薄弱
 
"喂,怎麼這麼說,阿king他也是怕賭錯了。"
"厲旭要是愛他,也會怕阿king 以後不再找他。"
"有道理!放心吧~厲旭一定會做的。"
"希望吧。"
"別怪我沒提醒你哦,趁他還沒搬過來之前啊,你趕快把客房的床都給徹了,只留你房間那張床知道嗎!"這會,銀赫勾過手的搭在圭賢肩膀上,帶著認真的眼神,認真的口氣說
"搬走了...那他睡哪?"圭賢聽得很認真,也當真沒聽懂銀赫這一句的用意
 
"你怎麼那麼笨啊,把床都搬走,他沒得睡當然就只能睡你那張床啊,我這點子不錯吧~哈哈哈哈哈!!!"
一旁鍾云和圭賢紛紛愣著兩眼,呆看銀赫這副自我滿意腹黑樣。
"喂,幹嘛都呆著臉,我的點子不好嗎?"
"你還真是個大混蛋。"對銀赫這一舉,圭賢真沒敢領教
"啊,我這是在為你的幸福著想耶!"
"是~~是~~"圭賢好敷衍的應了應聲
 
"呵~~不過這點子還真不錯。"一旁鍾云聳聳眉梢,笑了笑,打亮眼的看這過往看似對愛沒什麼講究的銀赫
"你也覺得不錯吧?還有啊~最好連棉被也換了!"
"為什麼?"
"換薄一點,讓他蓋不暖,那麼躺在床上就只能在你身上取暖,你就可以抱著他睡啦~不錯吧~~哈哈哈~"銀赫滿意又自得的,為自己想出的點子,又再大大哈了哈得意的笑聲。
"..........."聽著,圭賢無言又好笑的僵著臉,不否認銀赫這點子真的不錯,不過~要自己對厲旭這麼做,怎麼捨得呢!
"我看我應該要跟你好好討教一下。"鍾云倒是真的對銀赫刮目相看,沒想到平常對青青一副乖乖的老實樣,原來滿腹都是黑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