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別的方法了嗎?"
"這位小兄弟認識阿king 吧?要不看在阿king 的份上,我可以給你個寬限期。"說著這話,李明打著有些佹異的眼神看了圭賢一眼,圭賢沒有否認,始終沉默的靜觀旁待,而一方面腦子開始思考該如何在避嫌的情況下,幫厲旭來解圍難題。
 
"我根本沒那麼多錢,就算你給我一年,我一樣付不出來!"是倔將的一句話嗎,可對厲旭來說,也確實無力去償還這筆龐大的數目
"厲旭哥,不要啊~別讓他們把我送到警局,待在拘留所我會瘋掉的。"
"380萬啊,你叫我上哪找?"
"那你求 king哥嘛,他一定有辦法的。"
"閉咀,你給我閉咀!"
 
眼看這僵持不下的局面,心疼於厲旭獨自面對,圭賢看了看李明流露那心懷鬼胎的淺淺笑意,自知無法撇清和厲旭早已認識的事實,僅管礙於身份敏感,圭賢還是站出來為此事表出意見。
 
"李總,我看先扣押證件讓他們把本票簽了,還錢的事就讓他們回去想辦法吧。"
"行,阿 king肯為朋友開這口,相信這位小兄弟跟你的交情非淺,這面子我一定給。"
"我不用你幫!"厲旭轉頭看向king,吐出任性的一句話拒絕這安排
"厲旭,不要那麼固執好嗎,先把人帶回去再說。"
"厲旭哥,你就聽 king哥的吧~我被打得一身痛啊,快帶我回去吧。"
"就聽我一次好嗎?"
"好,我聽~你不就是想感激我嗎?"又一句感激,圭賢是無奈的,可這當下這場面,心中再有無數話想解釋也得吞回肚裡去,只能由著厲旭去認定。
 
本票簽好了,證件也扣押了,總算順利把烔植帶離遊藝場。
圭賢沒有送厲旭離開,繼續待在辦公室裡,準備應對接下來的難題。
 
”真是沒想到你竟然認識他們?”
”你想說什麼?”
”我在想~~所有的主機版的勝負百分比都是你設定的,為什麼你會不知道機子被作了手腳?”
”你是在說我包庇他們嗎?”
”不不不~我只是想不通,監視錄像你說看不出來,機子被干擾了你也不知道,你怎麼解釋?”
”清者自清!不需要解釋,這件事我會跟老闆一個交代~"
"你這是拿老闆來壓我?"
"要知道你可是總經理,我怎麼敢壓你,我不過是討個清白,可不想因為這件事抹上不白的污點。"
 
對李明有心混淆關係之下,圭賢不避忌的直接表態,聲明立場~就怕在自己還未自清之前,讓人在王老闆面前藉題發揮。
 
 
走出遊藝場,厲旭真生氣,不管烔植拐著腳,揉著胸口,擠著又青又紫的熊貓眼,厲旭不屑顧盼的直直走在前頭
"厲旭哥啊~你別顧著走啊!"
"........"
"快叫輛計程車回家吧~我全身痛啊~"
"........"
"你說句話嘛~"
"........"
"如果你不想我真的揍你,你最好給我閉咀。"厲旭突然的頓下腳步,拖著滿負怒氣轉身一把揪過烔植的衣領,斥出一聲警告。
看著厲旭亮出一雙怒目,知道這是厲旭真心發火的眼神,烔植識相的住口。
 
厲旭攔了輛計程車搭上,在司機詢問去處時,厲旭說出了烔植住所的方位
害怕被子瑜棍棒痛扁的烔植,馬上脫出一句"啊~去我家啊,不要啦!先去你家好不?"
雖然這麼說著,可看見厲旭瞪大眼掃出刀光的眼神,烔植沒敢再多違抗。
就這樣一路上,烔植認命的由著厲旭帶他回家,拉好皮筋等著被開扁。
 
回到家後,厲旭沒有隱瞞的將事實的始末告訴了子瑜,
坐在沙發邊角,烔植畏畏縮縮的低著那顆頭,沒敢抬頭看姐姐一眼。
怎麼都是看著長大的親弟弟,再多教訓也只是源於愛之深責之切,
然而~這一回這龐大的數目,又該怎麼來解決?
面對難題,子瑜已經沒有多餘的心力再去修理植烔,幾經遙頭嘆氣的坐在一旁,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過去烔植不論做錯什麼,惹上什麼麻煩,從來就不曾見子瑜姐像現在這樣,一聲不吭的沉默著~~
厲旭很清楚,這筆380萬,以大班的底薪外加抽成,就算不吃不喝三年,也無法賺到這筆金額。
子瑜很累,要厲旭先回家,表示她想要靜一靜,想想該怎麼解決。厲旭也明白,沒有多待留的先離開了。
 
等厲旭回到家時,已經是早上十點,惠姨的雜貨店早已開了門,見厲旭拖著一張疲憊的面容回來,好奇這時間點還沒睡覺的孩子,惠姨難免於質問一番。
厲旭一樣沒有隱瞞,一一告訴了惠姨,到底二家相扶相持了這麼多年,如同當年惠姨身患重病,子瑜就算沒錢,也挺身以個人名義向姐妹籌借。而今子瑜面臨這難題,厲旭真心希望可以出點力。
 
捱了一夜沒睡的厲旭,把實情說完後就上樓睡了,等到睡飽起床時已經是晚上六點。
惠姨在樓下喊著吃晚飯,厲旭洗把臉刷個牙後,走下樓坐到小飯桌前,還沒到點上班的若雨也在飯桌前準備用餐...
 
"那,這個~你拿給子瑜。"惠姨拿了一只手掌大小的布袋擺在桌前
"這什麼?"筷子還沒撐起來,就見惠姨亮出的小布袋,厲旭咀裡問著,而手一邊打開小布袋瞧看了一眼~"惠姨你~你怎麼有這麼多錢?"
"這是你平常給我的家用,能省我就不花一點一點存起來,本來打算以後留給你娶老婆用的,不過現在子瑜有困難,反正暫時也沒看你有對象,這些錢留著也沒用到,你就拿給子瑜吧,能湊多少是多少了。"
"媽,380萬耶,你以為38萬哦,妳把老本全掏出來也幫不了子瑜姐啊~"
"能幫多少是多少,難道真要讓小植吃牢飯嗎?"
 
看著惠姨把省吃儉用辛苦存下來的錢拿出來,厲旭心裡很不好受,若雨說的沒錯,就算連他自己存的幾萬塊也湊上了,還是無法幫子瑜姐解決難關。
一會,逼近七點時,子瑜姐來了,沒帶上烔植的一個人來,想必是顧忌烔植臉上的紫青一塊塊讓人問長問短,因故請假了吧。
子瑜姐的神色很黯淡,眼袋變得深遂了些,不難看出子瑜姐沒有好好睡一覺,想必徹夜未眠都是為了這筆帳~
這晚,厲旭獨自一人走到街上閒晃,想了很多,也考慮了很久,看見子瑜和惠姨這二大恩人為此事憂容滿面,勞心費神的模樣怎麼不心疼,知道這是避不了的事實,對方好說都是道上的人,這筆錢是躲不掉的。
 
當然厲旭也知道,相信以 king哥在遊藝場的權位,絕對可以幫他擺平這件事,可是要如何教自己以目前和 king哥還未理清的關係下,懇求這份情面呢?
口口聲聲說的感激,豈不是自打咀巴...
 
"......"決定按下確認鍵後,厲旭拿著手機,揪著沒有動靜的眉梢,定住不動的眼瞳,遲遲吭不出一句話來,是的~要向 king開這口當真為難
(厲旭?)就算厲旭不說,圭賢也知道這通電話為何而來,僅管內心不是滋味,可以接到厲旭的電話還是很高興的,這是沒有計較的情感付出,感受的也只是厲旭個人的一音一影。
"關於我朋友那筆帳,我想───"
(我想見你。)不等厲旭說完,圭賢直接把心中渴望赤裸的拖出口。
 
內心悸慟總是輕易為 king思念的話語,不受控的在心中拉扯...
去嗎?
去~當然去...為了幫子瑜姐...這是再好的藉口了不是嗎?
雖然一再的跟自己強調著,一切都只是發生關係之後才有了改變,king的付出只是責任只是感激。
可無奈的,卻怎麼也無法深埋已經付出的情意,不管是不是為了這筆錢,厲旭和圭賢一樣的都貪著感受彼此的存在。
 
再次來到相約的路口,待在車上,圭賢時不時的看著後罩鏡,等著想見的身影到來。
一會,厲旭來了,圭賢急切的懷滿濃濃的情思下了車,走到另一邊的車門前,體貼的為厲旭拉開車門,
當下 king做出的舉動,讓厲旭小驚受的愣了下,僵著身子不習慣也不好意思的坐上車,接受這不合常理的禮遇,怎麼說待會要開口求人的是自己不是嗎?
 
"厲旭,晚餐吃了嗎?"亮出關切的眼瞳,圭賢吐著溫柔的聲語對身邊的人兒問了聲,厲旭輕遙頭,徹開小臉避開 king這雙多看一次都像多喝一次迷湯的眼眸
"我訂了位子,那兒的東西很好吃,你一定會喜歡。"
"我來只是想跟你談───"
"到那再說好嗎?"圭賢沒給厲旭說下去的機會,就算已經擺明厲旭是為了那筆帳才出來見他,圭賢都不想聽見從厲旭口中說出來,今晚,他只想好好重溫惜日和厲旭一起用餐的甜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