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上了二瓶紅酒後,圭賢帶著無助的心疲憊的瞌趴在沙發椅墊上睡著了~
沉睡的腦意識再次浮現撲朔迷離的影像~~走入了夢境...
 
夢境裡,圭賢夢見小時後的自己,一樣的蹲靠在房裡聽著外頭的爭執聲...歇斯底里的叫罵聲...因為害怕而摀著耳朵,也因為無助爬進被窩埋在枕頭裡,盡可能的把這些讓自己驚怕的吵架聲量壓到最小。
 
聲音變小了...人不那麼害怕著...
隱約中,好像聽見...嘶叫聲...也聽見了求救聲...而這些聲音是陌生的...
萌生的好奇,爬進被窩裡的自己一愣一愣遲疑的下了床,慢慢走向那扇門~~
薄弱的哀嚎聲...不像是哭聲...那是什麼?
夢裡,圭賢看見自己提上那只顫抖的手掌,
現實,被夢所牽引的圭賢,眼皮不自覺的微微跳動著。
 
顫抖的小手轉開門把一推...驚悚的畫面亮在眼前!
女人倒臥在血地中,喘著薄弱的聲息,撐著即將垂閉的眼簾,無力的吐了一聲小賢...
 
(媽...)淚光瞬間在呆愣的眼眸中湛出,夢中~圭賢恍忽的張著小口小小呼了一聲媽~
這時,一旁站著一名男子,手裡正緊緊握著一把沾有血腥的水果刀。
 
夢裡的自己,傻傻呆愣的看著男子呈著崩潰恨意難平的眼眸,男子在看見自己後,眼底馬上流出那滿滿的歉疚,隨後直直斜高高的提起雙手,將手中這把水果刀的刀峰朝向了自己
(爸...不要...)隨著夢裡的畫面,沉睡中的圭賢帶上那緊閉的眼皮,漸起漸落的跟隨夢境起伏著。
男子帶著決心再看了他一眼,不再猶豫的往裡一刺!
 
(爸!)這瞬間,圭賢被夢境這畫面瞬間驚醒!
抬起的頭,額上遍滿冷冷的汗珠,圭賢吞盡一口苦澀,喘著顫抖的氣息,瞠著大大悠黑的眼瞳,凝視眼前沒有目光的焦點,驚懼那夢裡的真實...
 
不,那是真實的...真實經歷的畫面...
深遂的雙瞳晃了晃,顫愣著未能平復的意識,慌張的覓著桌前擺放的紅酒,把手一拿仰頭一栽,僅僅落下的幾滴酒,圭賢吞嚥著口中酸澀,慾求不滿的站起來,直向小吧檯走去~
 
酒!這刻他需要酒,想喝很多很多酒,迫切的想用酒讓腦子迷糊一點~
可是~~可以嗎?
從酒框架上拿下的這瓶紅酒,擱握在檯桌上,圭賢猶豫著...
怪自己太理智,沒能放縱的浸醉在酒海中,只能由著腦子飽受記憶的摧殘...
圭賢無奈的垂下眼簾,向來不怕冷的自己,這刻覺得好冷~
 
楚在浴室間,圭賢撐著蓮逢頭直往頭頂沖,鼓起胸口吸著熱水打在身上所散出了熱氣,感受熱水帶來的溫暖~
一場熱水澡確實讓圭賢冷靜下來了,可心頭這艱熬...
 
走到衣櫃前拉開抽屜,微彎著腰隨性的取了一件上衣,取走的上衣底下壓蓋的,是那件厲旭幫他挑選的背心。
圭賢拿起了背心,揪起了思愁的眉間,喃喃的吐出一聲(厲旭...)
 
 
時間,半夜三點~~~
 
圭賢離開住所,一個人開著車行駛在廖廖無幾的大街上,沿路來到了惜日接送小厲旭回家的路口,拉上了手煞車,圭賢拿出手機,向著四周掃了一眼,知道那是徒勞的尋覓,但在心裡還是唸著~
(厲旭,究竟你住在哪個方向...)
無助的圭賢,真的很想看見厲旭,那是唯一可以讓他溫暖的人~
 
(厲旭,睡了嗎?一路開來到路口,雖然見不到你,也知道這樣是沒用的,但是我已經沒有其他方法可以感受你在我身邊   圭賢)
簡訊發送出去後,圭賢就這麼靜靜的待在車裡感受厲旭就在附近陪著他,
就算是看不到人,但至少~厲旭離自己很近,很近...
 
呆坐了一會~圭賢下了車,指間夾著一根煙點上,黯然的在這深夜裡,伴著香菸伴著孤寂,一個人靜靜的挨著內心那份艱熬~
 
厲旭睡了嗎?
是的,真的睡了~可聽見手機傳來的滴滴聲,厲旭還是這麼輕易的讓手機來打醒。
看著簡訊裡的字串”笨蛋...”又一聲笨蛋,真是笨蛋...就連約人的字眼也打不出來。
但是~~見嗎?明知道現在的 king是渴望看見自己~
是否真要忍著心,放著他呆呆的守在路口?
去吧,就去看看...看一下就好...
在心裡,厲旭找著合理的衝動試著說服那理智。
 
站在衣櫃前,僅管腦子不斷的想著,考慮著,可這身體卻不聽使喚的換著衣服,擱不下心的厲旭還是軟了心,匆匆打理了儀容,滿懷牽掛的出了門,朝著路口方向快步而去,直到了離路口不遠之距,厲旭慢下了腳步,遠遠凝望著倚在車身垂頭沉思的男人,神態間散出了濃濃的愁悵,心疼那一身落漠的側影,厲旭不自覺的一步一步慢慢走近~
 
隱約看見地上慢慢靠近的影子,圭賢疑愣的把頭抬起側臉一望。
(厲旭!)是自己在作夢嗎?厲旭竟然來了,真實的出現在他眼前?
圭賢亮著一雙受寵若驚的深遂眼瞳,不敢領取那真實的迂喊了一聲~"厲旭..."
 
厲旭沒有再走近,也不知道要如何反應見到人的這一刻。
滿懷感動在自己最需要的時後,厲旭沒有遺棄他,和以前一樣的來溫暖他的心...
淌著激動,圭賢不再遲疑也沒多思考的快步走上前,打開兩手將厲旭一把擁入懷中,緊緊的鎖在懷裡~~"厲旭..."
"king..."
"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吐出滿滿的思念,圭賢不可自拔的捧起厲旭的臉龐,覆上雙唇將小咀包圍,親吻著他好想念的人兒。
 
突然的被這麼親上咀,大膽鑽入唇口的舌尖,厲旭小驚受的抵上兩手,滿臉羞澀的撐起king的胸口,撇開小咀瞥離這只毫無預警的吻唇~
圭賢不介意,再次把身前的人兒抱進懷裡,只要厲旭在他身邊,已經足夠
 
”我是不是在作夢,你真的來見我。”
”你那麼笨,我不來,你是不是就一直待到天亮了。”
”是,我是笨,可是我沒有辦法~我很怕~我怕你離我愈來愈遠~"
”.......”
”厲旭,答應我,不要再避開我了好嗎?我怕又像以前那樣等不到你也找不到。”
 
貼在暖暖的胸膛,感受著 king不斷用臉夾磨著自己的髮梢,厲旭有些疑惑的仰起頭,端視著 king哥臉上揪滿的愁容...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明眸雙眼透出那份疼,厲旭吐出關切的話語
”你知道嗎...當年如果沒有你,我根本熬不過來...”
”king...你...”
”厲旭,我做了個夢...曾經我...我以為什麼都沒有了,直到你出現,我才覺得這個世界還有溫暖,我才覺得上帝並沒有遺棄我。”
”你...”厲旭頓時恍然的,這才知道自己又一次的會錯意了!
 
king 是因為想起了小時後的不愉快,才感受到他的重要?才會這麼想看見他嗎?
這些所謂的在乎和想念...還是一樣的,全都是因為小時後!
想到這厲旭生氣的兩手一掙退開懷抱,揪起眼眉亮出一雙難以接受的眼神視著眼前的king...
 
”厲旭...怎麼了?”看著厲旭眼裡又再透出那一絲冰冷,圭賢心頭起了一股不安...
 
沒打算質問,也不想多解釋些什麼,厲旭一個轉身只想立刻離開,不再讓自己多走一次錯路
”厲旭。”圭賢趕緊伸手扶握在厲旭的兩肩
”放手~”擺開雙手,厲旭使勁的想撐開把自己框住的手臂
”到底怎麼了?是我又說錯了什麼嗎?”可這次圭賢把手扣得死緊,怎麼也不讓厲旭離開他。
”重頭到尾你都只是因為小時後我對你好,就因為小時後你才想我?才在乎我!才...”
 
聽著這一句,圭賢總算知道厲旭為什麼不肯接受他的原因”為什麼你一定要這麼想,你知不知道那時你對我來說有多重要?”
圭賢還是照心裡感受把話坦言的說了,對他而言,厲旭就是厲旭,不論是以前還是現在,都是不變的,可沒想到厲旭會如此介懷,到底都是自己不是嗎?
 
”你承認了,所做一切全都是因為小時後!全都不是愛,不是愛!”激起的情緒,厲旭一字字說得語重,痛徹。
”不是,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我都是真心的...”因為句句都是真心的話語,即使面對厲旭的歇斯底里,圭賢還是很淡定,不急不徐傾吐心中真實的話語
 
”你錯了!你只是因為感激...如果你是真心的,早在我們相認的時後,你就該知道,而不是...不是傻了眼...更不會在我們發生關係後,才告訴我你是真心的!”
”不是這樣~我只是---”
”你閉咀!我不想聽,我不想再聽你說什麼。”心痛著,厲旭打著圭賢的胸口,打退那徬徨的身軀,再一次徹離依然不歸屬愛的柔情。
 
看著厲旭如此堅決的眼神,圭賢這心頭頓時湧上一陣撕裂,始終無法理解厲旭所堅持,而又該如何證明自己的真心?
眼睜睜的看厲旭走遠,想追上前的圭賢,卻在手機不停鈴鈴作響下打住了腳步
 
”我阿king ,哪位?”
”副總,我是文經理,幸好你還沒睡。”
”什麼事?”
”那三個小子被抓到了,李總說要你回來一趟~”
”OK,我待會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