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______________ 承-黑夜人物之角色背景 _______________

 

 

{此文禁止任何形式之改文&盜文-亦不接受任何改文}

從小在女人堆長大的厲旭,長年在養母惠姨所待處的風夜場所薰陶下,對女人有著麻木~

也許是因為看盡女人為了搏取客人的歡心,使出各種誘惑男人的手捥,也看了很多勾心鬥角的戲碼,甚至是為了男人,即使多年姐妹情深,也會反目成仇!
而讓厲旭感到嗤之以鼻的~~是當那些女人擄護男人心房時,那雙流露得澀的眼神,征服男人寵溺於一身的快樂。

有時,厲旭會想~值得嗎?男人.....真的很重要嗎?哦哦~~不對,應該是.....錢,真的很重要嗎?!
來到這種場所的女人,不管背後那篇故事是為何而行,說到底都是為錢~
沒錢沒飯吃,沒錢沒生活,沒錢........沒未來......
所以!錢~~真的很重要!!!

不過,在厲旭眼裡,這些買醉的客人都很笨,將大把大把的錢,花在一個對你根本不是真心的女人身上!但也沒得怨,沒人教你以金錢作為酬碼,想要真愛?還得看看自己丟出了多少真心與誠意。
感嘆在這種燈紅酒綠,龍蛇混雜的場所,這浮華的人生,情情愛愛的虛實,又有多少人能撇開金錢的利誘,保有真愛呢?


"圭賢,有一點我很好奇。"倚靠在床頭前,厲旭貼在圭賢的胸口上,繼續問著他還想知道的事
"嗯?"
"你旗下的小姐個個都這麼漂亮,為什麼你都不會心動呢?"
"因為她們都是為了錢才會對我好。"
"也不完全吧,說不定......有對你一見鍾情的呢!"
"我不相信有一見鍾情,你在這行待了那麼久,應該知道她們的出發點是為了什麼。"
"那我呢?你覺得我是為了錢嗎?"
"厲旭如果是為錢,我想.....家裡衣櫃可能多買幾個哦!"
"啊,呃......什麼啊!哪有那麼誇張。"
"呵~~"

慶幸著,不論是圭賢還是自己,厲旭都覺得很幸運,慶幸彼此在這種風夜場所的情場上,都有份認知,不為紅顏深陷情海。

圭賢深情地看著摟在手臂裡的他,提上暖暖的大手輕輕地撫撫他的臉龐,溫柔地親舔他的唇,每一分佔有都帶著滿滿的寵溺。

"圭賢,你喜歡我什麼呢?"
"我喜歡你的單純,單純只愛我一個。"
"就這樣?這麼少...."
"呵~還有你笑起來的樣子很甜很舒服,有你在我身邊,我的心很踏實。"這樣的解釋聽著雖然簡單,但對圭賢來說,單純的愛沒有一絲雜質,也因為這樣的厲旭,才能保有這一份真愛。

不過......身為男人,厲旭可不想承認自己的單純,好歹自己在這種複雜的環境長大,看盡這醜陋,思想早就不單純了呢~

"那是你不了解我,我說你才單純呢!"
"呵~是嗎?"
"你看你,把小昭買了多少次的全場!都不知道她私下有多跩,她根本不是真心的,就你這個笨蛋還對她那麼好。"
"我確實不知道她另一面,不過對我們這些每天要應酬的人來說,買誰出場沒有分別,我只是選擇一個安靜的女人。"
"如果她勾引你呢?"
"例如?"
"脫光衣服站在你面前啊,你吃不吃?"
"如果是存心來誘惑我,我不會碰。"
"騙人,我才不信,哪有到咀邊的肉不啃的,況且...男人不就愛吃這套嗎?"
"我不喜歡,而且也不是每個男人都這麼敷淺。"
"你現在當然這麼說了,要是真有人這麼對你,我才不信你忍得住呢!"
"那厲旭忍得住嗎?"
"呃......"這聲反問,讓厲旭反倒啞了口,不過~~厲旭還是很好奇,真的不會碰嗎?


這天,待在廚房準備晚餐的厲旭,一邊清洗蔬菜,一邊想著圭賢昨夜的話語...

(有了!)靈機一閃,好奇的厲旭,腦子裡不知飄過什麼畫面,甩甩兩手揉著毛巾搓乾手上的水滴後,走進臥房.....


半小時後.......

聽著外頭鑰匙的鏘鏘打轉聲~
(是圭賢回來了!)還待在廚房作菜的厲旭,亮一眼那佹異的灼灼眼瞳,揚著兩端咀角,一抹自信的微笑.....

踏進屋子,圭賢規律的將手裡那串鑰匙圈掛上牆,規律的穿上室內鞋,規律的走向臥房,準備來洗把臉換穿居家服的他,在經過走廊時,也會規律的往那廚房看一看他的厲旭~
可這一看,真是讓圭賢看傻了眼!
裸露的細肩,光溜溜的小屁股,和沿著那白晰的大腿.......

厲旭......就只穿一件圍裙?這......
圭賢短促的頓了雙腳,小驚小愣的徹回目光,擺著那一臉不解,納悶的走進臥房。

洗洗臉看著鏡子,圭賢思索著,厲旭.....在玩什麼呢?
走到衣櫃前,套了件T恤,想著想著......恍然地,圭賢想起了昨夜和厲旭的枕邊耳語~~
(脫光衣服站在你面前,你吃不吃?)
(騙人,我才不信,哪有到咀邊的肉不啃的,男人,不就愛吃這套嗎?)
(要是真有人這麼對你,我才不信你忍得住呢!)

憶著耳邊話語,圭賢淺淺的笑了,厲旭如此可愛著,熟不知這是羊入虎口,逼著他慾火婪身的要了他嗎?
不過~既然厲旭想試試他的忍力,那~~就陪他玩一會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