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下來的觀察,原以為厲旭的心情已經平復了許多,沒想到厲旭再次叫了紅酒到房間,一個人喝了起來...
不想眼睜睜的看著才剛好一些的人又再跌回情海深淵,鐘云伸手從厲旭的手中搶走了酒杯
”你怎麼又喝酒了~”
”還給我!”
”不是才好點了嗎?為什麼又~"
”鐘云,你放心,我只需要平復一下,睡醒就沒事了...”就是這樣的固執,固執的拿起整瓶酒,固執的讓自己用同樣的方式固執著
 
”夠了,別再用這種方式麻醉自己。”說著鐘云硬是拔開厲旭緊緊揪在手中的酒瓶
”幹什麼這麼傻,什麼時後你才能學會愛自己?”
”鐘云,我不知道,我努力的要自己放下,可我就是做不到...圭賢就像心魔一樣住在我心裡纏著我不放...我好痛苦...我不想這樣...可是我找不到一口氣,我找不到出口...”挨看厲旭無力的糾結,難受...鐘云忍不住一把將厲旭摟進懷裡,心疼滴安撫著
"璞軒,多疼自己些好嗎,看你這樣我心很痛~"
 
對鐘云這突然的一擁,傾出的話語和背後那雙溫柔的雙手...
疑愣地,厲旭慢慢退離了鐘云的懷抱,一臉枉然的看著他,相處以來只知道鐘云對他很好,對他有如親人般的照顧,但那感覺絕不是那麼一回事..."鐘云你?"
 
"璞軒~我的希望很小,只要能看著你好好的,看著你開心就夠了,其他的我不會去多想。"鐘云撫撫厲旭的臉龐,很認真的說著,眸裡僅僅流出淡淡的情絲,沒有帶給厲旭任何一絲為難
 
鐘云一句(我的希望很小),不經意讓厲旭想起了曾經...
曾經圭賢也說過同樣的話,對鐘云的真言流露,厲旭內心浮起了茫然,像這麼被愛護的感覺,過去只在圭賢身上才會有,而今沒想到會在鐘云身上感受到...可是...
"對不起,我....."鐘云的無私讓他很感動,但也清楚自己內心的根,更不希望與鐘云存在這不明確的立場
 
"我知道,我知道沒有人可以取代,你不要想太多,我的愛很簡單,我們還有鐘真就像三兄弟,等我們拍完這部戲回新加坡,還是像以前一樣。"不想帶給厲旭任何負擔,鐘云拖出了兄弟之情,現階段他只希望厲旭能盡快走出這段傷痛。
 
 
--------------------------------
 
東信傳播~
 
走進圭賢辦公室,待秘書關上房門後,赫仔拿出了一張證件遞給了圭賢
"那~幫你弄到了。不過你要璞軒的證件幹嘛呢?"
"放心吧,總之不會做壞事。"
"這我當然知道,難不成你會害一個自己愛的人嗎?但是好歹證件是我偷來的,怎麼你也該讓我知道,好讓我安心吧!"
 
於是圭賢拿了份文件給銀赫看,並說出需要證件的原因
"呵~你還真是大手筆,不過我怎麼看璞軒都不會在乎這個~"
"我知道,我只是做我想做的。"
"怎麼,算彌補嗎?別怪我沒提醒你,璞軒已經向南大請示要先拍他的部份了,看樣子他好像不想待在韓國,想盡快回新加坡。"
"是嗎?那~大概多久?"
"要是順利的話,不用用五天他就可以回去了~要是有決定的話你就快吧!"
 
經銀赫這麼透露,僅僅只有五天的時間,究竟該如何做才能捥回厲旭對他的失望?
以厲旭的個性,死纏爛打是沒用的,這點圭賢再了解不過...
可在自己準備的東西還沒辦妥之前,圭賢不想操之過急而壞事,但又不能眼睜睜的什麼事都不做,於是圭賢再次動用總栽之權,不管是在私在公都要導演南大拒絕璞軒的要求。
 
------------------------------
 
"不是說好了嗎?怎麼又不行了?"厲旭不理解明明已經肯定的決定,為何事隔一天又再更改?
"對不起,畢竟演員都有各自安排好的行程,我很難向他們交代..."
"既然這樣,為什麼昨天又肯答應?"
"我只能說我很抱歉,真的是不可行~"
 
兩人的談話互應,厲旭所得的答案,鐘云看在眼裡,心裡默默猜想背後的可能...
倘若南大騰出的理由只是藉口,那麼唯一會拒絕璞軒要求的人,也只有圭賢了。
為了厲旭,鐘云抛開尊嚴再次厚顏登門找上圭賢...
 
"如果我沒猜錯,是你的意思,是嗎?"
對鐘云的質問,圭賢實在沒有多大的回答意願,不過...既然人都來到面前,也沒有不搭理的道理~
"有差別嗎?"圭賢不帶正眼的瞥向一邊,像事不關己的口語答覆著
"為什麼你就不放過,他撐得很辛苦你知道嗎?你根本不知道他怎麼想~繼續留在韓國對他一點幫助都沒有。"很無奈的,其實以目前厲旭的心境,只要圭賢肯放手,只要厲旭離開圭賢存在的國度,要徹底截斷這緣份並不難
 
"也許~也許我真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想...我只知道他愛我,他一直是!"僅管不知道圭賢還是很肯定的說,哪怕厲旭只剩三分愛也好,他也要把其他的愛給找回來
"那又怎麼樣,該傷的你已經傷到底了,你真以為還有機會捥回嗎?"
"說來說去是你不想他留下吧?你很擔心他回到我身邊嗎?"鐘云二度為了厲旭找上門,這讓圭賢不得不質疑鐘云真正的立場何在
 
"我沒你這種自私的想法,如果跟著你可以讓他真的快樂,我會祝福。"
"你放心,我會證明給你看,厲旭跟著我是最幸福的!"
 
明知不可為而為,鐘云始終認定圭賢無法改變常理將會帶給厲旭的威脅,更不明白圭賢哪來的這麼大自信能排除一切阻礙?
 
"我很欣賞也很感謝你對厲旭的愛可以這麼無私,但我不可以~只要厲旭一天還愛我,我就不能這麼看著他離開。"
 
 
從圭賢那離開之後,鐘云沿街走回酒店,一路上帶著平靜的心思感受圭賢最後那一句...
相較於二人的勇氣,圭賢比厲旭還來得堅強許多,怎麼看圭賢都不是個弱者,如果他真能解決一切問題,對厲旭來說未嚐不是最好的選擇。
至少~厲旭不會再每天用酒來麻醉自己。
 
帶著這樣的想法在走過厲旭房間時,儘管內心還有著那貪念,貪著璞軒能停留在新加坡和他一起生活,可最後還是甩不開被理性牽住的無私~
 
 
 
叩叩叩~回頭走一步的停在厲旭房門口,鐘云嘆出一口遺憾敲了門
 
"鐘云~有事嗎?"
"想跟你聊幾句,方便嗎?"
想著桌上擺放的酒瓶,不想鐘云又看見他喝酒,厲旭一時愣了愣,沒能即時反應
"又喝酒了?"
總被那閃爍的目光讓人看清了自己,厲旭沒有什麼好隱瞞,手掌鬆脫了門把,神色自若的走到桌椅前坐了下來。
 
盯著桌上那瓶已經喝了一半的紅酒,鐘云更確信自己的決定,眼前的厲旭就像拖著軀殼在活著,哪怕就算回到了新加坡,也找不回遺失的魂魄
鐘云默默的也給自己酙了杯酒,淡淡的嚐了一口,在整理好思緒後,侃侃道出~
 
"璞軒,你知道南大反悔的原因嗎?"
"你想告訴我是因為圭賢嗎?"
"我去找過他了。"
"找他做什麼,我跟他沒什麼好說了!"厲旭還是這麼固執著
"是啊,所以我叫他放棄。"一聽到放棄二字,厲旭小愣的反應鐘云看在眼裡,雖然隨後厲旭裝作不在意,依然以冷冷的口語回應著"是嗎~那他放棄了嗎..."
 
不過鐘云始終看得出,厲旭心中還是存有希望,只不過厲旭過不了圭賢有過女人的事實,為了想讓厲旭能看清自己,鐘云故意把話挑出"他告訴我,只要你親口叫他放棄,他會順你的意。"
 
"那很好,我會找機會告訴他"很明顯,比起上一句,厲旭的口氣要輕了些,鐘云再加一句
 
"你確定你心裡想這麼做嗎?"被鐘云這麼反問,雖然心裡晃了一下,還是撐著一雙淡定的眼神
"幹嘛這麼固執,你明知道自己放不下,為何不給他一個機會解釋?"
 
"事實擺在眼前,再多解釋都是多餘。"語氣上不難聽出那遺憾,其實熬了這麼久,圭賢就在眼前,只要自己能放得下,隨時都能再擁有。可這固執的性格還是逼著自己守著那原則。始終覺得以目前的圭賢,不再是以前他所深愛的那個人...
 
"OK,那如果他來找你呢?你會怎麼做?"
 
已經隔了將近十來天,那天剪輯室之後圭賢不曾再有任何的動作,要真的再出現...
問自己會有什麼反應?厲旭根本沒設想過,面對鐘云再三設設性的逼問,厲旭顯得有些按耐不住,"你怎麼變得這麼雞婆了。"
"因為我不想再看著你這麼下去~我看得出他還是很愛你,可以的話,就不要計較過去了。"
"夠了,不要再說了,我不想聽!"
 
夜更之後,厲旭離開了酒店,一個人獨自在街上漫步著,射下的月影拖出了長長的寂寞身影,是心繫圭賢嗎?竟讓自己不知不覺走到了東信傳播的大樓下。
厲旭停下了腳步,仰頭長望了一會,眺高的眼珠子慢慢往下移,厲旭垂下眼簾擺下了頭,想起了在回到韓國的第一天,一心只想著偷偷跑來這顧盼圭賢所在處,踏著圭賢踩過的足跡~
 
同樣的夜晚來到同樣的地方,而這心境........
"圭賢....."咀邊喃喃吐出怎麼也揮不去的名字,即使人不在眼前也能浮起的那雙深情眼眸
 
"厲旭..."身後飄來一聲叫名,再熟悉不過的聲線,厲旭呆愣了一下,心頭小亂下跨出腳步不想多一刻面對
"別走,厲旭!"圭賢加大步伐跟上厲旭,才剛抓住的手臂,被厲旭這麼一掙就鬆脫,圭賢懸著那隻手沒有再抓回,不想讓厲旭再產生排斥的收了手。
厲旭沒有繼續往前走,唯恐圭賢又粗魯的把自己推回身子,只好停下了腳步
 
"你來,不是想找我嗎?為什麼還要走?"
"我是不小心走到這而已。"
"要怎麼樣你才能原諒我?"
 
厲旭沒有回答,事實上連自己也不知道
 
"你不愛我了嗎?
 
圭賢又來一句,此刻在厲旭的內心處,怎麼會不軟心...
多希望自己就這麼算了吧,別再計較圭賢的過去了,可是存在的固執還是讓厲旭打住那顆心,一句也不吭的繼續沈默著。
 
看厲旭動也不動的,圭賢輕手輕腳的走上前從背後兩手溫柔的環抱著,帶著那疼惜與思念踏實的將厲旭扣在胸膛"旭~你不會真的不理我的對不對。"
 
厲旭深鎖著眉頭看著地上在夜燈下拖出的影子,感受著圭賢身上的體溫,釦住的兩手臂不帶強硬溫柔的將自己鎖在懷中。
然而~要自己在一時一刻就這麼撇開一切,不再介懷的接受圭賢,厲旭真是做不到,就算是眼淚早已佔滿眼眶,依舊強忍著將淚塞進喉間。
 
"請你....."厲旭咬著下唇,吸一口氣逼自己說~"放開我..."話雖然擠了出去,可那心肉痛,厲旭真心不想傷了圭賢的心,氣自己的固執幹嘛還要死撐著。
"我不放,我不讓你走,厲旭...你別..."緊扣的雙手,很明顯的,圭賢一刻也捨不得鬆開
 
"我的圭賢...不會像你這樣......不尊重我..."這一句厲旭說得很辛苦,憶著當年的畫面,說出惜日的慣語,卻還要忍著哽咽的聲色,壓著內心的愛戀幾字幾字的拼湊說出
 
圭賢聽了,不只整顆心都軟掉,就連雙手也軟了,圭賢很聽話的縮回了兩臂,傻傻的楚在原地,眼睜睜的看著厲旭消失在視線裡
(我的圭賢,不會像你這樣不尊重我...)仔細的再感受這一句,回顧從接觸璞軒開始的每個畫面,反省著自己所做出的衝動舉止,圭賢這才有了覺悟~
 
其實厲旭要的很簡單,他只想找回以前圭賢的樣子,圭賢以前的呵護,溫柔,尊重,細心,還有那顆深愛自己的心。
 
而今...圭賢除了還有愛的感覺以外,其他什麼都沒有,還外加一堆女人的經歷...
這讓厲旭即使再怎麼深愛圭賢,都無法過得了自己心裡那一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