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場~
 
"kevin~又來拿文件回去?"
"是啊。"
 
銀赫瞄了一下那頭坐在籐椅上的璞軒,一心想替圭賢說說好話,故意將烔植拉到離璞軒能聽得見的距離,有意挑上 Nelson的話題和烔植繼續聊著
 
"Nelson最近怎麼樣?"
"他哦~每天都待在辦公室哪也不去,搞自閉似的。就連吃頓飯也懶得踏出門,還要我幫他買回來~"
"不會吧~"
"你不信啊,就連那些女人都沒來找他耶~不過這樣也蠻好的,我省事多了。"
"是啊是啊!看樣子好像轉性了哦~"銀赫故意提高語調,要厲旭留意著聽
"可不是嘛,要以前啊,不出三天就來個女人大幹一場的,哇~搞得辦公室真是~"
 
真是完蛋,狀況外的烔植毫不保留的脫出圭賢的激情史,這讓銀赫趕緊一把摀住烔植的咀巴,拖到一邊去
 
"要死了,哪不說說這個。"
"幹嘛,你又不是不知道。"
"這有人啊~~唉呀,算了算了~你快回去吧,真是....."
 
弄巧成拙,銀赫真是難堪死了,想著補救的方法,實在不希望因為自己搞得二個人的心結得更深,索幸硬著頭皮擠出話題,故作安然的找厲旭哈拉一下
 
"那天的事哥一直想跟你說聲抱歉,害得你們這麼不開心"
"幹嘛抱歉,我又沒說生你的氣。"
"那就是生 Nelson的氣了?"
"赫哥,咱不談 Nelson,OK?"
"OK,不過你讓我一句~說完我以後就不再提。"
"好,你說。" 
 
"我跟 Nelson相處二年,說真的,我從來就沒看過他對任何一個女人動過情,這點你可以放心。"
"那也就是玩弄了?"
"啊,不不...我不是這意思..."
"好了,你已經說完一句了,別再說了。"說完厲旭便轉了身走到一旁歇著
 
銀赫一臉懊惱,氣自己咀吧不爭氣,多說多錯。
 
收工後銀赫跑到東海的服飾店吐吐氣,將今天和璞軒的對話說給了東海聽
 
"你真是沒事找事做,愈弄愈糟。"
"要不你想想辦法,看怎麼才能幫 Nelson一把。"
"你用不著窮擔心,Nelson不是弱者,他要是不放棄絕對會爭取到底。"
"不是啊,聽 Kevin說 Nelson一直把自己關在辦公室都沒出來過呢~這麼看好像要放棄似的。"
"要是這樣你幫也沒用,一個銅版怎麼響?"
"難道就由著他這樣自閉下去啊!"
"擔心的話晚上就拉他出來喝喝酒,讓他發洩不就好了,你好煩啊你~"
 
話一說完,東海隨即接起手機,得知仁奐就在樓下等候,要東海親自下去幫他挑選衣服
 
"不說了,我下去了~你別跟著來,省得我到時後二頭不是人。"
 
下樓梯前,看著銀赫不臉不悅地將頭撇向一邊,生著悶氣的一句也不想多說,
其實相處了二年,向來心思細膩的東海又豈會感覺不到銀赫對他的在乎,雖然平常老喜歡把他氣得火冒,看銀赫一臉悶氣,無形中也拖住東海的心情"這等我,晚上一道去吃飯吧。"
 
沒聽錯吧,銀赫小愣了一下,難得東海會有這種態度,真是少見啊!
心裡暗爽著,不過礙於面子,神情上還是很酷呢~
 
這過程,在樓上等了半小時還不見東海人影的銀赫,忍不住還是跑到樓下,借由隔縫探視外面的情況...
可這一看,看見仁奐不時的蹭在東海身邊,一會利用東海拿衣服給他時,順勢沾個便宜摸摸手背,一會趁東海幫他套上圍巾時,將臉湊上靠在東海的肩頸邊聞著香氣,這動作東海竟然都忍了?
只有在仁奐大膽的一把摟過腰,將東海貼近自己的動作,東海才會給了他一記犀利的眼神怒瞪著。
 
這些互動看進銀赫眼裡,真的好生氣!
生氣東海怎能逆來順受似的任由仁奐毛手毛腳,不想再看下去,就地坐在樓梯口等著仁奐離開。
過了好一會,仁奐終於走了,東海一打開隔門要上樓時,銀赫的身影讓他小驚了一下,還沒來得及反應,只見銀赫掛著怒氣大手一擺,將門叩的一聲推向牆,直直往大門而去。
 
不用問也知道赫仔一定是看見了仁奐許多佔便宜的舉止,才會發如此大的火氣。
以東海的性格,根本不會去把銀赫追回來,畢竟倆人之間還處在模糊的焦點,就如銀赫一樣,儘管再生氣也只能悶著,不像圭賢和厲旭那般還能有個立場端出抬面問個究竟。
 
------------------------------
 
"Nelson,你快來啊~赫哥跟小海打起來了,我拉不住他們呀~~"
在始源一通急電,總算把悶在辦公室多日的圭賢給逼了出來,連忙趕到 club見三人好好的坐在小客廳裡,一點也沒有打鬥過的跡象?
 
"你這小子肯出來了嗎?"銀赫說
圭賢這才知道大家是存心把他激出來,雖然不喜歡被人開這種玩笑,但也明白大家是衝著關心而來,自己也沒什麼好介懷的,反正人都出來了,待在辦公室喝跟到這來...好說也有朋友伴,吐吐氣也是好的...
 
"下次別再出這種主意,我當真。"
"不是啊,剛剛我真生氣啊!"
”怎麼了?”
”就---”原本想一五一十的將稍早仁奐在服飾店的事說出,不過瞥見東海飄來犀利的眼神,於是銀赫把話又憋了回去
 
”Nelson,說說你怎麼想吧。”始源插了一咀,切入話題希望能讓圭賢好好傾吐一番
圭賢僅僅無力的遙了一下頭,端了酒沉悶的喝下
”你什麼都不說,我們很難幫你。”始源再試一次問,試著引導圭賢把話說出來
 
”喂,你這小子不是打算放棄了吧?”對這二人的狀況,銀赫可以說是三人之中看得最多了,眼看著圭賢一臉喪氣,銀赫真心不想圭賢就這麼輕易的看淡,也許那是銀赫心裡反射出的情感,對東海何嚐不也懸著那顆心...
 
”也許鐘云說的對,不放棄又能如何,難道要他跟著我偷偷摸摸的嗎?”圭賢一臉無奈自乾一杯
”你不問怎麼知道他願不願意,也許他不在乎呢?”沒想到圭賢比想像中的還要消極,銀赫沒好氣的說
"我連他心裡怎麼想都不知道...我想他現在應該很失望了..."
"那你呢?你愛他又恨他,到底哪邊多一點?"東海毫不客氣的將圭賢的死結端上台面。
 
圭賢又是將半杯滿的白蘭地一口吞下,這樣的動作只是讓東海更看穿圭賢在逃避這問題
 
"你這是不知道還是不想承認?"東海繼續針對這死結逼著圭賢去認清,但是圭賢仍然吭不出一個結果
"自己都拿不定主意,你還想怎麼去猜他在想什麼?"東海帶著不屑口語,瞥了眼鄙視圭賢的反應,逕自喝下一口酒
 
"喂,安慰他呢,怎麼你好像在逼他似的。"一旁始源聽著東海那話和眼神,再看看圭賢的反應,都怕氣氛鬧得更僵
"不挑出他的死結,說什麼也沒用!"東海斬釘截鐵的道出,雖然話是傷了點,站在朋友的立場,不想只是於事無補一昩的安慰。
 
圭賢拿出懷錶打了開來,帶著深情的眼眸無奈的的吐出
"當我看見這只懷錶,我就已經無法再恨下去..."
 
而在東海問起,為何厲旭離開他的理由時,圭賢仍然以厲旭所謂的玩笑認定這事實,這說法不禁令東海感到可笑,笑被愛沖昏頭的圭賢太過簡單...
圭賢何嚐沒質疑過,然而憑著當時擺在眼前的事實,就算不信也得逼著自己接受。
 
"你沒想過他也許有苦衷的嗎?"
"我問了,他說沒有。"
"都說是苦衷了,哪能那麼容易讓你問出來。呵~虧你還是高材生呢!原來只是個書呆子,愛情白痴~告訴你吧,如果你不把當初離開你的原因找出來,就算你現在把他找回來也沒有用,他還是會走。"
 
東海的話有如當頭棒喝,剎時恍然~
當初厲旭所謂玩笑的背後,是否掩飾著另一個原因?
怨自己為什麼當初沒有堅持追究到底?反而被這所謂的恨矇蓋了所有可能,甚至讓厲旭獨自去承受這一切。
 
"喂,你怎麼老往人家胸口上插針啊~真是~"
"我有什麼就說什麼,要是不愛聽現在就回去你的辦公室繼續關著吧!"
"唉呀~你這人說話聽著就教人生氣。"
"我說的不對嗎?"
"那也不用說得這麼直啊~他還在傷心呢!"
"大男人婆婆媽媽的,我瞧不起你們。"
"好了啦,你們倆別吵了!"
 
坐在圭賢一左一右的東海與銀赫的爭執中,銀赫伸出的手不小心撇到了圭賢
圭賢這手這一滑,捧在掌心上的懷錶就這麼墯入酒杯裡,圭賢趕緊取出來,甩了甩錶裡的水,抽了幾張衛生紙擦乾後,再打開看看裡頭的相片是否完好時...
 
沾上水份的照片邊緣微微的捲曲,圭賢小心的用小指頭壓了壓邊緣,不經意之中發現了照片裡還疊著一張照片?
圭賢好奇的卸下上層的照片,可這裡邊一看,圭賢呆住了~~
眼神從震驚之中變得溫柔,嘆出欣慰一笑,原來...厲旭一直將倆人的照片夾藏在底層...
 
"怎麼了?傻啦!”
 
圭賢吞進一口口水,擺頭看了看大家,又再看著錶裡的照片,咀邊不敢置信的喃喃說出
"厲旭他.....他心裡有我,原來他.....他一直把我帶在身邊。"
 
東海拿過手一看,是圭賢和厲旭陳年的合照,銀赫與始源也將臉湊了過來一探究竟
"呵~這個璞軒還真長情哦,都四年了還把你放在心裡。"
"Nelson,愛他的話,就快去把原因找出來吧~"
”喂,你還愣在這幹嘛,快去找他啊!”看圭賢什麼動作也不做的傻愣,這讓銀赫看著心都急了
 
”可是...他可以把我放在心裡四年這麼的過...你們說,我真的有必要去打擾他平靜的生活嗎?”圭賢依然糾結著鐘云說過的話,始終都質疑這是不是所謂的真愛
”你是不是傻了,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我總算明白鐘云話裡的意思...也許他跟著我並不快樂...要不當初也不會選擇離開我...”
”怎麼跟你說了這麼多,你還在原地打轉啊!我真是.....真是被你氣死了我!”
 
受不了圭賢的死腦筋,就差沒拿棍子往圭賢頭上敲下去,銀赫彎著兩臂撐在大腿上氣呼呼的說
 
”我們要面對的問題太多,不是想愛就可以...”結著深鎖的眉頭,圭賢訴出無奈之情,嘆了一聲氣,伸出手想再端起酒杯再飲一口時...東海突然搶過酒杯,手捥一甩,將酒往圭賢臉上一灑~
這動作看得大家都驚愣著,向來都不輕易發飊做出失禮之舉的東海,竟然會有此一舉。
 
”沒用的傢伙,別告訴我你有多愛他,你不夠資格!”東海掛那怒斥的眼神,彷彿居身當事者,感同身受的飊出犀利的斥責,擱下酒杯一手往圭賢的衣領揪了過來,維持那不屑的口語
”這麼做代表什麼?無私的愛嗎?你有沒有問過他?沒帶種就不要去愛人!去你媽的回你辦公室繼續做你的縮頭烏龜吧你!”把話說盡後,脫開的手使勁一頂,將圭賢重重的頂向椅背。
 
畫面靜了幾秒~始源銀赫,懸著咀邊的話想吭也不是
反倒東海出奇的冷漠,安然的坐回沙發椅上,為自己倒上一杯酒,神色自若的喝了一口
"你幹嘛這麼激動~不知道還以為你是當事人呢。"
"我這人就這樣,不愛聽你就別聽!"
 
完全是赤裸裸的指控,無法反駁的事實,圭賢整整動也不動的愣著雙眼呆坐了好一會。
腦子來回複誦著東海的聲聲斥責,此刻的圭賢,有如睡夢中的羅漢.....頓時驚醒!
”厲旭...”轉著失魂的眼瞳,圭賢慢慢縮回目光,吞下擱淺在咀邊的唾液,擺頭一愣一愣地起了身,似乎心頭已打定了主意
”你沒事吧。”銀赫不放心地,輕輕抓住圭賢的手臂慰問著
 
憋著胸口上那滿滿的自責,瞥開的雙唇吐不出任何話語,嘆出一聲內疚,圭賢忍著那心痛道出了一句”赫哥,幫我看著厲旭好嗎?”
”你.....你不找他嗎?”
”會,我會.....我有點事要辦,我先走了。”
”Nelson。”
”讓他去吧.....”東海知道圭賢已經認清了自己的內心所向,也看得出圭賢已經找回了失去的勇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