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愛不愛我?
 
回頭一望,這刻裡...厲旭有著感動,他終於找回了圭賢的樣子...
可僅管是這樣,有著那麼份心動,厲旭還是無法接受圭賢有過這麼多女人
 
”Nelson是吧~你這麼問我會不會很矛盾,我們只不過是很普通的朋友,什麼過程都沒有,哪來的愛?”厲旭苦笑著說
”你知道我問的是誰!”圭賢瞠著眼瞳,用那雙眼直盯厲旭,要厲旭心裡有數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厲旭將頭擺向一邊,避開圭賢那雙隨時會把自己看透的眼神
”為什麼不敢看我?你在怕什麼?怕我看穿你嗎?”圭賢拿出褲袋裡的懷錶,在厲旭的面前垂放下來
"這是什麼?"
 
看見懷錶厲旭愣住了,心想前些日子找不到的懷錶,原來一直就在圭賢身上...
 
"既然回來了,為什麼不認我!還是你根本就是有心避開我!"輕晃著厲旭的兩肩圭賢有些激動的說
 
可無奈的是...這一只懷錶雖然識穿了厲旭真正的身份,但連鎖帶來的情緒反而令厲旭更加失望
"呵~你現在以什麼身份要我說,你有過多少女人,你上了多少女人!"說到心酸處,厲旭大聲吼著
 
又是一語刺中,圭賢頓時啞了口愣了眼慌了心
 
"錶一直在你手上,你早就知道我是誰,如果你心裡還有我的話,你還會跟女人搞在一起嗎?你憑什麼來問我,憑什麼!"情緒暴衝的厲旭,一口氣洩出了所有痛心,話說得心酸,吐得絕望,帶著憤慨聲聲斥責,滿腹厭惡的擺開兩手臂甩開了圭賢,厲旭吞進一口從眼眶中流進咀裡的酸澀,帶著顫抖的雙唇放下一句
"我不想再見到你!"說完,厲旭含著泛紅的眼眶,咬住牙根忍著就要暴出的啜泣轉身離開了廂房內。
 
厲旭句句說得屬實,處在理虧的圭賢,真不知還能為自己解釋些什麼。
圭賢沒有再拉住厲旭,楚在原地兩眼無神的呆站著。
 
一旁三人無聲無息靜靜的愣在原位,震驚於眼前二人之間隱藏的愛情,相處了那麼久,不曾為女人停留的圭賢,大伙這才知道原來裡頭藏有這麼勁爆的感情
這一刻彼此都不敢亂動,或多吭一句話,就怕打擾了圭賢的情緒。
 
圭賢垂頭嗤嘆一聲,矛盾的腦思緒連自己都不知道該有什麼反應什麼想法?圭賢抿抿唇扯扯咀角,左右看了看在坐的友人,掛著顏面無光吭不出一句的拿了杯子走出廂房內...
 
 
這晚~
圭賢沒有讓自己醉,留著幾分清醒希望讓自己還能有空間能好好想想,踏心的去感受厲旭所洩出的失望眼神...
已經不知有多久沒回來好好過一夜的,圭賢踏進自己的房間時有著那麼一點點的生疏,
脫下了長風衣,吊掛至衣架上,似乎不想有人來打擾的將房門反鎖...
打開衣櫃~圭賢愣了好一會,猶豫著接下來想做的事情,兩眼無目標靜靜地思忖著該與不該~
 
堅持了幾分鐘後圭賢才有了決心,蹲下身在衣櫃裡的內層夾板裡拿出了一只長方型的紙盒。
圭賢端著紙盒走到床邊坐了下來,輕輕撫著紙盒的邊邊角角,吞了一口口水,再吸一口長氣,而後慢慢的吐出...看來打開這紙盒需要一些勇氣...
 
圭賢平靜的將盒蓋打開,看盡裡頭所有收藏好的物品,那是和厲旭一起留下的記憶,一疊照片,一本日記本,一張皺巴巴的畫紙,一條已經泛黃的項鏈......
雖然最後圭賢還是無法將裡頭的東西拿出來翻看,但也足以讓他想起了過去的好多事,耳邊不斷的縈繞著當年的甜蜜話語
 
(厲旭~你和我一樣的深愛著嗎?)
(我愛你~不管環境有多惡劣,我都不會離開你~)
想起厲旭這一句承諾,不禁讓圭賢加深眉間的凹痕,無法理解厲旭最後的選擇,即使至今仍得不到一個解釋...
只能選擇厲旭所謂的玩弄讓自己接受這個事實!?
然而~刻劃在腦中的記憶,經歷過的種種,又豈是一場笑話蓋過這一切?
 
------------------------------
 
對圭賢早知道自己的身份,厲旭打從心裡真心失望,這滋味頓時覺得好累,不想鐘云再擔心著,厲旭自己一個人跑到酒坊獨自傾酒抒發內心的糾結的心境~
(現在的圭賢能回歸常理,有正常的交往對象,也許這是很好的結局不是嗎?)
(原來一直不肯放手的人是我...)
(金厲旭醒醒吧,該滿足了,一切都到此為止了好嗎?就當是放了圭賢...)
隨著心裡喊話,心靈上平靜了許多,走到這一步,除了這麼說服自己以外,厲旭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麼
 
”hi~”聲波傳進耳邊,身旁走來一位身影大方的在鄰座位子坐了下來,厲旭反應的擺頭看了一眼,要沒猜錯的話,這人是圭賢不樂見的宋仁奐...
厲旭沒多搭理,收回目光沈默著喝上一杯
 
”一個人?”
厲旭不理他,盯著酒杯不吭一句
”沒和Nelson一起嗎?”很明顯仁奐是故意挑出Nelson,為的是試探璞軒的反應
 
果然,一聽見提及圭賢,厲旭不由自主的拿出一根煙刁在唇邊,摸摸褲袋想找打火機點上時,仁奐主動的送上火等著璞軒傾前來沾取這把火。
厲旭沒有領情,掛著不屑眼神將含在唇縫中的一根煙拿下,暫且不抽
”呵!有Nelson的影子,一樣都很酷。”
厲旭仍然不予理會,逕自再乾了一杯
”看你的樣子好像有心事~怎麼,和Nelson吵架了嗎?”仁奐繼續試探著
 
持續的,厲旭再喝了一杯,一口乾至杯底後,冷冷撇下一句
”怎麼你也有Nelson的影子嗎?我需要向你解釋嗎?你會不會管太多了。”話說完,酒喝完,厲旭擱下幾張紙鈔在桌上後就離開。
仁奐用那眼角瞄著璞軒的背影,流出一抹得澀的腐笑,徹回的眼神有份賞識,和對圭賢的賞識是一樣的,唯一不同的,是多了一份傾慕~
 
回到酒店,心力交瘁的厲旭,還是沒能放過自己,這一回不再只是默默的喝進那鬱悶,更是喝進了心痛的眼淚~夾帶的哽嚎聲,仰頭喝進的酒裡,在湛出的盈眶下,淚水垂落至杯緣的酒多了一分苦澀,努力說服自己放手的厲旭,是打從心裡的不甘心,不想認命,不想放棄~
 
在鐘云走到面前時,厲旭再也撐不住那堅強,潸然淚下的傾頭靠在鐘云胸前...
”發生什麼事了?”
”鐘云,我很累...我覺得我撐不下去了...”
”傻瓜,你這是何苦。”
 
隔一天,鐘云親自登門拜訪圭賢,走進辦公室見眼前的圭賢,有著身負總栽居高臨位的氣質,眉目間夾帶一絲霸氣,高挑的身材,不論是眼型還是眼瞳附著於臉上那完美。
然而~圭賢的外型沒有讓鐘云感到任何的妒忌,反而欣慰著厲旭愛上這樣的一個男人,一個完美的男人
 
”你來,是為厲旭而來的嗎?”
”是的。”
”喝嗎?”圭賢從酒窟裡抽出一瓶紅酒,單手握住酒瓶肚問
”不用了,我說完就走~”
 
鐘云拒絕了這禮遇,圭賢沒有介意的為自己倒上一杯,而後走到自己的辦公椅上坐著,先行小飲一口,帶上平淡的口語,讓鐘云把話帶出
”說吧~”
”打從一開始我就不應該安排他接下這部戲,讓他有機會回韓國挑起他的回憶。"
"你想說什麼就說吧!"
"我希望你放手,不管你是不是還愛著璞軒。”
”那你愛他嗎?”
 
”呵!你以為這麼容易嗎?不是人人都能像你們這樣跨越常理的界限。”
”既然你知道不容易,為什麼還來勸我放棄?”
”不放棄你又能給他什麼?別忘了你還是個獨子,你過得了你父親那一關嗎?要璞軒一輩子配合你偷偷摸摸?這對璞軒公不公平?”雖然璞軒從來就不曾提起,但以一個處在旁觀者的冷靜看待,任誰都會考量到這是再殘忍不過的現實,只是不知道圭賢當真的傻,還是根本圭賢一直都不想去面對。
 
”那對我就公平嗎?他有沒有讓我選?什麼都他說了算,那我呢?”說著圭賢站了起來,慢慢的走向鐘云邊說
”你衝著什麼來要我放棄?還是不想我阻礙你追求他嗎?”
”我和璞軒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只希望能看著他快樂的生活,你的存在只會把他推向痛苦的日子...到此為止好嗎?只要你不再出現,璞軒什麼痛苦都不會再有。”鐘云說的很平靜,每一字都是從心裡拖出的感受,自認無法走進厲旭的心裡,但至少可以默默的在身邊支持,在厲旭覺得疲憊時,自己就像那港灣,能讓厲旭安心的倚靠著歇著。
 
”要我放棄是嗎?好~你回去告訴璞軒,只要他肯來這親口對我說出放棄二個字,我一定會順他的意,絕不會有第二句質疑!”
 
鍾云走了...
之後連著幾天下來,圭賢一直都是靜靜的待在辦公室,就算是吃頓飯,也是烔植幫他買回來。除了處理文件,開會,其餘時間不是看電視就是獨自喝著悶酒。
很明顯鐘云的出現,所留下的話,都刺著圭賢對厲旭原本所持有的自信愛..
 
這樣反常的圭賢真讓烔植看不透,幾次走進都能瞄見圭賢兩眼呆愣地對著懷錶看
(怎麼這個人也會為情煩腦嗎?)烔植猜想著,到底是誰有這本事,讓一向都操控女人於指掌間,莫不在乎的圭賢呈現這種憂鬱狀態?
 
傻傻的看著眼裡這只懷錶,圭賢心裡是萬般的不捨,然而~這是再現實不過的問題,一直以來總將自己矇了眼切斷那條思維,無視那座山的阻隔,催眠自己只要有愛所有一切都無法影響他們在一起的決心。
 
然而事實一再擺在眼前,真的可以無視嗎?
(我只希望能看著他快樂著生活)聽著鐘云這麼一句,相較於自己......
圭賢有種慚愧,也不得不逼著自己退一步去想,如果真心愛著,是不是就該放他自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