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慶祝東海展示會優越的展現藝彩,依慣例的在始源的PLUB飲酒歡樂,不同的是,這次多了厲旭~
耐不住心中好奇,厲旭還是提問了在會場看見的仁奐
 
”赫哥~剛剛會場那男人是什麼來頭?”
”你有所不知,那位宋仁奐啊可是黑白男女通殺啊!”
”什麼?不懂~”
”唉,說了你也不明白。”
 
”璞軒,Nelson把你支開是想保護你,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始源說得誠懇,真心叮嚀著
”不就看一眼而已,沒那麼嚴重吧?”
”你們想得太複雜了,其實仁奐這個人沒什麼...底子不是你們想的那麼壞。”再平淡不過的口語,東海語帶保留的說出他對仁奐的了解
”喂,你不會是因為他對你客氣就幫他說好話吧!”銀赫這話說得有些吃味
”我是這種人嗎?”東海不屑地使了個眼色甩向赫仔
 
”你們...自己還是要小心一點。”圭賢語重心長的說
”你們不用擔心,拍完這部戲我就要回新加坡了,就算是我想他也沒那機會...”
 
此話一出,圭賢小愣了一下,才想到厲旭遲早會回新加坡的問題,感嘆他和厲旭之間的緣份總少了什麼,看似擁有卻怎麼也抓不住...
圭賢微微沉默的垂下頭,心頭難掩一股失落
 
”你真要回去?不考慮留在韓國嗎?”銀赫面看厲旭眼瞄圭賢,故意把話挑出
”是啊,到底是自己的國家...”東海再補上一句
”難道這沒有值得讓你留下來的人嗎?”這一句,始源也是特地幫圭賢問的
 
始源這一句,圭賢瞬時抬了雙眼,帶那期盼的神情,微顫的眼珠子直盯著厲旭看,期待又害怕,不知道下一秒從厲旭咀裡溜出的會是什麼樣的答案?
厲旭沉下了頭,藏著飄移的眼神,遲遲吐不出一句回應...
 
這時~~廂房門突然被打開,一位身穿短裙直髮披肩的女孩,帶著醉意倚靠在門板上,眼神透出茫然的醉意,盯住圭賢淺淺的撫媚一笑,用那嬌嗲的聲線輕喚一聲”Nelson~”
 
Nelson!
 
東海,赫仔,始源剎時像被點了穴似的動也不動,不約而同將眼球飄向圭賢。
滿腦子還在等著厲旭回答,突然耳邊傳來女子的叫名聲,圭賢也愣呆了雙眼,抬頭一瞧...
 
對這突然闖進的女子,厲旭也和在坐的每個人一樣驚愣了!
第一眼還不肯定是不是同一人,但再看一次.....
眼前出現的女孩和先前在圭賢辦公室看見的女子,不論是外型和身高都有落差,這讓厲旭完完全全的傻了眼,沒想到圭賢的女人還不只一個,心頭像被即速冷凍一樣,瞬間冰封!
 
”Nelson~看見你車子停在外面,我就知道你一定在這了~”
”出去說。”圭賢沒有明顯的慌亂,起身淡定的走上前,撐著女孩離開廂房內。
 
廂房裡,再冷不過的這團氛圍,即使沒有冷氣推送,都能感受到厲旭所傳出的冰冷氣息...
不等厲旭作出任何反應,銀赫趕緊湊上一句話
”呵...Nelson這小子...呵呵...沒事長那麼帥...女人都慕名而來了呢~”銀赫笑呵傻笑的咀型,幫圭賢澄清,順便緩和那團冷冰冰的氛圍
”是啊...呃...璞軒你們當明星的,這種事也一定遇了不少吧。”始源也趕緊湊上一句。
 
厲旭實在沒有回應的力氣,猶如被冰封的軀體,動彈不得...整個腦細胞像沒了思想般,沒了目標的眼神,如果可以不失禮,他只想立刻就離開,找個地方好好歇著,褪去心頭那道冰冷。
 
”就是~也難怪哦,Nelson那麼年輕又多金,那帥樣還真不輸電影明星啊~”銀赫的笑還真是...有夠給它不自然,看得東海忍不住對他翻了個白眼。
 
沒過多久,圭賢就回到了廂房裡,與厲旭對上的眼神是逃離的心虛。
對圭賢來說並不是第一次應付突然現身眼前的女人,僅管處之泰然,然而被厲旭這麼眼睜睜的看,圭賢內心不免引惹上一股罪惡感.......不...不是罪惡之心,而是愧對之心...
 
又是一陣鴉雀無聲...
 
厲旭始終將頭傾向一邊,避開圭賢閃過的目光,只有心灰意冷四個字來形容此刻的心境,悵然的眼神幾次疲憊的垂下眼簾後,再深呼吸中而後撩起,不知從哪來的勇氣,能有這能耐繼續待在此地撐著將要崩潰的心。
 
見場面在這二人之間傳送的冰冷中僵持不下,始源雙掌一合拍了一聲,衝著大家都在場,也為了替圭賢製造機會,索幸........
 
”趁大家都在,要不咱玩個遊戲吧~”
”什麼遊戲?”
”真心話大冒險。”
”你好幼稚啊,都幾歲了還來這個?”看樣子東海也有心事藏著啊
”那你玩不玩?我是無所謂啊,我可是坦蕩蕩的,沒什麼好怕人知道的~”銀赫這句來得真即時,這還不刺激那幾隻小貓
”你這麼說是我們不夠坦蕩嗎?”
”不要緊,不想玩的可以說。”始源以主動化為被動的,讓大家自己決定。
 
東海立立眉間,擺手示意,給了一個無所謂答案。
圭賢也輕點著頭。
唯獨厲旭還在猶豫,心想著要是問到自己時,圭賢會問起我嗎?而我又該怎麼回答?
”我---”
”你怕嗎?”不讓厲旭有機會退縮,圭賢先聲逼人
”好,我玩。”圭賢的激將法真管用。
 
始源拿了副撲克牌,要大家自抽一張比大小,規則是抽中最大的問抽中最小的
不想答的話自乾三杯滿酒。
 
第一回合~東海最大,銀赫最小
 
”喂,別問得太毒啊~”銀赫有點小擔心呢
”你很擔心嗎?”
”我有什麼好擔心的,僅管問吧!”死要面子的銀赫,不逞逞咀風老不甘心的
”圈內老傳聞你是男女通殺的情場浪子,到底你是殺男的還是殺女的呢?”
 
這話問得真是犀利,全場一遍寧靜,就等著銀赫宣佈真相。
 
”.......”銀赫憋著咀,不想服輸但真是答不出,看著大家一臉期待,真是後悔打雙手讚成,自討苦吃
 
1杯2杯3杯~哇賽,銀赫一口氣全給他乾了!
 
”真是呆子,一口乾了三杯,這不是表明了你愛男人嗎?哈哈哈哈!!!”
”你.....你別得意,待會你可別讓我逮到。”
一旁始源笑了笑,佩服自己的提議,竟然還有機會試出銀赫這小子。
 
 
第二回合:東海最大,銀赫最小
 
”怎麼,搞什麼,作幣啊!”
”呵呵~願賭服輸,你就認了吧。”始源笑了笑
”...........”
東海擺頭正視了銀赫好一會,沒有提出問題,心燥的銀赫一臉無辜的催促
”用不著盯著我看,想我出糗嘛,問吧!”銀赫心裡真是嘔到家了
”我怎麼能放過讓你難堪的機會。”
”你到底問不問!”
”問!呵~~嗯~~到目前為止你有沒有搞過男人呢?”
”喂,什麼搞不搞啊,說話尊重點。”
”ok,sorry~”
”喂,你到底說不說?”看來始源比東海還要更好奇啊~
”沒有!”銀赫加大聲量外加不耐煩口氣,肯定的答出
 
 
第三回合:始源最大,銀赫最小
 
”哈哈哈哈哈!!!!!”瞧~衝著銀赫這雖到爆的運氣,始源忍不住大笑
”該死的,這副牌一定有做記號。”銀赫站了起來,拿起撲克再瞧一看盯一目,再三檢視
”哈哈哈哈哈!!!!!”始源笑起來真是欲霸不能啊
”喂,你夠了哦~要問什麼快問啦!”
”okok,呵呵...我倒很想知道你現在喜歡的男人是誰~~哈哈!”
”赫哥,你該不會打算要乾三杯吧?”圭賢看死銀赫絕對不敢說出真相
”是啊,我就算喝死也不讓你們知道。”說完,銀赫二話不說又再乾了三杯
 
遊戲玩到這裡,氣氛在銀赫被眾刮之下炒得挺熱鬧的,大伙都笑開了咀,銀赫成了被大家鎖定的目標,搞得把原先提議遊戲的目的給忘光光了~!
過程中,厲旭始終掛著牽強的笑容掩飾心中的落漠...
 
第四回合:厲旭最大,圭賢最小
 
註定該有的緣份,還是來了!鬧轟轟的笑聲也隨之淡了下來...
彼此都很有默契的不打擾眼前糾結的倆人,靜靜的等著厲旭來發問。
圭賢沒有多大的預設,一心只想期待自己有機會問到厲旭,沒想到掌控權會落到厲旭的手中,更沒想到厲旭會冒出這樣的問題......
 
”你上過幾個女人?”
 
厲旭問了這麼一個令自己難以其齒的問題...
就算能數得出一共幾個,也無法當著厲旭的面前說,圭賢的咀像沾了糊一樣,怎麼也吐不出一個字。
 
厲旭微微的笑了,笑得很諷刺,心頭那陣酸完全的蓋過心痛的知覺
掛上失望的眼神直視圭賢那啞口無言的面容...”是說不出口還是數不清了?”
 
圭賢依然流露出那心虛的神情,在答不出口的情況下,圭賢黯然喝下了這三杯酒
 
”這是真心話遊戲,不是喝酒...我想這遊戲再玩下去也沒什麼意思...很晚了,我也該走了,要是掃了大家的興致,下次我再請你們。”話一說完厲旭往廂房門走去,圭賢即刻站起抓住了厲旭的手臂說
 
"你別走,我還沒問~"
”你沒機會了!”厲旭很堅決的刷下圭賢緊握的手
 
依稀的景像彷彿昨日重現,再一次鎖住厲旭的兩肩,久違的深情眼眸重回了圭賢眼眶中,就怕多看一秒都會讓自己舉棋不定,厲旭徹開目光將頭轉向一方
 
”我只想問一句,你愛不愛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