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冬服裝新品展示會~
 
待在舞台下二側的記者一個個準備就緒,隨著開場時間逼近,一座座圍成U字型的觀眾席也漸漸填滿人潮,每當一有重量級人物出現,追索新聞前線的記者緊握手裡麥克風一湧而上,身旁跟隨的攝影師不停的按下快門,只為補捉那第一手資訊。
 
”璞軒~在這呢。”銀赫舉高手向應邀到場的厲旭打著手勢
 
銀赫這一聲叫呼,也讓站在一旁圭賢肅起了耳朵,朝那方向看了一眼,見厲旭自己一個人前來,圭賢禮貌性的上前打聲招呼
”你也來了。”
厲旭僵著臉龐,眼眸跟隨頭移開
 
"呃~Nelson,你陪璞軒一下,我去後台看看小海。"銀赫很識相的徹開
 
"最近拍戲順利嗎?"
”只要你不在場,當然順利。”
”你很怕我去嗎?”見厲旭沒反應,圭賢明知故問的多一句試探"不知道上次是不是你第一次跟男人親吻?"
"是不是都跟你無關。"厲旭用冷眼對著圭賢犀利的頂回一句
"你不一樣了..."看著厲旭和先前璞軒的好聲好語,判若二人的轉變,是因為那天的失禮嗎?圭賢心想...
 
厲旭不想多做解釋,心中也不斷的提醒著自己,死了這條心吧!
 
"其實我們不用這樣,要是當個朋友也不是沒可能。"
"真是好笑,我不是很像你恨的人嗎?你不是巴不得要我消失在你面前嗎?"
"是啊,你是長得很像,不過他比你溫柔多了。"圭賢故意挑出厲旭的影子,想看看厲旭會有什麼表情反應。
厲旭的余光小瞄了一下,倔氣地看向另一頭,當沒聽見的帶過話題。
 
 
身為知名品牌主流設計師的東海,正在後台忙著為模特兒做最後打理。
在這一次的秋冬服飾,東海將重點放在配件上,分別在衣著上配搭著披肩,圍巾,罩衫,配件對衣著而言,有著畫龍點睛的效果,讓視覺上更為明亮以及多層次的展現~
 
”小海~”
雙手正忙著的東海,沒有回頭看一眼,繼續忙著手邊活,(反正光聽聲音就知道是赫仔,不是很重要的人物,不需要浪費他的時間)
”謝了...”東海真是冷豔,就連這一聲謝都那麼冷
”你在跟我說話嗎?”銀赫故意挑話問,也在心裡默默抱怨(看都不看他一眼,真是太不給面子了,好歹我也送了十幾盆花來幫你助威耶,真是....)
 
”沒聽到就算,懶得跟你說。”
”唉呀~你這人真是~~"不甘心的銀赫,多湊二步的靠在東海身旁抱怨
”走開啦,沒看見我在忙嗎?”東海用手肘頂著銀赫,要他閃邊去
”別說我不夠意思,有沒有需要我幫忙的啊?”
”有~待會幫我多拍幾張照,你的絕活嘛~”
”呵~不錯啊~看得到我的優點了。”
”瞧你的,一誇你就...”
”那要看是誰誇,別人我可聽慣了,難得你這鐵公雞能開金口,真是天要下紅雨了。”
 
(真是不長眼的排骨雞,要不是我在忙,哪能讓你爭到一時口快)東海撇過臉冷冷的盯著銀赫看,並停住手邊工作,見東海就快發火,銀赫只好自討沒趣的速速離開後台
 
---------------------------
 
宋仁奐來了!
 
一聽見地產大亨最有聲望的未來繼承人,記者這還不趕緊的堵上麥克風,一身白色西裝,微捲瀏海帶點角度的垂向二側耳邊,揚著那充滿自信與傲氣的潚灑笑容,帶著身後跟隨的人手一同踏入會場時,那股氣派與記者們相助的氛圍,說是他的場子一點也不為過。
 
身為主辦單位的圭賢,掛著淡然的臉色老神在在佇立在一旁,反倒是身邊的銀赫擺那一臉不屑的看待
"你看看~不就是服裝展示會嗎,搞得像黑社會聚集似的。"
"你管他,他就喜歡這種派頭。"
"也不知他來要幹嘛,別跟我說是你邀請來的嘉賓哦~"
"你覺得我會請他來嗎?"
 
不想在圭賢身旁多待一刻的厲旭,想利用銀赫與圭賢談話中退開時,被圭賢托住手捥
"待這別亂跑。"
厲旭再用那犀利的眼神瞪視著,固執的將手脫開。
余光裡銀赫隱隱瞄到身邊倆人的舉動,更確認著倆人存在著不尋常關係,暗地~銀赫得澀地笑。
 
圭賢再一次抓回,反手揪起厲旭的手捥,小聲地在耳邊說
"你想明天見頭條的話,儘管走去。"
在厲旭掙脫時,直視的目光裡~無意中瞥見了厲旭手捥上的那道傷痕,圭賢驚愣了一眼,頓時手鬆了力,這才讓厲旭有機會迅速的將手徹回。
這時,仁奐正朝著圭賢方向走來,瞄中倆人之間的互動,仁奐暫時將這畫面擺進腦中
 
”Nelson~辦得還不錯啊,有模有樣的。”仁奐話裡暗諷
”宋先生眼光高,自然不將這種小場面看在眼裡。”圭賢也不是省油的燈
”怎麼赫兄也來捧小海的場嗎?”
”你這大人物,應該不會只是來看小海的哦~”
仁奐二手一攤,不作任何表態,不過仁奐倒是對銀赫身旁的璞軒用眼神打量了一下...
 
留意到仁奐目光落至的焦點,圭賢說........
”赫哥,帶璞軒去後台見見小海,認識一下吧。"
很明顯,圭賢是特地支開璞軒,不讓仁奐的眼神遊移在璞軒身上。
 
順著方向仁奐撇頭瞄看璞軒的身影,不自覺的流出一抹腐笑
”時間差不多了,宋先生要不先入席吧。”
”Nelson行事細心了。”
”這是必要的。”
”呵呵~有趣~會有機會的。”仁奐話留一手,圭賢又豈會聽不出話裡玄機,以今時地位與能耐,自知在仁奐之下,圭賢也只能做到智取或是能閃則閃,非必要時不會去跟他硬碰硬的自找麻煩。
 
"小海,你看我帶誰來了。"
"金璞軒?"
"我讓他來看你的作品,璞軒,他叫東海,李東海。"
"東海。"
"不嫌棄的話,找個機會到我店裡去,我幫你配幾套更帥的衣服。"東海單手搭著厲旭的肩端,示出友好
"呵~謝了。"
"就要開場了,怎不帶璞軒去貴賓席挑個好位子?!"
"宋仁奐在外頭,Nelson要我帶璞軒進來,我想Nelson大概是看出了什麼吧。"
 
銀赫話這麼說,東海直覺就是看著璞軒,心裡也猜到Nelson的顧忌
"璞軒~會場結束後,跟我們去喝一杯慶祝一下怎麼樣?"東海對銀赫使了記眼色,很明顯這是為Nelson所搭的機會
"是啊,一起去吧!多個人熱鬧些~"
"是不是不方便?"看璞軒一臉為難,索幸把話先說,幫璞軒起個台階下
"怎麼,你怕Nelson把你吃了不成?"
"喂~"東海一聲喝止,要銀赫別拿話亂扯
 
"不是..."
"不是那就好了,說定了~你要是覺得尷尬可以坐東海的車啊。"
"好吧~"
在東海與銀赫半推半就之下,厲旭也沒好意思再推辭了。
 
為求解在厲旭手捥上那道傷痕,在應酬完仁奐後,圭賢隨即來到後台。
圭賢一現身,東海見圭賢目光落至的定點,和流露出的微微情絲,不難看出他有話要對厲旭說,東海很識相的先打破這氛圍
”要開始了,你們聊吧,我去準備讓模特兒登場了。”話說完見赫仔還傻愣著沒反應,東海再加一句”赫仔,來幫我一下吧。”
 
見東海與銀赫避開,厲旭也想走時~~
”你手上的傷痕怎麼回事?”
這一句,拖住了厲旭跨出的腳步,一表沉默...沒打算要圭賢知道自己曾經在失去他之後,因承受不了痛楚做出想不開的傻事,尤其是在知道圭賢有著女人之後,更沒有了解原因的意義。
 
”你做過傻事?”
”像我們這種戲子,有這種傷痕算什麼~”厲旭沒有逃避問題,反而答得潚灑,為了不讓圭賢察覺,出神色上硬是表現出再不過的輕鬆
”你當我是傻瓜嗎?別忘了我是電影傳播公司的經營者。”
”呵~那又怎麼樣,我有必要告訴你嗎?你會不會管太多了?”帶話嗤笑一聲,更不忘帶上諷刺果斷的頂了回去,厲旭趁著自己還能隔著二步距離,不遲疑的即刻轉身就走,不讓圭賢再機會再多問一句,至於圭賢信不信,是否還質疑自己的說辭,厲旭根本沒那心力再去假想圭賢會有什麼想法,什麼感受...
 
圭賢當然不信,但也無法感應厲旭這傷痕是為了自己,
也許應該這麼說........圭賢始終認定當初不理他怎麼傷心,仍決意當是場玩笑的丟下他,又豈會為了自己做這種傻事?!
 
倘若是為了他而想不開,又為何當初要決意的分手?
二種想法都讓圭賢不得其解,但不管怎麼樣,看著厲旭手上留著這麼一道傷疤,胸口隱隱之中還是難免心疼,更想知道厲旭這幾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