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旭搭上計程車來到東信傳播總公司,踏著電梯直衝頂樓
一出電梯即看見正站在門面櫃檯前的烔植
 
"咦~你不是金璞軒嗎?你怎麼會來這?"
"你..."
"我是kevin,上次找你簽在襯衫上的那位啊。"
"你老闆呢?"
"他正忙著呢,你找他嗎?"
"是!"
"那我看你要等等了。"
 
等?一把火都快燒到屋頂了,哪能等得住,厲旭不管那麼多的硬闖
"喂~你幹嘛!"烔植拉住厲旭的說
厲旭不理會,將手甩開後繼續往裡走去,烔植趕緊跟上邊走邊勸
"先生,你不能進去的!"看著迎面而來的人,秘書這話才剛說出口,沒能來得及阻止,就讓厲旭這麼奪門而入
 
 
這一闖,裡邊...
裡邊眼前衣衫不整的圭賢正摟著一位妙齡女子激情的相吻,就只差褲子沒脫下來畫面,讓厲旭呆愣的傻住了~
痴心一片苦守的這份愛,沒想到守著的人只是一個空殼子!
這一刻厲旭感到心頭一陣冰涼,冷到身子都感到酥麻無力...
 
沒想過璞軒的動作這麼快,還突然出現在眼前,圭賢心裡也驚了一下,游移的雙手瞬刻停了下來,女子趕緊退開圭賢的懷抱,縮了二步整理凌亂的衣著
打住滿身慾火,圭賢淡定的拉拉衣領,用那冷淡的口語對女子說了一聲"你先回去。"
"記得 CALL我,別忘了。"女子烙下一句暧媚,也給了厲旭一記魅眼後離開。
 
讓外人看見這景像,烔植真是難為情死了,唯恐圭賢動怒怪罪在自己身上,烔植趕緊地解釋"不是我放他進來的,我已經告訴他你在忙了。"
"這沒你的事,把門帶上。"
"小心點,他脾氣不是很好哦!"臨走前,烔植小聲的在厲旭耳邊說了一句。
 
活生生的畫面擺在眼前,不得不讓厲旭的心頭在頃刻間冷了一半,呆愣的雙眼像少了塊魂魄般,就連眨眼都感到無力
 
"怎麼不吭聲,不是有話要跟我說嗎?"圭賢靠在桌角邊,等著璞軒反應
 
深鎖兩處眉尖直視著,懸在咀邊的話怎麼也吐不出,厲旭垂下眼簾閉目一番,讓自己盡快洗去那畫面,緩和的喘了一口氣。
 
"你不喜歡看見我封殺我的通告,我可以理解,為什麼連鐘云哥也要封殺?”
"你是衝著金鐘云來找我理論的嗎?"
"他哪點犯到你了,你覺得我長得像你恨的人,儘管衝著我來我無所謂,為什麼要扯上他?你知不知道那是什麼感受!"為著鐘云挺身而出的璞軒,眼裡流露出的那道情義,看進圭賢眼裡更是挑起他莫名的火氣
”真的無所謂嗎?”
 
”若不是鐘云的提拔,我都只是個替身角色,就當我拜託你,不要針對他好嗎?”
"你還挺替他著想的...怎麼,你心疼了?"圭賢慢慢走到璞軒的面前,隔著半步的距離,兩眼直視地盯住璞軒的面容說出。
 
四目交視的眼神,一個冰一個冷,遷怒於圭賢擁抱女人的畫面,為爭那口氣,厲旭不甘勢弱的頂回
"是啊!我就是心疼,你滿意了嗎!?"
 
眼前璞軒透出的眼神,簡直和四年前厲旭向他分手時的眼神如出一轍。
在愛與恨的交錯下,圭賢心中燃起熊熊妒火,毫無預警的一手托著旭的後腦勺一手護住後背,粗魯的將璞軒送進自己的懷抱強吻著。
 
對這突如其來的舉動,驚嚇的厲旭下意識推著圭賢"你幹什麼,放開我--"
短促的一口氣說出,瞥開被纏住的雙唇,下一秒即刻又被封鎖!
腦門像爆衝似的,沿續那尚未冷卻的乾火,一發不可收拾強行將厲旭鎖在雙臂內~
 
抵不過的力氣,厲旭退了又退,一個不穩身子傾落於沙發椅上,褲袋裡的東西因這股衝力而抛落地面,後腦因撞了椅背而感到一陣昏炫,茫然的眼神還沒來得及看清隨即就被圭賢覆上了雙唇,野蠻的壓在自己身上,失控的雙手,佔有欲在妒火的加持下,徹底燃燒了圭賢所有的慾念。
 
無法逃脫的厲旭狠下心咬了圭賢的舌根,利用圭賢鬆懈的空檔一把推開,在受到圭賢無禮的對待,厲旭羞怒的對坐在沙發上的圭賢揮了一掌
 
啪~!
 
"請你尊重自己的身份,更別用那口親過女人的咀來碰我!"丟下一聲斥責後迅速的逃離圭賢的範圍內
 
-----------------------------------------
 
回到酒店的厲旭,又重複同樣的發洩方式,一杯再一杯的折磨自己,對他來說這是減輕痛楚的最快方法。
從片場回來的鐘云,見走廊上一位服務員拿一瓶紅酒走到厲旭的房門前,多二步地向前
"璞軒,怎麼你又喝酒了?"
厲旭沒有回應,撩起那無力的眼簾看了鐘云一眼,逕自拿了酒便退回房間的桌椅前,為自己再斟上一杯酒。
鐘云向服務員多要了一個酒杯,就算厲旭不願意傾吐心中的鬱悶,至少靜靜的待在他旁邊陪他喝上幾杯,總比看著他老把自己鎖在房裡放肆的喝,直到麻醉了腦意識才肯罷手
 
”怎麼了?”
”沒事。”
”你第一天認識我,還是我第一天認識你?”
”.........”
”一有不開心你還能有什麼樣子?”
”.........”
"你去找他是嗎?"鐘云一語道破,似乎早知道
"你?"厲旭有些不解,鐘云何出此言
"很驚訝嗎?我是怎麼知道的並不重要,剛才經紀人告訴我取消通告的事是場誤會時,我就知道一定是你去找他了。"
"......."
"幹嘛這麼傻又踩回去?"
 
”愛是沒有道理的.....”比起上次對俊秀說,厲旭的聲音顯得薄弱了許多,兩端眉間隨著想法愈鎖愈緊,拉出一道深遂的愁容,一口喝乾杯底讓自己更有勇氣去抒發內心的感受。
"我承認當初只是想看他一眼,可是見了又想再多一次。呵~我這是不是自找的?就算是他...他根本不看見我,我還厚著臉皮去看他....."說到激動處,厲旭不自覺再乾了一杯讓自己喘口氣
”他變了,我找不到他當初的樣子....."
 
”他知道你是誰嗎?”
"不知道~~"厲旭無力的遙著頭
"為什麼不告訴他?"
”說了有用嗎?我只是一個還可以讓他恨的人。”
一直都懷著樂觀態度的厲旭,在親眼看見圭賢手抱女人親吻時,突然覺得自己賤得可以...
什麼堅持,值得...都變得不再重要。
 
而對於鐘云的早知道,雖然心生不解,但自己也清楚,大家相處了二年,多少次不開心的夜晚,像這樣喝著酒,鐘云又豈會看不出自己的心事。
像這種簡單的發洩方式,除了為愛所困還能有什麼。
 
-----------------------------
 
厲旭這一掌將混亂的思緒一掃而空,圭賢以手肘撐著垂下的頭,手掌爬了爬兩邊髮梢,為自己剛才的舉動懊惱著。
俯首朝向地面的目光,赫然看見了一只懷錶,恍神的眼珠子直愣愣地盯住那只懷錶,
遲疑中,圭賢伸手拾起...這是自己再也熟悉不過的錶殼,圭賢掛著呆滯眼神直直看了好一會,所有在璞軒身上的質疑點全在這只懷錶下一一解開。
 
(厲旭?)腦海重現了當年的景像(厲旭~你帶著它就像帶著我一樣。)
 
(真是厲旭...怎麼會.....)還是很難置信厲旭真出現在自己眼前,那日日夜夜揮不去的影子,記憶裡的深情對話瞬間軟化了圭賢內心堅固的隔牆,更驚訝於厲旭一直將錶帶在身邊?
 
此刻,圭賢圭賢吞下一口口水,盯著那錶蓋扭,不安的情緒遲遲都沒能果斷的按下,心中似乎還有份期待,期待裡頭還裝著當初的合照~
不過,這份期待很快的就消失了,錶蓋內裡再也不是當初的合照,而是璞軒現在模樣的單獨照。
看那照片,圭賢自嘲的嘆了一聲,要自己別傻了,厲旭早就已經決定離開他,怎麼可能還會留著照片。
 
這晚,圭賢又跑到始源的CLUB獨自飲酒,痴痴地看著捧在手心裡的懷錶,圭賢像恢復記憶般,想起了與厲旭走過的日子,經歷的一切,也想起了厲旭如何的狠下心對他說出分手的過程...
 
人總是有著矛盾的死穴,要讓自己別再想起,卻又提醒自己記住這個恨!
愛恨一線之間的糾結點,到底哪一邊才是真相?
 
(既然回來了,為什麼不跟我相認?還是根本不希望我知道他的存在?)
 
最後圭賢還是無法理解,甚至認為厲旭隱瞞身份是為了避開自己...
為了想知道厲旭心裡究竟在想些什麼,也為了想給自己一個機會去認清內心存在的究竟是恨還是愛?
圭賢決定將懷錶留在身邊,沒打算拆穿璞軒真正的身份,只是靜待一切的發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