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喜歡到片場觀模的圭賢,為了避免再見面的尷尬,特地讓烔植到片場拿份資料回來。
對烔植來說,身為圭賢私人助理,除了去始源的俱樂部會毫不考慮的答應之外,其次就是去片場了,因為可以偶爾可以看見那些大牌影星。
 
”又見面了金璞軒,哇~你這身打扮好帥哪!”又再次碰上影星的烔植,笑開懷地直向厲旭吹捧
”你也很帥啊!”
”方不方便幫我簽個名?”烔植掏出一隻筆交給厲旭
”沒問題~簽哪呢?”
”衣服~簽了我就不洗它了,哈~”烔植把襯衫整個下擺從褲檔裡抽了出來,笑哈一臉期待
 
”真的可以嗎?”其實厲旭心裡是想,真可以簽這的話,圭賢就會看得見是不是?
”儘管簽吧!”
厲旭低著頭在烔植白色襯衫上畫上自己設計的簽名,這時大云也走了過來,烔植一見大云更開心了,纏著大云也給個簽名”真是太感謝了!我一定好好保存~”
”kevin?”銀赫也過來了
”赫哥~”
”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Nelson呢?”
”他啊,在公司啊~叫我來拿份資料。”
”少見哦,平常他不是老喜歡來看人演戲的嘛,怎麼最近他很忙嗎?”
 
耳邊聽見烔植與銀赫的對話,厲旭起了個念頭,在烔植要離開時,厲旭拍了一下肩膀把人叫住
 
”喂~”
”啊!叫我?”烔植瞠著眼,指指自己口字型的唇,不知道璞軒主動找他有什麼事
”是啊。”
”我不叫喂,叫我 kevin。”
”kevin?!呵~對了,剛剛的簽名還有個地方漏了。”厲旭裝得有意無意的找了個藉口,似乎有什麼想附加在簽名上
 
”啊~哪裡?”
”我再幫你補上。”
”OK,儘管補啊,補多少都行。”
”別動哦!”
 
厲旭掛著微笑,在剛剛簽在烔植襯衫上的位罝,補上了一個鬼臉,鬼臉旁邊還加了一個符號,如果圭賢夠敏銳的話,他會看得懂~。
 
”簽好了。”
”鬼臉?嗯?這啥東西?”烔植指著那符號
”我私人設計的,只有你才有哦~”
”這麼好?不說了,我要趕快回去了,省得我那位沒知覺的老闆又擺臭臉。”
”OK,拜拜~”
 
望著烔植離開的背影,想起前幾天圭賢的反應,深怕圭賢將厲旭的影子複印在璞軒的身上,特地加上了這符號希望能讓圭賢認清他的感覺~
倘若圭賢能認得出,也代表他還沒有忘記那些記憶...
 
 
拿了資料又得到簽名的烔植,在跟銀赫打過招呼後,開開心心的返回公司將資料遞給圭賢
穿著白襯衫的烔植,身上那二只再明顯不過的簽名,圭賢挑起眉眼瞄了一下~
是自己走神看錯眼嗎?再回看一眼確認著,圭賢盯住厲旭特地劃上的男女串成一字的符號,好像想起了些什麼,又質疑著什麼...
 
”看來你的收穫不錯。”盯著烔植,圭賢試探性的問
”你指這簽名嗎?呵呵...這是金璞軒特地給我簽的呢。”
”包括鬼臉和...這個符號?”圭賢說得停頓,擺在眼前這只附號,他相信不會只是湊巧搭上這麼簡單
”是啊,只有我才有哦!呵呵~那個金璞軒真人比電視還帥呢~~尤其是他笑起來的樣子,連我這男生都差點被他電到了~人帥又親切,跟他說話就像朋友一樣,我今天真是太幸運了~還有這個金鐘云的簽名,他在新加坡可有名了,人也挺好的,一點大牌的架子都沒有,對我還很客氣呢。”烔植呱呱呱的誇個沒完,圭賢可是聽著快炸了
 
”那要不要我把你調去片場當助理?”正俯首看著文件的圭賢,一向都不會堵住烔植咀巴的他,在烔植左一句金璞軒右一句金鐘云,按耐不住的丟了一句給烔植
”好啊好啊!”純良的烔植,還沒聽得出圭賢那話在諷刺,想都沒想的直呼好,這讓圭賢抬起那雙看著想殺人的眼神,驚覺圭賢那雙厲眼,烔植識相的閉上咀速速退離。
 
烔植身上那二只簽名似乎起了一些作用,圭賢顯得有些浮燥,對著文件看看又停停,情緒控管一向得宜的他,索幸將文件暫時擱放,打開電視讓自己放鬆一下。
 
未料電視一打開,璞軒又出現在螢幕上,播著璞軒與大云受邀的談話性節目,訪問倆人的基本經歷以及對新加坡電影發展的看法等等等.......
 
原本看見璞軒就想轉台的圭賢,在按轉前一秒,主持人突然問了一句
"聽說你在一次片場發生被火燒傷的意外,現在能再站起來,不知道你當時持著什麼樣的意念呢?"這話題讓圭賢有了想聽下去的興致
"其實也不是很嚴重,也多虧公司周全的照顧,不過人只要活著就有希望。"
"確實啊,人活著就有希望,這句真的很實用呢。"
"是啊,一直以來我都是靠這意念走下去。"
 
人活著就有希望!
 
好耳熟的一句話,圭賢雙目盯著螢幕裡的璞軒,想起了厲旭曾經留過的話語,不禁讓他勾起了一些往事。
 
已經多久不曾再去想起的畫面,心頭這刺痛讓自己感到發麻,難以喘息的傷口,莫名的惹來這一陣揪痛,胸口的怒氣由然而生,手掌不自覺的加重力道在緊握的遙控器上,一雙深遂的眼瞳從軟弱中變得堅強,也不得不懷疑眼中這位璞軒到底是什麼人來著,熟悉的聲音,一樣溫暖的笑容,是湊巧說出一樣的話嗎?還有那只符號.....
 
(是厲旭嗎?呵!怎麼可能.......難道是厲旭的胞弟?)
 
雖然有著那麼一絲期盼,希望真是厲旭,但對於一個消失了四年的人影,圭賢還是沒有那份自信與貪念,也不敢渴求璞軒會是厲旭的可能...
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圭賢寧可選擇去質疑,認為心懷企圖的璞軒究竟有何目的。
 
為尋求一個真相,圭賢拿起手機撥了一通電話
"喂~我是 Nelson~從今天開始,東信台所有的節目,都不準再播有關金璞軒的報導,就算是已經做好的節目,全都給我抽掉。"圭賢話說完,不等對方回應,立即咔掉通話鍵,過了一會想想還不夠,加碼再打了一通...
 
圭賢相信璞軒得到消息後,一定會主動找上門
 
------------------------------
 
"什麼,要取消璞軒的訪問?為什麼?"正準備接受東信台邀請受訪的大云,聽見導播取消了璞軒的名額,不能理解的質問著
"不好意思,這是臨時的,我們也很抱歉~"
"把我們請來的是你們,有沒有搞錯,怎麼可以這樣!"大云用著華語當面指責著,對方聽不懂,只知道大云很生氣,身旁的厲旭將大云拉至一邊,要他控制自己的情緒。
 
已經在一旁調好攝影機準備導播喊Action 的銀赫,看著幾人在那爭相討論,見大云那生氣的模樣,好奇的湊過去一探究竟。"大家等著呢?發生什麼事了嗎?"
"Nelson取消了金璞軒的訪問,所以~"
"什麼?不是吧!人都來了,這麼做太失禮了。"
"沒辦法,我們得到的消息是這樣的,真的很抱歉。"導播無奈的攤開兩手,再一次向璞軒表達歉意
"你們會不會是聽錯了,是誰傳的口訊啊?"
"Nelson剛剛親自打來的電話。"
 
果然是圭賢...
其實厲旭心裡多少猜到可能是圭賢的意思,但由導播親自證實了這事實,好比拿石頭再砸一次胸口。
 
鈴鈴~~導播的手機又來了一通電話
"喂~嗯~~啊?哦~~知道了。"
關上手機闔蓋的導播,這回真是難以其齒了,欲言又止的咀型,一臉為難的對大云說.....
 
"呃~不好意思,今天的節目暫時不錄了。"
 
什麼!不錄了!
聽不懂韓語的大云並不知道導播在說些什麼,但一旁的璞軒震驚的拉了一下導播的手肘,不敢置信的問
"你說什麼?開什麼玩笑,怎麼可以這麼兒戲?"
"很抱歉,因為金鐘云也一樣取消了,不過通告費我們還是會照付的..."
 
原以為圭賢不再那麼抗拒自己,更沒想到那只符號反而招來圭賢的怒火,聽到編導的話讓厲旭更是激動著,就算是恨他,圭賢都不應該將這個恨加諸在鐘云身上
 
"你當這是施捨嗎?你以為我們會在乎這份通告費嗎?把我們當什麼了?"難得一向性格溫和的璞軒帶著震怒的眼神斥責,這讓一旁的銀赫小驚小愣地趕緊幫忙滅火"南大,你確定是Nelson,會不會是你耳塞聽錯了?"
"喂,你以為我想啊,所有資料都準備好了,你以為我好受啊?"
"總有個原因吧!他沒說嗎?"
"想知道啊,那~手機借你,自己問。"
 
不能理解圭賢的作法,這跟鐘云一點關係都沒有,沒道理要讓鐘云無端受牽連,為了替鐘云討回一個公道,厲旭決定親自去找圭賢談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