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爾夫球是一項不但可以在大自然的綠色草地健身,也可以運用智慧,考驗耐力的休閒活動,更加是研商計謀的好地方,因為沒人會在旁邊竊聽!
 
曹大東帶上了圭賢來到一座約60公頃標準18洞的的高爾夫球場,會見幾位商場上的前輩。
象牙白的休閒服套在圭賢身上,高挑的體架,附上那頂挺立的棒球帽,和平常一身西裝襯衫比起,英姿顯得更為潚灑不羈。
圭賢擺出預備姿勢,盯著前方,穩抓球桿,準備放下重心點時
 
~~曹uncle~范叔,M.r林~~
聲波就在幾步的距離,圭賢擺頭看去,竟然連宋仁奐也來了,身後不但跟了幾位男保安,還帶上二個女人。圭賢只看一眼便拉回目光,雖然專注於小白球上,但心裡思索著仁奐今天來,是要跟父親與幾位叔伯談些什麼生意?
 
"怎麼沒跟你父親一道來?"范叔說
"這種消耗體力的休閒不適合他老人家...Nelson也來了?"
"Nelson。"曹大東呼了一聲,指意要圭賢向仁奐打聲招呼
"宋先生。"圭賢仍然不改對仁奐客套的稱呼
"又跟老爸來學習啊?看樣子不久之後我很快就能跟你切搓切搓了。"
 
"Nelson資質淺薄,經驗不足,論切搓還不夠資格,倒是你身為前輩,將來別忘了多提點他才好。"曹大東客氣的說
"曹uncle,你太謙虛了,Nelson可是人中之龍,你太小看他了。上回地標會,他可是表現得夠犀利,不錯~有前途。"
"你見笑了,我只是小兵小卒,論資歷輩份,都遠遠不及於你。"
"呵呵,又圓了一點了,怎麼樣,今天咱比桿不研商如何?"
"隨便。"
 
二小時下來,斷斷續續的聽見父親與二位叔伯討論著一塊地皮,大致上聽下來,就是仁奐將拿出一塊地皮競標,而這塊地關乎到一項建設計劃,至於是什麼樣的計劃,圭賢遲早會知道,在還不是自己操控的範圍內,圭賢不會多問。父親丟多少過來,他就接多少,表面上圭賢無心於父親的事業,但為求自力自保,無形中在心謀策略上也歷煉了不少,就圭賢的想法而言,居身室外可以讓自己眼觀一切,看事看物都能更加透澈。
 
圭賢與仁奐並沒有完成18洞,打到第9洞為止,圭賢以3桿之差略勝一籌
退離球場後,圭賢沒有跟隨父親回去,自己一個人到球場附近商務餐廳吃飯... 
 
"Nelson~"
 
低頭靜靜吃飯的圭賢,突然面前走來一位女人叫著自己的名字,抬頭一看~
是惜日的女朋友琳倩...
 
"琳倩?!"
"想不到你還能叫得出我的名字。"琳倩淡淡的微笑著,這微笑有著欣慰與慶幸
"有事?"圭賢動動眼珠子,再簡單不過的拖出二個音
"沒什麼,來這吃飯,剛好看見你在這,過來跟你打聲招呼。"
"嗯~~最近好嗎?"
"還OK,和你分手後,更多時間投入在工作上,最近也出了不少作品,不知道這算不算是情場失易職場得意呢?"琳倩話說得安然,是故作潚灑嗎?眼前的圭賢到底是自己第一個男人,對女人來說是何其的深刻,圭賢在身上留下的回憶,又豈是潚灑就能帶過。
 
圭賢給了一個淡淡的微笑,直視的目光中,琳倩看不見圭賢的眼神裡有任何殘留的愛意,琳倩自嘲的為自己淡淡嗤笑一聲
 
"怎麼樣,你呢?換了幾個女朋友了?"依舊故作潚灑的問著,讓圭賢感受自己不以為意的看待一切
圭賢聳聳肩不表示任何答覆
"真心希望有一天你能找到會讓你去愛的女人。"
"對不起,曾經傷了你。"懸在咀邊的話圭賢還是說了出口,不論是情義或道義的份上,對於琳倩~圭賢始終有份愧疚
"都過去了~好了,不打擾你吃飯。"
"拜拜。"
 
臨走前,琳倩停了腳步,回頭再問一句擱在心裡已久的話
 
"Nelson~"
"嗯?"
"我想知道~你有愛過我嗎?就算是那麼的細微都好~有嗎?"
"有。"圭賢頓了一下之後給了一個肯定的答案
"不是安慰吧?"
 
(月某:就算是也要跟你說不是啊,快滾邊去吧,圭賢是厲旭的。)
 
"不是..."
"再見。"琳倩落下欣慰的一笑,不帶遺憾的離去。
 
琳倩和圭賢交往的時間雖然只有僅僅的半年,卻是圭賢所有女朋友之中停留最久的一個,也許是因為琳倩將自己的第一次交給了圭賢,才讓圭賢多了一份疼惜,若不是內心深處還藏著一根刺,相信彼此現在還會是對戀人。
 
晚上圭賢一個人孤身閒逛街頭,在身心上有著無力感的他,有時也會想著何時才能放自己一馬,才能拔去身上的那根刺,潛意識裡的執著點,像上了鎖的門,存在的恨與不甘將自己推入門內。
四年了...時間的洗禮下依舊尋不回那遺失的密碼...
 
駕車返回公司的路上,經過宋仁奐公司大樓時,看見了父親的轎車停駛在路間,
(爸爸?)帶著一份好奇心,圭賢在不遠處靠邊停了下來,為了不引人注意,暫時將車子熄了火~
從父親車上走下了一名女子,這名女子很眼熟,圭賢愣了一下,想起了女子的身份,明眸的眼瞳定住眼前的畫面,圭賢將頭緩緩移了一下,收回目光暗自靜靜地淵思寂慮的思索著...
 
隔了二天後,一直任職於父親的公司,為圭賢做眼線的友人昌抿,帶著一份資料,為避人耳目,選擇在深夜時刻到圭賢的公司會面
"查得怎麼樣?"
"你猜對了!"昌抿將資料遞給了圭賢,並大致說明了一下
"這是最近公司其中一個項目,規模雖然不大,如果做得好,獲利少說也有三成的回收!至於你說的那位女主播,的確是你父親安排去討好宋仁奐的禮物。"
 
昌垊盯著正專注看著資料的圭賢,如此淡定的神情,身為同屆班友,僅僅這四年的歷煉,就能夠扛起這麼一間傳播公司,不得不佩服圭賢的成長與本事。
 
"沒被發現吧。"
"我像這麼拙的人嗎?"
"謝了~"簡略的二字謝言,雖掛著冷酷的面容,還是不難看出圭賢所透出的真心感謝之意,對昌垊來說他已經習慣這樣的圭賢。
"Nelson看開點,在這種爾虞我詐的商場上,每個人的手法都有不同,你得適應適應。"昌垊拍了拍圭賢的肩臂安慰了他一句,幾年朋友不是不知道圭賢生性正直,有所謂的原則點,想必針對父親這行為,在圭賢做人準則裡是非常不恥之為
"我知道。"
"好了,我功成身退了,要有什麼儘管找我吧,先走了~"
"嗯,小心點。"
 
昌抿走後,圭賢將看完的資料,撕成碎片不留一絲證據。
在知道父親和仁奐有著同樣的手段之後,圭賢在心裡慢慢築起了一道防衛牆,
連自己的父親都要這麼防範著,這讓圭賢不禁自嘆苦笑一番。
 
至親至愛的空缺讓圭賢頓時覺得好累,握在手中酒杯裡的酒,幾經難耐的心境中,總是一路伴隨自己支撐下去,享受舌根浸泡在酒裡的酸澀,一杯過一杯的乾飲,待在自己辦公室,圭賢喝得更為放肆,反正就算醉倒失態也不會有人看得見。
 
酒精融入體內與腦細胞結為一體的感覺很舒服,這樣很好,可以好好的睡一覺,不會有任何的夢境來打擾~
 
*************************************************
 
”圭賢~”隱約聽見了熟悉的聲線叫著自己,是夢嗎?
微微的撐開幾斤重的眼皮,眸裡出現的幻影,似夢似真.....
 
是厲旭?不會的...這只是夢...
 
冥冥之中好像有人將自己背到了床上,依晰聞到頸肩裡的一股氣息,夢見了自己和厲旭四目相望著...
我們像以前那樣的深吻彼此...怪自己醉得太濃,沒有好好在夢裡和厲旭說句話...
 
日初的晨光從窗簾鏠裡射進,圭賢被那道刺眼的光線縮了縮眼簾,扛著沉重的腦袋挺直了身子坐在床邊,圭賢不自覺的摸了摸床鋪,似乎還留戀著昨晚的夢境~
 
四年了,這是厲旭第一次來到自己的夢裡...
 
這夢......好真實,感覺就像真的將厲旭擁在懷裡,唇裡的甘甜似乎還殘留在咀裡,甚至就連這小房間都還存著厲旭的氣息......
 
圭賢嘆笑著,笑自己為一場夢留連忘返~
 
這場夢並沒有軟化圭賢的心,存在的愛更加深了恨意!
人都會有個盲點,總將無法面對的痛轉化為恨,一昧的認為這是最好的療傷方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