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操!”
 
辦公桌桌上的物品又一次散落一地,陳列書藉的牆櫃下,數十本掉落在地面的文件,
落地窗軌道上的窗簾被扯下了一半,沙發椅前的茶凢上還擱著傾倒的紅酒...
 
一大早進到總栽的辦公室,烔植簡直快瘋了,眼前這被翻箱倒櫃的景像,要是不了解圭賢的話,肯定被誤認為是小偷入侵而立刻報警。
 
”搞什麼~人呢?”烔植四處搜著人影,在小房間裡找到側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圭賢,炸得火冒的烔植,看見圭賢睡得香甜的模樣,雙手抱著大枕頭,凌亂的髮梢還向那枕頭蹭了蹭,活像是在對枕頭灑嬌似的模樣。
 
看樣子應該正做著好夢...
 
平常的圭賢總是掛著一板一眼的冷面對人,從沒看過有這般溫柔恬靜的面容,扛著一肚子火來的烔植心想著,還是不忍心吵醒圭賢的美夢,暫且放他一馬吧~
於是,烔植吩咐清潔嬸嬸前來打掃一番,自己則撿起地上的書,捧在垂直的手臂上,一本一本歸放。
 
不久~圭賢從房間走出來了,身穿的白襯衫只扣了一半,衣領上還掛著沒打好的領帶,圭賢看一眼背對自己的烔植,淡淡的說了一句
”謝謝。”之後走到辦公桌前,將剩下的釦子釦上,熟練的打上領帶,並吩咐了秘書端來二杯拿鐵
”歇著吧,給你泡了杯咖啡。”
”幹嘛,一杯咖啡就想滅我的火啊!真是搞不懂,怎麼老喜歡把女人帶到辦公室來?!這裡比飯店還舒坦嗎?”
 
這時秘書打進內線”曹先生,您一線電話,李先生打來的。”
”赫哥。”
”你醒啦,怎麼手機打不通?”
”怎麼?”
”想問問我的手機有沒有掉在你車上。”
”我讓人去找找吧,很急嗎?”
”我在片場,今天沒出外景,我會一直待這兒,你找到就拿來吧~”
 
 
片場~
 
幾小時的拍攝過程,在導演 OK的手勢下得以喘息,演員各自退至一旁,工作人員忙碌的一來一回收拾背景道具,監控主機的銀赫,關上鏡頭蓋卸下膠捲,提手看了看錶上的時間,再看看片場的出入口,遲遲不見圭賢前來,眼看待會就得用上的資料,銀赫顯得有些心急了...
 
”赫哥~怎麼了?等人?”瞄見銀赫探頭探尾的神情,準備離開的厲旭帶助理鐘真順路走了過來
”是啊,你們怎麼還沒走?”
”我們要去吃飯,要不一起吧?”
”不了,我等人呢~咦!璞軒,你不是說在韓國沒什麼朋友嗎?待會啊,我介紹個朋友給你認識。”
”好啊。”
”偷偷告訴你,他可大有來頭了!”
”是嗎?”
”就是東信傳播公司大老闆。”
 
一聽東信傳播,厲旭驚著兩眼愣了愣了,銀赫接著補上一句”不過你別以為是個老頭子哦,他可年輕了~”
 
是圭賢嗎?厲旭飄著慌張的眼神,身體在心跳加快的反應下變得燥熱,厲旭轉個半身將臉擺向一邊背著門口,再吞盡一口口水,好讓自己定下心來。
(我該見他嗎?他會認出我是誰嗎?我...我要說些什麼?)厲旭疑愣地思考著從腦子閃過的各種念頭
”璞軒?喂!”
”啊?”回神地
”怎麼,嚇到啦?”
”不,不是...”
”你放心,他人很好相處的,沒有大老闆的架子,你那麼上鏡,待會他要看見了你這長相,搞不好還請你拍廣告呢。”
”赫哥,我...”雖然心繫圭賢,但對將要到來的這一刻,厲旭還是有些退縮了”我看下次吧...”
 
”嘿,說人人到,他來了~Nelson!”銀赫擺擺手大聲高呼一聲,讓圭賢看見自己,隨後又在厲旭耳邊小聲的叮嚀一句”待會記住了,他只準人家叫他英文名哦。”
 
在銀赫的提示下,厲旭兩眼望去......
(圭賢...真是圭賢!)眼珠子不聽使喚的瞬間湧起了淚光,所有的想法在這一刻全都一掃而空,隨著圭賢慢慢逼近,厲旭趕緊徹離目光,拉拉倆側僵硬的臉夾,讓自己恢復自然的神態
 
”不好意思,臨時有個文件要處理來晚了,沒拖到你吧?”圭賢將手機遞給了銀赫,咀裡連忙抱聲歉
”不要緊,時間剛剛好,對了 Nelson,跟你介紹~金璞軒,記得嗎?昨晚電視上看見的那位。”
 
真人擺在眼前,圭賢先是愣了一下,再端看一眼,圭賢的眼神有著慶幸,慶幸眼前的金璞軒和厲旭還是有段落差的外型,校園生活的厲旭清澀多了,再加上被火灼傷磨了皮的厲旭,臉型也稍瘦了,而四年時間的沖刷下,存在圭賢腦裡的影像,早已模糊褪色。
 
不過金璞軒的出現,無端又讓自己碰觸到那區塊,圭賢內心有團無名火,礙於銀赫就在一旁,圭賢估且將個人的禁忌暫擺一邊。
 
四目交錯的眼神各自飄移著,看上去有那麼尷尬的氣氛存在,彼此也忘了該有的一聲招呼
”喂~說話啊!人家可是從遠道而來耶~”銀赫拍了一下圭賢的胸膛,要他吭個聲,破除這口尷尬
"說什麼?"圭賢呆愣的反應了一下
"打個招呼啊。"
”呃~hi”
”hi...”厲旭利用相視的那一眼,仔細端祥著,圭賢流顯出的眼神是陌生的,和圭賢一樣慶幸著,暗自心裡鬆口氣,厲旭慢慢的流出一抹靦覥的笑容,想到可以不被看穿,自在的這麼看著圭賢,心頭牽動著一股悸慟
 
”沒啦?”
”不然呢?”
”拿出你的待客之道呀!請吃飯什麼的~?”
 
圭賢懸著咀型不表示任何意願,厲旭也沒好意思等人開口
 
”璞軒。”即時出現的大云,從身後走來
”鐘云哥~”
”鍾真,東西都拿齊了嗎?”
”放心,一個都沒漏。”
”那走吧~”
 
臨走前,大云掃了圭賢一眼,眼神好像顧忌些什麼。
聽著璞軒與大云用那自己聽不懂的華語對談,再看看三人好像親人般的交情,圭賢的表情顯得有些吃味,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圭賢自己也弄不清。
 
”赫哥,我們先走了,下次有機會再一起吃飯吧。”在和銀赫說完,厲旭不忘再看一眼圭賢,雖然圭賢目光始終沒落在自己身上
”這樣啊,那好吧~”
”拜~”
 
厲旭從圭賢身旁擦身而過,倆人的重逢就這麼簡捷的落幕了。
雖然心裡有些不捨,但想著有銀赫這條線牽著,厲旭相信會有機會再見圭賢。
 
人就這麼貪心,跟自己說好只要能踏過圭賢走過的足跡就已滿足,而今看見了卻又奢望下一次再見,
就像毒癮一樣,一次一次不知不覺的深陷...
 
”東西我來拿吧。”大云體貼地接過厲旭手上的物品
”不要緊,這不重...”
”別跟我分這些,對了剛那什麼人?”
”赫哥的朋友。”
”你別什麼都好,有時也要懂得保護自己知道嗎?”大云總是帶著溫和感性的聲語對厲旭說話
”別擔心,我會的...”
 
耳根後隱隱聽見大云和金璞軒吐出的溫柔聲線,雖然對這位金璞軒沒啥好感,但倆人之間的互動光聽著就讓他莫名的感到非常不爽!
 
”喂!你怎麼搞的,剛好冷漠的,搞得我真沒面子。” 
”我還沒說你,突然的...你要我怎麼反應?”
”那倒是~~喂,你不是挺想學剪輯技巧嗎?我這要去機房看片子,要不要來啊。”
”不了,晚點要去競標會,有件個案我必須親自去一趟。”
”那只好下次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