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
 
接到厲旭的電話得知回國的消息,俊秀高興地拿著特製的大布條,守在出關處等候
看過一批人潮陸續從關口走出來,俊秀伸長了脖子,左晃右晃地尋找厲旭的臉孔。
已經整整四年沒見,真不知道還能不能一眼就能認得出...
過了許久怎麼也看不著印象中的長相,唯恐自己撐的布條不夠高,俊秀乾著急地原地跳了跳
 
"俊秀。"
一只手掌打在自己的背肩上,俊秀擺過頭看著身後這陌生的男子(厲旭)
"你?"
"猜猜我是誰?"厲旭一臉清秀白嫩的臉龐,高聳的鼻樑,勾出心型咀型對俊秀露出靦腆一笑
"不好意思,你?"俊秀先是遙了遙頭,而後又頓了一下,恍然地"你~厲旭?"
"呵呵!認出來啦?"
"不會吧,可是你..."雖然是有著那一點點熟悉,若不是自己衝著厲旭而來,再加上厲旭的暗示,還真是認不出是同一個人,俊秀乍舌驚訝地
"先找個地方坐下吧,我的行李很重耶!"
"哦哦~來,我幫你。"
 
雖是闊別四年不見,彼此的交情依舊,興奮這久別的重逢,俊秀真的很開心,尤其是能看見厲旭走出傷痛重新站起來,心中感到無比的欣慰,再見厲旭那久違的笑容,也總算可以放下心頭那塊大石。
 
”金璞軒?呵~真行哦,名字改了樣子也變了,要不是你主動認我,我真認不出來。"拿著厲旭給他看的護照,這一時間,俊秀還是不能適應眼前厲旭的模樣
"本來只是藝名,算命的說可以改運,所以就乾脆把名字也改了。不過~我的樣子真的差很多嗎?"厲旭摸摸臉夾,質疑地反問
"也許是太久沒見了吧,不過真的不一樣了。”
"呵呵~其實我磨了一點皮,也許是瘦了,兩邊的肉也不見了。"
"你沒說我還不怎麼注意到,你的臉真是瘦多了。"
 
"在一次的片場裡,我當替身的時後,不小心被火灼傷了,幸好公司還不錯,妥善的幫我治療,我才能保有這張臉,當時我替的演員為了想答謝我,還提拔我,幫我爭取了不少角色呢。"
"看來名字真讓你改了運哦!"
"是啊...這次回來,是為了拍攝一部戲。"
"死小子,還以為你是特地回來看看我的,原來是為了公事,我真傷心啊!"
"別生氣,我一下飛機哪都沒去就立刻找你了。"
 
"對了,你不是在美國讀書嗎,怎麼會跑去新加坡了?"
"一畢業我就離開美國了...不想被曹大東這麼監視..."
"好了,別說了~"不想觸及那段回憶,俊秀阻止厲旭再說下去
"呵,你擔心我嗎?我沒事的,能說出來就沒事。"
"你能這麼想就最好了,聽到你要回來,都怕你再見到他。"
 
到底曾經厲旭是那麼深愛圭賢,難保再見面時,又讓厲旭燃起心中的愛意,同樣身處韓國,對圭賢的近況俊秀略有所聞,要是倆人之間又有什麼接觸,對厲旭絕對不是一件好事。(俊秀這麼想著)
 
"放心吧,拍完戲我就回去了,不會有那個機會的..."
"待多久呢?"
"不知道,也許三個月吧,我不是主角,不用等到殺青那一天我就能先走了。"
"那你住哪呢,要不住我那吧!"
"公司有安排酒店,我住著也方便拍戲。"
"也是...要是有空別忘了找我,我好帶你看看故鄉美景啊。”
”好啊~”
 
鈴~厲旭的手機聲響著
”鐘云哥.........我先回來找朋友敍敍舊呢,嗯......現在?晚點行嗎?......那好吧!一會見。”
”怎麼,有事?”
”嗯,就是我說那位提拔我的演員,他是這部戲的主角,待會他要來接我去會見編導。”
”辦正事要緊,反正你有三個月嘛,下次再約~”
”OK,一定!”
 
不久,鐘云就來把厲旭接走了
 
鐘云-性格內斂成穩,比厲旭大了三歲,在新加坡的電影界佔有一席之地,因為片廠的火燒意外對厲旭有份歉疚,又得知厲旭從小無依無靠的遭遇,使他對厲旭更加憐惜與照顧。
凡只要他所接下的片子,都不忘讓厲旭也有份參與角色,而厲旭也沒讓他丟臉,幾部戲下來深受好評,角色份量上也慢慢的吃重了。
 
”早一班飛機回來怎麼沒告訴我?”
”急著回來看老朋友就忘了。”
”很好的朋友嗎?”
”是啊,以前在大學的室友,四年沒見了,時間過得真快~”
"我讓鐘真也來了,過二天他會到。"
"其實不需要麻煩了。"
"要的,在片場沒一個助理像什麼樣,咱來自外地,要讓人看得起架勢很重要。"
 
"鐘真一定很開心"
"是啊~能藉機出國玩他當然開心了。對了,你餓不餓,要不要先買個吃的墊墊肚子?"
"不用了。"
"真的不用嗎?到那不知道要待多久,先吃點東西吧。"
"也好~"
 
對厲旭來說,鐘云像大哥一樣的照顧他,在心裡他很感激也很慶幸自己有這個福氣,可以受到一個舉足輕重的前輩如此提拔,也因此厲旭很努力的投入在演藝上,用成績回報鐘云的知遇之恩。
 
到了華人新百代公司,在翻譯的幫忙下,編導大致上解釋了一下後天開拍的流程,當中幾位吃重的角色演員也都來到公司,介於大云和厲旭是外地華人,感受著所有工作人員及演員們親切的禮遇。
 
"赫仔。"編導瞄見赫仔從走廊而過,大呼一聲要他回頭
"嗯?南老大~你叫我?"
"來,順便跟你們介紹一下,他叫李赫在,拍攝主機是由他執掌的。"南老大介紹完赫仔後接著介紹厲旭跟大云
"他們是來自新加坡的,上回跟你提過。"
"嗯,hi~"
"赫在哥你好,我是金璞軒~"厲旭用韓語自我介紹
 
"嗯?會說韓話呢~"
"他本來就是韓國人啊,只是到新加坡發展了。"
"這不好嗎?幹嘛要跑去新加坡?"
"你問那麼多幹嘛。"
"同鄉的嘛,多關心一下囉~"
"赫在哥人挺好的,很親切。"
"呵~你過獎了,叫我赫哥吧,改天有空帶你去逛逛。"
"可以嗎?那會太麻煩你了。"
"怎麼會,來~你的電話留給我吧。"
 
"喂~你又想幹嘛了?"
"有個電話大家好連絡啊。"
"你別把我的人嚇著了,去去去,去忙你的。"
"不要緊,反正在韓國我也沒什麼朋友,多一個都是好。"
"聽見了吧,我可沒強迫人家。"說完,赫在隨即拿出手機交給厲旭,讓他自己按下號碼。
 
被冷落在一邊的大云表情顯得有些不自在,或許是自己語言不通的原故吧,不懂他們在說些什麼。
結束了忙碌的一天,回到酒店的厲旭,洗去一身汗水後,並沒有換上睡衣,對著鏡子整裝的他,似乎還有個約會
 
叩叩叩!!!"是我鐘云。"
 
一聽見鐘云前來,厲旭趕緊抽走椅背上的睡袍,披掛在自己身上
 
"鐘云哥,有事嗎?"
"沒什麼,來看你睡了沒。"
"快了,怎麼?你睡不著嗎?"
"每到外地,第一天是這樣的了。"
"呵~你會認床啊!"
"是啊,好了~不打擾你休息,明天見。"
"嗯,晚安。"
 
關上門後,厲旭靠在門板上吐了一口氣,幸好沒被發現一身準備要出門的衣著。打理好後,厲旭小心的探了個頭,左顧右盼不讓人發現自己悄悄外出。
 
厲旭很快的跑出了酒店,一坐上計程車,小小喘了二口氣,臉上露出一種期待的微笑...
司機大叔回頭問"請問要去哪呢?"
看著司機大叔,擱在咀裡的話有些遲疑,有著小小的緊張,最後抿了一下雙唇,下定決心的說出
 
"東信傳播公司。"
"什麼?東信傳播?"
"嗯,有問題嗎?"
"先生,這走過去,過一條大路就到了,不用坐車子的。"
"啊~~呃~不好意思~"
 
原來就在幾尺遠,厲旭尷尬的下了車,再吐一口氣,望著前方的路慢慢走向東信傳播所處的大樓
 
 
(圭賢,我回來了~你~~過得好嗎?是不是還著恨我呢...)
 
仰望高聳的大樓,厲旭對空無聲的呼喊,等這一刻足足四年,僅管只能向著淒黑的高樓傻看,但這有著圭賢踏過的足跡...
 
(厲旭~你帶著它就像帶著我一樣。)厲旭抓著脖子垂掛的懷錶,緊緊貼在胸口上,憶著圭賢曾經說過的話,感受活在心裡的圭賢,厲旭緊閉雙眼,要自己想起圭賢的模樣...
 
讓人以為已經放下的他,原來只是偽裝的保護層~
曾經,是被圭賢這麼愛著,自己又怎麼可能忘得了那些存在的記憶...
愛一個人不一定是擁有,只要能知道圭賢一切都好好的,至於有沒有緣份,厲旭已不再有那份貪戀,只有祝福..
 
去過圭賢每天待的地方之後,厲旭像圓了夢般,不再出現於此。
緊接下來的日子,為了這部戲的宣傳,導演帶著幾位主要的演員上了幾個節目,以及開拍記者會,大致說明了一下戲的緣由,演員陣容。
除此之外,厲旭剩下的時間幾乎都在酒店裡看腳本背台詞,希望能以最佳狀態去詮釋角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