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
 
”喂~發什麼愣?”俊秀在眉目前揮了揮手,要厲旭回神看他一眼,只見厲旭無力的遙遙頭
”怎麼了?”
”俊秀,我...”
”發生什麼事了嗎?”
厲旭猶豫著說還不說,既怕驚動圭賢,又怕去了會換回什麼樣的結果
 
”你說吧,能幫我一定幫。”
”圭賢的父親約我今晚見面。”
”圭賢呢?他在嗎?”
”就我一個。”
”你可以不去的~”
”就算躲得了這次,那下次呢?”
 
”有想過如何面對他嗎?”
”我不知道~其實他不是第一次找我了,他一直都擔心...”
”那你還...唉!”
”我試過了,我試過避開圭賢,疏遠他...可是...看著圭賢痛苦我更難受。”
”圭賢不知道嗎?”
”我沒告訴過他~到底還是自己的父親,怎麼說出發點都是對的...”
”你好好想想吧,我無法幫你做這決定,不過站在朋友的立場上,我覺得你應該讓圭賢知道。”
 
最後~不放心的俊秀,還是陪著厲旭來到金鼎飯店的頂樓
”厲旭,我在外面等你,要有什麼你盡快打電話給我,知道嗎?”
”嗯,我會的。”
”自己小心點~”
”俊秀,謝謝你。”
”少羅嗦了,我去找地方躲著~”
 
 
守在門口的保衛將厲旭帶入曹大東特定的總統套房,小小身軀站在寬敞的房間裏,坐在書桌前的曹大東,有著富貴逼人的架勢,眼神夾著一股銳氣,和之前厲旭所看見的曹伯父完全判若二人
 
”我們又見面了!”
”曹伯父。”牽強扯出一抹笑容,厲旭並非真心
”以爲你是可靠講求原則的年輕人,這才知所托非人!”
”曹伯父,開門見山吧。”
”需要嗎?你這是明知故問...曾經我再三提醒過,沒想到你一錯再錯!”
 
”不管你信不信,我已經盡力了...”
”這麼說是我兒子纏著你不放是嗎?”
”伯父,你根本不知道圭賢需要什麼,更不了解他心裡在想什麼?”
”身爲一個父親,看著他長大,我只知道一點,我不能由著他走錯路。你放手吧,一切都到此爲止~只要你離開,圭賢一切都會回歸正常生活。”
 
厲旭沒吭聲,怎麼說曹大東爲兒子著想的出發點並沒有錯
 
”這份是一所美國知名大學的入學填表,我已經安排好讓你插班,所有的費用我會全額支付,包括你所有的一切生活費。”曹大東此話一出,厲旭愣眼想著曹大東下一步的想法
”你可以不要,不過我想你應該很清楚自己是怎麼進入培育大學,一旦你曝露了孤兒的身份,校方絕對有權力取消你再學資格,而每年申氏集團所投入的孤兒院基金也會一同立即徹資!”
 
雖然早料到,但沒想過曹大東會拿孤兒院的基金做爲交換的籌碼
厲旭楚在原地動也不動,怎麼選都無法想像結果...
真是已經退無可退了嗎? 
 
(厲旭~答應我,不管環境有多惡劣,你都不會放棄。)
(如果你鬆手,我會恨你...徹底的恨...)
 
厲旭想起了圭賢曾經說過的話~字字句句不停的在耳邊縈繞
 
(不要緊...我還有你...在我的腦裏還有你和我的記憶...)
(厲旭~你知道嗎?只有在抱著你的時後,我才感覺到自己的存在。)
(你愛我嗎?和我一樣的深愛著嗎?)
(我好開心~我的生命因爲有你而美好~。)
 
(圭賢...你教我怎麼能忍心放你一個人...我更不想你恨我...)厲旭撕心挨痛的無聲空喊,圭賢是這麼愛他,依賴他,要他丟下圭賢,厲旭真的做不到...
 
”對不起......我不能...圭賢他...不能...他不能沒有我...”厲旭愈說愈小聲,字字都是從心裏逼出來的痛
 
啪!一聲,曹大東高舉手掌使勁的往厲旭臉上一揮而下,揪亮那雙憤怒的眼神,冷冷地說出
 
”不知羞恥,就算你是一個女人,從你咀裡說出都一樣令我感到作噁!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放不放手?”
”我不可以離開圭賢,不管你做什麼我都不會離開他!”厲旭說得堅決
”是嗎?那就是沒得談了?這是你自找的!”話完,曹大東立即按下牆邊的按扭,房裏的暗門隨即敞開
”你以爲這就算是偉大的愛情嗎?”
 
看進暗門裏的房間,站著幾位陌生面孔,厲旭不禁打個冷顫!
曹大東向房裏的人使了個眼色,毫無防備的厲旭來不及反應即被迎面而來的二個男子揪住了雙臂
”你們要幹嘛!”
”自古以來,所有偉大的愛情都需要歷經莫大的折磨,不知道你受不受得了~”
”放開我~你要幹什麼!”
”讓你看看自己有多醜陋!”
 
說完曹大東退到一旁沙發,用那冷眼欣賞著眼前他視爲的醜陋畫面
厲旭被二名男子拉進了小房間,再一名男子拿著攝影機直對著厲旭拍...
被粗繩捆綁住的雙手,明知是徒勞無功,厲旭仍死命的拉扯著早已流出血絲的手捥,這麼被折騰好痛苦,不管怎麼叫著,喊著,厲旭怎麼也不願意從自己的咀裏吐出一句求饒,由著曹大東的安排,一幕幕在腦裏烙下痛徹心悱的畫面,沒有還擊的余地,只剩還聽命於自己的盈眶,流下一滴滴恐懼,無助的男兒淚
 
許久之後,曹大東帶著輕蔑的眼神看那床上一身踉狽的畫面,厲旭拉著棉被縮至床邊角落,身子不停的打著冷顫
”像你們這種人,不是很喜歡這些SM道具嗎?”語末,曹大東從攝影機取出光碟放入主機中,將剛才的畫面重現至眼前的投影機大屏幕上,再一次告戒著
 
”這次對你來說只是個禮遇,要是你再堅持下去,下一次就是真槍實彈,不知道到時後你受不受得了被真人輪爆的滋味?走還是留你可以要想清楚了,我會派人看著你,要是你覺得圭賢救得了你,我勸你不要跟我賭這一把!”
 
 
守在走廊拐彎處等候的俊秀,終於看見曹大東一票人從房間裏走出來
俊秀趕緊跑進房間查探,這一看...
 
”厲旭!...我.....我的天...”想上前一把擁住厲旭的俊秀,在厲旭的呐喊下煞住了腳
”關掉...關掉...”厲旭大聲的喊
”厲旭。”
”我叫你把它關掉...立刻!”
 
俊秀慌忙的找著遙控器,速速關上投影屏幕
 
”不要,你不要過來!再一會....再一會就好...”厲旭拒絕俊秀的關心,這一刻他只想靠自己收回所有的驚恐,厲旭緊緊閉著雙眼遲遲不敢睜開,深怕一睜開就看見那揮之不去的惡夢
”厲旭...”就連自己都空了腦袋,俊秀無法想像剛才厲旭所受的折磨,第一次覺得自己這麼沒用,只能呆呆的看,什麼也幫不了
 
帶厲旭離開飯店後,一路來到海邊,看那坐在沙灘上的厲旭,兩眼無神對著大海望,身體動也不動靜得可怕...天色漸漸暗了,厲旭始終沒開口說一句話,守在一旁的俊秀,再也壓不住那股氣,起身掏出手機,直按號碼時~
”不要,俊秀不要...我,我賭不起...”厲旭攔住俊秀的手,阻止著
”難道就這樣認輸嗎?”
”對!我輸了...這場我真的輸了...你答應我,就當什麼都沒看見,什麼都不知道!”
”是不是這樣我就能當什麼都沒發生過嗎?”俊秀嘆出一聲無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