圭賢一直忍到下午,早已算好時間,知道厲旭乘涼的時刻,來到榕樹下找人
看厲旭老神在在,悠閒安逸外加一副陶醉的模樣,想到自己憋著一肚子真不知所謂
 
”悶不過你,你開心了!”
”怎麼了?”
”二天了,也不給我一通電話。”
”生氣?”
圭賢不說話,默認著
”不知道你在氣什麼...”
 
圭賢很想趴啦趴啦一一說出令他不悅的事,但也知道要是說出來,讓厲旭聽了,肯定又會說他無聊,想想還是吞回肚裡去吧。
 
”這個你拿著吧!”圭賢拿出一只手機,擱放在厲旭的兩腿間
”幹什麼?”
”給你用的。”
”我不需要~”
”可是我需要。”
 
厲旭沈靜了一會,拿起手機看了看,再擡頭望著身旁這顆榕樹,拉出微彎咀型感性的吐出心裡話
”圭賢,你知不知道我爲什麼喜歡來這?”
”爲什麼?”
”因爲我知道你會來...”說著這話,厲旭掛著滿足的笑容遠看前方”我喜歡在這裡吹著自然風,想著你,等你出現。”
 
聽厲旭這麼一說,圭賢什麼悶氣都消了呢~
不過...圭賢還是希望能在想起厲旭時,隨時能找到人,聽見聲音...
 
”如果有了手機,我就不會想著來這等你出現了,你喜歡這樣嗎?”
”手機只是備用,帶在身上總是安全點,至少我能隨時知道你人在哪,不用老猜著。”
”你不相信我嗎?”
”你就不能順著我一次嗎?”
拗不過圭賢的堅持,厲旭最後還是收下了
”厲旭,晚上~~我們出去吃飯。”
”好~~”
 
看見待在樹下的倆人,腳踩的步伐停了又走,曉瑜手裏拿著二張票卷,抬頭看看前方再俯首看看票卷,礙於圭賢而有所遲疑,歎出一口氣要自己平常心
”厲旭,圭賢。”
驚訝於聲音的來源,沒想過曉瑜比自己還大方的出現在面前,對曉瑜主動招呼,圭賢尲尬地僅僅以淺淺的笑容輕點著頭回應一下
 
”曉瑜,你怎麼來了?”
”我有點事找你。”
”找我?什麼事?”
 
等著曉瑜說,可曉瑜好像又在等著什麼,懸在咀邊的話遲遲沒溜出口,飄移的眼神幾度飄向圭賢,似乎在暗示他?圭賢能感覺到曉瑜在暗示要他離開,而厲旭也看出來了
”圭賢,你先回去吧。”
”什麼?”雖然知道那是曉瑜的意思,但曉瑜還沒說,厲旭就先替他開了口?
這讓圭賢有些不滿,不滿厲旭的雞婆,不滿厲旭看穿曉瑜的心事,不滿厲旭體貼的幫她開這一口...
 
厲旭再以眼神確認,圭賢沒什麼好賴著的理由,無奈地點了點頭,冷聲冷氣的說了一句
”你們聊...我先走了!”
 
確定圭賢走遠後,曉瑜在厲旭身旁坐了下來,拿出早已准備好的票卷,一張交給了厲旭
”這什麼?”
”免費餐卷~那。”曉瑜指著餐卷上寫的大標題(麻辣火鍋)
”是你最喜歡的呢!昨天母親拿給我的,不過有效期限到今天而以,要是再不使用,就沒用了。”
”這要請我吃嗎?”
”是啊!那麼......我們就約六點吧。”
”可是....”
”晚上你有事啊?”
”呃~我跟圭賢約好要去吃飯了。”
”這樣...這已經是最後一天了呢!要不你跟圭賢說一聲,我想他會理解的。”
”那好吧~~我再跟他說。”
”就這麼說定了哦,不見不散~”
”嗯...”
 
曉瑜走開後,厲旭看看餐卷,想想要怎麼跟圭賢交代...
這時想到圭賢給的手機,剛好派上用場~
 
”喂,圭賢嗎?”
 
電話另一頭,看見來電顯示著厲旭,圭賢很開心的按下接聽鍵
”怎麼,這麼快就想我了?”
”試試手機有沒有問題。”
”呵~那是我用過的,改天再給你買個新的。”
”不用了,能用就好~~對了,關於晚上吃飯,改明天好嗎?”
”爲什麼明天?”圭賢立刻收起笑容,等厲旭來解釋
”因爲.....剛想到今天有份報告要趕.....”厲旭遲疑了一下才回答
 
前一分見曉瑜後一分隨即更改時間,當我傻了嗎!
 
”約了曉瑜直說好了,幹什麼要說謊?”不滿的,圭賢以指責的口語直接拆穿厲旭的謊言
”.....”被圭賢這麼識破,厲旭啞了口,一時不知要怎麼回應
”沒想到你會爲了曉瑜推了我們的約會~OK,既然她那麼重要你就去吧!”圭賢不拖拉的按下結束電話鍵,不想聽厲旭爲了這個謊再解釋些什麼,又或者再聽見他爲曉瑜說任何一句話。
 
-------------------------------------
 
這晚,躺在床上准備就寢的圭賢,想到厲旭爲了曉瑜編著謊話,想起倆人近來的互動,一股莫名醋火燃燒整顆心,閉上眼就立刻浮上厲旭和曉瑜有說有笑的畫面,揪得圭賢翻來覆去,遲遲無法安穩入睡。 
 
叩叩叩!~邦叔站在房門外敲了幾聲
”少爺,你睡了嗎?”圭賢披了件袍衣,給邦叔開了門”邦叔,這麼晚了,有事?”
”老爺要我告訴你,明天七點有場拍賣會,要你去見識一下”
”明天七點....”
”是的。”
”我爸人呢?怎他不直接告訴我就好了~”
”他在酒店應酬幾位大客戶,今晚大概不會回來了,這是拍賣會的資料他要我交給你,你看看吧!”
”好~知道了。”
”那你早點歇著吧,我還得回酒店看著你父親。”
”嗯。”
 
面對父親所交代的事務,圭賢從不敢輕忽,拿著邦叔留下的資料,圭賢立即坐到書桌前認真地看~
不久,擺在桌上的手機振動著,圭賢瞥一眼來電顯示者.......厲旭!?
伸出的手又縮了回來,是還在介意嗎?
 
人性是貪婪的,當渴求的一旦擁有之後,跟隨而來的即便佔有~
潛洑在圭賢心中的佔有慾在愛的滋長下萌然而生。
爲著厲旭有心隱瞞一時還無法釋懷的圭賢,就這麼看著手機沒了信號,起伏的思緒暫時也緩了下來,繼續看手裡的資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