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
 
在圭賢的堅持下,再次帶上芳姨准備的晚餐來到厲旭病房,並遣走傭人與看護,這一頓他只想和厲旭二個人獨自相處...
圭賢滿足地爲厲旭送上一口又一口的飯菜,僅僅只有他們倆的空間,沒有人可以再搶走他和厲旭的二人世界
 
”別光餵我吃,你也吃點。”
”把你搞定了,我再吃也不慢~”
”圭賢。”
”嗯?”
”能不能唱首歌給我聽?”
”啊?歌~你想聽什麼?”
”唱你最喜歡的。”
”嗯~~OK~~咳咳~~”圭賢擱下手中的碗,咳個二聲清清喉嚨,側著臉不看厲旭,好讓自己能唱得更投入
 
*********************************************
 
你總是如同我的影子一般,靜靜地來到我身邊
無論我受到傷害,或是感到寂寞
挂念著我的你,總是朝著我走
來即使這個世界讓我哭泣也沒關系
因爲你總是陪在我身旁
記憶會像塵土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嗎?
我只是笑了笑,這麼安慰自己
 
我的生活每天每天都像白日夢
如果與你對視後相愛的話,我將會再次振作起來
對我而言那些珍貴記憶裏的幸福
在艱苦難耐的時後,會變得更加溫暖
希望對我而言是永無止盡的夢......
 
**********************************************
 
”好聽嗎?”
”好聽...爲什麼挑這首歌唱?”
”歌詞吧....說到我.....心坎裏去了~呵~”圭賢哽著咽,停停頓頓的說,爲不讓厲旭看穿自己的心事,勉強地笑呵一聲帶過
一直都端視著圭賢的面容表情,深遂裡的瞳子顯得明亮...厲旭知道那是淚水的加持...
 
”圭賢...”
”嗯?”
”在我的面前你不需要隱忍。”
”厲旭...”
是的,每次哭泣你不就在我身邊讓我靠著嗎?在你面前我還有什麼可以僞裝的情緒~~圭賢心想著,眼眶禁不住的泛紅,僅管如此,還不到掉淚的時後,因爲厲旭還在他身邊...
 
厲旭吃力的舉起了手臂,指尖輕輕的劃過圭賢的下眼簾,細聲地說了一句
”我們圭賢,哭的時後...還是很帥的...”
 
淚滴在厲旭的指劃下,順著臉夾滑落,圭賢抿抿咀拉出長長一條嘆笑一聲後,哽淚地笑著臉說
”什麼都讓你說了,我還能有不帥的時後嗎?”
”這樣挺好的...”
 
即使到了這一刻,圭賢依舊埋藏對厲旭的愛,他很清楚這世界不會允許背離常理的關系存在,只要能維持著像這樣的擁有,已經足夠...
僅僅的一個夜晚,對他來說,哪怕是只是一分一秒,和厲旭一起留下的回憶,都是無止盡的畫面...
一幕一幕堆疊在腦海裏深深埋藏~
 
 
---------------------------
 
”老爺,他人醒了。”
 
聽到助理阿邦回報著厲旭的狀況,曹大東緩緩從門口走了進來,似乎是有備而來的等待?
厲旭抵著胸口的撕裂傷微微傾身,眼前走來的中年男子,一身西裝鼻挺,散出莊嚴而沈著的氣質,不難看出身份大有來頭
 
”你好,我是曹圭賢的父親。”曹大東走到床邊
”曹伯父你好...”是單純來答謝的嗎?厲旭心想
”聽說你爲小犬擋了一刀,很感謝你在那麼危及的情況下,全力的保護圭賢。”
”沒有圭賢出手,我想我早已沒命可擋,伯父你無需掛懷。”
”嗯,很好~能認清是非,肯承擔的人必有作爲。”
 
看著曹伯父的表情逐漸沈重,欲言又止的唇動,似乎有口難言
 
”伯父....有什麼事不妨直說吧。”
”看來你是一個明白事理的孩子,圭賢和你在一起我也放心了些。”
 
曹大東仍然沒有切入主題,厲旭洗耳恭聽,不打擾曹大東的情緒
 
”我想~圭賢應該跟你提過他母親離開他的事。”
”嗯?”圭賢的媽媽離開了嗎?難道這是讓他哭泣的原因?~厲旭暗自心裡想,但爲了讓圭賢父親能繼續說下去,姑且裝做振定,就當自己是知情的
”但是我一直沒有告訴圭賢,他媽媽離開的原因~”曹大東接著說,並沒有留意到厲旭臉上的變化
”長久以來,他媽媽心裡住著另一個人,直到二年前,她最後還是選擇了離開我,離開了他的兒子~”
 
將話陳述到此,曹大東停了下來,是難以隱忍的痛嗎?還是掙紮著該如何說下去?
 
”爲什麼不告訴圭賢?你知不知道他很難受?”
”如果我告訴他真正的原因,恐怕不止是難受這麼簡單。”話說到這,曹大東從西裝內側口袋取出一張相片,交給了厲旭,然後冷冷的說出”照片裡的女孩就是帶走圭賢母親的人。”
 
震驚地,厲旭瞠目乍舌的看著拿在手中的相片
 
”我只有這麼一個兒子,我不希望他步入他母親的後塵。”曹大東語重心長,擺明是對著厲旭說~~
 
聽著,厲旭的脖子像被人拿了支針插入般,瞬刻抬頭直愣那雙眼,帶著忐忑不安的質疑,緩緩地試探性的問”我......我不太明白伯父您的意思...”
 
”我看得出圭賢很重視你...很在乎你這麼一位朋友 ,甚至...超越了朋友。”
”伯父我想你誤會了,我和圭賢不是...”
”我相信你不是,但我不想看見圭賢一步一步的陷下去,也許他自己也不知道......如果你真心當他是朋友,我想你應該知道該怎麼做。”
 
亂了亂了~真的是亂了思緒,從來就沒想過會有這一層界限,曹大東的話字字句句猶言在耳,像璇轉木馬一樣不停的在耳邊打轉,呆若木雞的目光,是訝然還是恍然?
厲旭瞌上雙眼,試著將思緒冷卻,讓璇轉的畫面暫時停格...
 
把該說的話說完後,曹大東不便多久留,唯恐圭賢突然出現而有所誤會。
對厲旭的反應他很滿意,至少能肯定的是,目前爲止圭賢是單方面的,這一切都還有得救...
也相信眼前這位少年會是個明白事理的孩子~
 
 
圭賢.............
 
喃喃哼出圭賢的名字,放空的目光,揪住的眉頭愈拉愈緊,爲什麼胸口會覺得痛?
是心頭還是傷口?厲旭自問著和圭賢究竟是什麼樣的情感?
圭賢表現出來的總總反應與相待.....
連自己都不禁質疑...圭賢真如曹伯父所言,一步一步的走向母親的後塵....
 
緩緩從口袋中拿出圭賢送他的項鏈,想著認識圭賢的這段日子以來的所有~
 
(終於~我知道你爲何而哭泣,但是...伯父的指意是要我疏遠你避開你嗎?)
(我能做到嗎?)
 
坐在病床上,厲旭呆呆的想著...思念,不捨,心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