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圭賢來到學校接厲旭,早已算好時間的他,沒有告知厲旭就逕自登上樓到宿舍找人
 
倚在宿舍門邊,一手撐著門牆,擺出酷酷的帥姿,再附上對厲旭才有的深情眼眸,看著正在宿舍裏換裝的他...
而裡邊的人不知道圭賢已站在身後,扣好襯扭後轉身從桌上拿了只手表載上時,在余光中才發現一直站在門邊不動的人影...
 
”好歹也出個聲,你想嚇死我嗎?”
”要是出聲,就看不到你換衣服的樣子了。”
 
圭賢還是維持著一樣的姿勢,一樣的深情眼眸,扯出一抹腹黑的笑容,厲旭看了一眼再加瞪一眼,愈想愈不對勁的走近圭賢面前,端詳一番....
 
”我怎麼覺得好像引狼入室了!”厲旭揪著眉頭說
”我要是狼的話,那你是?”說著,挑了個眉,表情愛昩地
”我去,你夠了你,真受不了!”
”呵呵呵...”
”真是被你的外表給騙了,還當真你單純,原來底子都是黑水~”
”怎麼,後悔了?”
”哪天你要是交了女朋友,我一定要好好提醒她。”
”可以走了嗎?”
”行了~私人聚樂部到底是怎樣的?”
”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乘座圭賢開的跑車來到~私人聚樂部~
 
圭賢示出會員證,看守人員拿出二只僅遮著眼鼻的半罩面具”這做什麼?”
”不好意思,由於今天有貴客到,依規定每個人都必須載上面具。”
”貴客?”
”圭賢...”厲旭將圭賢拉到一旁,以小到只能在耳邊才聽得見的聲量說”我看還是別進去了。”
”怎麼了?”
”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來過二次了,沒事的。”說著,手拉厲旭往入口去
”圭賢...”雖然圭賢這麼說,厲旭還是有說不出的感覺,也許是不習慣吧
 
走進80坪大的會場,中央有個舞池,舞池上方懸挂的璿轉彩燈,正以單一金黃色微微的閃動,室內燈光在舞會未開始前,視野還算鮮明,清淅可見室內的格局以及人數的多寡...
看來今天真是有貴客蒞臨,場內每一位會員全都載上面具,而且只有會場所提供的藍跟紅二種顔色,放眼看去,要是待會打出舞會的彩燈,恐怕要以衣著認人也不容易,圭賢扯下領帶,從櫃枱拿了把剪刀將領帶截成二段...
”你幹什麼?”
”做記號。”
”記號?”
”大家都帶一樣的面俱,要是不做個只有你我都認得的記號,不然待會走散了,上哪找人去?”說著圭賢將剪開的領帶,爲厲旭在手臂上繞了一圈,並把另一截交給厲旭,讓厲旭也幫他綁上
 
圭賢向吧枱要了二杯酒,交給了厲旭一杯,二人就近找了位置坐了下來
”怎麼了?”
"嗯?”
”今天不像你,平常你不是挺強悍的嗎?怎麼今天像小貓似的。”
”誰是小貓了,我只是感覺很不好,好像有事要發生似的。”
”別怕,有我呢!”
”就是有你才怕。”
 
啪!啪!的二聲,燈光全暗了下來,厲旭瞬時身子顫了一下,圭賢握住他的手讓厲旭能安下心
厲旭看了看圭賢,吐了一口氣要自己放鬆。
 
舞會開始~舞池上個個手舞足蹈的,隨著舞曲的旋律各自隨性擺晃著身軀,在這幾乎都是倆倆一組相伴著,有的到一旁角落親熱,有的只是靜靜的飲酒相談,載上面具的來賓,行爲舉止似乎變得更爲大膽了些,看得厲旭一身燥熱,將目光收回不敢再多飄一眼,身體則死貼著椅子哪都不敢亂走。
 
”下去活動一下,要嗎?”
”要去你自己去!”
”只是去動動,很隨性的!走吧~”
”你敢走開一下試試看!”厲旭警告著,不准圭賢離開他半步
”你怎麼變得這麼膽小,把這當藍色酒吧一樣不就好了。”
”這怎麼一樣,個個載著面具,好詭異~”
”呵~我覺得挺新奇的。”
 
"你看看右邊那二個~~”圭賢依厲旭所指看了過去,一對男女的雙唇正火熱的交舌吸吮著
”看見了嗎?真受不了!”
”你害羞?呵呵~你沒試過親吻嗎?”
”怎麼,難道你試過嗎?”
”沒有...”
”那你還敢笑我。”
”那~~你想試試嗎?”圭賢挑了挑眉梢,勾上眼角對著厲旭露出不詭的笑意
”夠了你!你要試去找個女人試去。”
 
順著話語圭賢站了起來,厲旭急忙問”你幹嘛?”
”你不是叫我去找個女人試嗎?”
”喂,你走開我怎麼辦?”
”我只是上個廁所而以。”
”我也去。”
”呵~~你膽小的樣子好可愛。”
”可愛個毛,回去看我怎麼跟你慢慢算!”
 
於是倆人就一起上洗手間,一起離開洗手間,厲旭可以說是寸步不離圭賢。
第一次感受到厲旭的依賴,圭賢心裡很開心,也好滿足,甚至巴不得想一把將厲旭攬在懷裡保護他...
 
 
暴風雨前的寧靜,就在眼前這一幕,一切都將改變~
原本就有著不祥預感的厲旭,果然全都應驗了!
 
就在離開化妝室准備打回的二人,隨即從大廳傳來此起彼落的尖叫聲與求救聲
”怎麼回事?”圭賢下意識跑向大廳
”圭賢別去~”沒來得及拉住圭賢,厲旭趕緊跟上
 
眼前大廳一陣慌亂,一群人四處亂砍,像是尋仇似的有備而來,圭賢愣在原地不知該往哪閃去,隨後跟上的厲旭一把將圭賢拉到一旁”小心!”
”怎麼會這樣?”
”噓!”厲旭遙頭,要圭賢不要出聲 
 
望著大廳血淋滿目,不知所措的二人唯有靜靜躲在走廊牆柱,但願拿刀的人不要朝這走來
不過怎麼可能呢,都說是有備而來了,當然是尋遍可能的藏身之處
 
突然二歹徒出現於走廊中,看見了圭賢和厲旭
 
”跟我們無關,我們只是學生而以。”厲旭撐開兩手臂擋在圭賢身前,在歹徒動手前解釋著
歹徒並沒有接受,持刀順手這麼一揮,圭賢趕緊一手將厲旭推開,一手則抓住歹徒的右手捥,在一個擒拿手將歹徒手中的刀搶了過來,順適往前一推,刀刃畫過歹徒的左肩,歹徒哀嚎了一聲,隨之另一名歹徒立刻迎上前還以顔色。
 
有刀在手的圭變得極爲冷靜,扎實的下盤...不難看出圭賢似乎有一身練過武術般的深厚底子
 
”哇,好帥啊,哪學的你。”
”忘了告訴你,對一個沒有遊戲對像的人來說,劍術這也是一個不錯的遊戲!”
”呵,有你的~剛真是好險,還以爲完蛋了呢~”
”放心,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話才剛說完,眼尖的暴徒一個個從大廳相繼而來,圭賢將厲旭推到一邊,要厲旭別插手,吸好一大口氣迂出,緊握手中的長刀,楚在原地等著迎面而來的背水一戰。
 
”小心,別給我出事。”厲旭雖是警告著,語氣裏滿是擔憂。
圭賢給了厲旭一個安定的微笑,讓他別擔心~
在幾回的你來我往之中,比起揮刀亂砍毫無制序的步伐,圭賢要來得從容來得冷靜。即使面對3至5人的圍攻,依究從容不迫...
 
眼看敵手一一擒倒同伴,其中一名將茅頭轉向厲旭
盯著大大的刀尖,厲旭愣著眼退了幾步,閃過第一刀,第二刀,直到第三刀時,坐倒在地退無可退的厲旭,知道自己無處再躲,不知所措的他,下意識閉上雙眼側頭等待那一刀揮下
 
”厲旭,走啊!”圭賢即時護救,伸手以刀擋刀揮開那一擊,在厲旭睜開眼的那一刻,措手不及的圭賢,吃了一刀,厲旭大喊一聲”圭賢!”
圭賢在護救厲旭的空檔,被另一名暴徒歹到機會,使命一揮,畫在圭賢的左手肩上,圭賢在重心不穩之下,另一名暴徒再抓住這機會,將刀拿正朝著圭賢這麼一捅~
 
”不要~~”
 
身體這麼被撞了過來,背上感覺到一股重心往自己身上傾,擺頭一看
”厲旭...”
爲圭賢擋下了這一刀的厲旭,雙掌緊握住刀柄,屏著呼吸再也動彈不得
 
圭賢揚手揮下最後一刀,將捅厲旭的人擊下後,抛扔手握的刀,趕緊抱住厲旭
”不~~不要~不要睡著~~厲旭~~厲~~~”記憶中的畫面就在身後這一擊而停止,連帶圭賢也隨之昏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