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圭賢比起,厲旭的情緒似乎完全不受損,依如往常的回到宿舍,洗澡更衣,讀書,然後准備就寢,一切仿佛什麼事都沒發生過,若不是俊秀提起,還真沒有多余的那份心思去回想那些畫面
也許應該說~厲旭很懂得調適自己的心情,環境造就使他能看淡一切~
 
”喂,你跟那位曹圭賢後來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你不是回頭找他道歉了嗎?他有什麼反應?”
”關你什麼事~”
”我好奇嘛。”
”無聊。”
 
”不過你真是好福氣,能認識這種大咖級的人物。”
”不就是有錢而以,在這所學校多的是。”
”你說的是沒錯,我就不是很希罕,可你就不一樣了~”
”喂!”
”別誤會~我不是說你貪錢,你要知道申氏企業是很大規模的一家公司,有多少人想進去求個一官半職,鐵飯碗呢!”
”我用得著靠他嗎?”
 
”呵~不錯!有骨氣~連申氏企業的第二代少東都不放在眼裏,有前途!”俊秀搭了一下厲旭的右肩,手掌比出贊的手勢
”申氏企業?等等,你剛剛說.....圭賢是申氏企業的第二代少東?”厲旭似乎想到了什麼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厲旭遙了遙頭,一臉恍然,想起原來孤兒院那些玩具是圭賢買的?
 
”不是吧,原來你根本不知道他的來頭啊!”話一說完,桌上傳來手機鈴聲,俊秀拿起手機按下
”喂~~我是~~厲旭啊,他在這~~等等哦~”俊秀將手機遞至厲旭眼前”阿明打來的,找你。”
”你說什麼.........你先看著他,我現在就過去。”厲旭接過手機聽著,眉頭漸漸揪了起來
 
放下電話後,厲旭很快的順手抽了吊挂在床角邊的衣服,以最快的速度更換上,一旁俊秀見厲旭匆忙的手腳,不禁問著”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圭賢在酒吧喝醉了。”
”喂,宿舍門要關了,你還出去啊?”
”我怕他有事,走了~”沒有多一刻猶豫,隨即離開了宿舍
 
坐在計程車上,想起圭賢的種種反應,能體會圭賢內心的孤寂,從來就沒想過要去了解圭賢什麼,一切都如表面上的自我以爲。
 
(圭賢,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應該這麼看你....)沿路上,厲旭不斷的自責著,爲自己那些魯莽又衝動的話感到內疚
 
 
很快的,趕到了藍色酒吧,粗魯的推開二側木門,哪都沒看直往吧臺衝,左顧右盼卻見不著圭賢身影
 
”阿倫,他呢?”
”走了~”
”什麼,不是叫你看著他嗎?你怎麼讓他就這麼走了!”
”老弟,我在上班哪。”
”你不是說他喝醉了嗎,他這樣怎麼能走得出去。”
”是啊,我是看他趴在桌上了,不過....”
”那你還不拉住他。”
”他有手有腳,你要我怎麼看著他。”
”他走了多久了?”
”打給你之後,沒一會就走了~”
 
唯恐圭賢又像上次那樣,要是在街上招惹了些不良份子,又或者過馬路時一個不注意~~
想到這些畫面,厲旭愈想就愈擔心
 
”放心,我看他好像也不怎麼醉,走出去還挺好的。”雖然阿倫這麼說,厲旭還是不放心,只想盡快找到圭賢,確認他的安全
 
走到街口,一時間真不知要上哪找人,往左?還是往右?他會去哪?
就這麼毫無目標的一路走著,完全摸不著圭賢可能會去的地方,他對他的了解實在太少太少
 
突然感覺到眼前這條長長的街道,有那一點點熟悉度,這條~
不就是那晚自己背著圭賢沿途找地方休息的街道嗎?
忽然閃過一個畫面,可能嗎?
厲旭在心裏問自己,雖然覺得有些荒妙,但不知道爲什麼,直覺告訴他圭賢人就在那裡...
 
 
一等民宿........
 
看著高掛的招牌,跨出的腳步有些停頓,厲旭心裏想,爲什麼要到這來,圭賢要是真的在這,不是就該放心了嗎?有進去的必要嗎?
 
疑愣的雙腳不知不覺走到櫃臺前,守夜的大叔對厲旭從頭掃到腳,眼神有些怪異
”請問~~”厲旭吞吞吐吐的問
”找你朋友啊?”
”是~~是啊~”厲旭不太明白爲什麼大叔好像認識他似的
”在1365房...”對大叔來說,認人本來就是家常便飯,尤其對厲旭上次背著圭賢的印象更爲深刻
 
1365~~~和上次一樣的房號,是湊巧嗎?
還是圭賢特地挑選的?爲什麼?
挂著滿滿問號搭上電梯,厲旭盯著1365的房號,沒有立刻敲門,靜待了好一會....
心想...要是真見到圭賢我該說些什麼?
 
 
隔著一扇門的房裏,延著壁紙,吊燈,床鋪,男人的背影~~
厲旭的直覺沒有錯,圭賢真的來到這家民宿...
抽出插在牆上的鑰匙,圭賢回頭再看一眼房內所有的陳列與擺飾,似乎沒有留宿的打算,只是想帶走這面景像,將記憶一塊鎖在內心深處。
 
任自己怎麼都沒想到,會在打開門的那一刻,厲旭就站在自己眼前
”厲旭......”圭賢很驚訝,也很激動,眼角瞬間馬上泛出微微淚光,厲旭來找他?而且...還找到了他們曾經待過一晚的地方...
 
才想要對圭賢說些什麼的厲旭,還沒來得及敲門,一個身影突然出現於眼前,擡頭一看...真是圭賢!
直視的眼神沒有多一刻停留,從咀裏溜出的一聲圭賢,就這麼連同身體被眼前的人一把塞進懷裏...
圭賢垂下雙雙感受厲旭散出的體溫,不敢睜開眼,怕只是一場幻夢泡影~
 
厲旭並沒有抗拒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只知道圭賢的雙臂將自己鎖得比上次還緊,緊到呼吸都覺得困難
 
”圭賢...”厲旭擡起雙手輕輕推開這結實的胸膛,耳邊傳入細聲的呼喚,圭賢這才睜開了雙眼回過神來,才想起厲旭爲何會出現在這裏
”你怎麼會來?你怎麼知道我在這?”雙掌撐扶在厲旭的雙肩連著二聲問
”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會找到這來,只是很擔心你,怕你有事。”
”你擔心我....”圭賢笑了
”圭賢。”
 
”嗯?”拉著厲旭走進房裡,坐到床邊,圭賢眉笑眼開地兩眼直望,等著厲旭繼續說
”對不起,是我誤會你,我並不是真的想那樣看你。”
 
聽厲旭這麼說,圭賢覺得好安慰好安慰,不管之前厲旭說了哪些令他傷心的話,一切都變得不重要,他知道他沒有認錯厲旭,他相信厲旭是真心的對他...
 
”你...怎麼你好像很清醒的樣子,你不是醉了嗎?”看著圭賢的笑容,完全沒有醉意的感覺,厲旭不禁好奇著
”沒有啊。”
”可是阿倫說你趴在桌上醉倒了?”
”呵~他誤會了,我只是趴在桌上.......想你...”圭賢顯得有些難爲情,吞吞吐吐地說了一句
”想我?”厲旭感到很可笑,不疑有他的呵笑一聲說”你有毛病,我一個男人有什麼好想的。”
 
是啊,我們都是男人可不是嗎?我怎麼會去想一個男人呢?
 
”呃,想你今天有多傷我的心啊~”一句想你從自己的咀裡脫口而出,連自己都感到驚訝...在未弄清自己的感覺之前,圭賢索幸用著俏皮的語氣帶過,不讓彼此增加無謂的誤解
”我以後不會了,我保證!”
”嗯~我相信你。”厲旭的話聽著圭賢心裡又莫名的感動起來,不自覺的臉上又掛起那雙傻愣的深情眼神
”那那那~又來了,跟你說很多次了,別老是用那種眼神看著我了。”
圭賢將目光趕緊收回,自嘲地笑了笑
 
”圭賢...”
”嗯?”
”能不能告訴我,那天你爲什麼哭?”
”........”圭賢沈默下來,看著另一個方向不發一語
”你要是不想說,就不要說了~”
 
並不是介意厲旭問,只是不想提起那些令自己不開心的事,突然覺得有些疲憊,想起了那晚的不愉快,想起了媽媽,想找份溫暖倚靠著,圭賢又一頭栽進厲旭的小腹賴著...
淡看圭賢面容的變化,厲旭開始後悔不該提起
”對不起,我不該提起。”厲旭撥著圭賢的瀏海,像上次那樣的讓他倚靠在自己的雙腿上。
”我只是想知道你爲什麼不開心,想多聽些關於你的事...剛剛一路走來,才發現對你的了解真的很少很少。”
”厲旭...不要對我太好.....”圭賢閉上了雙眼,用微弱的聲量喃喃說出
”傻瓜,對你好不好嗎?”看著圭賢安祥的面容,卸下心房放鬆的模樣,厲旭心裡也安心了許多
 
感受身體散發出的體溫,沉溺在規律的氣息裡,圭賢不知不覺的睡著了,一直到了淩晨,猛然從沈睡中震醒,身體像遭受雷擊般顫抖了一下,在缺乏安全感的潛意識中,手掌不自覺的想抓著東西...
等到睜開雙眼,圭賢感應到手心的踏實,振定了許多,看了看,才知手裡握住的是厲旭的手
 
圭賢側過身子,撫著放在手裡他的手,靜靜看那熟睡中的厲旭,感覺到一股電流在心裡流竄,在體內五臟六腑不停的燃燒,心臟的跳動牽制胸口一陣一陣的喘,喉嚨漸漸的感到乾澀,口渴~
 
乾裂的雙唇爲求那一絲滋潤,圭賢在不自覺中慢慢貼近厲旭的雙唇,輕輕的碰觸了一下後...
圭賢愣住了,放大眼瞳的恍然驚醒,腦子閃過一片空白,上半身慢慢的抽回,挺起了身子,一臉不敢置信瞠目乍舌的直直看著沈睡中的人兒...
 
我....我在做什麼?這是什麼樣的感覺?
我怎麼會...我...不可以,不可以.....
圭賢在內心不停的告戒自己,埋首晃了晃頭,雙掌使命地爬抓頭發,要自己清醒些
 
許久.............
 
等到厲旭醒來時,房裡只剩自己一個...
”圭賢呢?”
看見桌上擺了一只三明治和一杯奶茶,情景和上回一樣,只不過留下的人對調了
圭賢沒有留下任何紙條,他什麼時後走的?爲什麼一個人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