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學時間...
 
正准備到校園外買盒便當帶回宿舍當晚餐吃的厲旭,走起路來都顯得有氣無力,看得出來心情還是很低落
”喂~”同學俊秀在背後大呼一聲,有意嚇唬,厲旭擺頭看了俊秀一眼,平淡的反應任誰都能看出厲旭不太對勁
”六神無主,怎麼了,這幾天你老是....”俊秀關心問著
”有嗎?不覺的。”
”別死撐了你,有什麼說出來,心裏也舒服點啊。”
”我沒事。”
”別說我不夠朋友,今晚陪你去Happy一下,唱唱歌吼一吼,什麼氣都嘛洩了,怎麼樣?”俊秀搭著厲旭的肩,說出自己發泄情緒的好方法
”這方法有效嗎?”
”有~當然有效,我都是這麼叫的啊,叫一叫,心舒坦人也精神了!”俊秀拍了個胸脯,挑了個眼,自滿地打著保證!
 
這時~耳邊傳來一聲
”厲旭!”
 
俊秀與厲旭二人隨即擺頭望著聲音來源,看見一輛跑車大辣辣的停駛在學校正門口
而圭賢.....正朝著自己大手揮揮
 
”那人不是曹圭賢嗎?怎麼你認識他嗎?”
”見過幾次。”
”哇賽~你看到那輛跑車了嗎?全球限量一千輛耶,果然是企業大老板出身的世家,連接載的私家車都這麼高檔?”
”.........”厲旭煞了腳,表情並不喜悅,甚至有點難看,尤其在俊秀這句說出之後
 
”他在等你呢,你還不快去?”
爆了爆了,沒有回應俊秀一句話,厲旭跨開腳步,大步大步的直直走到圭賢面前
 
”厲旭,吃了嗎?我們一起去吃飯?”話雖說得輕鬆,但從表情上,對厲旭為何掛滿怒氣,圭賢並不明白
”怎麼了?”圭賢輕聲問,可卻莫名的換來厲旭一陣教訓...
 
”你這是幹什麼?怕別人不知道我認識一個有錢大少爺嗎?”
”怎...麼了?”圭賢傻眼地直愣著
”有錢是你家的事,老子我根本不希罕!”
”厲旭,你....”來不及再多吭一個字,即被厲旭塞了回去
”你怎麼樣,自己不會上學嗎?不會搭車嗎?每天要人載,你好不好笑?擺輛名車在這表示什麼?身份?地位?還是所有人的愛慕眼神?拜托你離我遠一點,別老纏著我!”
 
圭賢不敢置信厲旭會說出這些話來,而自己連吭一聲的反擊都沒機會
 
”喂,你吃炸藥啦?”俊秀從身後走來,看見這一幕,忍不住上前阻止著厲旭失控的情緒
臉撇向一邊的厲旭,擺下一臉不屑逕自先行而去
”sorry...他這幾天心情不太好才會這樣,沒事,沒事!”俊秀輕輕拍了拍圭賢的手臂,說了句平息的話,隨後跟上厲旭的腳步,留下茫然失色的圭賢
 
”少爺.....少爺”麥叔下車叫著圭賢,第一聲沒有反應,麥叔再叫第二聲
”麥叔,你先回去吧。”
”那你.....”
”我沒事,放心~回去吧。”
”那好吧,記得打通電話回家,不然我不好交代。”
”知道了...”
 
麥叔放下圭賢,開了車離開
圭賢走到一旁公車站的椅子上坐了下來,思考剛才厲旭爆出的每一句話
 
厲旭心情不好?爲什麼?
是我讓你爲難了嗎?還是認識我很丟臉呢?
 
從小一直這麼被載著,從來也沒人告訴我這有什麼不一樣,更沒想過是爲了炫耀些什麼...
厲旭,難道在你眼中,你是這麼看我的嗎?
 
圭賢捫心自問地思索著,愈想愈覺得自己很無趣,這才知道厲旭根本不把他當一回事,都是自己一廂情願的以爲,以爲能和他成爲真正的朋友...
圭賢垂頭自嘲嗤笑的歎息著,抿了抿咬了咬自己的雙唇,想讓自己的身體還能有些知覺,深吸一口氣迂出,決定不再追求這根本不存在的情義....
 
 
”圭賢......”
 
前一秒才剛想放棄,下一秒卻傳來厲旭的聲音,低頭的圭賢撐起雙眼愣了愣,抬頭看著厲旭一眼,隨即垂下眼簾,沒等厲旭發言,自己先說了算
”你不用說了,以後我不會再纏著你,你可以安心了!”賭氣地把話說完,圭賢站起身子,轉身背離厲旭
”對不起....”
”是我自己甘願的,你用不著感到抱歉!”
”.........”見厲旭沒再吭聲,圭賢更是氣餒,不想再多猶豫,死心地往前踏,一步一步慢慢的離厲旭愈來愈遠
 
望著圭賢的背影,厲旭心裏想著....
(該死的,什麼時後變得這麼婆媽了,想說什麼就說啊!剛剛不是想了很多嗎?)
看著圭賢的背影,再想起剛才的失言...
(去他媽的面子,死就死吧!)
 
”圭賢,圭賢。”厲旭快步跟上,連著幾聲喊,見圭賢沒有停下的意思,厲旭伸長手臂一把抓住他
”圭賢!”
”你來幹什麼,你不是覺得很丟臉嗎?”圭賢用力甩開厲旭的手,眼神盡是無法諒解
”我不是這個意思...”
 
”是啊,你說的對,我就是在炫耀身份,炫耀地位,這樣你滿意了嗎!”圭賢話說的理直氣壯
”對不起,是我說錯話。”
”怎麼會,你說的全都是事實不是嗎?那都是出自你口中的心裡話,不是嗎!”語氣中帶有一份酸澀,鎖住的眉頭微彎的咀角有著嘲諷的意味
 
兩人目目相覰著好一會,圭賢側向一邊,喘了幾口憤氣後,咽下哽在喉間的口水,這唾液有著微微的酸味和淡淡的苦澀,如果麥叔還在這,相信自己一定二話不說馬上上車,省得自己在這惹人厭!
 
厲旭無奈的看著圭賢,不知此刻該再說些什麼才能讓他有所釋懷,同時也爲自己剛才無謂的發洩感到內疚,他自己很清楚圭賢是無辜的,他根本不是他口中說的那種人...
眼前的圭賢,所散發出來的魅力,就連自己都忍不住多看一眼,更何況是曉瑜呢~
 
”爲什麼不說話?是不是讓我說中了?”圭賢似乎還在尋求一絲的希望,希望厲旭不是真的這麼看他
”........”被圭賢這麼一問,厲旭突然感到心虛,的確,他確是真的這麼想過,但也知道圭賢並非如此,一切都只是自己忌妒心惹的禍
”OK...算我認錯你了。”撇下心灰意冷的一句話,圭賢不再回頭,直接邁出人行道攔下計程車
 
”先生去哪?”才剛回頭一問,司機大叔大眼一睜.....
(哇操,不是吧...怎麼又是這小子,挖哩勒...)
司機大叔既吃驚又無奈,這已經是圭賢第三次搭上這位司機大叔的車子了
 
”隨便晃吧...”
 
隨便晃.........又是低著頭,說話有氣無力,簡直跟上次一模一樣,要不是真實上演,還以爲這是重播畫面,怎麼現在的年輕人流行搞憂郁嗎?
既然要隨便晃,那我就晃個夠吧!至少這回我還肯定一點,你有錢付帳!
司機大叔一邊開著一邊想著,偶爾,也看了看圭賢
 
”你該不會打算這樣晃到天亮吧!”無辜的司機大叔最後還是忍不住了
”酒吧,藍色酒吧。”圭賢突然想起,和厲旭共度的那一夜
 
----------------------------------------------------------------------
 
 
推開酒巴木板制的二扇門,踏進一望~
景像依舊,從煙霧蒙蒙裏透出的五光十色,端看那人群,個個沈戀在這紙醉金迷之中,隔開的那扇門,裡外是二種不同的世界...
而這~~是不是也有和我一樣,一樣感到孤單的人?
 
披著一身疲憊,從一桌桌的酒客身邊越過,感覺自己像是拖著軀瞉行走
 
”喝什麼?”
”白蘭地...”
 
酒保迅速將調好的酒呈在眼前,圭賢兩眼無神的對著酒杯愣了愣,拿起酒杯在眼前晃了晃,飲下一小口將酒含在口中,舌頭在咀裏卷繞,像在試酒般的品嘗著~
二道濃密的眉毛往鼻梁骨揪扯著,圭賢閉上雙眼享受味蕾所感應的濃濃酸澀,等待咀裏的酸澀退卻後,接著大口飲乾,整杯酒在咀裏放肆的發酵,喉結一縮一伸將白蘭地送進了胃裏,圭賢似乎很享受這樣的飲酒方式。
 
一杯過一杯的痛飲,腦細胞配合酒精在圭賢腦裏不停的沸騰,開始不受控制的深遂眼瞳,目光變得不再清淅~~早已分不清是真實還是幻影~~
 
”厲旭.....”圭賢趴在桌上側著頭,輕輕的喊出厲旭的名字,想起了和厲旭的相遇,想起厲旭爲了救他撲倒在自己身上的那一幕,想起厲旭背著挨打的可能保護他,想起厲旭背著酒醉的自己,沒有扔下他的陪伴~~
 
這刻,他覺得很想念厲旭,可是厲旭...原來是這麼看他...
 
畫面像雲一樣在眼眸中飄送著,抓不著也摸不透,甚至在眼前慢慢的退散。
圭賢緩緩的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慢慢的吐出,不能吐得太快,因爲胸口會壓迫著,心臟會覺得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