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知道這是遲早的事,卻沒想過會來得這麼快
爲什麼父親一句商量都沒有
爲什麼母親一句交代也沒有
奶奶的轉變,範千芬的闖入
 
到底還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
媽媽~你到底在哪?你爲何不告而別?我很想你...我很想你...媽媽...
 
腳步伴隨著淩亂的思緒變得加快,圭賢很快的離開了飯店,在路邊隨便招輛計程車就搭上
垂下的眼簾,揪住的眉頭,緊閉的雙唇,和不斷喘息的呼吸聲...
 
”呃~~請問~~”司機大叔看得出眼前少年起伏的情緒,小心異異的訽問著,圭賢沒有反應,司機大叔放低頭仔細再看一眼(咦?這不是上次那位孩子嗎...)
”你...這次要去哪?”司機大叔再一次問
”先開著吧...”圭賢無力的回應一聲
”啊?”
真是...現在的年輕人都流行耍酷嗎?
 
駛過條條大街,來來回回重複了二趟路程,圭賢一句也沒吭,盡是呆坐著
看車資表一格一格的往上跳,金額不斷的攀升,司機大叔開始擔心車上這位少年到底有沒有錢付帳,吐出一口長氣,表情也愈來愈難看
 
”小子,你別耍我,到底想去哪?快說吧!”終於,大叔忍不住開口了
”聽說喝酒可以解憂愁是嗎?”
”啥?”
”隨便找個~~找個可以喝酒的地方吧。”
”隨便...”又來了,又跟上次一樣要人隨便找,司機大叔真是納悶極了
 
 
酒吧---
 
徒手推開比自己高度還高的玻璃門,裡頭五光十色下夾帶蒙蒙煙霧,分不清是乾冰發酵還是吞雲吐霧,喝酒作興的客人,桌桌都是三五成群,對自己孤家寡人一枚,圭賢顯得有些不自在,有些彆扭
 
”先生請問找人嗎?”
”啥?”
”是訪客還是?”
”一個...就我一個...”
”哦~好~這邊請~~~”
服務員指引圭賢走到吧枱前,給了他一個位子
”喝什麼?”正洗著杯子的吧枱酒保,見新客來到,隨即問上
”我想喝酒...”
”哪一種酒?”
”白蘭地。”
”白蘭地,OK~馬上就來。”
 
--------------------------------
 
晚上,厲旭准時來到PUB打工,待在更衣室裏,厲旭打開個人置物櫃,換上乾淨的白襯衫,套上黑色背心,再別個小領結,最後伸出雙掌,用十根手指簡捷的在頭發上爬了幾下,整裝完畢!
 
才剛走出更衣室,二個男人越過自己身旁,模樣顯得慌張,厲旭下意識擺了頭看了一眼,二人鬼祟的模樣,讓厲旭不禁放慢了腳步,細聽二人的對話
”看看~”
”別急~進去再說。”
 
聽見了簡短的二句對話,即沒了聲回頭再看,二人已轉進洗手間...
雖然好奇,但礙於時間上,厲旭不想擔誤工作,索幸作罷~
 
”厲旭。”
”阿倫~”
”很準時啊!”阿倫邊洗杯子邊說著
”那當然~星期六你沒我怎行呢!”厲旭提手解開兩端袖扣
”是啊是啊!那還不快滾過來幫忙洗杯子。”
”卷好袖子等你呢~”厲旭卷了卷袖子,走到阿倫旁
 
”酒我要酒...再給我一杯...再.....”吧枱前,一名身穿黑色西裝的男子趴在桌上,揮擺撐在桌子的手臂,晃了晃手中的酒杯,無力的往桌上敲了一聲
 
聞聲,厲旭轉過頭朝男子方向瞄了一眼
 
”我來吧!”阿倫甩了甩手掌上的水滴,順手拿了條乾巾擦過,擋在厲旭之前爲男子再倒上一杯酒,端至男子面前,阿倫拿起帳單彎著咀型挑了挑眉峰
 
”那人喝了很多嗎?”厲旭瞄了瞄男子一眼
”你說呢~”阿倫在帳單上再劃一橫,然後示出給厲旭看
”哇,18杯?還真能喝。”見帳單一共劃了三個正字,厲旭打亮雙眼佩服地說
”喝是能喝,不過也差不多了!”阿倫走到吧枱口,把帳單交給櫃枱總結,暫且估算消費金額
 
再看一眼...厲旭暗自思忖,對趴在桌上的男子有著莫名的感應...
不過~疑愣了一會後,想想算了,打工而以,別多管閒事了~
這麼地,厲旭自顧忙著工作,沒有再多看男子一眼。
 
不久,男子撐起身子,側著身朝廁所方向走去,攙扶的手臂在重心不穩下,一個踉蹌戈倒另一個桌子~
可這一戈誤會可大了!男子的手無意劃過女子的胸前,女子驚嚇地叫了一聲,同桌男友人瞬時使勁一把推開男子
 
 
(((呯~碰~呯~~)))
 
一陣玻璃的碎裂聲,驚動了周圍的人群,可客人在驚嚇中卻不動聲色,盡是冷眼坐等好戲
”敢碰我馬子,媽的你活得不耐煩了!”男友人連同朋友,沖著闖禍男子痛毆一頓,酒醉的男子完全毫無還擊之力,任人拳打腳踢
 
”做我們的事就好,在這種地方,這種事多著了~”阿倫看出厲旭想上前阻止的念頭,於是先行給予一聲警剔,以免招惹事端。
雖是如此,看著冷眼旁觀的人群,厲旭不免揪心,依舊不放心的留意受挨打的男子...
 
盯著...盯著...厲旭像被點了穴般,眼前的男子竟然是.....
 
圭賢!
 
(怎麼會是他...)
厲旭睜大了眼,沒有再一秒的思考,立刻擱下手邊工作沖出吧枱,上前擱阻
”別打,別打~~”厲旭擁上前一把抱著圭賢,保護早已意識不清的他
 
”走開小子,再不走我連你也照打!”
厲旭依舊護著圭賢,沒有絲毫退怯
”臭小子,你不怕挨揍嗎?”
”對不起,對不起~反正你們也打得差不多了,放過他吧!”
”厲旭,別管了。”阿倫喊著,使使眼色要厲旭快閃開
”他是我朋友,我不能不管他!”厲旭轉過身,打著雙臂擋在圭賢背前
”算了,小子,這帳算你的。”
”好,好~~我付。”厲旭二話不說,一口就答應
”走了!”把話一丟,男友人牽著女友,和身旁幾位友人一道離開了酒吧
 
 
揪看這票人離開後,厲旭這才喘了一口氣,轉身撐起圭賢到一旁牆邊靠坐
”圭賢。”厲旭輕拍臉龐,試圖喚醒他的意識。
 
圭賢咳了幾聲,攤軟地傾倒在厲旭懷裡,咀裡不時發出無聲的哀嚎,厲旭能感受到圭賢從肺腔裡湧上的一陣陣啜泣聲,僅管被圭賢使命緊緊揪抓的手臂壓出了五道瘀痕,厲旭並沒有感覺到一絲痛楚,只是靜靜的抱著他,看著他由著他去發洩~~~
 
靜了好一會,阿倫手持帳單走到面前蹲了下來”搜搜他的身上的皮夾吧。”
厲旭摸了摸圭賢的褲子,上衣,外套,找不著任何皮夾,也沒有現金......
這時才想起先前在更衣室外遇上的男子~”我想...他的皮夾....應該是被趴走了!”厲旭吞吞吐吐的說
”不是吧!那豈不成了霸王酒?”
”先侈著不行嗎?他是富家少爺,不會不付帳的。”
”那怎麼行,除非你幫他簽帳做保人~”阿倫想了一下,退而求其次,讓厲旭自己選
”好,我簽。”
 
厲旭擱下圭賢,走到櫃枱,看都不看金額,毫不猶豫的簽下名字
”對了,還有那一桌的酒錢,怎麼辦?你當真扛下來?”阿倫亮出帳單的價錢,再一次提醒”你看清楚了,是 5300塊!”
 
(天...5300塊...)厲旭嚥下一口口水,危及過後才發現自己真是多事,早知道就不管了,無端招來一筆無妄之債...
 
”要不報警吧,讓他家人來處理不就行了。”阿倫清楚知道以厲旭的能力根本付不起這筆錢
”不要!”厲旭立刻抬起頭,嶄丁截鐵強調著”不要報警,這錢我付....給我一天時間,明天我就拿錢來,相信我!”
”到底是什麼朋友,你這麼護他?”
”普通朋友而以。”
”哇靠,你不是吧,普通朋友你還幫他扛債?”
 
對呢~不就是普通朋友而以!
(我到底在幹嘛呀我...)阿倫的一句話,讓厲旭不得不反省自己今晚的衝動。
算了~反正都已經衝動了,當務之急還是先把人帶走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