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厲旭打理好儀容後,從樓梯走下來,惠姨正從廚房端了二盤炒好的麵走出來,順口呼了聲"給你炒了麵,過來吃了它再去上班吧。"
"哦~來了。"

於是,倆人便坐在櫃檯一起用餐,當然也少不了閒聊幾句
"怎麼沒穿制服?今天不用上班嗎?"
"哦~公司有負責送洗員工制服,免錢的當然就留給公司洗囉。"
"這麼好~還幫你們洗啊。"
"大公司嘛,服利上也就會好一點吧。"
"上得還習慣吧,可別給子瑜添麻煩了。"
"行啦,在這行都混那麼多年了,你還不放心啊~"



這時,一位身材高挑的男孩慌忙的從門口匆匆而來,像躲著什麼人似的對厲旭求救著
"厲旭哥,待會我姊來說我不在。"話一說完,扣囉扣囉的溜上了二樓去

"死小子又闖了什麼禍。"一句都還沒來得及回應,就看見小子直往樓梯衝,厲旭僅僅瞥一眼,依舊老神在在的坐在那椅子上,似乎對這檔事已經司空見慣了

 

不意外的,過了一會看見再熟悉不過的車子停在店門口,是子瑜姐來了~

不過厲旭也知道,子瑜姐除了來接他上班之外,還另有目的.....

"小旭,我老弟呢,他躲哪去了~"子瑜一手插著腰,擺出一副要找人算帳的模樣。
"啊?小植啊~我沒看到他來啊。"厲旭慣例裝傻的回應著
"是啊,這孩子又怎麼了?"看著子瑜目光移向自己,惠姨也跟著裝不知情的幫小植掩飾
"他啊~學人家當組頭,收受賭金,現在搞得被校方把他給休了!"
"哇!這麼猛~組頭耶!聽說可以賺很多錢哦~"聽著小植所闖的禍,從厲旭打亮的那雙眼當真佩服小植這小子還真帶種,竟然斗膽在學校非法設賭,謀取暴利。


"怎麼,你也想試試嗎?"睜亮一雙厲眼挑著眉尾,子瑜擺出大姐姿態,不客氣的發出警告
"不敢..."
"子瑜妳先別氣了,待會我要看見他來,再幫你好好教訓他。"
"TM的我今天不上班也要把人揪出來,我知道他在這,你們可別攔我~"子瑜話一擱,瞥見牆角那支掃把,順手拿過氣沖沖扣扣扣的上樓搜人。

看著小植長大的惠姨忍不下那份心疼,起身想跟上去看看時,立刻被厲旭擋了下來。
"惠姨,妳想幹嘛,繼續吃妳的麵吧,那小子不教訓他一頓不行的。"這話才剛說完沒多久,樓上隨即傳來一陣霹靂框啷的聲音,還有男孩急促的腳踏聲和哇哇叫的求饒聲。



(尼瑪的,我XXX~你是吃了什麼膽,竟敢在學校幹這種事,怎麼我讓你沒錢吃飯嗎?還是少給你了!)
(好啦,我知道了啦,你不要再打了~)
(你自己算算,不就在學校二年,你讓我被學校叫去多少次了,嫌我不夠丟臉是不是!你當學校就在家隔壁啊,還是你TM的覺得我太閒了!)子瑜咀邊罵著,手裡沒停歇的見腳就揮。
(很痛耶,不要再打了啦!)
(瑪的,不痛我打你幹嘛,怎麼,你不是很帶種嗎?)趴趴的又是二聲棒打。
(我下次不敢了啦!)
(下次,你還有下次嗎?我X)小植愈閃愈有心得,休休休的讓子瑜連著幾下揮空

(你閃,你給我閃~尼瑪的再閃試試看,讓你讀書很委屈你是吧。)


聽著小植那串嘶叫,聲聲打入心頭,惠姨還是忍不住的上樓勸阻。

不是沒見過子瑜姐打人的狠樣,就算沒在現場看見,也能想像小植痛得跳腳的畫面,厲旭沒再阻攔慈母心腸的惠姨,反正子瑜姐也打得差不多了。

惠姨上去後,果然沒一會子瑜姐就下來了,掛著一張臭到不能再臭的臉色從樓梯走下來.....


"吃完了沒,吃完了就給我滾上車!"

話說厲旭這是名副其實的掃到颱風尾~~~

沒敢多吭聲,厲旭默默的跟上車,在這火頭上最好的應對方式不是閉上那張咀,就是迎和對方的話語,找對的時機點安撫個二句。


"別說我沒提醒你,我看若雨也差不多了,你最好也查查她是不是還在學校讀書。"緩緩心口那團火之後,為烔植這一舉想起同在一所學校的若雨,子瑜順帶一提,要厲旭多留心
"若雨?不會吧~她算很安份的了。"
"呵~別忘了她和小植可是同租一間公寓,她會不知道小植做組頭嗎?"
"妳別嚇我了,要是真的,我怎麼跟惠姨交代。"


雖然咀巴還掛著輕鬆,不過在心裡厲旭可擔心了,和烔植讀同一所學校的若雨,居身在外為了讓彼此有個照應,才特地找了一間公寓供倆二個人住。
烔植在學校打混摸魚厲旭是知道的,屢次惹禍回來也是家常便飯,但是向來乖巧的若雨,該不會真的被子瑜姐說中了吧?



唯恐料事成真,厲旭愈想愈擔心~班上到一半忍不住撥了通電話給若雨
"小雨,我是哥~烔植在不在那,我手機找不著他。"
(烔植啊,他在睡覺了吧~很急嗎?你等明天再打給他看看嘛~)
"OK,那明天我再打給他吧。"

切斷電話後,很明顯若雨在說謊,天啊~~該死的烔植,竟然教我妹說謊!
厲旭咀裡咒罵著~這班上得還真憋悶,心頭那個急,真巴不得即刻把這小子抓來拷問。



忍著一團火憋到下班後,厲旭跟著子瑜姐來到她的住所,一進門就衝進烔植房裡把人從床上勒了起來~

"你這混蛋,給我起來!"
"幹什麼啦~人家還在睡覺耶~"
"睡你媽個頭,竟然教我妹幫你騙我,你說~小雨有沒有份?"
"什麼啊!"還沒完全醒的烔植,沒聽懂厲旭所為何事
"組頭啊,她有沒有跟著你做?"
"你才給她那麼點生活費,她哪有本錢做啊~"烔植說得好理所當然,這話可真是把厲旭給帶上了火。


"操!你是說我給她的錢要是夠多的話,她就會做了是嗎?"
"問題是你沒有啊~"不知死活的烔植還自覺無奈的擺了張無辜臉。
"我勒~瑪的!你爛就算了,還教壞她~你給我從實招來,小雨在學校怎麼樣,有沒有被退學?"
"我怎麼知道,你自己不會去問她哦。"
"你不說是吧~子瑜姐)))"
"喂!"趕緊地,烔植伸手摀著厲旭的咀巴,仗著他的大個頭把厲旭反壓在床上"要死了,你嫌我今天還沒被我姐打夠本啊!"


"幹什麼!"聽見厲旭這麼呼叫,走過來一探究竟的子瑜,就看見烔植做出把厲旭壓在床上的失禮舉止"你這小子眼裡沒大人了是不是,還不快把厲旭哥放開!"
"哦。"每每對著養大他的親姐姐,烔植就像隻烏龜似的,縮起四隻立刻躲到龜殼裡。
"沒大沒小......我問你,小雨還在不在學校讀書?"
"目前是有啦......"
"這話什麼意思?"
"我現在都不在學校了,我哪知道以後的事啊~"
"少了你在那裡胡搞,她自然會乖乖的。"
"算了,子瑜姐我先回去了."



隨後子瑜送厲旭出門口前,不放心的叮嚀一聲"那小子說話一點也不靠譜,我看你還是打通電話去學校問問,或者親自去一趟,看看她還有沒有住在那裡。"
"嗯,知道了。"

聽著子瑜的交代,隔天厲旭馬上就打電話到學校詢問,在確認若雨還在學校的答覆,總算暫時鬆了口氣,至於親自去一趟也只有等排休日再做打算了。

就這樣事情也暫時擱置一邊~厲旭還是繼續上他的班,也沒有向惠姨提起這檔事。



-------------------------------------



夜晚~寶藍商務酒店

站在小吧檯前,厲旭準備送酒的東西,突然的一名小姐婷婷從包廂走廊那,掩面哭泣的從他背後穿過,坐到角落拿了張椅子就坐了下來,摀著委屈的面容不斷啜泣~

"怎麼,你被 King哥轟出來了嗎?"同樣待在小吧檯這空間的強仁立即上前安撫。


對這種小姐受氣跑出包廂的事早已習以為常,厲旭本來是沒什麼反應的繼續他手邊工作,不過在聽見組長這麼一句,可真勾起了厲旭那份好奇心。小頓一下地豎起那耳根等著聽接下來的對話~

畢竟要在這家酒店長期任職的話,對客人的怪脾氣多少還是了解一下的好,省得哪天自己踩到地雷時,被轟出來也說不定。


"嗚~~本來還好好的,突然叫我滾出去,我都不知道做錯什麼了~"
"妳有沒有搭他的肩膀?"端出客人的習性,強仁試著幫婷婷找出原因
"當然沒有了,我知道他忌愇的嘛。"
"那你有沒有摟他的腰?"強仁接著猜
"沒有!"
"那---"強仁還要再說時被婷婷不耐煩的把話給打住,沒好氣的說"喂!我不是第一次坐他的檯了好不好,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啦~"
"那就怪了,難道他還有新的禁忌嗎?"
"我怎麼知道,他突然當著所有人的面前叫我滾出去,還把杯子給砸了!"雙手激動的比劃著,婷婷愈說是愈委屈。



聽到這,厲旭心想(這人真是有毛病,這不能碰那也不能碰,那還來這幹嘛唷~)

這會,剛剛前去包廂打掃碎玻璃的小海,回到小吧檯說了句~"我猜妳應該是喝到他的酒杯了。"

"什麼?我....."聽著,小姐愣了愣,搜搜腦子裡的影象,試著回想方才坐在 King哥身邊時,是不是真不小心喝錯了杯子。
"妳不用想了,你看這裡,打碎的杯子上有口紅印呢。"小海提了提本畚箕,瞄指了一下掃回來的玻璃碎片,證明他的猜測。
"那一定是了!"
"我怎麼知道,他可以說的嘛,幹嘛這麼兇啊,知不知道剛才我好丟臉哦~"
"沒辦法,King 哥是這樣的了,妳又不是沒見過他發飊的樣子。"待在公司最久的強仁看著婷婷哭得淚眼婆娑的可憐樣,莫可奈何的也只能是幾句的安慰,到底這不是第一位被 King哥這號人物轟出來的小姐了。
"我以後再也不坐他的檯了~"


"哇,妳這就受不了損失的可是你自己,要知道他每次帶來的客人可有錢了!"
"是啊,King 哥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有些禁忌而已,多注意就好了。"對少爺來說,King 哥確實沒什麼,對少爺們也很客氣,尤其是小費又給得捨得,可說是大枷來的。
"有錢了不起啊,本小姐不坐就最大~"


是爭一時的面子嗎?聽完這番話,厲旭挑高了那道眉峰,對婷婷這想法是不以為然的看待,想在這行吃得開,身段就得放低點,耍大小姐脾氣?

呵~愚昩!

厲旭小小遙遙頭嗤出一聲嘆息,感嘆這個行業冷情的一面,但也是無法去避免的甘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