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前頁


========12年後========

 

下午6點半.....
身穿白襯衫黑色西裝褲再搭上一條深藍色領袋,站在衣櫃裡的鏡子面前,厲旭對照著鏡子雙手打著掛在脖子上的領袋,右邊繞過左邊,撐壓出三角,再由裡往上拉出,筆直的穿進三角縫中,一手撐一手拉的將長至皮袋間的領帶更扎實的穩固,完成他每天必打的領帶~
解決了服裝之後,接著打理著儀容,厲旭提著雙手在髮梢上爬了爬,讓一頭微微的捲髮更加蓬鬆,最後扯著兩邊咀角拉出長長的自信笑容後,才放過那面鏡子,將衣櫃關上...

 

如此著重於儀表上,是愛漂亮呢?還是工作所需?
對厲旭來說,把自己打理得整整齊齊乾乾淨淨的,會讓自己增添愉悅的心情,尤其是穿上喜歡的衣服時,那天的心情就更加愉快了~
不過現在這身穿著,是他每天上班的制服,而一會他就要到寶藍商務酒店KTV上班。

 

每晚七點出門前,厲旭從樓上走下來時,第一個要找的身影,就是一手養大他的惠姨~
”惠姨?惠姨~”左看右看掃著雜貨店的每處角落,找不著惠姨身影,厲旭走到櫃檯處拉大喉嚨再呼了二聲
”別喊了,我在這啊。”惠姨從倉庫隔間裡搬了三個紙箱~

看見惠姨一口氣搬了三箱,厲旭趕緊地上前騰出雙手接下箱子

”別這麼緊張,只是餅乾而已。”
”怎麼不緊張,要是再像上次那樣閃到腰,我人又不在家,誰帶你看醫生去。”
”這有街坊的嘛~”
”總之妳記住了,別再搬重的東西了,不然啊~我連這雜貨店都不讓你開了。”正視著,厲旭豎起食指定住那目光,像對小孩的口語般再三叮嚀
”行啦,你怎麼老像女人一樣那麼囉嗦。”
”那可不一樣,對你當然要囉嗦了,別忘了你的肝現在可少了一半,要是再操勞的話,你想我再多做幾份工才夠本啊!”囉嗦話語不厭其煩的掛在咀邊,厲旭始終不變的是臉上溫暖的笑容。

 

十二年前,在酒家被查封後,沈惠帶著女兒若雨和厲旭來到仁川市投靠親戚,說是投靠不過只是暫住,在友人介紹下,沈蕙到了一家酒店當副理,負責調派公司所有公關經理,在手頭稍鬆後,隨即租了間小公寓,帶若雨和厲旭搬離親戚家....

為了生活,沈惠長時間熬夜上班,也在工作所需之下,長期蓄酒導致肝出現了異常硬塊。
那一年~厲旭只有十七歲,而若雨也年僅十六歲,個性硬朗的沈惠為不讓孩子們擔心選擇隱藏病情,直到厲旭無意看見了惠姨塞放在抽屜裡的檢查報告,這才知道沈惠不僅長期患有肝病,還引發了肝病變...
怎能讓無怨無悔把他養大的惠姨獨力去承受......

為此,厲旭求助惠姨在酒店一手栽培的李子瑜,希望子瑜姐能幫他籌一筆錢,安排惠姨即早動手術,切除肝臟硬塊的部份。
沈惠的手術很成功,雖然少了一半的肝,醫生交代著只要作息和飲食正常,好好保養身體,還是跟平常人沒什麼二樣。不過麻煩一點的就是要定期回醫院檢查,看看有無擴散跡相~
為了讓惠姨可以好好休養,也為了盡快還給子瑜姐為他籌借的債務,在沒有經過沈蕙的同意下,厲旭自己辦了退學,提早踏入社會找工作賺錢。

然而~空有健康的身體卻沒有學歷,再加上厲旭需要的不是一份工作,而是錢多的工作。在不違背本意違背良心的原則,厲旭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學著惠姨一樣的到深夜場所上班~


因此,在子瑜姐的介紹下,厲旭破例的以未成年的歲數,在酒店當起了服務生~

其實,這環境對厲旭來說一點也不陌生,從小不就是在特種行業的環境下成長嗎?

不過一份工作所掙回來的錢,根本不夠拿來照料惠姨和妹妹若雨在外地讀書的一切費用,
於是厲旭又找上了子瑜姐,請她幫忙求找舞廳服務生的空缺~
就這樣厲旭整整長達二年的時間,每天中午一點至晚上七點在舞廳上班,而後八點又趕至酒店上到凌晨五點,一直到把錢都還清了之後,才辭去舞廳的工作,留著酒店的一份職繼續在深夜裡打拚...

 

這是完全沒有怨言的付出,可以反哺回報惠姨的養育之恩,厲旭不僅是全心的投入在工作上,就從臉上也不曾看出他有任何的疲憊或倦怠。時常掛著笑容,溫暖的笑容,照顧著惠姨~
醫學上不也有著不科學的說法嗎?保持愉快的心情有助病情嘛!厲旭希望能藉由自己所帶出的愉悅,感染惠姨抱著樂觀的態度,好好把病給養好。


”小旭跟妳囉嗦也是為妳好嘛~”聲音從店門口傳了進來,一名身穿米色系套裝,年約32歲,面貌可人成熟韻味十足的女人走了進來
”子瑜姐,妳來啦~”
”惠姨。”和厲旭一樣的,視惠姨如親人般,在子瑜心中,當年若不是沈惠罩著她,教會她許多的眉眉角角的手段,相信自己在十八歲的年紀,絕對無法在這種複雜的環境吃得開站得住,為此~她很感激沈惠的無私以及這一路來的提拔,長年來她都不忘以感恩的心,在任何她做得到的能力內,回報她心中視為恩師的惠姨。

”每天要你來載小旭,真是麻煩你了~”
”怎麼會,我也是順路嘛,況且現在又同在一間酒店,接送也方便多了。”
”惠姨你就不要不好意思了,子瑜姐喝醉有我載她,她不知道多方便呢~”
”臭小子,說話別這麼沒大沒小的。”帶著話,惠姨很順手的朝厲旭的後腦勺推了一下
”開玩笑的嘛~”揚手摸摸後腦勺,厲旭一臉無辜的。

 

搭著順風車,總算來到了寶藍商務酒店KTV~雖然不是在鬧區,但以設在市區內的酒店,還佔地有這麼大的地坪還真是少見~

(好閃哦!)遠遠望去,厲旭忍不住再次驚嘆眼前這大型的建築體。
寶藍商務的外觀牆是3分之2的玻璃鏡面,在夜晚的月光和路燈的照亮下,銀黑色鏡面透出了晶瑩璀燦的光面~尤其是在每個角落按置的藍色路燈打亮時,閃耀出藍色光芒在壯觀的建築體下真是教人嘆為觀止!

踏進寬敝的一樓大廳,沿著兩端搭起起U字型的樓梯階,清楚能看見挑高的二樓小廳,挑高的天花板也顯得十分壯觀,尤其是那盞位在中央高高吊掛,一根一根長短不齊有如冰柱的水晶燈,真是教人不得不去多看一眼。

 

這是厲旭第二次來到這家酒店,想起昨晚來到這家高級得不能再高級的酒店面試時,那個心真是噗通噗通跳啊~

這可是城市裡最有名的一家高級酒店了呢!

若不是子瑜姐的介紹,想要擠進這家酒店佔一席職缺,根本是不可能的事,真是多虧子瑜姐的好關係。

 

第一天報到,領檯用對講機呼著一名叫鄧特助的人至櫃檯一趟...
鄧特助?姓鄧是吧!厲旭心想~~果真是大酒店啊,還有特助等級的職稱。
一會這名鄧特助來了,簡單介紹了一下之後,就帶著厲旭到A區小吧檯後備間
"這位叫強仁,那個呢叫小海,前面那二個一位叫阿童一位叫晟晟,剛剛走進去廚房的叫包子~"鄧特助提手擺指的簡單介紹了一下A區的同事,並吩咐資歷較久的組長強仁帶厲旭熟悉一下環境。

 

鄧特助離開後,強仁便領著厲旭在A區走了一圈,行走中不浪費時間的逐一介紹工作的流程,至於在人稱職位上,只有等見到人時才介紹了。
"我們A區有六個少爺,B區也有六個,C區也是六個,至於三樓的舞池大廣場,人也多一些~暫時你就待在A區,每個月都會做一次輪替,所以基本上每一區你都會碰上的。"
"哦~"

"這小吧檯是我們準備送東西的地方,我想你在這行也待了幾年了,什麼酒要搭什麼杯子,客人進來要送上什麼東西,這些應該不用我再教你了吧?"
"嗯,這些我知道的。"
"我們是採公跳制的,也就是所拿到的小費都要投在小費箱,隔天下班前大家在平分。"
"哦~"
"因為你是新來的,按規矩要扣留你一星期的小費哦,一星期後如果你還待得住的話,錢會一次還給你的。"
"哦~"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我去給你做個名牌。"
"我叫厲旭。"
"厲旭啊~你長得這麼可愛,就給叫你小旭吧~客人看見你這麼可愛啊,說不定小費就會多給一點哦!"
"是嗎?~你也很可愛啊!"
"啊,我可愛,呵~~我這張臉啊,看起來就像混黑道似的,哪可愛啊~"
"不是啊,夾在黑道裡,你就是最可愛的了。"
"哈哈~你這小子說話挺逗人開心的嘛~那,你待這摸熟一點,我這就去。"
"組長,謝謝。"
"不用這麼客套,直接叫我阿仁就行了啦~"

 

大致上介紹完畢後,接下來的一切也要看厲旭自己的適應力了。
再看看這間高級的大酒店,果然是什麼都大!不止停車場和建築體夠大夠寬敝,就連員工人數也十分龐大。
除了少爺有三十位,以及廚師跟吧檯師以及音控的人手,再加上總經理,副理,特助,十五位大班,要是再把十五位大班所帶領的小姐算進去...
哇!那真是,等到辦起尾牙晏時,搞不好就像喜宴一樣的排場了。

第一天上班,陌生環境免不了因為生疏有所緊張,為了盡量不犯錯,厲旭可把神經崩得死緊,好讓自己不要造成大家的負擔,不過在這些同事的友好相待下,無形中讓厲旭減少了許多陌生感所帶來的壓力。

 

很快的,時間來到了凌晨四點半,少爺們開始準備收尾的工作,在組長阿仁分配下,兩兩一組,小海和包子負責補上廂房抽屜裡備用的雜物(筷子,紙巾,水杯,杯墊等等),晟晟和阿童負責巡式包廂的硬體(換麥克風套,調音,歌本等等),最後就由他這個組長做最後巡房職務,為每一間廂房噴灑微量的消毒水。至於新來的厲旭呢~~則被派去清理經理小姐們專用的休息室。


推著二層的小型餐車,厲旭走進休息室,這廂門一開~裡頭真是煙霧瀰漫,不過對在這行做了五年的厲旭來說,也是見怪不怪了。
十幾位小姐待在裡頭一人手中夾著一根煙,暢聊今天所遇的客人各種新鮮事~~

老實說,厲旭還挺喜歡聽這些閒話家常,聽著小姐說著哪些客人的弱點,討論如何取悅男人的技巧,嫌棄哪些客人出手小氣,或是咒罵哪位客人的下流無恥行為~
而這些內容可以說是這種行業五花八門的精華版,比電視演的還要精彩來著。

 

"咦!你新來的?"看見厲旭走近來,離房門最近的小姐順口問了聲
"是啊。"
"哇,你好帥~"在順口的這一聲問,另一名小姐隨即打亮眼,為厲旭的外貌驚嘆
"你長得好清秀哦,小弟弟你多大啦,有沒有成年啊?"又一名小姐掃向厲旭,從腳往上掃,看著厲旭緻嫩的帥樣忍不住調侃了一下。

"呃~我~~24歲了。"
"不會吧,你24啦?那豈不是比我大,真看不出來,瞧你這張乳臭未乾的小臉..."
"喂,人家新來的,妳別把人給嚇跑了。"
"我看她八成是看人家帥,又犯花痴了~不過~~小弟弟,你的皮膚看起來好嫩的,我是女人都想找洞鑽了~"
"真的耶,仔細一看,小弟弟你五觀長得好標緻哦,你要是女人一定很漂亮了。"
"呃~咳~~~那個,我叫厲旭,還有,我不小了,別再小弟弟的叫,OK?"
"呵呵~~生氣啦?"
"好了啦,妳們不要再消遣他了~讓他快把事做完吧。"

 

厲旭當真受不了這群狼女,尤其是被小弟弟的這麼叫著,心裡真是OS到家了!
趕緊地,厲旭加快手腳清理完畢速速退開這八坪大的休息室。

"哇~不錯嘛,不到十五分鐘就能走出來了,看來今天大家都很清醒哦~"
"啊?什麼意思..."
"呵~你有所不知,每次我們進去休息室整理時,都被那些女人纏到差點走不出來呢。"
"這麼誇張?"
"是啊,有時後啊,碰上發酒瘋的,我們還要去搭救呢~呵。"
"不會吧!"

"不過她們沒什麼的,只是有時後酒喝多了,會發發勞騷,想找人安慰而已。"

 

其實吧,每一位下海幹這行的女人都有著不同的理由,有的為還清債務,有的為了養家糊口,而大部份都是因為沒有一技之長找不到好工作,但為了生計只好放下身段。
不過十幾天下來,厲旭發覺這裡的小姐,和她以往在舞廳和歌城的地方所見女人大有不同~這兒的小姐個個不只漂亮還很年輕呢,尤其是她們幾乎都不帶苦境的,大部份都是為了賺更多的錢,好讓生活更加充裕,如此而已~~

 

也許是因為從小就在這種環境長大的原故,對女人,厲旭有著麻木。
很清楚這些女人是如何使出誘惑男人的手捥,也常看見她們擄獲男人心房時,被男人寵溺的征服感。而最常看見的就是為了男人而爭峰相對了!

在厲旭眼裡,這些買醉客人都很笨,將大把大把的錢,花在一個對你根本不是真心的女人身上。但也有不少很有錢的客人花錢只是為了面子,把女人玩弄於指掌間,喜歡高興就捧紅你寵你,等到玩膩了隨時把妳丟到一邊去,改捧別的女人。

不過不管怎麼樣,最後吃虧的還是女人,但也沒得怨,哪怕是對方長得又胖又噁心,為了錢還是得笑著臉,誰教妳要選擇這條路呢~說穿了,不就是各取所需嗎~
對厲旭來說呢~來到這種場所工作就要有份認知,知道自己是什麼身份,為了什麼而生存,來來往往人去人留再多情也只是浮雲,飄過看過遇過就算了,而錢才是最實在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