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有一天,晟敏打電話來,要三人回去聚聚,一起圍爐吃火鍋~
 
回到原住所,圭賢和昌垊很自然的和弟妹們聊著彼此的近況,原本坐在圭賢身邊的厲旭,向廚房看了看,見晟敏一個人在裡頭忙著,心想...反正待在這也插不上話,加上近來天天給做晚飯,厲旭想知道圭賢喜歡吃些什麼,索幸主動的走進廚房,藉故幫忙向晟敏探探圭賢的口味
 
”大哥,你每天做飯給他們吃,要顧及每個人的口味,真不簡單。”
”是啊~尤其是那幾個小鬼,咀可挑了!”
”那圭賢呢?他挑嗎?”
”圭賢啊,最不挑食的就他了,煮什麼他就吃什麼,很好養的~”
”呵...”
”怎麼,你想做飯給他吃嗎?”雖然只是很簡短的一問,晟敏很敏銳的猜想到厲旭的心思
 
”呃...嗯,做過幾次,像你說的一樣,他好像真的不挑。”厲旭頓了頓,有些難為情的說
”那當然囉!你肯做飯給他吃,他開心都來不及了,不管你做什麼他都會吃的。”咀裡雖然這麼說,不過是身為大哥的自己,很開心也很慶幸能有個人幫他照顧這二個弟弟呢~
 
”但是我不知道他最喜歡吃什麼?”
”嗯~~我想想哦~~肉的話他最喜歡吃日式豬排,菜的話就真的不挑了,湯呢只要不是苦瓜湯就行~啊!對了,最好不要加辣椒哦。”晟敏就以自己對圭賢的了解,沒有任何想法的說出來
 
”辣椒?圭賢他.....”聽著晟敏最後的一聲交代,厲旭瞬間頓了那雙眼,腦子很快的憶著圭賢吃他所做的晚餐時,所流露出的面容
”他對辣真的不行,有時我只是炒了一點辣而以,他就不吃了...”
 
恍然的,從晟敏口中這才知道......圭賢原來是不吃辣的?
可為什麼他明明炒得那麼辣,圭賢還是吃得很開心呢?
是怕他不高興所以才偽裝自己勉強的吃了它嗎?
厲旭默默地回想,兩眼也跟著呆滯不動...
 
”怎麼了?”
”嗯?哦~~沒,我.....我在想怎麼做日式豬排。”
”日式豬排啊,很簡單的,待會我教你,很容易做的哦~”
”真的?那先謝了。”
”還跟我客氣,他們倆有你照顧,我也放心多了。”
 
照顧圭賢?
呵~厲旭心裡真是酸,嘲笑自己就連煮頓飯,都要圭賢來配合他?
到底是誰在照顧誰呢....
 
回家的路上,昌垊咀巴還是呱呱呱的一直和圭賢閒聊,聊著大哥開的火鍋店,聊著弟妹們各自的新生活,也談著網吧的鎖碎事務...
坐在副駕駛座的厲旭,隨著昌垊帶出的話題,發覺自己似乎沒能插上任何一句話...
厲旭愈聽心裡愈難受,總覺得自己好像一個外人,一個對圭賢一無所知的枕邊人
 
”厲旭。”雖然咀邊一直和昌垊在說話,圭賢並沒有忽略身邊的他,看著厲旭一直向那窗外望,圭賢能感覺到厲旭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嗯?”
”怎麼不說話?”
”我在聽你們說話...”
”是不是哪邊不舒服?剛吃飯時,我看你吃了好少。”
”沒有,我沒有不舒服。”
”真的?如果有的話一定要跟我說,不然我會擔心的。”
”嗯。”以前聽著厲旭會覺得很甜蜜很窩心,但在這時後這心思,厲旭心裡有無法解釋的矛盾
 
夜晚,躺在床上時,厲旭腦子不斷的盤旋過去幾天,圭賢吃飯的樣子~
想讓圭賢享受家常菜的心意,卻沒想到反而給圭賢帶來困擾...
 
”旭,想什麼?”
停頓了一會兒,厲旭轉過身看著圭賢,看進那雙深遂眼瞳,妨彿在尋找眼裡的真實
"嗯?"
"圭賢,和我在一起...你開心嗎?"
"呵~~你怎麼會問這種傻問題呢?"圭賢小頓了一下下,差異的呵了一聲,納悶著厲旭為什麼會有此一問
"我想聽真的,我~~我不要是拿來哄我的話。"
 
"旭,可以和你在一起,是我這輩子最開心最幸福的時光,我很希望一輩子都能有你在身邊。"掛上堅定的眼神,圭賢語重心長的表露這話語
"真的?"
"你聽好,以後不許你再這麼問,知道嗎!那會讓我覺得自己很沒用,讓你沒了安全感。"
"圭賢......"欣慰又感動,厲旭一頭埋進圭賢的懷裡,牢牢的貼在那胸口,感受這溫暖的氣息
"是不是我愛給的不夠多呢?"深情的~圭賢輕輕托起埋縮在胸口處的小臉,寵溺的看著,帶上那溫暖一笑,給了厲旭一個踏實的吻唇,牢靠的將他擁在懷裡,用這深吻流入絲絲情意,寵著,愛著~~~
 
 
-----------------------------
 
 
隔天傍晚........
 
沒有選擇把話說出來,就想給圭賢一個驚喜,做一頓沒有辣的豐監晚餐,好讓圭賢吃得開心也吃得輕鬆~
厲旭買好了食材回到家裡,帶著愉快的心情,為晚餐開始著手料理~
取出一塊塊豬肉片,翻翻腦子憶著昨天晟敏教他的烹煮程序,準備做一道圭賢最喜歡吃的日式豬排,
過程,在購物袋裡找不著麵包粉,想著會不會是漏在商場那了呢?
厲旭不拖拉的,解下圍裙,順手擱在餐桌椅上,提了鑰匙就出門
 
踏出屋子外,這門才關上時,忽聽見從電梯裡傳出來的聲音,是圭賢跟昌垊在說話?
厲旭沒有想很多,單純只想嚇嚇圭賢,於是就趕緊的退到一邊逃生樓梯口那躲起來~
可沒想到從電梯裡走出來的倆人,接下來所帶出的對話竟然會是........
 
"其實也不用天天回來吃這頓嘛,你就跟他說店裡有事要做不就行了~?"
"那怎麼行,這不就在叫我說謊嘛。"
"好笑了,你明明不想吃還硬吃,那就不算騙嗎?"
"那怎麼一樣,怎麼說都是厲旭一份心意,再難吃也要把它吞了。"
"你還真偉大啊~~不過我也不差,好歹我可是幫你找機會,讓你到我房間那洗洗胃呢~要不然啊,你這肚子一天不知道跑多少趟厠所了!"
 
"喂,這話你別再說了,讓厲旭聽見多難受。"
"放心吧,哪件事我漏過咀的,前幾天那個女店員送你一大盒巧克力,我可是一個字都沒提哦~嘿嘿!"
"還說!"
"OKOK,快開門吧~~"
 
閒聊的話語,在進屋後馬上封了口,躲在樓梯處聽進這一切,剎時...厲旭覺得自己像瘟神似的,要讓人躲著他,避著話語,藏著真實~~
 
原來圭賢吃完都跑去昌垊房間厠所,挖著喉管把東西逼出胃......
怎能這樣,那是他辛苦做的呢,就算不好吃可以說的,還有女店員送圭賢巧克力?
那就是喜歡圭賢是嗎?那豈不是每天都跟圭賢一起在網咖朝朝暮楚了?
 
想到這些,厲旭心裡又氣又傷心,這算什麼愛,這愛一點都不誠實不坦白!
厲旭又一次的跑到小吧喝酒發洩這情緒,這次不再是慢慢的喝,而是放肆的狂飲,和著傷心的眼淚,伴這酒一杯又一杯...
 
"阿孝,能不能出來陪我喝酒。"
(嗯?你在哭嗎?你又怎麼了?)
"你別問那麼多,不能來就算了。"
(OK,你在哪~~你著量點,別一直喝,我一會就到。)
 
 
-------------------------------
 
 
另一頭回到家裡的圭賢,看見椅子上垂掛的圍裙,家裡的燈打亮著,厲旭應該在家的吧?
"厲旭?"
走到廚房,沒人?再走進臥室瞧瞧,也不在?出去了嗎?
圭賢沒有想很多,先是進到臥房換了件輕便的衣服後,走到客廳歇著
 
"怎麼,厲旭不在嗎?"一樣換了件乾淨衣服從房間走出來的昌垊,瞥看了一下空無一人的廚房,順口問上
"是啊,可能出去買什麼吧。"
 
過了許久...
大概有半小時了吧~厲旭還沒回來?
圭賢看了看牆上的掛鐘,不安份的原素開始在心裡漫延,索幸拿起電話撥了一通~
響了很久沒有人接聽,圭賢不例外的再重複打一次,還是沒人接聽?
 
昌垊見圭賢揪鎖那道眉,想了一下提議著
"要不打去賣場,也許厲旭是有什麼急事趕回公司去也說不定呢?"
 
聽從這建議,圭賢打至賣場,可賣場的會計說厲旭稍早前就先回去了...
"看你這表情,人不在賣場?"
"嗯。"
"別擔心,那麼大人了,忙完事就會回來了,厲旭可是男人,難不成你還怕他被拐了啊!"
"我怕他又像上次一樣,心情不好跑去喝酒了。"
"不會吧,你看他還準備了食材呢,都打算做晚餐了是不是?別想太多了~"
 
哪能教自己不多想,靜待一會之後,圭賢根本耐不住,打開持握手機的掌心,再撥打一次~
這一撥,電話竟是直接轉入語音信箱?!
圭賢直覺上的念頭是厲旭把手機給關了?
厲旭是怎麼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腦子不斷的補捉厲旭不對勁的地方,想起昨晚突然問起的話語
 
(圭賢,和我在一起你開心嗎?)
 
有所謂事出必有因,可到底是什麼原因呢?
呵~~圭賢無奈的遙晃那顆頭,真是無法探出端倪,一切都好好的不是嗎?哪來的原因呢?
 
好吧,雖然真心不想打這通,忍不下那擔憂,圭賢還是姑且讓自己撇開面子問題,打出這通電話,打給自己視為情敵的人........阿孝
 
電話另一頭,拿著手機看著來電號碼,這號碼並不陌生,阿孝沒多想的按下接聽鍵"喂?"
(那個~~我是圭賢。)
"那個,怎麼你撥給誰不知道嗎?"
(厲旭在不在你那裡?)圭賢還是很難開口叫出一聲阿孝呢~雖然救過自己,但怎麼說也是喜歡厲旭,還揍了他三頓的人來著
"如果我說不在,你會不會乖乖把電話掛上。"
(那就是在是嗎?你叫他聽~)
"他在跟我遙頭,你說我該不該逼他聽呢?"阿孝看了身旁的厲旭一眼,厲旭正遙著頭,給他一個否定的答案
(那你告訴我你在哪裡,我現在就過去~)
"你這人真是,都---"身旁從阿孝手中搶過這手機,厲旭固執的切斷這通話,厲旭的脾氣,阿孝不是不知道,沒想多勸些什麼話
 
電話突然切斷了,很明顯是厲旭的意思,這讓圭賢更不解了,究竟自己是做錯了什麼事,厲旭竟然在生他的氣?
抓了外套圭賢不遲疑的拿了鑰匙就出門,打算到小吧去看看人是不是在哪~~
到了小吧,詢問之後,得知厲旭和阿孝剛離開不久.....
 
這是.....這是為了躲開自己嗎?
無端矇上這不白之冤,圭賢真是納悶極了,不管發生什麼事,就算真錯了也好歹有個解釋不是嗎?
 
沈默著,圭賢猶豫了一會,決定直接到賭場找阿孝,不過到了賭場,小弟告知老大不在裡頭...
知道規規矩矩的問,是問不出來了,那麼就只好不客氣了~
就算失禮圭賢也不管了,這刻他只想見見厲旭,不相信厲旭真的不理他!
於是圭賢突然的伸手扣住小弟的右手,以老套的擒拿手拐過手捥將人轉了半圈,壓制在牆上,左手搶過小弟的手機
"對不起,我只想知道厲旭在哪,待會就問你老大現在人在哪裡。"圭賢直接說出目的,小弟多少也知道這個把自己揪住的是什麼人,無關黑道糾紛,索幸就順著圭賢的意思,問出了阿孝所在位~~
 
照小弟說的地方,圭賢將車開到一家鋼琴酒吧,走進店裡放眼掃過去,找不著那熟悉身影,圭賢要領檯人員廣撥一名叫阿孝的外頭有訪客,廣撥聲一播放,眼亮的,圭賢馬上就看見在某處看見阿孝傾了半顆頭向櫃檯看了看。
"我看見我朋友了~謝了。"不等領檯安排,圭賢逕自去找人
 
服務生不疑有他,沒有阻止圭賢,當然阿孝也看見圭賢了~~~
坐位是半裸露的隔板,才讓圭賢無法第一眼掃到身影,在漸漸走近後,圭賢看見厲旭就真坐那,而對面是阿孝,桌上擺了一瓶紅酒...
"厲旭。"
在人還沒走過來,阿孝已經告訴他圭賢來了,在聽到這一聲呼名,厲旭一點也不意外,側頭看向那窗外,說是生氣不想見圭賢嗎?
也可以是的,不管心裡是什麼樣的想法,在這當下厲旭真的不想面對圭賢,或是要自己去說些什麼...
 
"你很行哦,三兩下就把我小弟搞定了!不是跟你說他現在還不想見你嗎,你竟然還找到這來~"
"跟我回去。"無視阿孝說的話語,也不管厲旭肯不肯,圭賢直接框住厲旭的手臂撐拉著,把人拉起來。
"你幹什麼!"厲旭掙著手力,想把圭賢粗魯的手甩開
早算準厲旭會是這樣的反應,圭賢這手框得死緊,臉上還掛有微微的怒氣,所呈出的眼神都在告訴厲旭,他很堅持,堅持要帶他走!
 
阿孝沒阻止,怎麼說都是倆人之間的事,也知道圭賢是緊張厲旭才會霸道的把人帶走~
就這樣,一路拉著人,拉到車子停放的地方,圭賢打開車門,把厲旭推上車
背著五分醉意,厲旭跟本抵不了圭賢的力氣,也沒打算再抵抗
 
不想在駕駛的路上質問原因所在,圭賢是一句也沒說,而厲旭也沒吭聲,一直看著窗外,直到車子駛回到住家樓下的停車場,厲旭直拉車門自己先下了車,圭賢也很快的把車鎖上跟在後頭
 
走進屋子,兩人可以說各自是帶著火氣,待坐在客廳等著圭賢回來的昌垊,看進倆人不悅的面色,一前一後走進臥房,心想~看來事情還真不小!
 
跟在身後,圭賢搶一步擋下厲旭把門關上的動作,在僅有的門縫中把一路憋回來的話給說了
"厲旭,到底我哪錯了,你可以跟我說的,為什麼要這樣呢?"其實一回到家,圭賢並沒有什麼火氣,只是想知道到底是為了什麼?
 
背身貼靠在門板上,固執嗎?厲旭什麼也不想解釋,也不想讓圭賢進來
"讓我進去好嗎?我要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你可跟我說的。"聽不見厲旭吭一句,圭賢再一聲問
"我現在不想看見你。"
"旭,別這樣對我,我不好受"撐著門邊感覺到厲旭鬆下了使在門板上的重心,圭賢趕緊加了點力把門推進
 
門開了,在厲旭還沒能來及徹離那扇門之前,圭賢一個身擋在面前,敏捷的伸出那雙手架在厲旭兩肩上
"厲旭,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你騙我!你對我好都是偽裝出來的!不帶這樣的~"
"你怎麼會這麼想,是不是有什麼讓你誤會了?"
"我沒誤會!我做的菜不合你胃口你可以告訴我,幹什麼要吃得這麼勉強~那是我辛辛苦苦做的呀,你可以不吃,為什麼要去把它吐出來?"
 
"我......."
"這叫遷就我嗎?昌垊都比我還懂你,還了解你~我算什麼!我什麼都不知道,你不喜歡什麼,你習慣什麼,你忌愇什麼我全都不知道!"
"厲旭,我不是---"
"我每天都跟你睡在一起,可是我什麼都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心裡有多難受...你讓我覺得自己像外人,像小丑一樣,被你們矇在鼓裡!"
"怎麼會,你怎麼會是外人,我更不會---"
 
"別說你不會!女店員喜歡你,你還可以待在店裡對著她,你根本沒變!你還是和以前一樣,你老是騙我,我不想看見你,你走啊~"生氣地推著圭賢的胸膛,厲旭真是愈說愈激動,也愈來愈離題了,甚至把未證實的當事實來發洩這情緒
 
"厲旭,你冷靜點好嗎?"看著厲旭這情緒,圭賢好心疼的把人摟進懷裡,雙手盡是不捨的揉撫因啜泣而打顫的身子"難道我對你怎麼樣還不夠清楚嗎?"
"我不知道,我覺得我一點都不了解你。"
"厲旭...我不知道要怎麼來說,你這樣我的心很疼你知道嗎?"
"你就只會心疼有什麼用,可我什麼都不明白,每件事都還要昌垊提醒我才知道,我是你的枕邊人啊!"說著,厲旭情緒又激動了起來,跩著兩手退開圭賢身前~"你老是這裡哄我那裡瞞我,我像傻子似的,你把我當什麼了,你是怎麼看我的嗎,我是這麼經不起嗎?我討厭這種感覺,我恨透了!"
 
慌看厲旭爆出的感受,圭賢除了重複的說出對不起之外,真不知還能怎麼去哄他,就像厲旭自己說的,對他的好都是裝出來的,就算現在再說什麼,相信厲旭也聽不進去了...
僅管是這樣的,不管厲旭怎麼推開他,或是再說出什麼什麼不好聽的話出來,圭賢一拉再抱的,把厲旭再三摟進懷裡~也由厲旭把所有的情緒發洩在他身上,直到身前的人兒漸漸的安靜下來。
 
撫著肩膀,圭賢輕柔的將人撐離胸前,傾低頭挑看身前還揪著兩道眉間的厲旭,慢慢地湊進那委屈的小咀溫柔的親點,圭賢沒改變的用這吻來確認厲旭的心是冷還是熱...
厲旭沒有把臉側向一邊,也沒避開貼上的柔軟,在圭賢親點的吻唇下,更加委屈的垂低了那張小臉
 
"知道嗎?你不說我都不會知道,這樣說出來不是挺好的嗎?"
"不說的人是你,不是我!"依舊倔將著,厲旭又一句不滿
"好,是我~那以後我都說出來讓你知道,這樣可以嗎?"
"傻瓜才相信你的話。"
"是啊,就你這小傻瓜了才會相信我..."
"我現在不相信你了!"
"來不及了~你一定要信我。"
"我為什麼一定信你?"
"因為你已經愛上我了,你逃不了的~"
"誰說我逃不了,是你硬把我拉回來的,"
 
"是啊!所以我說你逃不了~"語畢,圭賢隨即覆上雙唇把那頑強的小咀封了口,不理會厲旭掙扎,野蠻的用手托住那小臉,鑽入唇縫深吸輕吮,慢慢融化厲旭冷冷的心房~
 
吻了一會,小舌有了些反應,在不自覺的張合中,圭賢調皮的把頭微微往後傾,瞬間鬆開吻得正牢靠的唇口,小咀突然的被放逐,厲旭反應不及張著還停留在這深吻中的唇,撩起了眼簾還帶有一絲喚散的眼眸,看見圭賢腐笑的面容,厲旭這才發現自己上當了
 
"我說你逃不了的!"隱隱流露的腐笑,圭賢不是得澀,是滿足
"你....."
"我愛你,旭~比你愛我還要多更多,我也一樣逃不了..."圭賢繞了一大篇的話語,就等著這一句,讓厲旭明白,彼此都深愛著對方,就算是誤會還是爭執,也是因為太在乎對方,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應該死撐著面子去逃避...
 
雖然厲旭完完全全誤會了圭賢的本意,不過對圭賢來說,也是因為厲旭在乎他才會有了這些埋怨,就算是個啞巴虧又何妨?
在自己最愛的人面前,吃點虧沒了面子也沒什麼大不了,由著讓他發發脾氣,洩洩火也不是什麼委屈~~
像這樣,讓讓他,逗逗他,厲旭的笑容又回來了,再大的問題在笑容底下,也都會變小了,回頭再想想時,這問題似乎也不再是問題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