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你這麼喜歡圭賢,我就說點床上事讓你過過癮好了!"
"什麼,你跟圭賢?"
"怎麼樣,想不想聽聽兩個男人是怎麼做愛的?"
"你!"傻眼,江女真是吃愣的連話都說不出來

"圭賢的床上功夫真是不錯,每次都很溫柔的親我摸遍我的身體,親著我最敏感的地方,硬蹦蹦的插入我的身體裡,每一次都弄得我好舒服,尤其是~我最喜歡叫他把那根停在我身體裡,抱著我整晚睡到天亮了。"
"住咀!你好噁心啊,你這個變態同性戀。"
"你不是很喜歡他嗎?要是你也想要圭賢的話,那就等我玩膩了再讓給你好了~"
"夠了,你這個變態!瘋子,留著你自己慢慢玩吧!"

 

終於,厲旭把江玉雪嚇退了,也打毀了她的美好的幻想,徹底的帶著令她作噁的話語,羞愧的逃離這個她視為變態瘋子的男人~

 

這時從樓梯的逃生口,不知何時就躲在裡頭的幾個人,個個掛著驚愣乍舌的面容,個個流露那自責與心疼的看著厲旭正在顫抖的背影...
死撐著頑強的意志,虛偽的演出違背自己心意的陰險狡滑,直到看見江玉雪死心的離開,厲旭這才卸下了真面目,捱不過這內心轉折,抑不住脆弱惹來的陣陣酸楚,厲旭站地暗自不停的啜泣著...

 

好一個變態,瘋子!耳邊迴燙著江玉雪的辱罵聲,僅管是自己故意端出的戲碼所招來的話語,對厲旭來說還是不敵自尊心作祟的難受著!更沒想到自己會和晟敏一樣的,也把圭賢拿來當籌碼~拿來對付江玉雪。

"厲旭....."身後突然的傳來一聲熟悉的聲音,厲旭下意識回眸一望~
(昌垊?)眼前所站的人影,不只是昌垊,晟敏,琰,垊豪,瑾兒全都到齊了,他們何時來的?看見了什麼?而又聽到了多少?

臉上寫滿複雜的情緒,厲旭好亂~好亂~瞠著帶水的眼眸,哽著鼻酸,在這刻真的很需要有一個能倚靠的肩膀
昌垊走上前騰出手臂送上這倚靠的肩膀,輕輕的拍著肩背安撫當下這情緒,他知道厲旭心裡的難受"對不起,委屈你了。"

 

短暫的慰藉後,厲旭把頭縮回退個步身,抹去臉龐上的淚水,吞吐胸口鬱結的氣息,抿了抿咀,扯出堅強的問著"你們,怎麼來了。"
"大哥不放心,要我們都來幫忙~圭賢呢?"
"在裡面,你們先進去,我還~~我還需要一點時間~"
"我陪你去走走吧。“
"不用,沒事...我一會就好了。"沒等昌垊再吭聲,厲旭即刻踏出了腳步,向著樓梯口走去。

 

望著厲旭離開的身影,大家的臉上都有著佩服,佩服厲旭的勇氣,也很感謝為他們扛下了這個麻煩。

嘆出長長氣息,昌垊轉個身,左牽右搭的,勾著大家動動身,前往病房看看圭賢的情況。

又一個沒想到的驚嚇,拐過轉角就見圭賢一手壓著另一手,左顧右盼尋尋覓的模樣

"圭賢!你怎麼出來了?"晟敏趕緊快步走向前,撐抓圭賢的手臂就問"你的點滴針呢?"
"大哥,你有沒有看見厲旭?"
"先回去再說~"
"不,我要找厲旭,你幫幫我~看不見人我不放心。"

"圭賢,厲旭沒事的,他去買東西,一會就回來了。"看著圭賢沒打算放棄的樣子,昌垊擺出淡定,把話說得很順口,好讓圭賢安下心
"真的?"
"是啊,我也看見他了,人好好的沒哭沒鬧,你不用擔心啦,沒事的。你也真是的,怎麼自己拔了針頭,待會還要再扎一次多麻煩啊。"勾著手臂,瑾兒半牽拉的引著圭賢走回病房去

 

隔著瑾兒,圭賢盯看昌垊的面容神色,再看回右邊晟敏的眼神,向來擅於心術抓心理的圭賢,豈能瞞得過?

衝動的,圭賢甩下瑾兒撐扶的雙手,跨身揪住昌垊直問著"別騙我了,厲旭一點都不好,告訴我他人在哪裡!"
"真的,厲旭沒事。"
"怎麼可能沒事,他一定很傷心,你說啊!"圭賢不是真心要對著昌垊大聲吼,可心裡完全壓不住那情緒,此刻他只想看見厲旭安然無恙的樣子

"圭賢你冷靜點~"
"你不說是不是,我自己去找~"
"不行啊,圭賢哥~"
"圭賢,你不要這麼激動,你這樣傷口很容易再出血的!"按抓著左右兩肩,晟敏連忙將人定住身的不讓圭賢再掙扎下去

 

”咦,你不是203號房的病人嗎?你怎麼跑出來了?”在巡房的護士撞見下,圭賢被強制的趕回了病房

"你真是太離譜了,怎麼自己把針頭拔了呢,還偷偷跑出去,要是扯破了傷口怎麼辦?是不是還想再挨一次刀。",護士推著護理車重新再為圭賢換上新的針頭,咀裡不忘碎碎嘮叼的唸著。
一切弄妥檢查完畢後,護士推著護理車離開了病房,原本安靜的空間裡,在護士把門帶上的那一刻,開始有了聲音~

 

”圭賢,你知不知道剛剛那樣好危險,你的病才剛好轉,要是再出了什麼狀況,你是要厲旭再擔心你一次嗎?”嚴肅的,晟敏以大哥的姿態說著圭賢的衝動
”放心吧,厲旭只是出去透口氣,他會回來的。”肯定的強調著,昌垊知道圭賢最怕的是什麼
”難道要我在這坐著,放他一個人難受嗎?”不只是害怕失去,圭賢更心疼厲旭的感受,無法教自己坐等一切卻什麼也做不了


”發生這種事,他總需要一點空間冷靜一下是不是?”晟敏沉重的說出厲旭當下的心境,而這句也讓圭賢無法再堅持些什麼,事實上,厲旭真的需要一些時間和空間來理理凌亂的思緒

”為什麼~你們會來?不是已經決定了嗎?”
”我們是來幫你的。”瑾兒等不及的把大家的心意給先說了
”賢哥,是大哥叫我們來的,他不想你辜負金厲旭。”垊豪把晟敏真實想法毫不掩飾的說出
”大哥你.....”

”其實厲旭交代我不能告訴你,他怕你太自責,不過我覺得應該要讓你知道,這樣對他比較公平一點...”正視著,晟敏吐出一口長長的氣息,落實心中一再掙扎的抉擇
”什麼意思?”
”其實早上你和昌垊說的話,他都聽見了。”
”原本他說要回公司是騙我們的,其實他是想知道發生什麼事。”
”他很了解你,在你還沒說出決定時,他就已經知道你會怎麼選。”
”厲旭.....”
”他沒有怪你,也決定順著你的意思做,我沒辦法勸他~”

 

晟敏一五一十的說出真相,雖然知道這會讓圭賢自責不已,可是不說出來對厲旭始終有著虧欠,到底真的利用他來趕走江玉雪~
相信圭賢知道一切,不用彼此藏著秘密,在往後也可以更坦白的面對厲旭。

 

”圭賢你這樣厲旭會發現的,我把事實告訴你,不是要你自責,是要讓你更清楚要怎麼做,我想他還是需要你的安撫,了解他的心思。”看著圭賢紅了雙眼,自疚愧對的模樣,豈會少了心疼~語重心長的晟敏解釋著這初衷,但願希望圭賢可以冷靜客觀的去面對這真相

”真想不到他不只愛你,還對你這麼有情有義,圭賢哥你真是太幸福了!”雙手握在胸前,瑾兒亮著膜拜的傾慕眼神,讚嘆厲旭對圭賢這愛的表現
”難得有情人~”一直沈默的琰,也忍不住表出對厲旭的讚賞

 

”不過厲旭還真是夠振定的,那個女人一說出勒索的事,厲旭不但沒被唬住,還能反咬她一口,真是太帥了!”
”說起這個真是打破我的眼鏡,那個氣勢完全壓倒性的唬住她,我看那個江玉雪糗到爆的臭臉,真是大快人心啊~”
”尤其是那句~騙你三百萬算什麼,我可是被騙了五百萬!”
”對啊對啊!還有啊,沒想到他還會用大哥那招---”

”瑾兒!”昌垊和瑾兒二人愈說愈起勁,忘形的說出這不該透露的部份,晟敏趕緊地叫呼一聲,阻止瑾兒再說下去。

 

這話早已聽進耳邊,圭賢驚愣的看向瑾兒一眼,在思忖之中慢慢縮回那傻眼的目光,想著厲旭可能說出的話語,不禁心口又惹上一陣狡痛

隨著圭賢的情緒,散出了凝結的氛圍,頓時悄然無聲~
彼此都僵著臉,不知該接下任何話語
這時房門被打開了~所有人都擺頭向著房門望去...

 

厲旭回來了,一進門看見大家都僵著一張沉重的面容。
晃著灼灼眼朣,感受病房裡飄送這滿滿凝重的氛圍,都在為他擔心嗎?
抿抿咀拉拉唇角,用鼻腔大力迂出胸口那鬱悶的氣結,厲旭盡量的擺出情緒不受挫的安然神色往裡走進。


走了幾步,看著圭賢兩眼直直的望著他,那雙深遂的眼朣,流露的每個眼神都在告訴他,圭賢在心疼,自責,擔憂~
厲旭停了腳,沒有再走到圭賢身邊,片刻四目相望,厲旭擺下了目光,他不想看見圭賢這樣的眼神。

 

"厲旭你回來可好了,剛剛啊圭賢看不見你,自己拔了針頭跑出去找你耶~"眼看著氣氛愈來愈冰冷,昌垊趕緊地溜出話語,端出圭賢的牽掛暖暖厲旭的心房
有力的話語讓厲旭一聽就把頭抬的轉了面容,揪心的看著圭賢~

"既然你來了,那圭賢交給你看著,我們先回去了~"昌垊在肩上搭撫了一下後又說"剛才說的是真的,他真的到處找你。"再一聲確認,希望可以幫助厲旭儘快的釋懷不好的畫面,好好感受圭賢對他的心思。

 

在把話說完等著厲旭給一個讓人放心的表情後,大家就識相的一起離開了,留給倆人獨處的空間。
房間裡,人全都走了,可厲旭仍然還站在原地,目光也不在圭賢身上,在這刻這心情厲旭根本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厲旭。"揪心的看著厲旭站著不動,不想再呆在原處等候,圭賢大手一擺拉開棉被,挪身跨腳的下了床。
耳邊聽見點滴吊架牽拉的聲音,厲旭頓刻拉回目光看見圭賢逕自下床,向著自己跨出腳步,完全忘了手臂上還扎著點滴針


"圭賢!"厲旭慌了兩眼連忙上前攔著圭賢再往前

"旭~"終於又再感受厲旭近在身邊的踏實,圭賢心安看著眼前人,一愣一愣的伸出沒有自信的雙手,輕輕擱放在厲旭的腰背上。
架著盈盈淚框,厲旭又是隱忍著眼淚.....圭賢不再遲疑的把人摟進懷裡,極至心疼的緊緊抱著"厲旭,我......我是不是又讓你哭了。"

 

聽著,厲旭不再強忍的垂下眼簾,貼在圭賢的胸前哽著啜泣聲。
在把江玉雪趕走的那一刻,這是厲旭最想倚靠的胸膛,圭賢的擁抱是這麼的溫暖,每一次都讓厲旭毫無顧忌的敗露最脆弱的一面。
"我真沒用,一次又一次......我不配!我不配擁有你....."
無聲的遙遙頭,厲旭一句也說不出口,埋在懷裡只管流著眼淚,沒辦法~他就是愛上了,為了守住這個愛再多苦楚都不要緊,因為他知道圭賢也一樣的愛他。

 

"圭賢...."厲旭伸出了小手輕觸著臉夾上的淚珠(圭賢在流淚?)
驚訝著~厲旭緩緩撐離身子抬頭看著,雙手撫著落下兩行淚的臉龐"圭賢..."
厲旭心疼地頻遙頭,圭賢的眼淚一樣的令他感到心痛~

輕擦著圭賢的臉夾,厲旭收回淚感吞吐著哽咽的氣息,不讓自己的情緒再打下圭賢一滴眼淚~


"圭賢,你不吻我嗎?"溫柔而靦腆的淡淡笑容,用著柔情的聲語,提醒圭賢小咀在等著他來愛。
怎麼會不吻,這是圭賢最愛的味道,懷滿自責心的圭賢,在厲旭的允許下,才有了勇氣讓自己繼續擁有這片柔軟的雙唇。

這是圭賢不敢貪求的諒解,卻沒想到厲旭不但遷就他的決定,包容了他的自私,還為他保留了尊嚴,吞下所有的委屈~~~

 

是夫夫何求嗎?對圭賢來說,就算用盡一輩子的時間,都無法滿足他對厲旭的愛。
從這刻開始,圭賢在心底對著自己發誓,不再讓厲旭受到任何委屈,任何傷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