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圭賢!圭賢,起來~”昌垊撥了撥肩臂,試著將人喚醒

”嗯?”挑拉惺忪的眼簾,眼瞳映入昌垊那張臉.....”昌垊,你?”兩眼眨了眨,圭賢讓自己更清醒些
”醒了沒!”昌垊心急地趕緊拿起遙控器見鈕就按,把頭部床身上升到45度,趕著圭賢起床來聽他說話


”幹什麼,厲旭呢?”再揉一眼,順帶向房裡四周掃了一遍,卻不見厲旭
”他有事回公司去了,你也別睡了,有事要跟你說。”
”說吧。”昌垊突然來,又急著拉醒自己,不用明說圭賢也知道所為何事,扭了扭脖子,吞吐無力的氣息,從那不帶精神的面容上,不難看出圭賢帶著心事徹夜輾轉難眠。

 

昌垊將昨晚大家討論的過程和晟敏最後的決定,一五一十的向圭賢重述了一變,
始終擺著愁容,揪鎖的眉頭在昌垊的轉述下愈鎖愈深,吞著咀裡的唾液,一口一口的壓著心頭更加沉重...

”敏哥希望讓你自己決定。”趁著厲旭不在場,昌垊不拖拉的把事情一字不露清清楚楚轉達了大家的意思,當然這過程看著圭賢流露那為難的面容,就算無奈也只能忍著把話說完。

 

至於厲旭~~真的走了嗎?

 

隔著一扇門,厲旭其實都一直都佇立在門外聽著~

從昨晚的花束開始,直至半夜看見圭賢掛懷憂心徹夜未眠,再看見昌垊一早就來...又豈會感覺不到事有奚翹,特地找個藉口離開,這才讓昌垊可以毫無顧忌的把事全程端上台面來。

靜靜的倚靠門邊,和圭賢一樣的鎖出了一道深遂的眉間,隱隱刺痛的心,厲旭很清楚自己心裡究竟為了什麼而痛。

(怎麼樣,你打算怎麼做?)房裡,聽見昌垊等著圭賢做出決定,厲旭沒有再聽下去,退開腳步退離眼前這間病房,在轉身踏出腳步時,垂喪的頸脖在無奈中抬起那一刻,厲旭看見了晟敏就在離自己幾步前。

(晟敏何時來的?在這站了多久?)僅管下意識浮上疑問,然而比起昌垊所帶來的消息,厲旭根本沒有多餘的心思去猜想。

 

掛著黯然的眼眸,厲旭不帶任何招呼和反應的,拖那無奈的腳步從晟敏身邊走過。

好奇於厲旭究竟站在門外聽見些什麼,晟敏一樣的靠在門邊靜靜的傾聽病房裡的對話,裡頭正安靜著,是話題結束了嗎?晟敏暗自思忖厲旭究竟是無意還是有意的停留在門外。

 

(昌垊,你回去告訴大家,別再來醫院。)
(什麼?那不就......你真打算這麼做?)
(我沒得選,這是最好的處理方式。)


話聽到這,聽見了圭賢的決定,也明白了厲旭不再聽下去的原因,在這刻晟敏不只是恍然更是覺悟,驚訝於圭賢的決定,而對厲旭.....晟敏不禁暗地嗤出了一聲諷刺的笑氣,笑自己竟然會對厲旭產生了一股心疼,就連自己都覺得諷刺又可笑。
晟敏沒有踏進病房,轉身默默跟隨厲旭的背影而去~

 

厲旭走到了醫院西邊的花園綠地,沉靜的坐在石子椅上,頓愣的腳步只有幾秒的停歇,晟敏理著思緒作好心態的轉折,徐徐的走上前...

”怎麼一個人在這,不用照顧圭賢了嗎?”走到面前,看著厲旭垂頭喪氣悵然若失的模樣,晟敏擺起平日對待圭賢的大哥姿態,用一貫的口語對待厲旭。

這樣的晟敏,厲旭不止是不習慣,還有著詫異,僅管如此~厲旭也知道晟敏不再是帶著敵意而來。


抬起那張臉,厲旭不知要回應些什麼,不過在這時後,厲旭真的需要有一個人可以傾訴,可沒想到出現在眼前的會是晟敏...

又是造化弄人嗎?還是緣份刻意來安排?

 

”為什麼不繼續聽下去?你不想知道圭賢的決定嗎?”晟敏坐在厲旭身旁,隔著一個身距,把問題毫無掩飾的端上口
”不需要。”
”你怕聽見讓自己失望的答案?”
”是,我是怕~~但我更不想看見圭賢掙扎的樣子。”
”如果我告訴你,他選擇讓我們去找江玉雪談呢?”
”圭賢不會這麼做。”
”為什麼這麼肯定?”

 

”為什麼不?如果他真這麼做,那就不是我喜歡的圭賢。”人就是這麼矛盾,想自私又無法要自己無視對錯,呈著堅定的眼神,這話雖然說得坦然,可看待這件事上,聽著都讓人不勝唏噓,晟敏真的沒想到厲旭會是這樣的想法~

”呵~我總算知道為什麼圭賢肯為你改變.......你果然值得!”
”那你呢?你不應該出現在這,為什麼還來?”聽著晟敏領悟的話語,厲旭立場對調的反問著
”我不想再看見圭賢帶著心死過日子。”
”圭賢...不也一樣的值得你這麼為他嗎?”
”是啊,他絕對值得,所以.....怎麼我都不想看著他痛苦,因為他是我弟弟。”

 

因為他是我弟弟~~驚訝於從晟敏口中說出的話語,厲旭直愣的看著晟敏~

圭賢的感覺是對的,真正存在晟敏內心的,真是兄弟情。
對視的雙眸裡,厲旭藏著欣慰,暖下那驚愣的眼神,眼瞳裡閃過不易補捉的笑容,厲旭很快的收回目光,抿著雙唇以鼻迂出胸口的壓力,而心頭~落下了更堅定的抉擇。

”你回去吧,就順著圭賢的意思。”
”但是你~”
”放心,我不會.....讓圭賢痛苦的。還有,我不想圭賢太自責,你別告訴他。”沒有對著晟敏,厲旭把話說完後,沒再逗留的向醫院慢慢的走進,晟敏沒有攔下任何話語,因為他知道就算勸,也無法說服厲旭的堅持,即便是自私也好,但求厲旭真能做到不讓圭賢痛苦的承諾。

 

-------------------------------

 

”圭賢,有沒有想過,或許我們可以直接找江玉雪攤牌,看看她手上究竟有多少證據,說不定什麼都沒有呢?”
”要是有呢?這步棋不是成全她,就是我們全軍覆沒。”
”你真要想清楚,利用厲旭,要是讓他知道了,他會原諒你嗎?”

 

叩叩~敲了二聲,聽見有人轉著門把聲,倆人的對話立刻停了下來,擺頭看向那個門,是厲旭?

 

"厲旭?你不是~~回公司去了嗎?這麼快?"昌垊問著
"看看沒什麼事,就回來了。"厲旭很自然的走到圭賢身邊。

"我不想圭賢等我太久。"一抹靦腆的笑靨,這一回輪到厲旭煽情的和圭賢四目對視,側著臉慢慢迎上雙唇,溢滿深情的送上這吻唇~

圭賢沒有任何遲疑的奪回主動權,直入舌根在唇腔裡捲著小舌,緊緊的將這小咀牢牢的覆蓋。

是見怪不怪了嗎?看著兩人如此惹火的深情相吻,對這畫面在此刻的心情下,昌垊真是有說不出的難受,明知道圭賢心裡藏著什麼藥,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厲旭吞下去。

 

向來還會害羞的厲旭,這次反倒是學著圭賢無視他的存在了,感覺到厲旭是存心要他離開的,為什麼呢?昌垊沒有多問也不方便去問,一切也就看厲旭怎麼應變了~

昌垊一離開,厲旭慢慢褪去這火熱的深吻。然而,圭賢還不願鬆開,粗魯的把小舌吸回唇裡去,完全的沉溺在這深吻中。

"圭賢....."瞥不開這口吻,厲旭找不著空隙縮回被緊緊套牢的舌根。

圭賢似乎失控了,擱在腰背上的手掌,使力帶拉的想把厲旭拉上床
"賢......不要這樣....."喘著氣息,厲旭把手提到胸前,掙扎著。
"厲旭..."無奈的喘下滿在心頭的不捨,圭賢真的很害怕,害怕隨時到來的江玉雪會帶給厲旭什麼樣的打擊,更怕自己會再失去厲旭。

 

揪看圭賢這般折騰的模樣,厲旭好心疼,捧起無助的臉龐,厲旭給了圭賢一個安心的笑容"圭賢,你別怕,我不會離開。"厲旭用小咀再親一次肯定這話語
"厲旭....."圭賢不知道厲旭為什麼似乎看穿了自己的心事,可在這當下這適時的話語,確實讓心踏實了許多。

安撫了圭賢的情緒後,厲旭那深情的面容也悄悄的收回了,接著要面對的,已沒有再多餘的心思去顧慮圭賢。
對江玉雪,厲旭完全是陌生的,她會有什麼舉動?是什麼個性?懷著什麼樣的心態?

厲旭根本不了解,可用其計除了靜觀其變別無他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