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身倚在護理站的牆角邊,盯著圭賢的病房直到看見江玉雪從裡走出,遠遠的消失在走廊上,昌垊這才鬆了口氣,安心的走回病房裡

”怎麼樣,沒事吧!那女的有沒有把你給強了~”
”還開玩笑,厲旭呢?”圭賢根本笑不出來,就怕江玉雪的存在讓厲旭再承受一次打擊
”就快回來了,我讓他幫我買個東西才有機會把人拖住的。”
"幸好你即時想到利用護士,否則我真不知要是讓厲旭撞見了,他會怎麼想。"
”呵~我該說是你的魅力太大呢,還是這個女人犯花痴?竟找到這來了!”
”今天拖得住,那下次呢?我真不知道她什麼時後還會再冒出來~”圭賢能感覺到,江玉雪再出現,不是只有探病這麼簡單,留著三分情面只為保留無法預測的後續


”要不轉病房吧?”
”我想直接出院。”
”那怎麼行,你才剛從加護病房出來耶,你想再回去啊!”
”不這麼做,要是讓---”話說到一半聽見那門把聲,圭賢立即收了咀,和昌垊對看了一眼

 

"我的外賣來了,晚上還沒吃飯呢我~"擺著自然,昌垊恢復那張咀皮子。
走進病房,上一秒還向著昌垊笑,而下一秒縮回目光時.....瞥見擱在桌上再亮眼不過的一束鮮花(有人來看圭賢嗎?)僵著笑臉,厲旭一臉疑惑的看著眼前這束...玫瑰花。

看見了厲旭盯看那束花,圭賢好大意的竟然把江玉雪送來的花束給忘了拿走,

(該死的!)心裡咒罵著,昌垊擠下那無奈的眼皮,腦子快快想著要如何解釋這束花,可是~圭賢能有多少朋友呢?

 

"這花..."抓起這把花束捧在胸前,厲旭有著好奇
"瑾兒帶來的,晚上他們一塊來看我時,就帶了這束花。"
"是嗎..."
"呵~是啊,我都叫她不要去買了,大男人的送什麼花是不是。"
"不會,送花是很美的心意。"
"厲旭你也喜歡花嗎?"
"那要看是誰送的了~~"厲旭擱下手中的花束,臉上掛起溫柔的笑容。


隨著話語,圭賢很快的把關於送花的緊張話題丟到一旁,隨即換上一張深情微笑迎著棲回到身邊的人兒,充滿濃情棉意的凝視著,煽情的眼眸又在告訴那張小咀,他想它了!

"喂,我在吃麵哪!別逼我把麵給噴了我~"又見兩張蠢蠢欲動的咀唇慢慢的湊近,一旁正要大快朵穎吃著熱呼呼湯麵的昌垊沒耐煩的說。

耳邊傳來埋怨聲,厲旭停止小咀再湊近,圭賢根本不理會,把手纏腰將厲旭摟進身邊,咀邊輕聲一句"不用理他~",不等小咀送上來,圭賢自己湊上,落下深情吻唇。


騷人的滋滋親吻聲,有一聲沒一聲的挑著昌垊心好癢

(我。操!)咀邊無聲的暗自吐糟,而心裡直叫罵的~受不了受不了,真是受不了這倆人,老是無視他的存在,這麵哪還吃得下去啊!
鄙視的翻了一記大白眼,昌垊識相的走出房門,就讓這倆個人親親親,親個夠吧~

 

親一下吻一口,舌尖畫著小巧的唇型,圭賢還是那麼貪心的不想離開這口香甜

"旭,我好愛你,好希望你永遠都會在我身邊。"

"圭賢,我也很愛你。"
"真的!呵~那我要更愛更愛你,比你愛我還要多還要深。"

 

厲旭安靜的倚在圭賢的懷抱裡,聽著寵溺的話語,表面上雖然沒有再探究送花背後的藏鏡人,可在心裡厲旭還是免不了去猜想~
腦裡追索稍早在走廊上遇見昌垊的畫面,依晰記得瑾兒還是琰的手上並沒有拿著花束,顯然圭賢在說謊,而知情的昌垊也跟著隱瞞實情...


僅管畫面看在眼裡厲旭沒有去戳破事實,要說介意還是生氣嗎?
和圭賢經歷了這麼多,又怎麼會再去誤會些什麼,厲旭只是擔心這當中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才讓圭賢寧願選擇瞞著他。

 

--------------------

 

"什麼!江玉雪跑到醫院去?"聽聞這消息,晟敏瞠著兩目,乍舌不解的再確認
"剛剛是把人打發了,就怕明天她又再來,圭賢怕...要是讓厲旭撞見..."回到住所後,昌垊無可奈何的把江玉雪到醫院的事向大家告知,也說出了圭賢的顧慮,大伙聚坐在客廳,個個都感到吃驚,當然少不了針對當初的佈局,擔心是否遺留了什麼麻煩

 

"他不是知道江玉雪是什麼來的嗎?應該不會誤會圭賢哥什麼的吧~"瑾兒照實推理著
"我也是這麼想,其實大大方方的就讓她來探病也沒什麼。"琰提議這淡定的做法,有所謂解釋就是掩飾,而愈是掩飾就更讓人心生質疑
"你這麼說也對哦!"聽著,昌垊覺得琰所說的也不失是個辦法

"不對,我覺得她不會只是探病這麼簡單,前幾天我自己一個人去夜店喝酒時,她看見我,一直問我圭賢在哪,我不理她就走了,現在這麼看來,我在想會不會是她跟踪我才會找到圭賢?"晟敏開始回想那一夜碰見江玉雪的過程和對話,也懊惱當時喝了不少酒,謹慎的思索著自己是不是敗露了話語

 

"怎麼大哥你遇到她了?"垊豪很敏感的急著問,昌垊也愣了一下,開始在腦裡重組這可能的過程
"哇塞,那這女的也太痴狂了吧!"瑾兒擺著鄙視的表情,對這行為表示離譜又無謂。
"要是這樣的話.......”欲言又止的,琰似乎想到了什麼
”敏哥,照你這麼說,江玉雪豈不是知道你跟圭賢本來就認識的了?那我們勒索的事不就...”昌垊很快的把事情連貫起來
”我正想這麼說。”琰附和著自己剛才內心所想
”昌垊,江玉雪有透露什麼嗎?”晟敏很嚴肅的問著,內心開始擔憂江玉雪懷著什麼鬼胎
”沒有,要是你不說,我一點都不覺得她知道了些什麼?”昌垊納悶的遙遙頭
”大哥,你說她到底想幹嘛呢?”垊豪這一問,可以說是這當下所有人心裡正思索的癥結點.....

 

頓時,大家都靜了下來------

 

”很簡單,她真喜歡賢哥的話,就會像金厲旭一樣無視我們的騙局。”要說琰看穿了江玉雪嗎?
看在每一個人的反應上,除了聽著琰這番解釋,似乎也想不出還有其他的可能。
反勒索嗎?江玉雪又豈會在乎於錢的份上。
”那圭賢哥豈不有得煩了?”瑾兒單純直覺的把話說了
”我想我大概知道她懷著什麼心了...”昌垊嘆了個氣,無奈著也擔憂著
”大哥,我們該怎麼做?”垊豪問。

 

晟敏面露愁容,無力的遙著頭......

其實最好的方法就是讓厲旭去獨對江玉雪......

換言之,也就是利用厲旭來對付江玉雪,打退這看似三角的關係,
然而~對自己所預想的方法,論公論私晟敏都說不出口。

 

”其實吧,我們什麼都不用做,就讓金厲旭去應付江玉雪,讓江玉雪自己死了這條心,自然的就算她知道什麼,或是想反咬,對她來說都沒意義了。”在大家都等著晟敏的指意時,琰大膽的提出自己想出的辦法。


晟敏擺過頭小愣的看著琰,沒想到琰提出的方法竟然和自己心裡想的一樣

”不行!這麼做你叫圭賢怎麼對得起厲旭,禍是我們闖的,怎麼能置身視外?”
”你別這麼感情用事了,紙包不住火的,厲旭早晚會知道。”
”你也知道紙包不住火,這事是我們幹的,我們能避得了多少?
”別這麼死腦筋行不行,打草驚蛇對誰都沒好處的!”

 

”好了,你們別爭了!”晟敏一聲赫止,不讓昌垊和琰繼續這無謂的爭辯,靜待兩人都安靜下來後,晟敏嘆出一口氣,說出最後的想法~
”昌垊,明早你去醫院,避開厲旭把實情詳細的告訴圭賢,讓他自己決定,而我們儘管配合圭賢就夠了~”

 

很無奈的,不管彼此心向哪一方,晟敏這決定都是不盡人意的。
站在自家人的立場,根本不知道圭賢會怎麼選?
但在昌垊的認知上,這是逼圭賢再一次陷於言不由衷的苦楚
(圭賢會怎麼做?呵~能怎麼做?說穿了怎麼做都是錯。)昌垊嗤嘆一聲,嘆出那莫可奈何,無奈於圭賢在這條情路上走得辛苦

 

----------------------------------

 

照晟敏的指意,昌垊隔天一早就帶著晟敏熬好的補湯到醫院去
大清早還裹著棉被在一旁床椅上睡覺的厲旭,這回破例看見昌垊到來,手裡還提著保溫壺,這不是晟敏才會做的事嗎?


”今天怎麼是你來,你們那個大哥呢?”
”他人有點不舒服,就叫我幫他把湯帶來了。”話說著,昌垊瞥了眼床上還沒睡醒的圭賢....”圭賢睡得好沉啊,這麼大聲說話他還能睡啊~”
”整晚沒好好睡,當然睡不飽。”咀邊厲旭喃喃自語,腦裡想著半夜幾經翻身時,從眼縫中看見圭賢擔憂沉思的模樣。
”怎麼他昨晚沒睡啊?”昌垊當沒聽懂的順著話來問。

 

心裡若有所思,沉默著~厲旭頓愣了一下後說......”昌垊,我公司有點事得回去看看,要不你留這幫我照顧圭賢好嗎?”
”啊!好~OK,沒問題,你儘管忙去吧,這交給我。”
”嗯...他可能會再睡一會,醒了你再告訴他我去哪了。”
”OK,放心吧。”

把話交代完,厲旭就離開了~
厲旭這一離開,昌垊先是等了一會,之後走向房門,將門打開探出頭左右望一回,唯恐厲旭突然折回,昌垊確認走廊毫無身影後,這才放心的將門關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