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晟敏一個人來到夜店,獨自喝著悶酒,心裡想什麼?糾結什麼?
喝上一杯笑了笑,這笑容不用對著鏡子也知道是個苦笑,自嘲的笑
笑自己的懵懂,笑自己的無知,笑自己的一廂情願。

 

(這就是愛,是你我都沒有的~~)鐵一般的事實,再真實不過的畫面,還能不接受不去承認嗎?

多年來存在自己內心的,難道真如同昌垊所言,只是情義?
執著的情感到頭來才發覺根本談不及是愛,如此可笑~

 

從小,看著圭賢和自己一起長大,雖然長得比自己高大,內心卻很脆弱,讓自己不自覺的想保護這個比自己小三歲,沒有血緣的弟弟~
每一次看著圭賢被受罰,心裡就像被針扎一樣的痛,不時的告訴自己,將來有一天一定要帶圭賢離開這個如同囚牢的地方。

 

在自己二十歲那年,在鋪算好所有出路,總算如願以償的帶著這些比他還年幼的弟妹們從滿爺的監管範圍內逃了出來,原以為和圭賢昌垊失散後就此沒了連繫,沒想到二年後在一個偶緣中再次重逢~對他來說那是註定的緣份,註定他和圭賢終究還會再聚一起。

該如何解釋沿伸的情感,就連自己都無法解釋,在照顧生病的圭賢,會不自覺的想抱抱他,甚至親他,內心所湧起的悸慟,就連現在回想起來,心頭還是能覺到不平靜的心悸跳動~

而今卻要自己認清這只是情義使然?可矛盾的~看著厲旭哭倒在圭賢的床邊,心撕裂肺的無聲哭喊,卻是自己所感受不到的意境。

 

"hi~好久不見!"扛著七分醉意靜靜沉思的晟敏,耳邊突然湊近一聲女性嗓門的招呼話語,晟敏掛一臉被打擾的眼神擺頭看~

 

(這.....這不是江玉雪嗎?)眼前這面孔,晟敏不懷疑自己記憶中的影像,可想到江玉雪,晟敏就想起了圭賢被打個半死。鄙視著,晟敏丟了一記帶有仇視的鄙視意味,不屑地將頭擺回
"怎麼,不記得我了嗎?"右手托著下巴,江玉雪坐在晟敏身旁有意的搭訕著。晟敏沒有反應,自顧拿了啤酒瓶栽上一口
"你一直沒跟我連絡,是沒打算幫我找人嗎?"
"找人?呵~你那個好情夫,把圭賢打個半死,這筆帳我還沒跟妳算!"酒醉七分真,醉意不淺的晟敏就這麼忽略警覺,拖出了潛意識的話語。

 

這話一出,頓愣間江玉雪立刻思索晟敏的話語,驚覺眼前這位勒索他的人.......

(怎麼他和圭賢是認識的嗎?)聽聞晟敏口中的圭賢,江玉雪不禁起了連想~

為著前幾天,情夫為了警剔她出軌,特地帶她到某停車場,當著她的面教人打毆打圭賢。其實這趟是專程來找晟敏打探圭賢消息,可沒想到.....

連想到這,似乎~江玉雪解出了勒索背後所隱藏的騙局?


"圭賢?圭賢傷得怎麼樣?"
"怎麼樣?是你,都是你那個好情夫找人把圭賢打得這麼慘,你還來問我怎麼樣!"


"對不起,我不知道他會下手這麼重,能不能告訴我圭賢現在在哪?"
"想幹嘛,還想纏著他?你連累他還不夠嗎?你省省吧,他不會喜歡妳的。"
"這你不用管,我只要知道他在哪。"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你不是要錢嗎?我隨都可以給你~"
"幹什麼,有錢了不起嗎?我警告你,別去騷擾他,不然我一定對你不客氣!"

把話烙下,撇下一記厲眼,晟敏不再和這女人糾纏話語的先行離開了這家夜店。
身後~僅剩那雙靈巧的眼眸烔烔有神的看著晟敏離開的背影~

 

-------------------------------

 

一大早,晟敏就在廚房烹煮新鮮魚湯,準備一會帶到醫院給圭賢補補身子
僅管知道對圭賢來說自己只是個大哥,晟敏對圭賢的疼愛還是沒有改變。
提著保溫壺來到病房外,晟敏大大深呼吸的吐出,要自己理好心態再進房~

 

可雖然理好了情緒,轉開手把進門的那刻.....失落的表情隨即寫在臉上,看進病房裡晟敏並沒有將厲旭打算在內,躺在床上的圭賢正提手輕撫倚在床邊趴睡的厲旭~

圭賢是這麼溫柔地輕撥厲旭的髮梢,揉撫著肩背......

忌妒嗎?晟敏愣了下,清楚明白看見的畫面,心裡確實不是滋味,然而這口滋味已經不再是忌妒,而是羨慕~

那是他從未見過的圭賢,就算過去看著他為了引誘女人入局所表現出的溫柔都不及眼前他對厲旭的那份寵溺。


看見晟敏走進病房,圭賢用微笑回應他的到來,手邊輕撫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晟敏安靜的走進病房,配合圭賢不想吵醒厲旭的意思,不作聲的擱下他所帶來的食物,也靜靜的盛了一碗湯,端到了圭賢面前
"好香,這湯一定是你犠牲睡眠,一大早就起來煮的。"
"你說這麼大串話,不怕把他吵醒嗎?"
"醒了可以順便嚐嚐大哥熬的湯。"

 

大哥?呵~晟敏扯了一個有尷尬也有一絲勉強的笑容,圭賢想表達些什麼?晟敏不是很確定,只知道圭賢對他所表露出的面容神色,就好像回到了當年失散之後重聚的感覺,那個有著青澀而單純的陽光少年。


"大哥,你怎麼了?"這一聲是拿來掩飾自己故作安然的反應,事實上圭賢希望可以藉由這樣的互動,能讓晟敏抓回最初的感覺,那個單純只是兄弟的情義。
"沒,沒事~~趁熱喝吧,涼了就不好喝了。"
"你吃早餐了嗎?"
"不要緊,待會我再去吃就好。"

 

耳邊擾進細細的說話聲,厲旭微微的煽了煽眼簾,看見圭賢正端著碗跟人說話,是誰呢?

挺起身子這頭一抬,看見了晟敏~

"旭,把你吵醒了?"撫了撫肩背,圭賢輕聲地說。
疑愣的雙眼,厲旭向著圭賢,扯了個淡微的笑容,也順下目光看了晟敏一眼,

四目對視的當下,晟敏禮貌性的拉拉二邊咀角對厲旭點個頭,表示招呼。
詫異的,厲旭並沒有回應這個禮,擺著不樂見的面容,一愣一愣的將目光移開

 

"厲旭,大哥熬了湯,你也喝一碗吧。"
(大哥?)頓愣間,厲旭擺過頭看著圭賢,難掩驚訝的神色,沒想到圭賢還可以面對他把關係叫得這麼親,這麼順口...


"不必客氣了。"突然的,厲旭就這麼冷冷撇下一句站了起來
"厲旭....."牽住厲旭的手,圭賢臉上有份為難
"我去買點東西,你們聊吧。"說完,厲旭往裡把手抽走,不帶遲疑的離開這令他感到不自在的空間裡。

 

順著身影看厲旭關上房門,再看回晟敏難堪的模樣...圭賢氣自己太過心急,惹來無謂的尷尬...

"對不起,讓你難堪了。"

"沒什麼,他不喜歡我是意料中的反應。"
"他只是不愛說話,給他一點時間...他不是那麼冷漠的人。"
"是嗎?順其自然吧~我想我也差不多該走了。"
"不再待會嗎?"
"你想讓他在外頭多站一會嗎?"圭賢沒有再說任何挽留的話,晟敏暗裡自嘲著,笑自己為圭賢這客套話,多此一問。

晟敏離開了好一會,遲遲不見厲旭回來,圭賢心裡開始猜想厲旭是不是生氣了?還是~~還介意晟敏說的那些醜陋話語?

 

要生氣嗎?怎麼捨得生圭賢的氣~

倚在陽台圍牆邊,待在三樓高處看見晟敏離開的身影,厲旭垂下頭嘆了聲氣,

不是不知道圭賢的用意,也並非介懷於晟敏對自己說過不堪的話語,但要自己全然釋懷不當一回事的與他互動,厲旭真是做不到...

唯恐拖了時間讓圭賢胡亂想,厲旭趕緊的理了理複雜的心思,故作安然的返回病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