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旭把這消息告知了昌垊,所有人都帶著驚喜的心情個個都的趕到醫院來探視,為避免尷尬,厲旭以處理公司的事務為由,告訴圭賢必須回賣場一趟。
圭賢沒有多問,就讓厲旭回去好好整理二天堆積下來的公事,當然也知道厲旭其實有意為了避開晟敏~

不久,昌垊和所有人都來了,到底共難共享這麼多年,對著圭賢在鬼門關這麼走了一圈,就算半年來有著不少心結,在這刻這時後所拿出來的關心與牽掛,都是很單純也很真實的情義~

 

病房裡有著關懷的話語,有少部份的逗趣,也有隱藏的心結...
對晟敏,對這家子久違的凝聚力,圭賢沒有表出任何異態,沒有讓大家知道他是知情的,也許是不想破壞這氛圍,也或許是為了避免尲尬.....始終圭賢還是選擇了沒有挑明立場。

持續這和諧,大伙待在病房,直到護士進來趕人
瑾兒.琰.垊豪先是退出了病房~

”昌垊,我想跟敏哥聊一會。”
”那,我先出去了。”

 

昌垊離開後,坐躺在病床上的圭賢,在心思忖著,該如何向晟敏說出自己的想法
”這個畫面,就好像當時你在病房裡,支開了所有人,然後有話跟我說...”
”呵,不過這情形還是少見的好。”
”讓大家操心了,我們的命都很硬,總能熬過來。”
”究竟是誰把你打成這樣?”
”江玉雪的情夫。”


”我不明白,你並沒有跟江玉雪發生進一步的關係,為什麼他要找人打你?”
”我不知道~或許這當中有什麼誤會,不管怎麼樣,他氣打消了,我也撿回了一命,這事就不要再追究下去了。”
”怎麼,佛心來著?”
”敏哥,這麼多年我們總是得利,就算有狀況,你都能即時擺平突發狀況,可是最後還是出事了...."
"你想說什麼?"


"我不想在我身上發生的,將來發生在我們任何一個人身上。”
”你在勸我金盆洗手嗎?"經過圭賢這一劫,內心又豈會少了領悟,然而這時後晟敏根本不想去思考那些,只希望看著圭賢安然無恙,有什麼打算也是將來的事。

”不好嗎?如果可以,做做生意挺好的。”
”再說吧,這不是我一個人就可以作主。”
”可是弟弟妹妹都很聽你的話。”
”那你呢?你也會嗎?”

 

圭賢沉默著,沒有回答晟敏這一句。
可以說是意料中嗎?晟敏能感覺到,圭賢已經開始打算脫離這個家

”你會離開這個家,對吧!”要說太執著嗎?心裡明知道答案將會是什麼,晟敏還是想聽圭賢親口說出來
”我不想...再讓一個人失望。”深情的眼神赤裸裸的呈現在眼前,這是晟敏第一次看見圭賢帶著情種的雙眸。
"他真這麼值得你為他改變一切?就連這個家你都不要了?"
"我怎麼會不要?不管我到哪裡,你還是我大哥,他們一樣是我弟妹,這是不會改變的。"

 

還能再爭些什麼話語,多年的情感,再多也只是個情義,在情愛面前依然如此不堪一擊。
結果還是不盡人意的擺在眼前,所做一切到頭來,依舊換不回原來的圭賢...
圭賢還能是自家一份子嗎?可以肯定的是,圭賢不再是任務上的伙伴。
倆人的談話就這麼結束了,圭賢是真心的,真心希望大家可以改變生活方式,不管晟敏是不是真能聽進耳,至少所說的每一句,都是發自情義的肺俯之言。

 

晟敏開車帶弟妹們離開了醫院,而昌垊則留下來,等厲旭再回醫院時才走~
兩兄弟這會要說的可多著,應該說昌垊想囉嗦的可多了!

”死小子,怎麼,你甘願醒啦!”一進病房,昌垊馬上拖口發著勞騷
”很擔心嗎?”
”是啊,快被你嚇破膽了,麻煩你有空去問問護士,看看你短短五天出了多少狀況。”
”厲旭什麼時後知道的?”
”在你昏迷的第三天吧,不過我也是第2天才知道,救你的人是阿孝,是他通知我來的。”
”是他!?”真沒想到救自己的人竟然是阿孝!一個扁了他三次,和他一樣喜歡厲旭的情敵,還可以毫無私心的...

 

毫無私心?這是真誠的情義,對厲旭的這份心,阿孝是毫無怨言不求回報的默默付出。

圭賢如果出了事,最心痛的莫過於厲旭,而阿孝更不想看見厲旭傷心欲絕的模樣~

和圭賢一樣的,他喜歡看見厲旭笑,充滿溫暖的靦腆笑容。

 

"不過你真的要好好感謝他了,聽護士說,要是再晚一點,你隨時就有可能因為腦部缺氧呈現腦死狀態了。"
"是他告訴厲旭我受傷的嗎?"
"錯!他怕厲旭受不了這刺激,交代我一定要等你好轉了才可以告訴他.....哪知道你啊老是讓這台機子嗶嗶叫的,真把我們給嚇死了!”走到測量心電儀器旁,昌垊邊指著屏幕上的圖表邊說著

”是不應該讓他知道的。”

”你還敢說,要不是厲旭來了,我看你八成救不活了!不過話說回來,你這小子真是重色輕友,厲旭一來,隔天你就醒了,真是太不給我們面子了你~”昌垊用著鄙視的眼神,帶著逗趣的口吻囉嗦的埋怨了一下


”厲旭一定很傷心...”圭賢牽掛的依然是厲旭的感受,自責著自己總是讓厲旭承受一次又一次的痛楚
”豈止,他哭得~~唉~看得我心都酸了,也不知道要怎麼安慰他。幸虧你可醒了,要是你出了什麼岔子,我看哦搞不好厲旭真的會跟著你去死。”
”我欠他太多了。”
”你要這麼想的話就好好待他,可別再想那些過去,他都不在乎了是不是。"
"昌垊..."
"啊?"
"謝了~"


"呵,記住了,你可欠我一個人情哦~"
"那你想我怎麼還你?"
"這要好好想想,哪能這麼便宜你,是不?"圭賢露出薄弱的笑容,昌垊還是不改調侃的毛病,但也欣賞著昌垊總能抱著豁達的心境看待一切。

總算,真是雨過天晴,昌垊仰天深吸一口氣,大大力的把所有壓力全都吐光光,
難免埋怨老天爺,非得用這麼磨人的方式來啟發世人的認知。

 

為了可以全心照顧圭賢,厲旭暫時將賣場大小事務交托給主管,並向主管知會,倘若有什麼不能作主的,隨時以電話作連繫。
在將所有事務全都打理好之後,厲旭帶上稍早吩咐管家熬製的補湯,再返回醫院。

推進病房門,只見昌垊還在裡面陪著圭賢,厲旭小小鬆口氣,不對著其他人,產生這無謂的尷尬氣氛

"厲旭。"

一看見厲旭,沒氣的雙眸立刻打亮,厲旭就像是圭賢喜怒哀樂的主控者,牽制著圭賢所有的情緒

 

"我擦,拜託你自己看看,真是太過份了,對著我說話半死不活的,一看見厲旭精神全來了你,要不要這麼明顯啊!"

被昌垊這麼一說,厲旭難為情的傾下頭,默默的走到圭賢身旁。

 

"厲旭,累不累?"把昌垊的話當耳邊風的,圭賢自顧將厲旭的小手牽在手裡,掛那一雙深情直看著才離開他六個鐘頭的厲旭
"不累。"厲旭流露溫柔的靦腆笑容,小遙頭的說,圭賢拉過小手把人拉近身,微微傾著頭流露煽情的眼神,厲旭知道圭賢想要什麼~~像著溫馴的小貓,乖乖的迎上小臉主動送上吻唇,讓圭賢一解思念。

 

不只是圭賢,厲旭也一樣的,僅管沒有話語,厲旭都能感受到圭賢所想的,每一次就像被灌了迷湯,順著圭賢每一個眼神任何一個小舉動迎和著~

當然這親蜜的~~~畫面,讓站在一旁的昌垊不自覺的彎腰下傾,側著頭眼了傻口也呆了....
感覺有對雙眼在余光中慢慢湊近,和圭賢一樣的眼裡只有彼此,才讓自己後知後覺的想到昌垊也在場,厲旭小愣地鬆了口,徹回小臉,退回到剛剛擱下保溫盒的架桌上


"夠了~你們二個真是夠了,真當我不存在!"
"你也想要嗎?"
"我去~嫌我待在這礙事是吧!我走,你們慢慢溫存吧~"很識相的,昌垊灑脫地擺擺手,就讓這對小倆口慢慢甜蜜吧


"你看,我們把昌垊搞得多尷尬~我也真是的,怎麼忘了他在呢!"盛著熱湯厲旭邊說著
"我是故意的。"
"你想他走嘛~"厲旭站到枕邊,貼心地勾著湯勺送到圭賢的咀邊

"我想讓他習慣一下。"喝上一口湯,圭賢話裡有著文章
"嗯?"厲旭不明白,為什麼要讓昌垊習慣倆人的親蜜互動

"旭,你說讓昌垊跟我們一起住好不好?"
"什麼?"一時間對圭賢這一句,厲旭還沒能反應過來
"我打算出院後搬出來,這麼多年昌垊都是跟著我走,他不多習慣一下,怎麼受得了我們~"
"圭賢,你?"
"厲旭,你願意搬來跟我住在一起嗎?"

 

聽著圭賢這番話,突然覺得耳朵隔了層布紗,像耳鳴似的就怕是自己聽錯了,厲旭呈著一雙受寵若驚的眼神,傻傻直愣的晃著清亮的眸子

"厲旭?"
"你說真的?"厲旭將碗擱回桌板上,棲回床邊兩眼擺直的確認圭賢這抉擇
"嗯.....旭,我不要你再為我提心吊膽,以後我不會再作任何違法的事,我想離開那裡和你一起過新的生活。"
"圭賢...."感動著,雙眼又是水汪汪的直打愣,圭賢溫柔的笑了笑,搭著厲旭的腰背,將人摟進側胸,藉這時刻傾吐心中的感受
"旭,已經沒有什麼比你更加重要~"說著,圭賢一手伸進厲旭的褲袋,厲旭沒有縮回身子,他知道圭賢想要拿什麼。

 

靜靜的,圭賢從厲旭口袋裡取出了鏈子,重新扣回厲旭的脖子上

"厲旭..."

耳邊聽輕聲迂出名字,倚在圭賢的側肩上,厲旭疑愣的把頭抬起來...
圭賢情深款款的看著近在身邊的人兒"能不能答應我,不要再把心還給我?"
"圭賢,我答應你,這輩子都不會。"
"厲旭..."重燃的愛火牽出感動的話語,圭賢亮著那雙透進眼底的雙眸,深情的凝視著,凝視這令他深深愛到骨子裡的人。

 

厲旭靦腆的帶出柔情的微笑,主動迎上雙唇的親吻了一口,誘著圭賢回應這不懂得害燥的小咀~圭賢再次流露寵溺的眼神,輕柔的取回這柔軟,探入舌根挑著久違的小舌,隨著吻唇加深,擱在後腰上的手不自覺的加重了力道在背上滑動著...

圭賢的深吻依舊火熱,連著從心口迂出的聲喘,感覺到下體的敏感變化,厲旭忍不住把吻瞥開,陣陣喘息換回新鮮的氧氣,緩著深吻惹來的慾火,厲旭抿抿小咀戒不掉那抺羞澀~圭賢單手托著厲旭的後腦杓,貪心地還想再親一回

 

"不要了~~"厲旭縮著小臉,避開湊上來的吻唇

"旭,再讓我親一會就好~"在嚐到面臨生死的煎熬,珍惜這活在當下的幸福,厲旭寵溺著,寵著圭賢再次貪取唇裡的美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