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中午,昌垊再度來到賣場,這回厲旭沒有再拒絕拜訪,讓工作人員帶他來到辦公室。
一進到辦公室,看見厲旭妥妥的坐在桌前,昌垊的眼神毫無掩飾的掛著失望,厲旭有些不解,不明白這股失望存在的原因


"你?"
"我來是想問你,昨天你有沒有見過圭賢?"

(圭賢昨天找我過嗎?)直覺浮上這念頭,厲旭小愣了下,帶那不知明的雙眼的遙遙頭
"沒有?"昌垊再問一次,想肯定的再確認。

"沒~有問題嗎?"狀況外的,厲旭感受到一股莫名的不安
"沒事了,只是來問問,不好意思打擾了。"昌垊沒有多追問就擱下離開的話語,似乎有著匆忙
"昌垊!"怎能無視昌垊這般反應,厲旭不放心的求個解釋"圭賢~~怎麼了?"

 

耳聽這聲關心,昌垊擱下腳步轉身對著厲旭,短促的靜靜看了一會,掛那莫奈的眼神,吐出心中感慨~"你還會緊張,就表示還愛他,對吧?"
厲旭沒吭聲,昌垊相信,就算不用再強調,也看得出厲旭是愛圭賢的。
"昨晚圭賢出門到現在還沒回來,手機也沒帶上,因為沒有人知道他去哪,我才來這問問你。"
"我沒有見過他.....不過....只是一晚為什麼你會這麼擔心?"厲旭有些質疑昌垊的出發點,是存心來試試自己會不會緊張圭賢嗎?


"你以為我是來試你的反應嗎?"
"我~我不是這意思,我只是---"被昌垊這麼看穿自己的猜想,厲旭吱唔其詞的把話抹過。
"自從你把那條鏈子丟給他之後,他就再也沒有出過門,昨晚突然跑出去了,到現在還沒回來,你說該不該擔心?"

昌垊那雙要把人看穿的逼視眼神,厲旭感到不自在的把頭撇向一邊。


"有時我真搞不懂你們,愛就愛嘛,老顧這顧那的,難道真要等到人不見了才知道要珍惜,才知道要後悔嗎?"


昌垊說的道理當然懂,然而當事情降落在自己身上時,再怎麼不顧一切,也需要時間去釋懷不是嗎?
不過在這時後,厲旭只想確認圭賢的去向,在昌垊準備離開前,厲旭還是把話交代了~
"如果圭賢回到家的話,麻煩跟我說一聲好嗎?"
"其實你也不用太擔心,是我性子急了點而已,算算圭賢不過也才出去十幾個鐘頭,也許他只是想出去走一走,透透氣罷了。

知道是安慰的話語,厲旭輕扯著牽強微笑,回應昌垊的心意

"放心吧,見到人我一定立刻告訴你。"
"謝謝。"

 

昌垊一走,厲旭情緒馬上的拉回到圭賢失踪的想法。
圭賢究竟去了哪裡?會到哪去?腦子緊湊的猜想圭賢可能的去向。
也放下工作逐一搜索著圭賢和他在一起時,會帶他去的地方~
隨著到過每一處,夢想屋?海邊?小吧?飯店?
直到再也想不出其他地方時,厲旭那股不安慢慢強烈著,每一個想法都在告訴自己圭賢有著危險~

 

一天奔波下來,等到躺在床上時,已是半夜時刻~
是自己太過緊張嗎?不過才一天,也許是像昌垊設想的,圭賢只是出去透透氣~
雖然是自欺欺人的說法,可為了釋放這不安所帶來的壓力,厲旭也只能自我安慰著,好讓自己可以睡一會,明天再等看消息。

 

夢境裡~


(厲旭~你知道嗎,我被你征服了!)
(我好愛你,我真的愛你。)
(旭,知道嗎...你對我有多重要...)
(我不會不理你的~)(真的?不管發生什麼事嗎?)
(旭,你好狠心,不理圭賢了。)

 

心繫圭賢的厲旭,帶著滿腹牽掛進入了睡夢中,牽掛牽起了零零落落過去圭賢對著自己說出的話語,厲旭帶入了牽掛,也帶入了不安,隨著重現的情話,腦海浮現了圭賢的面容,圭賢穿著一身白衣,在夢裡遠遠的走向自己,愈來愈近,畫面也愈來愈清淅,圭賢笑著,溫柔而深情的笑著,眼神還是一樣的寵溺~

 

(厲旭,可以再讓我抱一次嗎?我好想你,你還愛我嗎?)
”圭賢...”
(我的厲旭永遠都是清清白白乾乾淨淨的人,不會像我一樣的醜陋...)
”不,不是...圭賢你不是的...”
(我有點累了,以後不能再保護你,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圭賢留下了二句話,沒有再向前靠近,反而退了二步,掛著無力的微笑退了二步
"圭賢,不要走~圭賢~~"睡夢中的厲旭害怕的叫出圭賢的名字,圭賢的樣子變得愈來愈模糊,想在夢裡伸出手抓住圭賢時,只抓住了一條鏈子,而圭賢就這麼在眼前消失了!

 

"圭賢!"這一聲,厲旭從夢裡帶出了叫喊,消失的圭賢令自己反射那神經,在驚慌之中彈起了身子,掛著恍神的兩眼,透不過氣的喘息,冒出的冷汗為這夢感到發寒驚悚~

在嚥下唇裡的唾液後,雖清楚知道這只是個夢,可這夢裡的情境讓厲旭感到更加惶恐,害怕~~

 

"圭賢......"慌了心的厲旭泛紅著雙眼,害怕這夢裡的真實,彷彿在告訴自己圭賢出了意外...

"不會的..."抿咬著顫抖的雙唇,厲旭要自己冷靜點,不要胡思亂想,更告訴自己圭賢絕對不會有事,也不可以有事,他還沒告訴圭賢他已經原諒他了。

從夢驚醒後,厲旭根本無法再入睡,握著手機遲疑著...
僅管昌垊告訴自己,圭賢沒有帶上手機,厲旭還是按下了圭賢的號碼...

 

”昌垊嗎?對不起這麼晚還打擾你,我想知道圭賢回來了嗎?”
(還沒呢~你放心,他回來我一定會告訴你。)
”那好吧,麻煩你了。”

真要被動的等待消息嗎?

可除了等還能做些什麼?

 

---------------------------

 

另一頭,結束了和厲旭的對話,昌垊垂頭無力的看著握在手中圭賢的手機,手機螢幕上的桌布,是圭賢和厲旭與長頸鹿的合照,這影相在此刻看在眼裡,教誰看了都會感到一陣鼻酸,昌垊嘆了口長氣,氣裡卡著厚厚的鬱結,抬起那張無可奈何的面容,對著正站在面前的阿孝說”不讓他知道,這樣好嗎?”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別忘了你答應我的。”


消失了整整30個小時,大家都很擔心,也各自分散找著圭賢的身影,然而個個一無所獲的回到住所,在晟敏的提議下,要昌垊到阿孝的賭場問問。

到了賭場,因為是陌生臉孔,昌垊在門口就被擋下了,不管昌垊怎麼解釋,阿孝的手下還是不願理踩,直到昌垊提到了厲旭的名字,看管門口的手下這才打了通電話向阿孝知會一聲。

 

正愁著不知上哪找人的阿孝,這通電話可以說是來得恰好。
趕緊地,阿孝在電話裡告知昌垊,要先答應他不可以告訴厲旭,才肯告知圭賢的下落~

昌垊二話不說當然答應了!

沒想到阿孝讓小弟帶他來的地方,竟然是祟仁醫院?圭賢在醫院?


雖然害怕這即將到來的真相,但也沒空去思考去畏懼些什麼,昌垊只想知道圭賢的情況嚴不嚴重?

來到手術室前,除了二位小弟坐在一旁椅子上之外,就是阿孝一個人雙手抱胸的貼靠在牆邊...

 

”別跟我說圭賢正在裡面?”明知這是廢話,昌垊一時還是很難接受的再確認。
”昨晚我在小吧要離開時,在停車場看見圭賢倒臥在地上,很明顯被毆打過。在送到醫院路上,圭賢失去生命跡相沒有意識,經過醫生搶救後,心跳是恢復了但還是在昏迷中,也一度有內出血的情況,本來是止血了,不過剛剛又再湛血...”


”是誰幹的?”
”不知道,我只看見他一個人趴在地上...比較麻煩的是頭部...照了X光跟掃描,腦子裡有血塊壓迫神經...”
”那會怎麼樣?”
”暫時只能觀察,醫生說只要血塊可以自動消散,那就沒事人也會醒來,如果血腫情況嚴重的話,就得開腦清除血塊...”
”開了就沒事了是嗎?”
”基本上是的,不過要知道腦部手術還是有風險~~我想我該走了,還有你別忘了,無論如何都要等圭賢好轉才能告訴厲旭,我不想他再承受任何打擊。”

 

阿孝離開後,昌垊趕緊地拿出手機,打給晟敏告知這情況。
半夜裡,在昌垊通知下,晟敏載著弟妹們紛紛前往醫院探視

難得所謂的自家人,再一次的為著一個人而同在,看著趕來的身影,昌垊再次感受到大家的兄弟情,雖然和上次的晟敏住院比起還是有些落差...

但至少...當下這份憂心,不管多還是少,都是很真誠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