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夕之中婉如作了一場夢,夢醒後一切都回歸正常。
正常要吃飯睡覺,正常的上班下班...
少了什麼?還是根本就沒有過?

 

每一個晚上,只要到小吧喝喝小酒,帶些醉意回去,就能好好睡上一覺。
隔天又是一條好漢,一樣的投入在工作上,有時厲旭很懷疑自己的承受度,面對重重打擊,竟然還可以這麼撐著?

 

心死了嗎?陪著厲旭喝了幾個晚上,倘若心死,又豈會借酒來消愁?
厲旭的笑容愈來愈少也愈來愈牽強了......比起以前用女人來掩飾的那些日子,更多了一份孤單

坐在身旁,感受厲旭連日來的情緒,阿孝不得不佩服厲旭內心的強度,要說是偽裝死撐出來的嗎?卻不盡然~但是,厲旭當真捱得住這份情傷。

 

”別再叫酒了,我差不多要回去了。”在阿孝提手向服務生叫過來時,厲旭打住了續酒的興致,也順道的將自己手裡所剩的半杯酒一口乾盡
”才喝一瓶?”
”有點累了,不想喝得太晚~明天還有事做。”

 

在經過這次的打擊,以為厲旭會喝得比之前還爛醉,沒想到會是適可而止的不讓自己太狼狽的離開酒吧。

厲旭回到了以前的他,那個不讓人看見自己的脆弱,既冷漠又冷情的性格。

圭賢還在心裡嗎?絕口不提的把愛深鎖,是否就能鋪蓋所有的痛楚?
這答案也只有在尋回心中一把鎖,才會看清自己的單純。

---------------------------

至於圭賢呢?

已經連續十天了,圭賢還是一樣的,一到晚上就獨坐陽台...
憂看那身孤單不動的背影,每次看著都不禁令人感到發寒,昌垊不是沒上前關心過,只是雖然圭賢總有些反應,也看似一切安然,可到了明天,圭賢又一樣的守在陽台,整個人失去動力沒了生氣,像活死人般的撐著。

 

"走!"不忍心看著圭賢這麼下去,昌垊鼓起衝動抓著手臂要他起來
"你幹什麼?"
"去找厲旭,跟他說清楚。"
"你不要鬧了~"無力的抽回手臂,完全沒有捥回的念頭,原本就無法面對過去的圭賢,在厲旭得知江玉雪之後,更加沒有臉去見他。

"你不去就永遠失去他,為什麼不給自己一個上訴的機會呢?讓他知道你跟江玉雪根本沒什麼,要是他不接受,你大可以走人!"悶看圭賢沒反應,昌垊嚥下一口氣,追著再加一句"你不是很愛他嗎,也許他氣完就沒事了,說不定他在等你去找他呢?"

 

很無奈的~不管昌垊說什麼,圭賢的反應都是一樣。
依舊黯然的坐在原處,沒有任何的面色,沒有目光的眼神,沒有移動的身軀。
昌垊很擔心,無法叫自己眼睜睜的看著圭賢一天天的消沉下去,卻什麼忙也幫不上,昌垊不再計算後果,哪怕得到的答案是絕望的....

 

金比賣場~

看向牆壁上吊掛的監器螢幕,確認站在櫃檯前的身影,就櫃枱打來內線說是有個叫昌垊的在樓下,要拜訪他...
不過這要求被厲旭拒絕了,也僅管昌垊死賴著,最後還是被保安架了出去。

 

昌垊沒有放棄,隔天又再來~

知道厲旭沒有見他的意願,想必重施故計只是浪費時間,這回昌垊把自己當是客人,很自然的在賣場裡閒逛,而眼睛不時的留意每一處走道,在避開工作人員眼線的同時找到了厲旭所處的辦公室。

推進門的第一眼,昌垊看見了厲旭一雙驚慌的眼神反應,那瞬間的眼神是二次的驚愣,第一次應該是為著他突然出現而嚇一跳,第二次似乎是隱藏著什麼怕被發現?畫面昌垊暫且擱在眼裡猜想...

 

"你---你怎麼上來的?"
"你的保安,看來不是挺安全~"


厲旭沒有應聲,收回目光,等著昌垊自己說出目的


"不好意思,要不是你不肯見我,我也不會這麼冒然的跑上來。"走到桌前,昌垊自己拉了張椅子坐下,拉近的距離,昌垊有意往厲旭的桌上瞄上一眼,看似像照片般的紙面,不過厲旭很快的把那張紙用文件蓋過了

暗底,昌垊猜想那是倆人的合照,那是不是也表示厲旭並沒有放下圭賢呢?

這麼想著心裡也踏實了些,相信這麼闖進來,會有個好結果。


"不介意我坐下吧?"
"是圭賢叫你來的嗎?"
"你希望是嗎?"直盯的雙瞳,昌垊鎖住厲旭的眼神反應。

厲旭避開了昌垊逼視的目光,將臉側向一邊,沉默著...
眼神是騙不了人的,厲旭眼神的變化讓昌垊心裡稍稍放了些心,雖然不是十分的肯定,但也深信厲旭對圭賢還是有感覺的...

 

"就算是被判了死刑,也要死得清清白白的你說是不是?"
"你想說什麼?"
"在江玉雪這個目標上,其實在夜店已經成功讓她上勾了,只要圭賢再進一步,我們絕對可以拿到更多的錢,可是圭賢不做了,這是他第一次在沒完成任務之前止步,我想不用我說原因吧!"
"那我是不是應該感到慶幸,慶幸圭賢只是跟她親咀沒有搞上床?"
"當初你選擇跟他在一起,應該早料到了不是嗎?可是圭賢為你改變了,這不值得慶幸嗎?"

 

"沒用的,就算沒有江玉雪的事,他可以為了我說錯一句話,寧願守住他的自尊,就算我哭倒在街上,他也不敢出來面對我!"在心裡,厲旭有著不諒解,雖然當下知道圭賢和自己一樣的心痛,可不敢置信圭賢會為保留尊嚴寧願選擇放棄他?
"也許你不知道,其實在圭賢內心裡是很複雜的,大家都以為他當家常便飯,但在心裡他比誰都在乎,甚至自卑,你介意他的過去,他怎麼還有臉去面對你?"


"我都說不是故意了!"
"你別怪我太坦白,如果不是介意的話,又怎麼會去提起?"

"介意?你說的,選擇圭賢早料到了不是嗎?可想過我為什麼突然提起了?要不是你們那位好大哥,我根本不會說出那句話!.......也對,你們個個都不想看見我影響了圭賢,今天這個結果你們應該感到很高興才對!"
"敏哥?敏哥找過你嗎?"

 

"呵~你們大哥真是好文采,不去寫個春宮錄真是太可惜他了!請你告訴我,在聽完圭賢這麼精彩的性愛過程之後,我該用什麼心態去面對他?"

聽到厲旭說出了這件他和圭賢都不知情的背後,昌垊帶著嗤笑瞥下一記愛莫能助的眼神,沒想到晟敏會用圭賢當籌碼去對付厲旭 。

該用非戰之罪來形容這對相愛的人嗎?不得不佩服敏哥這招借刀殺人,真是發揮得淋漓盡致,完全利用了厲旭的矛盾中傷圭賢的弱點。

 

"我不斷告訴自己那不是圭賢的錯,可是最後我還是--但為了這麼一句他就這麼走了,而讓我萬萬沒想到的是.....竟然還多了一個江玉雪!你想我還可以怎麼接受?能不能對我公平一點?"

 

啞口了,昌垊真是啞了口,說委屈論傷害圭賢怎麼也沒比厲旭還多,自認實在沒有立場可以為圭賢說些什麼?
彼此都靜下來了,昌垊不再反駁,厲旭也不再訴出心中的折磨,就這麼的....兩人擺著沒有目光焦距的四目空對了好一會,昌垊站了起來,厲旭的眼神沒有對上,昌垊能感覺厲旭心裡真的很失望...

 

離開前.....雖然自知希望渺茫,昌垊還是把最後的目的說了.....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還愛他,不過~~圭賢現在的情況很糟,整個人像沒了希望一樣,說難聽點像在等死~~要是你能念在過去的情份上,請你去看看他吧...打擾了。"

 

要是你能念在過去的情份上......

耳邊盤旋昌垊最後的話語,聽著過去的情份上這字眼,厲旭的心就不自覺的刺痛著,不想再去想起,可記憶永遠存在.....

一句話語就能牽動全身,但在想起過後,又能改變什麼?

可以讓記憶有選擇性的清除嗎?可以當什麼都沒有過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