圭賢的死穴昌垊知道,晟敏當然也知道,將圭賢的過去赤裸裸端在厲旭面前,就想看看厲旭的能耐。
明知道圭賢是為了局來騙他的錢,竟然還可以不要臉的纏著圭賢,無視騙局的存在,但真能無視一切嗎?

單看圭賢這幾天的心情,還以為厲旭能有多愛,結果還不是嫌棄了。

 

如此輕而一舉就踩進自己設下的陷阱,沒想到這一招會這麼有效,不過才一天就瓦解了看似深厚的情愛,該笑厲旭太容易嗎?

晟敏嗤笑著,笑自己把厲旭的能耐看高了!

看著圭賢的背影,晟敏心裡想著自以為的結果,笑嘆這世間能有多少像他這樣,包容所有的醜陋,依舊堅懷不變的愛。

 

對晟敏,圭賢還是一樣的很精簡的回應,再則就淡淡遙頭,無言可語~
是因為彼此存在著尷尬嗎?

圭賢的態度其實晟敏該滿足了,至少現在還同住一個窩,彼此的互動也多了。

 

"圭賢,你怎麼了?有心事?"
"沒什麼。"
"記得小時後你不開心時,也會像這樣找個高的地方,由高往下望~"
"是嗎......"
"每次只要看個一晚,隔天你就會好了。"

 

圭賢沒表示什麼,晟敏根本不知道,從高處往下看,其實是在給自己尋找一個活下去的理由,好讓自己打消尋死的勇氣。


"不過這次你看了好多個晚上..."端倪著圭賢的面容神色,晟敏想確認心裡所猜想的原因。
"雖然我不知道什麼原因讓你這樣,不過我想...你很快就會好了,一直以來都是那麼堅強,也從不讓人擔心過。"不管真正的主因是什麼,晟敏藉此強調話語,為的是讓圭賢把堅強二字看得理所當然

 

"呵,你真看得起我。"
"你會的!"
"希望是吧..."
"晚點那幾個小鬼說要去唱歌,一起去吧~老待在家裡多悶,就當是發洩也好,到那酒喝一喝,吼一吼,心裡舒坦點是不是?"
"再看看吧。"


圭賢還是去了,就如晟敏說的,去喝一喝吼一吼,就算是把內心的苦悶都吐出來也不妨是種發洩的方式,況且在家悶了幾天,也是該出去透個氣了。
給了自己這麼一個理由,圭賢說服了自己和大家一起到KTV唱唱歌,喝喝酒,暫時忘記一切的瘋狂一晚吧!

 

是冤家路窄嗎?連日不出門,一出門就招來無謂的一頓拳腳,來到KTV喝了不少酒的圭賢,就在走出廂房要解個小便時,就這麼被阿孝撞見了!

真是教人看了就火大的一幕,想到厲旭還為著圭賢每天都得靠酒帶來睡意,而圭賢竟然還有這個好心情來在這裡唱歌!喝酒!

忍不住那團火氣,阿孝咀裡爆出TM的等等字眼,一進化妝室就把圭賢揪在手,掛著一雙怒目大聲的斥責

 

"臭小子你竟然還有心情在這裡唱小曲,知不知道你把厲旭搞得多傷心?"
"怎麼都是我和厲旭的事。"
"TM的,你才知道關你的事嗎?"聽著圭賢理直氣壯的話語,阿孝真是滿腦不爽的狠狠揮他幾拳,將把月來積壓的火氣洩在圭賢身上。

圭賢沒有還擊的打算,就當拳頭是謝謝阿孝照顧厲旭的份上。

 

"怎麼~說你一句就把人給甩了,你還真夠潚灑了,你的自尊心就這麼重要嗎?你知不知道這一路來厲旭心裡吞下多少苦?你M的,你這算什麼愛,你不配愛他!"阿孝說得很激動,內心像淌血似的為厲旭感到不值,憤怒的雙手不受控將圭賢掙甩到一邊,緊握拳頭不斷的在圭賢上揮過一拳又一拳的發洩著...

認命地,由著阿孝去發洩,在圭賢心裡又怎麼會少了心疼,明知道厲旭痛苦著,還是沒有勇氣再去面對他。

"你對得起他嗎!知不知道在他看見你在偷東西的當下想都沒想就把我攔下來,還不停的求我放過你!"
"你說什麼?"驚訝著,想著厲旭是在何時何處看著自己行竊...

 

"怎麼,驚訝?我比你更傻眼,厲旭竟然可以完全無視你的行為!不管他對你說了什麼,一句話真那麼重要嗎?我要是知道會有今天,我早該把你跟江玉雪的事告訴厲旭,才不會落到現在由你把他給甩了!"
"你怎麼知道江玉雪的事!?"
"呵~你在夜店表現得這麼精彩,還怕少了人看見嗎?你說,我是不是應該告訴厲旭,好讓他的心死得更快一點!" 

"不要!不要再打擊他~"覺悟著,被阿孝徹底的罵醒,圭賢抓著阿孝的手臂,迫切懇求別讓事端再刺激厲旭受傷的心

"打擊?有比你親自甩了他還殘忍嗎?"

"我現在給你一次機會,厲旭現在就在包廂裡面,要是你沒膽量去見他,那就馬上給我離開這,別讓他再看見你!"

話說到這,阿孝把話烙下,楚在原地就等看圭賢怎麼做~

 

這時洗手間的門被打開了,倆人下意識的朝門看去...
真是註定的緣份,映入眼簾的,厲旭就這麼掛著一雙帶水的眼眸,傻了眼的站在門外

"厲旭!"阿孝腦子閃過的,莫過於從自己咀裡爆出的江玉雪,沒想到會在這樣的情況下讓厲旭得知了這件事。


還提著手背擦去咀角被阿孝揍出的血絲,在看見了厲旭當下,和阿孝一樣的念頭~圭賢完全的愣慌了雙眼,張著咀喊不出一聲心裡千思萬念的名字,只看見厲旭紅了眼閃出淚光的水眸,而眸裡透出了一絲無法諒解的眼神

 

"誰是江玉雪?"語帶冰冷的聲調,厲旭擺著冷眼對阿孝問
"厲旭,其實---"
"我問你誰是江玉雪!"大怒的一聲吼,此刻厲旭什麼都不想聽,只想知道江玉雪為何而存在。
看著厲旭,阿孝真是說不出口,無奈的將頭撇向一邊。

 

教自己措手不及的真相,厲旭踩著遲疑的腳步慢慢走到圭賢面前~~
"我以為你有多在乎過去,我以為你有多難堪,讓你寧願放棄也不敢面對我.....沒想到你竟然可以背著我---"
"厲旭,不是這樣,那只是個任務,是我們的目標---"
"那也就是有了?“

..........

你是不是親完他又來親我,還是上了她又來上我?"心碎著,厲旭無力的勒抓圭賢胸口上的衣服,含淚帶哽的說出話語

 

可以為自己澄清些什麼?揪著兩眉,圭賢完全無法去回應這樣的指控,只能遙著頭做出無聲的反駁。

"厲旭---"

啪一聲,不想聽圭賢再解釋些什麼,厲旭痛心的狠甩圭賢一巴掌

"騙子,我真傻,我怎麼會相信你的承諾!"說完,厲旭鐵了心往胸口絕望的扯下脖子上那條玉墜,帶著心死的眼神丟還給圭賢後,轉身離開了化妝室。

 

眼前這一幕,看著圭賢呆愣的模樣,對圭賢多少感到抱歉,無意去洩露這真相...
謊言雖然遲早都會被揭穿,但阿孝怎麼都不希望是從自己的咀吧說出,無奈地跟隨厲旭的腳步,阿孝也離開了,留下拿著玉墜還無法接受這一刻的圭賢...

 

昌垊默默的走進來,所有過程他是看得一清二楚,打算小解的他在化妝室門口看見了厲旭,聽見了化妝室裡傳來阿孝的斥罵聲,昌垊趕緊縮回了牆角端視這一切,沒想到阿孝也知道江玉雪的事。

"圭賢你還好吧..."
"昌垊,厲旭他---"
"我知道,我全看見了..."
"你知不知道這玉墜代表什麼?"圭賢抵著盈盈的淚眶,哽咽的擠出話語

 

(厲旭~我無法給你什麼承諾,玉墜就當是我的心,我現在把我的心交給你。)
(如果有一天你不愛我了,就把它還給我哦~)
想起自己曾經說過的話語,圭賢心好痛,掏空的胸口無力支撐崩潰的身軀,圭賢鬆下那雙腿跪在地上,捧著他的心,學不會厲旭的隱忍,圭賢擠下了酸澀的眼簾,由著滿滿的淚水不保留的直落臉龐。

 

十幾年來第一次看見了圭賢的眼淚,昌垊真有說不出的難受,很真實的,自己也完全的能感受到為一個人心痛的感覺,不知道能為圭賢做些什麼,只能束手無策的看著他緊緊握住那條鏈子不斷痛苦的啜泣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