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我喜歡這麼抱著你,我們就像一體分不開的~"
"圭賢以前也是像這樣抱著那些女人睡覺嗎?"厲旭無意的把內心的話拖出口,可這一拖真是讓圭賢傻了眼,驚訝於厲旭怎麼會突然提起自己的過去,緊抱的雙手瞬間退去了力道,厲旭這身柔軟圭賢抱得心虛,驚愣的讓自己啞了口~~

 

感覺到圭賢撫抱的力氣滅去了好多,厲旭知道自己說錯話了,也知道圭賢心慌也心虛了.......

該去責怪嗎?
圭賢是環境造就的,怎能狠心拿著過去的傷疤無辜的再把錯加在圭賢身上....

"圭賢...對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厲旭退出這肉體的結合,轉過身子主動送回懷抱,為自己剛才的失言感到抱歉...

 

雙眼裡圭賢透出了自卑的眼神,對厲旭回抱的柔情,看那一雙清亮的眸子對著自己望,圭賢覺得很羞愧,尷尬又心虛地垂下眼簾,也抽回了擱在厲旭身上的雙手,不敢厚著臉皮拿取厲旭這一刻的深情...

 

趕緊的,在圭賢想退離前,厲旭用手再勾回圭賢的身子,一頭栽進胸膛,滿是自責的安撫著

"圭賢~~對不起。"無助的...除了對不起,厲旭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
"厲旭,為什麼你會...你從來沒提過,我這才知道原來你是介意的?"
"不是的,我--"

圭賢失望的撥下了厲旭的雙手,沒有再吭聲靜靜下了床,穿回自己的衣服,是準備要離開了嗎?

 

"圭賢?你...你要走?你?"傻著兩眼慌的目光,沒想過這樣的話語會讓圭賢排斥了自己
"應該說,是我配不上你..."圭賢走到吊掛外套的衣架前,從外套裡取出了存摺,連帶印章,提款卡,集在一手放在厲旭的眼前~

"存摺裡的錢,應該夠你將房子贖回,這是我的心意也是我欠你的..."
"什麼意思,你現在是打算離開我嗎?我只不過說錯了一句話。"

 

圭賢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此刻的他不論是腦子還是內心,都為自己過去和女人所幹過的事感到自卑,矇羞,在這當下根本無法去面對厲旭~甚至...就連多看一眼的勇氣也沒有!

就這樣,圭賢帶著羞愧黯然的轉身離開了...

 

怎麼會這樣?

厲旭撐著淚盈滿眶的眼眸,不敢置信圭賢就這麼離開了,頃刻間的轉折就為了一句話?!

自己又何其無辜,這傷害誰能來解釋...


拾起床上圭賢留下的存摺打開一看~800多萬?這是圭賢的所有嗎?

(厲旭,你是我人生唯一的希望~唯一的愛!)

為什麼?這一刻厲旭好恨自己,圭賢是真心真意的對待,而自己卻活生生的敲碎圭賢一直以來存在心中的希望...


厲旭匆忙的穿上衣,拿著存摺一股惱的衝出飯店,尋找圭賢的身影,
左看右望,圭賢早已走遠了,厲旭心好痛,拿起手機撥出電話,圭賢沒有接下來電,心急地再打一通,圭賢還是沒有回應~~

(圭賢,你真的不理我了嗎?)扛著絕望,厲旭發出了簡訊
(賢~你回來,別丟下我!)

隨著一分一秒越過,厲旭的心愈是碎裂著,圭賢完全的沒有理會,真的可以狠下心嗎?

一直都是這麼寵溺自己,把他捧在手心裡疼的圭賢,短短的一瞬間,這些感覺都離自己好遠~~好遠...

 

(旭,對不起,讓你傷心了,對過去我很遺憾,你好好照顧自己知道嗎...)
圭賢終於回復了,可是卻留下了結束的話語~

怎麼承受這樣的結果,厲旭好崩潰的就這麼在大街上聲哭嚎,從來就不會讓自己在外頭如此狼狽,然而此刻,厲旭再也撐不住打擊,就這麼赤裸裸的敗露脆弱,跪在地上放聲哭著...

 

短短的一天一夜,接連承受內心的折騰,言語上的刺激,失去至愛的打擊~
在染上風寒的加持下,厲旭捱不住煎熬再一次昏了過去,傾倒在大街上。

迎上前的一雙手,將厲旭橫抱起來,心疼與自責全寫在臉上,圭賢並沒有走遠,躲在角落忍著心遠遠凝望瘦弱的身影,就怕厲旭有什麼不妥~

 

----------------------------

 

圭賢沒有發出任何聲音,靜靜的抱著厲旭,來到曾經被阿孝抓來的這間賭場~
門口小弟看見圭賢,就馬上擋了下來,而後看見圭賢手抱的人,記得是孝哥的朋友金厲旭,在圭賢表示要找阿孝後,小弟很識相的引路,把人帶到孝哥的辦公室。

這進門,阿孝看見厲旭不醒人世的樣子,隨即心急的脫口斥責
"發生什麼事?你對他做了什麼了!"
"他發了點燒,身子很虛弱,你找人給他抓個藥,打個針就沒事了。"圭賢很平穩的向阿孝清楚交代厲旭的狀況,然後很小心的將厲旭擱放在一旁沙發上,收手前~圭賢不捨的再落一吻。

"你到底在搞什麼?好好的厲旭怎麼會病了?"
"我知道你對我沒好感,不過我相信你會好好照顧厲旭,要是不麻煩的話,請找個人看著他,別讓他一個人跑去喝酒~~~~~謝謝。"對阿孝的質問圭賢沒有多解釋,僅僅把話給交代後人就走了。

 

先不管發生了什麼事,阿孝只管將厲旭抱到辦公室裡的隔房,讓他舒服的躺好在床上,並要人去把家庭醫師帶來,親自為厲旭診治~
打了針開了藥,一切都弄妥後,阿孝這才鬆口氣,就等著讓厲旭自己醒來...


幾小時後,厲旭醒了~兩眼左右移晃了一下,好奇著自己為何身在此處
"覺得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我怎麼會在這裡?"沒有回應阿孝的關心,厲旭只想知道是誰將自己送到這來
"是圭賢把你送過來的。"
"圭賢?他人呢?"
"把你留下後,他就走了。"

 

又走了,圭賢明明是放心不下才會看見他昏倒,可是卻狠下心把他留在阿孝這~

就為了一句話,圭賢把他丟下了~不理他的傷心難過的丟下了?
該同情圭賢的玻璃心嗎?還是可憐自己付出的愛如此不堪一擊?

傻傻地持續沉默著,直到阿孝主動開口問著事情的始末,厲旭才有了反應
"我~~"擠不出一句話,不想在阿孝面前說出圭賢的不是,更加不想再提起過去,厲旭無力的遙了頭。

 

厲旭不說的,阿孝不會追著問,也相信以厲旭性格上的靭性,是有這能耐去承受擱在心裡的痛楚。
在厲旭的堅持下,還是放著他回去了,阿孝沒有忘記圭賢交代的事,但也不至於派人去盯著厲旭~只不過針對厲旭有可能會去的酒吧,向那些櫃員叮囑著,金厲旭要是去的話就打通電話交代一聲。

 

-----------------------------

 

在這一天過後,連著幾天下來,圭賢幾乎都待在住所,也時常一個人楚在陽台外,伴著煙煙酒酒靜靜的沉思~

雖然大家都看在眼裡,然而敢上前關心的,也只有晟敏跟昌垊~

對昌垊而言,在知道圭賢為了什麼,除了迎和他的話語陪他喝上幾瓶酒之外,也沒什麼好勸的,到底相處這麼多年,怎會不了解圭賢內心的痛點在哪,只是沒想到厲旭會在乎了...

 

"就這麼結了?你捨得?"
"我愛他,怎麼會捨得,我只是沒有勇氣再面對他。"
"也許他真是無心的?"
"自我安慰嗎?如果沒想過,怎麼會從口中說出來?"

昌垊真是沒得勸,圭賢說的很真相,無奈咀巴是經由大腦所控制,倘若不是這麼想,又怎麼會溜出這樣的話語。

對圭賢是傷,那厲旭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