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還握在手上,厲旭真的累,這麼迷糊的趴在桌上睡著了~
即使過了二分鐘手機立刻傳來簡訊,厲旭也完全沒反應的沉入夢中

(旭,原來你還沒睡~怎麼不接電話?)

又過二分

(要不,我再打一通過去?)

又過二分,圭賢感覺到不對勁,不明白為何厲旭全無反應?心急著電話馬上就撥出去了,可在響了幾聲後~~~

"你好~"
"厲旭,你怎麼了?"
"我不是本人哦~"
"那你是?"
"請問你是他什麼人?"


"我是他男朋友,他怎麼了嗎?"
"男朋友?"服務生少了份同理心的聲調,語帶驚訝的
"是啊,有問題嗎?"圭賢不是很滿意這聲質疑,語氣有些不悅的應了回去,這不就是圭賢的真性情嗎,無畏這臉皮,他只知道厲旭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呃~~沒,沒~~他喝醉了,我們怎麼叫都叫不醒,你看要不要來把他帶回去?"

"什麼!他喝醉了?他在哪?"

 

一收到消息,得知所在處,圭賢匆匆的抽了外套就出門,火速的趕到小吧去

這門推進,見厲旭就趴在桌上,圭賢揪著兩肩將厲旭撐起身子,讓他倚靠在自己胸前,提手輕輕撫著厲旭,咀裡輕呼"厲旭~旭?"
捧在臉夾上的手,感應到厲旭火燙的小臉,自覺不對勁的再摸摸額頭,好燙!厲旭不是醉了,是發燒了!
趕緊的,圭賢一把將厲旭抱起,付完帳之後走出小吧後,將厲旭送到醫院去~

 

醫院...

 

這是圭賢第二次把厲旭抱到醫院來,索幸只是發燒,打針拿個藥就可以離開了。
站在掛號櫃檯前,再次看見那熟悉的病人資料卡,這回圭賢不再需要打給昌垊,也能清楚明確的填完厲旭所有的資料,圭賢很欣慰自己可以靠著對厲旭的了解,完成這份填表,而不是再像以前那樣一無所知~

厲旭短時間內沒能醒來,即使在護士不讚成的意見下,圭賢還是把人抱走了,他知道厲旭不喜歡待在醫院。

 

飯店...

輕輕的將厲旭溫柔的放上床,脫下身上被雨淋濕的上衣和褲子,一時間沒能帶上衣服,圭賢沒多考慮的就脫下自己的棉衫為厲旭套上。

走進浴室,圭賢端來一盆熱水,沾著毛巾,倚在床邊幫厲旭擦去身上早已退乾的雨水。

擦拭中圭賢心裡一直懸著疑問~~想不通為什麼厲旭會淋了雨,而又為何再回到小吧?

擦完了全身後,圭賢也累了,大半夜的被這麼折騰,心裡再納悶也抵不過腦子傳來的睡意,圭賢讓自己也沖了個澡,洗淨一身汗~
拉開棉被圭賢將人抱在懷裡,暫時不去思考那些疑惑,不管發生什麼事,圭賢只要厲旭人好好的還在他身邊就好了。

 

不知過了幾小時,緊密的窗簾測不出時日,只看見從窗簾透進的薄弱的日光,厲旭緩緩的打開雙眼,看見近在眼前那厚厚的胸膛,沒有急著抬頭看,因為從身上所散出的體味,厲旭知道是圭賢將他抱在懷裡...

只是~~為什麼圭賢會在他身邊?而且還一起躺在床上呢?
呈著一雙不明的水亮眸子一愣一愣的把頭抬著看...
圭賢很安心的微笑著"厲旭,你可醒了~你睡了好久呢~"

"圭賢,你...我們怎麼會在這?"
"你昨天發高燒,我去小吧抱走你的。"
"我~我發燒?"
"是啊,你太不小心了,怎麼又跑回去小吧喝酒呢?還淋雨~嗯?"
"我...沒什麼,我只是...太開心了,所以..."
"呵~小傻瓜,怎麼不找我呢?我也有份的嘛。"
"嗯。"


"你知不知道,你昨天又把我嚇一跳,上次你是滿頭血,這次是發高燒,要再有下次,我看還沒到醫院,我就昏了。"
"為什麼?"
"被你嚇昏了!"
被圭賢這麼說,厲旭擺著無辜的小臉龐把頭縮了回來,圭賢笑了笑捧回小臉,帶滿寵溺的補回一句"放心,不管多少次我都不會昏的,不然怎麼保護你呢。"
"圭賢..."
"嗯?"
"你對我真好..."微笑相視著,雖然厲旭的話很簡短,還是能擄惑圭賢的心房,深情的眼眸沒一刻退散,圭賢慢慢地湊近那小咀,想著昨晚沒機會好好親親厲旭呢~~


"我發燒了,你會被我傳染..."
"有什麼關係,最好把細菌都吸到我身上來,那你就不病了~"
"胡扯。"
"呵~那旭喜歡我胡扯嗎?"厲旭帶著甜甜的笑遙遙頭,圭賢還是把小咀給覆蓋了,深入的親舔著~比起昔日,今天圭賢吻得更為溫柔,就連擱淺在身上的手掌都不敢使力的揉撫,就怕因感冒全身酸痛的厲旭稍有不適...

 

圭賢還是像以往一樣吻得深入,感覺到整個舌頭就要被吸到圭賢的唇腔裡,厲旭輕嗯了一聲,圭賢的吻真讓人難以抗拒嗎?
(是不是覺得圭賢的吻很特別呢?)就算是親吻發出的悶嗯聲,厲旭都能感覺到是歡愉的聲線~

微微揪著眉間,擾人的字串飄過腦海裡,厲旭為這吻感到厭惡,厭惡自己和那些女人一樣的沉醉在圭賢的深吻中...

 

不敢有明顯的抗拒,厲旭抵著雙手輕柔的瞥開被圭賢包覆的唇口,圭賢不疑有他,將吻唇順沿流下,落至脖間含住喉結輕吸一口後,慢慢親舔到鎖骨~
圭賢充滿柔情的愛撫,暫時讓厲旭忘卻了剛才所產生的厭惡感,迎和著圭賢所有的動作~手掌滑進大腿迂迴地撫摸著,隨之鑽進底褲握住那硬物
"嗯~圭賢?"第一次讓圭賢這麼握著自己的分身,厲旭有些措手不及,也不明白圭賢打算怎麼做
"旭,讓我幫你。"
"不,不用~~
"別怕,這沒什麼,慢慢就習慣了。"輕輕的,圭賢退去厲旭的底褲,握著那尖挺配合著厲旭的嗯喘的節奏來回揉搓著

 

"不要,賢~嗯~~~"初嚐的滋味厲旭還是無法抵擋這輕飄的快感,圭賢沒有花很多的時間,就讓厲旭達到高潮傾洩積壓已久的慾火"旭,舒服嗎?"
"嗯..."

抹過溫柔的微笑,圭賢情不自禁的再吻回小咀,在厲旭還處於意識喚散之中悄悄的在密穴中伸入一根手指

"嗯~"抑不住那敏感,厲旭輕嗯了一聲...來回幾下,感受著內壁的張力能適應時,圭賢再探進一根手指~

”啊~”厲旭又是一聲喘叫,圭賢體貼著,讓二根手指緩慢的在內膜裡輕柔的抽動...

 

"嗯~圭賢...我--"聽著自己忍不住叫出的聲音,驚覺到自己拱起的小腹,不堪其擾的話語又在腦子裡複誦了一次...


沒想到自己和那些女人一樣,一樣的反應,一樣的在圭賢的指上功夫下叫喘著,厲旭恨透這聲音,使命的咬著下唇不讓自己再發出那樣的聲喘,可那還停留在體內的手指仍不斷的刺激著敏感處,沒志氣的身體還是不聽話的一再挺起,圭賢的愛撫完全無法讓雙唇緊合,厲旭張著咀痛苦的把聲音憋在喉間裡。


"不要...圭賢你不要再用了..."
"旭,我弄痛你了嗎?"
"不是,我..."
"旭要我進來了嗎?"圭賢這一聲問,厲旭愣住了,還可以撐下去嗎?

(圭賢根本不知道,這不是他的錯...)望著圭賢~厲旭心想著...

 

圭賢爬上身了,撐開了厲旭的大腿,握著分身準備進入時,疑愣的厲旭連忙握住圭賢那隻手...

"圭賢...讓我趴著..."也許背著圭賢,就算撐不住,也不會被圭賢看見自己那張掙扎的面容。

圭賢沒有想什麼,一切都尊重厲旭的意願,輕柔的~圭賢翻過身子,從背後抱著厲旭柔軟的腰枝,將分身埋進身體裡
"啊~"挺入的那一刻,厲旭還是叫了出聲,感受著圭賢在身體裡不斷的抽動,厲旭不斷的要自己別去想,盡可能的去投入 。

 

聲聲低吟婉如女人的叫聲連連,厲旭好恨...恨自己的身體和那些女人一樣的反應。

揮之不去的話語不斷迴盪在腦子裡,而身體仍繼續在圭賢的佔有下遙晃著

"嗯~啊~"忍不住又是連著幾聲叫,圭賢的床上功夫~~就算厲旭再悔恨,都無法抗拒圭賢埋在體內所帶來漸輕漸重深入淺出的快感~

"嗯~圭賢~~~啊~"這次的性愛,厲旭似乎比以往還敏感著,不知情的圭賢,完全沒聽出厲旭的低吟的嗓聲裡透出那一絲哽咽...


圭賢一心想讓厲旭也達到高潮,挺進更深處,頂在厲旭最敏感的地方,在穴裡更加快的律動著

"啊~不~~不要~~停,圭賢不要.....啊~"圭賢沒停歇,維持律動在最後的衝刺和厲旭一起達到最歡愉的高潮,圭賢緊緊抱著厲旭將愛的液體注入體內。

 

厲旭無力的趴在枕頭上,也在枕頭上磨了磨,在圭賢沒發現下,藉由枕頭布吸乾眼眶裡的淚~

喘著薄弱的氣息,慢慢退去內心裡殘留的矛盾,諷刺,甚至厭惡。


一直被這麼圈在懷裡,圭賢似乎沒打算抽身,仍然把分身擱在體內,厲旭試著扭動了一下,希望圭賢自己退離
"別動,旭...讓我再多留一會好嗎?"厲旭沒有回答也不再動,安靜的貼在身上和圭賢緊緊密合~

厲旭很難不去想起晟敏口中的那些女人纏著圭賢留在體內抱著整晚入眠的想像畫面...
(我該怎麼辦...)心裡不斷的懸著這念頭,揮之不去的話語該怎麼釋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