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怎樣才肯放了圭賢?

聽著這話,厲旭內心不禁冷冷嘆嗤一聲,難以理解晟敏這話的邏輯點何在
"這話應該是我問你才是!"

"從小我們就被父母丟到孤兒院,然後再被人整批拐帶到千門之家,在惡勢力底下被無條件的剝奪自由,沒有童真,只有磨練,管束,苦學~鞭條折磨了我們多少年?又有多少夜晚無法好好睡覺,餓肚子的日子豈是你這種富家子弟能夠體會!"

 

慢慢的,在回首童年的話語中,晟敏不但將自己帶回那不堪回首的往事,也帶出了憤世嫉俗的情緒

 

"為了擺脫惡夢,為了自由~就算冒著生命危險也要逃出來!十幾個人, 十幾個人就只有我們六個逃出來,七年來我們藉著彼此的特長,相互合作,才有今天生存的機會!你永遠都無法感受這段過程我們所一起經歷的苦楚~七年了!我們相依為命了七年,我們就像親人一樣的生活著。"憂鬱著,為了揣述過往,晟敏捱那過去不堪的記憶,就想告訴厲旭,他才是陪圭賢走過共苦日子的人。

 

對晟敏口述的過往,此刻厲旭真是無話可言,除了同情以外,也只有心疼圭賢承受這樣的經歷,無法參與也無從參與這困境~

"而你呢?你憑什麼來改變我們生活?圭賢跟我們才是同類人,他註定要跟我們生活在一起。要不是你來攪和,他根本不會變了,更不會想到要離開這個家!"說到激動處,晟敏顧不全話語,字字從憤恨的內心一一爆出口。

 

晟敏不經意的漏出話柄,讓厲旭恍然地想起晟敏設計讓圭賢留下的那場戲~

"就因為這樣,所以你假裝昏迷,好讓圭賢繼續留下來,是嗎?"

"怎麼,你承認了嗎?看你這身斯文嬌貴,竟然還會找人裝監聽器,做出這種見不得光的事~"
"我沒你這麼卑鄙,連自家人都騙,你怎麼對得起圭賢!"
"為了這個家的完整,我這麼做是必須的。"
"說得好聽,真的為了家的完整嗎?你根本就是害怕失去圭賢!就算你把他留在身邊有什麼用?他根本不喜歡你。"隨著對話,厲旭也漸漸的浮上那股氣,吐出一直以來夾在圭賢之間的根源禍手

 

"那又怎麼樣,我沒你那麼貪心,只要圭賢還在我們身邊,只要圭賢還當這裡是他的家,只要這個家完完整整的,我就已經很滿足了。"

"我貪心?你就為了個人的感情,你有沒有問過圭賢想要什麼?你好自私!"
"自私的人是你,你跟圭賢根本就是二個世界的人,可我不同~就算我看著他跟多少女人上床,我還是一樣愛他,你呢?你可以嗎?要是真心愛一個人,就該接受他的一切!"

 

厲旭擺愣一雙訝然的眼神,無法理解晟敏這無可救藥的愛情思維...
這算什麼愛?鄙視的,厲旭不自覺的嗤出一聲鄙視的氣息。

 

"怎麼,瞧不起嗎?呵呵~在每一次的佈局,看著他把舌頭伸進女人的咀裡時,我必須很冷靜的按下快門~不為什麼,只有完成任務我們才能繼續生存著!"

 

聽著晟敏口述圭賢執行任務的細節,厲旭盡是傻眼的直看著晟敏臉上的表情,沒想到他竟然可以如此麻木的說出...

 

"呵~不過是親吻就讓你傻了眼,要是作愛呢?你受得起嗎?"
"過去的事,我沒必要回頭去了解。"倔強著,厲旭藉著反駁提醒自己沒必要在乎圭賢的過去,
"你怕?呵~你只是聽我說而已...我可是親眼看著圭賢跟多少女人作愛!有時在車上,有時在客廳,還有廚房,最精彩的就是床上了!"盯著厲旭的面容變化,晟敏是故意的,存心提起圭賢實戰經驗挑著厲旭那顆羞恥心

 

"夠了!你不要再說了。"


晟敏滿意的看著厲旭漸漸起伏的情緒,不放過繼續接著說
"看樣子你已經親身體驗過了吧,是不是覺得圭賢的吻很特別呢?不過說到親咀的技巧他真的很有一套,有時後就算不上床,光靠他的深吻就能把女人吊上口,一樣可以達到目的。"

在晟敏說出圭賢傲人的深吻技巧時,厲旭也隨之帶上過去圭賢吻著自己,伸入那舌根舔在唇腔裡的感覺~當下,厲旭抿咬著下唇,為自己這張咀感到作嘔,所有話語聽進耳裡,都變得好諷刺,厲旭頓然感覺自己就像試驗品,和這些女人一樣的被玩弄於指掌間。

 

"圭賢在床上的功夫真的很有魅力,每一次都把女人搞得暈頭轉向,叫聲連連~當他把手插進女人的下體,看那女人舒服得拱起小腹,聽著那些女人的叫聲,我真佩服那台V8還能穩穩的架在我手上。怎麼樣,圭賢是不是也用手指幫你呢?"

"夠了,住咀,你住咀!"容易嗎?厲旭真心扛不起,激動地伸出衝動的兩手揪抓晟敏的衣領,撐著那雙盈盈的怒目,歇斯底里的吼出警告聲語


"呵~圭賢的指上功夫不錯吧~這可是碰了多少女人才有的經驗。"

完全無效的遏止,換來晟敏更無尺度的深入話語,厲旭掙開雙手,轉身背著晟敏,身為男人不可能要自己摀著耳朵逃開,那是懦夫的行為,可要繼續聽著嗎?
厲旭無力的垂下眼簾,微微沉著頭,只能楚在原地死撐地由著晟敏一字一句瓦解和圭賢過去所發生的情慾。

 

"你知不知道,每次看見他把老二插進女人的身體,在體內不斷的來回抽插,幾下重幾下輕,弄得女人就算高潮了也不讓圭賢離開身體裡,纏著圭賢整晚睡到天亮。對著那些畫面~~我就算心裡像刀割一樣痛也要忍著錄下畫面,然後不斷的告訴自己,那只是一個任務,只是肉體上的佔有。”

 

瘋了嗎?晟敏說得很深入,尤其是看著厲旭那身背影,愈是顫抖晟敏就說得愈過癮愈起勁~像變態般的咀臉陶醉在自己的描述話語中。

厲旭背身對著晟敏,不讓他看見自己一雙泛出淚光的眼眸~
可無法掩飾的,從晟敏揣述的字字句句,讓厲旭聽著都感到發寒的直顫身子。

耳邊沒有再傳來聲語,此刻~扛著月色,在這寂靜的深夜中,好靜好靜.....

 

厲旭抬了頭,仰天吐出胸口的結氣,吞吞口水潤潤那乾澀的聲帶,逼出那抹淡定,不甘勢弱的還以顏色

"你以為這麼說,我就會像烏龜一樣縮到龜殼裡去嗎?你省省吧!在我知道你們佈局派圭賢來騙我,我還能夠再接受圭賢,這些早就在我的料想中了。"厲旭故作一派安然,頑故的壓抑那張連說話都會顫抖的雙唇

"是嗎?那我恭喜你了!哪天圭賢要是再搞上任何女人時,希望你會和我一樣都那麼冷靜的看待,哼!"語抹,晟敏冷哼一聲不帶正眼的轉身離開,對他來說已經達到他的目的,也深信這些話足以動遙厲旭對圭賢的一條心。

 

-----------------------------

 

晟敏走了沒多久,夜空突然的飄下細雨~~

連上帝也在為我哭泣嗎?

沒有躲雨的念頭,厲旭靜靜的走到一旁,無力的坐在公園的水泥椅上...


懊悔自己跟上腳步,承受這多餘的折磨,生氣自己堅持不讓圭賢送到家,才讓晟敏有機可趁~

自嘲這好一個有機可趁?明知是刻意營造的陷阱,卻還是無法自拔的被陷阱給套牢,這內心該怎麼調適?而記憶又怎麼去清除?

 

厲旭沒有回到家裡,一個人再回到小吧,也特地挑選稍早和圭賢昌垊所待的VIP房,是想感受圭賢在身邊的感覺嗎?
在這時後,厲旭真的好想躲在圭賢的懷裡大哭一場,讓圭賢好好安慰自己,幫他修復被晟敏割得滿身傷的心靈。

然而~可以當沒一回事的面對圭賢嗎?

厲旭不知道,真心不知道~
他只知道現在的自己胸口很難受,骨子裡不斷的發寒,好冷,好冷。

 

酒可以暖身是嗎?那就試試吧~

在喝上不到一瓶紅酒,厲旭已經感覺到頭昏欲墜...

鈴~~手機響著,是圭賢打來的電話,趴在桌上手還拿著酒杯,無力的看那屏幕伴著響聲不斷閃出圭賢的名字,自知狀態不佳,厲旭沒能敢接下那手機,就怕讓圭賢多份擔心。

手機靜下來了,厲旭無力的閉上微微發燙的眼簾,疲憊著讓自己歇一會...


鈴~~手機又響了,再一次把眼皮睜開,沒意外的名字映入眼眸中,這一通來電響得好急,厲旭知道圭賢在擔心,僅管如此,還是放著它靜下來

(厲旭,睡了嗎?今晚我好開心,因為可以讓我最好的兄弟知道我們相愛。你應該讓我陪你回去的,這樣我就可以再抱你一會,昌垊在場,不能好好吻你,下次見面時,我要把今天的份給補回來~~好想你的圭賢。)

好長的一封簡訊,圭賢灑嬌的字句,看著都讓厲旭不自覺的流出一絲笑容,也心疼著圭賢那份思念,到底這無關圭賢的錯不是嗎?

(圭賢,我愛你~)厲旭趴在桌上用僅存的手力指畫了他最想告訴圭賢的話語,而後迷迷糊糊的將簡訊送了出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