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旭他很傻~明知道跟著我這樣的人沒前途,沒有未來...他不敢問不敢要求...他一直都是靜靜的陪著我,不管心裡有多難受也不讓我擔心...每次看他為我忍著眼淚,我心都要裂了!昌垊,這好真實你知道嗎?我完全能感受心裡那種痛,為一個人痛著..."

 

門外......聽著圭賢這番話,早已潸然淚下的厲旭,抿咬著雙唇就怕不小心發出哽在喉間的啜泣聲...

 

"當我看見他笑的樣子,我第一次覺得這個世界還是很美,不管我帶他去哪,他從來不會多問一句,完完全全的把自己交給我...就算是曾經...曾經我騙了他這麼多錢,他還是信任我......而我卻不能做到他心裡最想要的,其實我多希望他天天都在我身邊,可是..."

"怪不得你想搬出去了~~其實,雖然你答應了敏哥還是可以反悔的。你也說了~在咱身邊真真假假的,口頭承諾也不算什麼了!"
"不可以,要知道我們生存的方式已經是最大的謊言,如果連對著自己人都要帶著謊言,那就連僅有的自我都沒有了..."

 

這就是圭賢不是嗎?就是這樣的圭賢才值得厲旭去愛,也因為這樣的圭賢,才會更珍惜厲旭的存在,這信任這諒解,不斷在內心加深了彼此的份量。

"唉~做人那麼累幹嘛,還有所謂的彈性空間嘛~"

 

門外......不想聽見圭賢為難的掙扎在這話題中,厲旭提提手背拭去臉夾上的眼淚,仰頭深呼一口氣的緩緩胸口那鬱結,拉拉咀角當什麼都沒聽見的將門推開

"聊什麼?什麼彈性空間?"厲旭睜著清澈的眸子,裝著無辜的面容,故作狀況外的帶出語末隨口問。
在看見厲旭走過來,圭賢馬上一抹深情微笑,牽著厲旭坐回到身邊。

 

"哦~沒什麼,就是說做人別老死守著原則,要有彈性嘛~"
"有原則也是好的,圭賢就是因為守著原則,答應我的事從沒讓我失望過。"
"你還真替他說話~"
"他值得啊。"
"呵~你們倆倒是同聲同氣啊。"
"羨慕啊,那就跟我一樣也找個人吧~"很快的,圭賢轉了情緒,已經很習慣在厲旭面前流露怡然的神態 
"算了吧~"

 

微笑著,厲旭撐起桌子那雙筷子準備享用圭賢剝好的蝦子時...

"等等,這有點涼了,我再給你剝新。"
"不要緊,涼了也一樣好吃,你嚐嚐~"說著,厲旭夾了隻蝦子餵圭賢吃一口
"嗯,這蝦子很新鮮哦~"嚼著咀裡厲旭送上的愛心蝦,圭賢不忘的也給厲旭夾上一隻

"厲旭也嚐嚐。"

 

對著眼前這一幕,昌垊有著說不出的感覺~
兩個大男人就這麼給對方夾菜送到口,明明是再肉麻不過的舉動,可看進眼裡卻是如此和諧而又充滿愛的畫面。

笑嘆這月老的紅線牽錯性別~咒罵丘比特業餘的身手射錯了箭耙,才讓這倆隻苦命的七彩鴛鴦在愛的路上游得辛苦,看不著岸邊。

 

------------------------------

 

離開小吧時,在厲旭堅持下,讓圭賢和昌垊一道回住所~


回住所的路上,倆人慵懶的走在街頭,在小吧和厲旭相處下來,以及圭賢所流露的舉動,昌垊有著很深的感觸

"圭賢。"
"嗯?"
"你有想過脫離咱這樣的生活嗎?"
"你呢?有嗎?"
"在問你呢~~不過說真的,我想都沒想過~~也許已經習慣了吧。"
"昌垊,習慣只是逃避最方便的藉口,我們都一樣,都在逃避,逃避去改變,逃避去面對現實。"
"是嗎?這又是你在厲旭身上悟出的道理?"

"夜路走多終遇鬼,多行不義必自斃~試問我們真能穩操勝算嗎?"圭賢再次像以前那樣,總在思考酌量時帶上詞句,這回不是為了斷人心理,而是發自內心的醒思,長長地~圭賢嘆出一道長氣,繼續吐著心中感慨。

 

"以前我從來不擔心被識穿還是被抓,可是現在我很怕,我怕要是出了什麼狀況,我就再也見不到厲旭,我怕厲旭會為了我傷心難過。"伴著話語圭賢流露出憂鬱的神情,只是用咀說出都會讓自己感到不安穩。

"呵~愛情真是可怕,竟然把你變得這麼膽小了。"
"這不是膽小,是牽掛。試試吧~有一天你真心愛人時,會感受到的~"
"算了吧,你說的,怕厲旭會為你傷心難過是吧!我又何必去找個人來為我難過呢~就當做做好心,別多害一個無辜。"
 

"那倒是,哪個人要是讓你愛上,我看一定是壞事做多了,才會遇上你這老鬼!"
"喂,要不要這樣啊,我看啊厲旭才倒楣呢~"昌垊用手輕拍了一下圭賢的左肩,語帶玩笑的說
"什麼,厲旭有我疼他,可幸福了~"說出這句圭賢很自滿,就算探不知將來,至少~他是全心全意的寵溺自己所愛的人。
"那是你運氣好,三生有倖,祖先有保佑。"
"怎麼,你忌妒啊。"
"切~幹嘛忌妒~我不要而已~~"
"呵~是是,你不要而已。"
"你這什麼人啊,就只有厲旭才受得了你!"
"是啊~厲旭就是喜歡我這樣。"
"自戀狂!"

這麼的,你一句我一句的一路爭咀爭到家~

其實彼此心裡都是慶幸的,慶幸這十幾年的兄弟情依舊存在。

 

-------------------------------

 

獨自搭著計程車回到家門口的厲旭,在付錢下車後~~轉身從褲袋裡拿出鐵欄遙控器時,從余光掃到一個不明身影,厲旭迎那方向撇過頭看去。

不陌生的面孔向著自己徐徐而來,厲旭不動聲色的佇立在原地等著

"我們終於見面了。"對著眼前視為情敵的人,晟敏這微笑好不誠懇
"不是專程來跟我打聲招呼吧~"厲旭也沒有拿出好看的顏容,不論是眼神還是聲音都是冷漠

 

"到底怎樣你才肯放了圭賢?"

積壓已久的不甘,在圭賢表明了立場,聽在晟敏耳裡盡是殘酷的事實!

從來就不貪能有什麼回報,更沒想過再有奢求,只要生活依如往昔,兄弟間的感情長在,就算圭賢心在厲旭那裡也無所謂。

可沒想過,圭賢竟然為了厲旭退居正角?
這叫自己怎麼接受,身經百戰的圭賢,一個厲旭就這麼輕易的讓他動遙了!


今天為了厲旭徹換角色,那下次呢?是不是就準備要脫離這個家了?

要自己眼睜睜看著圭賢連人帶心一步步的離開嗎?

已經輸了愛的晟敏,深怕連這僅存的兄弟情,也將讓厲旭給帶走...

無法再吃下那份不安,也耐不住內心的糾結,最後晟敏還是忍不住親自找上了厲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