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滴滴~~床邊滴滴的短促的響聲,傳入耳裡~熟悉那頻律是圭賢特選的來電聲,引著厲旭脫離那夢境,緩緩地撩起雙簾~~

看那擱在床邊的手機,厲旭微微傾著頭,感應還處在熟睡狀態的圭賢~

停歇的來電聲又再敲響,是急電嗎?難免心好奇,厲旭還是伸手拿下手機看一眼...

 

昌垊~

 

屏幕上顯示的名字不陌生,多少知道算是圭賢較親近的兄弟,厲旭不私心的輕輕遙了遙圭賢的肩膀,讓他知道有人打來電話

"嗯?旭,怎麼?"厲旭安靜著,將手機端在眼前,圭賢看了一眼顯示的名字從厲旭手裡拿下手機。

 

想起圭賢上次避開他講著電話,這回~厲旭很識相的拉開棉被,打算下床讓自己走開,好讓圭賢可以自在些~

看見厲旭轉身看似準備下床的動作,圭賢伸出另一隻手臂扣在腰前,一摟將厲旭拉回身子緊緊貼靠著。

 

背身倚在胸前,圭賢沒有迴避的抱著他講電話,這信任...厲旭感到好滿足,流出那甜甜的幸福笑靨...

轉過身,厲旭像小女人樣的縮在圭賢的懷裡,耳邊貼著溫暖的胸膛,靜靜的傾聽從圭賢聲道裡傳出的聲波~

 "什麼事?"

(你不是吧~還問我什麼事,你這人一走就消失了一天,不知道大家就等你一個人嗎?)

"知道了,今晚我會回去的。"

(你到底去哪了~別跟我說你跑去找他?)

"是又怎麼樣!"

(有沒有搞錯,你這樣很容易亂了腳,要是被那女的發現做什麼都白費了!)

 

咔!----

 

不想再聽著昌垊滴咕的嘮叼一堆,圭賢逕自切斷了通話。

雖然電話讓圭賢聽著煩心,不過在擱下手機後,感受貼在身上的人兒,圭賢隨即將不好的思緒清了清

"剛剛想去哪呢?"捧起厲旭的小臉龐,溫柔地看著

"我~~我只是想去厠所~~"厲旭沒有說出原意,能看見圭賢自然的改變,對過去那些反應也沒有再提起的必要了

"那我們一起去,我要陪旭泡泡澡。"

"昨晚我泡過了。"

"是嗎?那再泡一次吧!~"又想使壞的圭賢,不理厲旭的傻眼,一個勁將人抱起來,很順口的親親小咀,寵溺地抱起厲旭走進浴室,延續昨晚的纏棉~~

 

---------------------

 

晚上,圭賢並沒有太放肆的混到很晚,至少還記得趕在晚飯前回到住所~

同坐一桌吃飯,大家似乎早有共識,支字都未提起圭賢這一天的去向。

既然沒問圭賢更沒有說的必要。 

不過該來的心裡也早已有數,自知是避不開的問題,圭賢很安份的和大家一塊坐到客廳,等著由誰來發問

 

"圭賢,聽昌垊說江玉雪留了張名片給你,這事你有什麼打算?"

"沒有打算。"

"嗯?你沒打算跟她連絡嗎?"

"賢哥你不是吧,她擺明上勾了,就這麼放掉?"親眼目賭倆人互動的垊豪,對圭賢這沒有打算的回答感到詫異

"她要是真害怕的話,我相信昨晚拍下的已經夠她驚嚇了,我不覺得還有進一步的必要。"
"圭賢哥,你這算不算打退堂鼓啊?"瑾兒也吭聲了,並非不認同圭賢所指,而是有意為大哥晟敏探問圭賢的想法。

 

"妳要這麼想我也沒辦法,該做的我已經做了,夠不夠真實相信照片拍得很清楚。"

"問題是她怎麼想,要是她覺得跟你根本沒什麼,自然就不怕我們威脅她了。"垊豪再堵上一句

"那也難說,畢竟那是你們男人的想法,女人這方面很敏感。"以女人角度,琰忍不住吭了聲,談不上站在哪一邊,但也不否認圭賢的想法。

"呵~看人吧,我倒覺得江玉雪這女人挺大膽的。"笑呵一聲,比起其他人在這問題上,昌垊要看淡的多,一切也以現場親眼所見憑心而論。

"好了,不管怎麼樣,我說過就讓圭賢自己決定,你們別再說了~"晟敏話一放,弟妹們都很聽話的閉上咀。

 

而圭賢沒再表示什麼意見,沉默地拖著無光的面色,先行回到房裡去。

夜晚,在大家都回到房裡就寢後,圭賢一個人走到客廳外的陽台......眺望點點霓虹的街道,手夾一根煙,吐出長長的白霧,在寂靜夜晚裡獨自沉思著.....

"圭賢..."耳後輕呼一聲,晟敏跟著來到陽台,在這深夜,似乎早看出圭賢的心思

"還沒睡?"

"知道你不對勁,來看看你。"

"我能有什麼事,你還是想想要怎麼對付江玉雪吧。"

"其實垊豪說的沒錯,要是真在這就此打住,我想在索取的金額上......"

"我決定的事不會再改變,你不用勸我了。"

"嗯~~那好吧。"

 

該提的說完了,倆人空了話題,晟敏多走一步和圭賢平行倚在圍欄上,自己也點上一根煙,打發沒有對聊的空檔~

抽完煙的圭賢沒有離開,張懸的唇型抿了抿,似乎有口沉重的話要說...

"敏哥,我--"

 

打在圭賢表態前,晟敏有意把話給攔下的插上一句

"圭賢,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要以前的話,你是不會把眼前垂手可得的目標就此打住,為什麼這次?"雖然知道這是明知故問,晟敏還是希望能喚醒過去的圭賢,不要被情愛給打昏了頭。

"這件事我只能說很抱歉,不過我想以後都不會再做這樣的角色,所以~~"

"這幾年是難為你了,可以告訴是因為你累了,還是?"

"你就當是我累了,要是其他方面用得上我,儘管安排,我不會推辭...但我希望你不要再安排這種角色讓我做,我真做不來。"

"好吧~你都這麼說了,難道我還能勉強你嗎?"

"不好意思。"

"算了~你也別想太多,早點睡。"

"嗯。"

 

就這樣,圭賢終於向晟敏表明立場~

自知無法帶著一顆存有厲旭的心去做出背叛感情的行為,就算厲旭不知道,圭賢也難以原諒自己,也無法當什麼事都沒發生的面對厲旭。

至於江玉雪這目標,在圭賢的認知上,自認已經做完該做的,計劃沒有失禮於誰,更沒有虧欠任何人在這檔任務上的付出。

 

------------------------------

 

看見二位小弟從夜店拍回來的相片,對著手機阿孝既鄙視又無奈的撇下眼簾,嘆出一聲懊惱之氣,為圭賢的荒唐之舉生心氣憤,更為厲旭感到不值。

沉思著,酌量該與不該~ 

 

不顧及打擊的讓厲旭知道?

還是瞞著厲旭,去質問圭賢?

 

"孝哥,你打算怎麼做?"見老大不發一語,小弟多咀問上

"那你覺得應該怎麼做?"也許吧,當一個人舉棋不定時,最好的幫助就是聽聽別人的意見,再來綜合自己的想法,取決一個最妥當的抉擇。

 

"問我啊?當然是盡快告訴厲旭哥了,難不成還讓他蒙在鼓裡什麼都不知嗎~"

"是啊,這小子真夠罩的,男女通吃還專挑有錢人~啊!你說會不會他對厲旭哥還有下文?說不定還打算敲他一大筆?"

"我想應該不會,我只是擔心..."

"擔心厲旭哥被玩弄是吧!不過我看用不著你動手,這小子遲早會栽的。"

"怎麼說?"

"你不是要我查這個女的嗎,你知不知道他是誰的情婦?"

 

經小弟這麼一提,恍然地阿孝總算想起江玉雪這熟悉的面孔~"陳議員?"

"是啊,就是他囉~你知道在咱道上他可是有頭有臉的,要是這事讓他給知道了,那小子跑不了的,不被打死也半活了。"

"孝哥,要不把照片傳給陳老大算了,讓他去修理這個曹圭賢?"

"咦,好主意!一來讓那小子受點教訓,二來可以讓厲旭哥覺悟,孝哥你也犯不著做壞人是不?"

 

聽著確實是個好辦法,阿孝猶豫著,也考量將有可能延伸的後果...

"孝哥,你就別心軟了,長痛不如短痛不是嗎?"

"是啊老大,難道你要看著厲旭哥一直折騰下去嗎?"見阿孝這遲疑,對這向來果斷行事的老大,小弟真有些看不下去的在耳邊多贈二句。

 

"不行,厲旭就連看見圭賢行竊都可以無視,這個愛不是那麼簡單,如果我這麼做,那跟拿把刀捅他有什麼分別?"

"可是孝哥——"

"不要再說了,我已經決定了,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你們要是誰說出去別怪我翻臉!"

 

有什麼不同嗎?為了不讓厲旭傷透了心,沒想到連自己也和厲旭一樣的選擇了縱容,阿孝總算能體會厲旭當時內心的糾結與掙扎~ 

試問有多少人,在真心只為一個人時,還能理性選擇對的方式?

而所謂對的方式,這客觀誰能拿得準說了算?

最後一切的發展,不過都是個結果論,也更無謂的早知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