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再專業的投入嗎?這只是場戲,草寫的紙稿中必須該演出的情節,與現實無關,更與愛無關...

是否這麼解釋,就能放下心的去做?

 

圭賢是沒有答案的~

要知道背負的並不是一個人的責任,所有人都等著他收工,好讓大家都拿到應得的酬勞。

 

"HI~"江玉雪就這麼冒然的出現在身邊,圭賢匆匆收下了手機,轉個頭看了江玉雪一眼,依舊地沒有回應一句,圭賢面無表情的拿下桌上的酒瓶,飲上一大口,等著江玉雪下一個反應

"今天沒和你的小女朋友來嗎?"逕自搭上位子,江玉雪提提手,帶著風韻灑潚的性感眼神,對吧檯師父示意呈上她喝慣的紅酒

"不止今天,以後都不會來了~"

"分手了?"

"不是一定要回答你的吧!"

"無所謂~看起來你今天的狀況比上回好多了。"

"上次很差嗎?"

 

"呵~不差,但很糟。"從提包裡,江玉雪拿出了一只煙盒,抽出了二根煙,一根遞至圭賢眼前。

"女人煙?我抽不慣。"說著,圭賢從外套內裡的口袋拿出香煙,給自己點上一根

吸上一口,吐出白白的煙灰~這一口圭賢吐得愁悵,眼神流出那憂鬱,內心只有自己知道這根煙是為誰而點。

可表面上看進江玉雪眼裡,圭賢有著一雙充滿情感的深遂眼眸,單看著都令人不知覺的沉溺在圭賢這雙勾人的眼朣中~

 

"你一直看著我,是對我有意嗎?"再吐出一串白雲,圭賢側過臉對江玉雪說出這麼一句。

"如果我說是,會不會嚇到你?"扯著咀角,江玉雪拉出一抹滿意的笑容,這是圭賢頭一回用正眼對著她說話。

不變的眼神,圭賢有意端祥一番,用自己在看厲旭的眼神看著江玉雪,想看她會流露出什麼樣的神色面容。

敢情的江玉雪,不止帶上和圭賢一樣的柔情,更多了一分性感風味的傳情,赤裸裸的眼神相視了好一會,圭賢眼裡流出了笑意,咀角也微微的扯了一下,江玉雪的反應和厲旭完全的相反,當下圭賢很想念厲旭,想念厲旭那抹羞澀和那被動的柔情...

 

腦海浮現的影子,圭賢淡淡然的收回了目光,叼上手中燃燒未盡的煙,抽上最後一口後滅至煙灰缸...

站起身,圭賢沒有任何一句留言,逕自朝那化妝室的方向走去~

走進化妝室,腳還沒停下,已經心急的從褲袋裡拿出手機,圭賢倚靠在洗手檯旁,在手機上指劃著(旭~等我電話,今晚很想你想見你~),發出簡訊後,圭賢才感覺到心頭的踏實,安心的把手機放回褲袋裡,轉身想洗把手時...

 

在自己意料之外的,一個身隨即撲向自己,眼前擺開的雙臂瞬刻扣於腦後,在完全沒有準備也來不及反應下,雙唇就被這麼封住...

沒想到江玉雪會如此大膽而主動的不請自來,展現熱情攻勢的將自己環抱,火辣的送上吻唇,比自己還放肆的包圍這唇口,小舌毫不羞澀的往唇縫裡鑽了進來~

 

反應這瞬間,圭賢在驚愣之中很快穩下那股措手不及的熱情,要說身經百戰嗎?清楚知道只是個戲,沒道理將垂手可成的任務給搞砸。

圭賢不遲疑的迎合江玉雪貼上的粉唇,反被動為主動的將江玉雪推開,拉著她走出化妝室,尋找陰暗的藏身處...

帶江玉雪離開化妝室,圭賢的用意無他,不過是讓昌垊和垊豪有機會拍下火熱的照片~

很快的,昌垊跟上圭賢眼神,在角落偷偷的連著拍下一張張親蜜互動的照片。

 

”怎麼妳喜歡在厠所做嗎?”揚起放蕩不羈的笑靨,將江玉雪頂靠在牆邊,圭賢嗤呵一聲道出敷淺的話語

”那你呢?喜歡把人壓在牆上做?”

勾魂的撫媚眸子,儘管在陰暗微光的角落,依然可以從圭賢清澈的眼瞳中看見自己的樣子,江玉雪微微屈膝的用小腿在圭賢兩腿間慢慢的往上磨蹭,試著挑起圭賢的慾火~~

對這種主動送上的挑逗,圭賢是既不欣賞又反感,僵著不動的身軀,江玉雪又一次將粉唇覆了上來~

擺著不屑的垂簾,江玉雪一再惹火的挑臖,另類帶出圭賢心中的一把火,不帶溫柔的在吻唇中奪回主權,粗爆的用那張咀教訓江玉雪什麼是矜持!

 

隨著激情的吻唇,摟著江玉雪的雙手也開始在身上滑動,圭賢把手插入腰圍拉出上衣的下擺,毫不留手的伸進衣內撫摸江玉雪一身嬌嫩的肌膚,另一手則在裙邊搜索著,圭賢有意讓手上的動作擱淺在裙擺的拉鏈處,好讓江玉雪有充份的時間來反應...

圭賢是故意的,諒她再大膽也不敢在這個地方洩慾,一步步的火熱反攻果然逼退江玉雪伸手來攔住擱在拉鏈的那把手。

 

一切動作都在這阻攔中停滯著,圭賢鬆開唇退離這口強吻,帶那玩世不恭的口語應了聲”不敢?”

”你不覺得應該在優美的情境下發生嗎?”

”不覺的!失陪了。”話一烙,手一擺,圭賢果斷不拖拉的掙開身前的江玉雪。

 

江玉雪不死地跟上,在身後拉住手,攔下圭賢的腳步

”別生氣~”說著從提包裡示出一張名片~”打電話給我,OK?”圭賢接下那名片,江玉雪輕露微笑地,臨走前不忘給了圭賢一記吻別。

盯著漸漸消失的身影,圭賢提起手背擦過最後那記唇印,瞥一眼夾在指縫中的名片,(江玉雪,巧思婚紗名店,電話XXXXXXXXX

 

這時昌垊和垊豪相繼走到圭賢身旁,順著眼掃過名片上的黑字

”巧思婚紗?她開的嗎?”昌垊隨性的溜出一句

”賢哥,你怎麼把她推開了呢?”垊豪不是很明白圭賢的用意,眼看能更進一步擦出更火熱的鏡頭,圭賢卻停止了一切行動

”是啊,你該不會只打算就這樣而已吧?”

”你說呢?我有事先走了~有什麼等我回去再討論。”把話擱下後,沒給兩人回應的機會,圭賢獨自先行離開了夜店

 

------------------------------

 

一出夜店,圭賢隨即伸長手攔了輛計程車搭上...

”先開著吧。”在司機先生還沒請示去處時,圭賢先把話交代著,拿出手機撥出他最思念的號碼,響了很久沒人接聽,心想厲旭是不是睡著了?

再撥一次,響了好幾聲,依然沒動靜,圭賢心有些急,在屏幕指劃字串寫下簡訊撥送了出去

 

(旭,在哪?怎麼不接電話?)

(生氣?別不理圭賢好嗎?)

(旭,我很想你...)

圭賢真急著,心慌意亂的接連送出簡訊

 

”先生,你想好去哪了嗎?”

”在一邊停吧...”

 

車子停靠在路邊,這刻...圭賢需要沒人打擾,好讓自己理理凌亂的思緒...

一切都只是逢場作戲,假以亂真是多年來累積的麻木,可在掙開江玉雪的那一刻,圭賢為自己能劃分二種人格感到可怕,感到無助...

究竟哪一種才是真實的自己?

雖然內心是知道自己屬於哪一類,但更需要有個人讓自己更加確認。

是呢,沒有別人,只有厲旭...

只有厲旭在身邊時,圭賢才能找到真正的自己。

 

可悲嗎?可憐的圭賢,靠在路邊的圍欄,撐著魂不附體的身軀,等著厲旭來拉他一把,等著厲旭的雙手來溫暖他此刻無助的冰冷~~ 

(圭賢,剛剛睡著了,旭不會不理你~)滴滴二聲,看見那字串,三魂七魄立刻集合於一身,趕緊地撥出電話,問著厲旭人在哪。

 

圭賢很快的來到厲旭所指的地點,遠遠地就看見厲旭站在路邊等著,把車錢付了之後,從車上走出來的圭賢,見著厲旭靦腆的笑容就像看見了全世界~

顧不得旁人,直將厲旭死死的牢牢圈揪在懷裡。

”厲旭,對不起我來晚了。”

”不要緊,我也剛好睡了一覺,今晚可以好好陪你聊聊天。”

”厲旭...”抱在懷裡,圭賢滿足地笑了笑,心口不再覺得冷,捧著身前的小臉龐,裝滿濃濃情意的雙眸,寵溺地看著厲旭獨有的羞澀,圭賢慢慢低下頭,一親芳澤的輕點,再貼上的將柔軟包圍,溫柔而深情的親吻這柔軟的小咀,舔入唇縫裡深吸獨愛的味道,輕柔地圍繞在小舌周圍,向小舌請罪般訴請無聲的諒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