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廣慶百貨大樓,阿孝說是朋友新開了一家紅海港式海鮮,要來這捧捧場,一通電話喜歡品嚐美食的厲旭很快就來了

"港式海鮮,不就是吃到飽那種嗎?"

"我也是第一次去,看看吧~"

 

搭乘在手扶梯上,兩人簡單的聊了幾句,遠遠地阿孝就看見紅海的招牌,順手提了提,跟身旁的厲旭指劃那間海鮮店。

無意間阿孝瞥見海鮮店裡有張熟面孔...

仔細再看一眼,阿孝微微地露出笑臉。

 

"笑什麼?看見熟人了嗎?"

"是我表姐~"

"表姐?"

"在那~~"阿孝伸長手臂朝那身影指著。可這一指---兩人都愣住了...

 

從遠處上方看過去,那赤裸裸的分解畫面,清楚看見一名男子吸引表姐的目光,另一名男子則在極短的時間內搜走了擱置椅背上的手提包

隨著眼裡看進的畫面,厲旭的面容漸漸變得尷尬,變得心虛...

 

"該死的!"阿孝想都沒想,直接反應就是衝下樓,上前抓人。

"你要幹嘛?"眼見阿孝突然動身,厲旭極速地扣住阿孝的手臂

"還能幹嘛,當然是把人給抓回來!"撒開厲旭扣住的手,阿孝大大跨出步伐,厲旭連忙再上前一步,倉皇的將人拉住~

”不要!”

”什麼?!”擺著疑愣的雙眼,不敢置信厲旭會端出這樣的反應。

 

"不要抓他.....給我個面子,東西我賠。"毫無晃動的目光,厲旭說得非常堅決,勒抓的手掌沒有一絲鬆懈

"你瘋了你!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無可救藥的完全鄙視,阿孝生氣著,順手將厲旭甩開,露出無法理解,甚至不敢相信的眼神,口語沈重地斥責一聲

"我知道..."唯恐阿孝突然硬闖,厲旭一邊盯著阿孝一邊擺回頭看了看餐廳裡的男子。

 

不理厲旭的苦求,阿孝繼續步向餐廳~

"不要,不要。阿孝.....對不起,就一次...下次我絕不阻止你..."厲旭不放棄地再一聲懇求。

"厲旭,你......"無奈地,就這麼眼睜睜看著兩名男子得逞,任由兩名男子就這麼離開了餐廳,阿孝悶著氣回頭時,只見厲旭鬆下胸口那股心虛...

 

走到圍欄,望著裸空的中庭,阿孝豎起沉重的眉間,嘆了口大大的氣,氣厲旭的傻,氣厲旭無可救藥的盲目。

在親眼看見圭賢和昌垊行竊的當下,選擇縱容的自己,對厲旭來說又豈會少了無奈,這已不是第一次看著圭賢行竊,可是沒辦法,不可能要自己放由阿孝去逮住圭賢和昌垊~

滿懷糾結也帶著歉意,厲旭緩緩的走到阿孝身旁"我會勸他的..."

 

"你還跟他在一起?拜託你清醒一點好不好,這種人不會改的!"

"不會,給他一點時間,他會的~沒有人想一輩子這麼過,他只是需要有人牽引。"

"你以為你能改變嗎?別傻了~錄音說得很清楚,你應該知道他一天不離開那些人,他一天都是個騙子!"

"那我也只有認了...”

”你這是在玩火!厲旭啊~你要我怎麼說你才會覺悟?”

”我已經踩進去了......抽不了身,回不了頭的。"厲旭始終垂著頭,不敢對上阿孝那對試著要自己看清現實的雙眼。

 

不管圭賢做了什麼,厲旭只知道圭賢是真心的愛著他,為了守住這份愛,厲旭寧可讓自己傻一點,糊塗一點,也要陪圭賢走下去。

 

"不死心是嗎?OK,那你等著吧!"吃不成這頓飯,反倒吃了一鼻子灰,這話說完,阿孝帶氣地轉身離開了。

 

----------------------------------

 

順利竊取財物之後,圭賢和昌垊回到住所的大樓逃生梯會面,昌垊取出重要財物一分為二,將其中一份交給了圭賢...

”這陣子你很拚哦,怎麼了,急著用錢嗎?”接連幾次的合作行偷,對一向不重於錢財的圭賢,昌垊難免多咀過問。

沒有親點金額,圭賢很信任的把錢收進皮夾,對昌垊的質疑,圭賢考慮了一會才回答......

”昌垊,如果你當我是兄弟,我希望你不要把這事--”

”你得了吧,沒把我當兄弟的人是你!”不屑於圭賢的叮嚀,昌垊毫不諱言拖出心中的不滿~”用得著這麼跟我交代嗎?難道我還會害你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不知道你和金厲旭發展到什麼程度,但你要知道我們是幹什麼的,他真捱得住?遲早有一天他會受不了。”插著兩腰,昌垊挑出問題,只希望圭賢真能夠好好思考將會面臨的現實

”我心裡有數,總之你---”圭賢又豈會少了認知,然而~他和厲旭之間是沒人可以了解的,不管將來如何,哪怕是厲旭最後放棄了,也會繼續守護這個夢。

”說到底你還是不相信我!”

”我是不想你二邊為難,你就當什麼都不知道。”

”這樣是不是就能當什麼都沒看見?”圭賢沒有再應聲,不論是站在昌垊的立場還是自己,圭賢都不希望因為和厲旭之間影響昌垊在這家子的和諧關係。

 

-----------------------------

 

掌心裡的鑰匙,熟練的打開了鐵鋁門......

走進屋裡,順著看盡屋內裡的格局,想起腦海裡的對話~沒想到圭賢勾勒出的理想屋會和當初為了贖回圭賢抵押給銀行的樓房是一模一樣的格局。

遺憾房子已經過了抵押期限,銀行將以法拍方式出售這間樓房~

厲旭憑著原屋主之名,向管理員苦求很久才拿到鑰匙,讓自己再看一眼...

 

閉上雙眼,厲旭試著從腦海抓回海邊,從圭賢手中劃著沙土的那一幕,伴隨記憶一步步走著,經過寬敞的客廳,來到廚房...

(廚房當然不能少了,不然就吃不到旭的好料理了)站在廚房外厲旭微笑著,眼瞳中幻想自己正站在爐子前,做著料理的樣子...

 

側個身走向那臥房~門一開,話語也隨之入腦

(這呢是臥室,我們要睡的,那麼就畫大一點~)厲旭再次溢滿幸福笑容,望向和室紙作的隔門,隔著裡頭的小書房......都在圭賢的筆劃中變成真實。

 

再轉個半圈,推開浴室的門,憶著圭賢的寵溺話語~

(旭喜歡泡澡,那浴室也要大一點~尤其是浴缸,不然我擠不進去...)看一眼自己當初特地挑選的浴缸,厲旭旭一雙水亮打著驚奇,讚嘆這冥冥之中和圭賢所牽繫的緣份~

 

(這是我的理想屋哦!等我存夠錢,也要買一間像這樣的屋子~那麼就不用老帶你去飯店了!)

圭賢是想過將來的......

微微地拉下了頭,心思沉澱著,沒想過也不敢想,圭賢會想過這樣的未來...

雖然避不開腦海飄上圭賢和昌垊中午偷竊的那畫面,然而在厲旭的心裡,只有愛...

愛讓自己包容所有一切,甚至也無視了一切~

 

(圭賢......)在這一刻這心情,厲旭好想念圭賢...

很傻嗎?是很傻~~可是圭賢呢?難道真要眼睜睜看著他這麼過了一生?

如果愛可以包容一切,是不是也能改變一切?                                                 

(今晚好想你,我能看見你嗎?)寫好了字串,厲旭將簡訊送出。

 

簡訊傳至的另一端~圭賢正站在走廊穿鞋,看似準備出門。

聽見了滴滴二聲,伸進褲袋拿起手機看了一眼,頓愣了一下,為不讓垊豪和昌垊多問一句,圭賢當是普通廣告訊息,無關要緊的把手機再放回褲袋裡...

今天是星期五的夜晚,圭賢按計劃再踏進夜店,沒意外的話,江玉雪今晚一定會主動搭訕圭賢~為此昌垊和垊豪早已找好隱蔽處,方便隨時拍下倆人親蜜的接觸。

 

這回圭賢挑在吧檯前的位子,目的是給江玉雪方便,讓她來搭訕時可以坐在自己的身邊。

酒送來了,撇頭掃了附近所有人的面孔,看來江玉雪人還沒到,等待之餘,圭賢拿出手機指劃著,不忘給厲旭回復簡訊...

(現在有事,晚點等我電話好嗎?)

(好,我等你,圭賢行事要小心,別忘了還有厲旭。)厲旭傳來了這麼一句字串,讓圭賢暖了心,也揪了心,想著當下所要做的事,這心境...情何以堪...

 

可以再專業的投入嗎?這只是場戲,草寫的紙稿中必須該演出的情節,與現實無關,更與愛無關...

是否這麼解釋,就能放下心的去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