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的相聚,和厲旭共度纏棉的夜晚,浪漫的日初,溫馨的早餐,最後在看完早場的電影後,倆人才在地鐵出口站分手,彼此都帶著滿滿的甜蜜回到自己的生活圈~

隔著整晚沒回家的圭賢,直至中午才踏進住所,六人同住一屋的空間下,這進門難免碰上一面,以圭賢簡單的人脈,會去哪各自都心知肚明,圭賢沒表示大家也不會多咀一問。

 

扣一聲,卡一聲~圭賢這進門就回到房裡~

打算睡覺補回昨晚不足的眠嗎?還是上網打發時間?

 

從來就不覺得這樣過日子有什麼不妥

今天會過,明天會來,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踩著不變的腳步反複過著相同的日子,直到厲旭走進了他的世界,不~是自己踏進了厲旭的世界。

 

今非昔比嗎?圭賢不再是個單行體,在心裡住了一個人,生活變得不再單調,內心也不再空虛,有了人生的希望,有著夢...

 

待在浴室裡洗澡,舉著蓮蓬頭沒停刻的讓細細的水注直往臉上打,就希望能讓腦子更清醒

幾次圭賢總是面無表情的對著鏡子,端倪鏡中射出的自己,而內心想著同樣的問題~

 

(這樣虛度的日子還要過多久?)

 

每一次從厲旭身邊離開後,圭賢感覺自己就像無魂的有形體,沒有心思沒有情感,沒有工作沒有寄託,沒有一個能談心的對象,更沒有真實的自己...

 

叩叩叩~~昌垊敲著門,表示今晚要在客廳商議~沒意外應該是有新的目標了!

對這將到來的任務,圭賢是欣然接受的,一來那是他認為應該做的,二來這是可以讓他賺到錢的機會。

換上一身輕便休閒服,用著毛巾擦了擦沾濕的頭髮,圭賢準時的來到客廳等候晟敏宣佈鎖定的目標,任務的內容。

 

江玉雪-27歲-陳耀明議員的二姨子,也就是外面的情人,名下擁有七座樓房,一輛上百萬名車,其銀行現款未明。

 

”年紀輕輕,這麼有錢?”

"在陳議員三個情婦之中,最捨得的就這位江玉雪,不過在情操上江玉雪不是很安份,或許是寂寞吧,她時常泡吧尋求一夜情。"

one night stand?!不怕被發現嗎?"琰語帶鄙視的口語溜出質疑

"你說的,她確實很怕,所以在鎖定對象時,她很小心,也不輕易入手,而且~~她很講求情調,一定是有感覺她才做。"

"那太矛盾了吧!這是哪門子的一夜情?"昌垊嗤呵一聲,順著反應的話語瞥了圭賢一眼"看來你有的耗了!"
"沒錯,確實要耗些時間,圭賢,你怎麼看?"晟敏說

"你打算詐她多少錢?"

"那就要看你跟她進展到什麼程度~~這方面向來都是讓你自己決定。"

"她這麼有錢,又怕見光,要是可以...真是一個斂財好機會。"怕圭賢聽著敏感,昌垊語帶保留的說出。

 

一旁瑾兒拿過相片,挑了挑眉梢,一派無所謂的說"看照片長得還挺不賴的,圭賢哥,你就當花錢找女人,反正也不吃虧啊~況且還能撈上一大筆呢。"

"瑾兒!說話要有分寸。"晟敏加重了語氣,給了瑾兒警示的口語

"我有什麼說什麼嘛,這種事向來吃虧的不都是女人嗎~"

"妳就閉上妳的咀吧~沒大沒小!"昌垊藉機追了一聲訓,瑾兒瞥了個眼,甩過昌垊的話語

"為了陳議員這個長期飯票,她再多錢也會拿出來的。"垊豪見機插上一句,附和所有人的話語。

 

其實不管在座所有人是有意還是無意,這些討論的話語對圭賢來說不足為奇,畢竟過去也都是這麼應對,更何況這並不是圭賢第一次所接觸的佈局方式。

要說顧慮些什麼?所有佈局都是隱密的,厲旭是不會知道的,就看圭賢自己能不能接受~

 

"圭賢,你不用聽他們說什麼,你知道這方面我向來是不希望你帶著為難去做,到底犠牲最大的是你。"

"等她真的看上我再說吧~~~先回房了。"輕呵一聲,圭賢這話回得灑脫,掩過心中的顧慮,不多言也不多停留的縮回自己的房間去。

 

然而~掩飾的雙眸中,晟敏還是看見了圭賢的顧慮。

人非草木,經過愛情的洗禮,圭賢是不是還能像以前一樣配合任務所需?

晟敏期待著,也想藉此看看厲旭對圭賢的究竟影響有多深。

 

-------------------------------

 

照著計劃,圭賢來到江玉雪常待的夜店,為配合佈局,琰一同混在夜店和圭賢有一搭沒一搭的互動著,而瑾兒則以謠的角色,刻意繞在江玉雪的旁座,有意無意的提及圭賢,盯著圭賢,一點一滴的放出謠言,不但要讓江玉雪不自覺的留意圭賢,也要讓江玉雪信以為真。

有心精密搭造的一座橋,江玉雪不例外的入了局,在第三次來到夜店時,就算沒有瑾兒在周圍刻意的造謠,江玉雪也會不時的盯著圭賢看。

 

琰用著余光,雖然光線不足,隱約還是能瞥見江玉雪朝自己的方向看過來,

”看來很快就不需要我了~”對著圭賢,琰自信的說

”動手吧!”一樣的胸有成竹,相信江玉雪已經開始有了行動,圭賢簡單使個臉色抛向琰。

經過圭賢的允許,琰不多等待立刻就甩了圭賢一巴掌,緊接起身拿起桌上的酒杯,俐落的將杯裡的酒往圭賢臉上濺灑,而圭賢也隨之站起來揪抓琰的雙手,兩人看似爭執的糾纏了二回,最後在琰使勁的甩開下氣沖沖的離開,留下顏面無光的圭賢...

 

懊惱的神態,圭賢撥了撥被酒沾濕的瀏海,納悶的貼回椅子上,沉默地繼續喝著桌上僅剩的啤酒缶~

 

"HI~"

聽見耳邊這聲招呼,圭賢特地擺出高姿態

傾頭垂臉,挑上目光對江玉雪看了一眼後,隨即看向另一邊。

很明顯,圭賢擺明不屑於美人當前。

 

可不屑的態度看在江玉雪眼裡,非但不生氣,反倒帶上一抹淺淺的笑意,似乎對這樣的圭賢感到滿意,也暗自心中解釋~就當是和女朋友翻臉,心情不好亦是人之常情。

 

"介意我坐下來嗎?"

"如果我說介意你會不坐嗎?"

"呵~"江玉雪還是坐下了,舉高手向服務生揮了揮,示意要擺上自己喝慣的紅酒,圭賢雖然不搭理,但也沒有趕人,依舊擺出冷酷,就由著她想怎麼做。

 

倆人同坐一桌的畫面,在某一方向,有著二名男子,相互交耳的朝著圭賢那方向指了指,看了看~像在認人般,還拿出了手機拍了幾張

 

對著圭賢的冷漠,江玉雪僅僅只是靜靜的以酒相會,以她自以為的陪伴,陪圭賢消耗和女友爭吵的鬱悶~

圭賢將桌上自己叫來的酒喝光後,沒有沾半滴江玉雪所叫來的紅酒,也沒有一聲再見,拿著帳單就走人了...

江玉雪沒有叫住圭賢,也沒有向圭賢過問手機電話,因為她從那位少女(瑾兒)耳邊略知,每逢星期五跟星期日圭賢都會出現。江玉雪心中暗自盤算,為下回製造更美好的相遇~。

 

------------------------------

 

拍下照片的二名男子,在圭賢離開後,仍繼續待在夜店,直到阿孝把二人摳了回去,這才拿出手機,將晚上看見的畫面順口提了一下

 

"老大,我沒看錯吧!是他對不對?!"

"嗯~就拍到這些?後來他人呢?有沒有跟那女的去了哪?"

"這倒沒有,喝完酒人就走了,丟下那女的在那呢~"

"這女的......"拿著手機,目光落至那女人,阿孝有股似曾相似的感覺,但又一時間實在想不出在哪見過,又或者曾經相識過?

"老大,怎麼你認識嗎?"

"還沒想到......對了,你們記住了,這事別跟厲旭提起,你們幫我盯著圭賢。"

"嗯,知道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