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折騰多日沒好好睡過一覺的厲旭,在圭賢溫暖懷抱裡很快的沉入睡夢中,看著厲旭小巧可人的熟睡模樣,擱在後頸下的手臂,就算麻痺也沒想抽回,圭賢很珍惜的將厲旭抱在身邊,沒有讓自己睡著,為的是想多看看厲旭~

 

維持相同的姿勢,直到厲旭自己翻著身子,才讓圭賢麻木的手臂得到一絲鬆馳。

迷眸中看見了一雙深遂的眸子,厲旭扇了扇眼簾,讓自己再看清楚些

”圭賢~怎不睡呢?”

”想多看看你。”

”圭賢,你在擔心我嗎?"仔細端祥,厲旭看見圭賢藏在眼眸裡的憂慮

"厲旭~我不想你委屈。"吸一口氣輕輕地迂出憂慮的氣息,圭賢不埋藏的說出,也許應該說,到這刻圭賢還是沒自信厲旭和他在一起會不會快樂

"我沒事~我已經想通了。”

”就算我繼續住在那裡,你也不生氣嗎?”

”難道我生氣,你就肯搬出來了嗎?”

 

”厲旭,對不起,我--”

”你想說你有苦衷是嗎?算了~如果為了這個就這麼失去你,我不要.....”

”這只是暫時,將來我會有辦法的。”

”嗯,我相信你會。”厲旭體諒了自己的難處,圭賢打從心裡既是欣慰又感動,情不自禁地將厲旭牢牢的撫抱著

"旭,你要想我就打簡訊告訴我,我收到一定馬上打給你,要是我不方便,也會打簡訊跟你說。"

"圭賢,這是承諾嗎?"

"嗯,是我給厲旭的承諾~"看著懷裡的人,圭賢在頓愣之中流出一抹笑靨。

說是彌補的心嗎,心疼於厲旭的體諒,圭賢不再吝嗇自己的承諾,只要做的到他就會給這承諾,希望能讓厲旭多些安全感。

 

厲旭是安慰的,他知道圭賢想讓他安心,也知道圭賢慢慢的在改變了~

想要守住這個愛,除了退讓妥協以外,厲旭別無選擇,沒道理要自己明知是陷阱還要拱手讓人,更沒道理為了堅持來傷害自己最愛的人。

 

這口氣厲旭可以忍,至少~自己是踏踏實實擁有圭賢的愛。

 

--------------------------------

 

待在醫院整整二個星期,晟敏總算照足了病歷,順理成章出院回家修養~

守夜的垊豪,收拾著晟敏留在醫院的所有衣物,在蹲下身從床下取回鞋子時,不經意的瞥見床底下隱藏的竊聽器,這對他們來說是再熟悉不過,多少次都靠著類似這種監聽目標人物的對話。

 垊豪不出聲的站起身,湊近晟敏的耳邊,用那極細微的聲量向晟敏透露他所看到的東西。

肅起耳朵靜聽薄弱的聲音,晟敏打亮雙眼頓愣了一下,用眼神向垊豪再確認,垊豪肯定的點點頭

 

"垊豪,我想出去走走~"

"嗯。"

二句互應,垊豪撐著晟敏走出病房。

由於晟敏的車禍確實是真的,腿骨折也是真的,至於昏迷不醒,不過是當時為了留住圭賢收買醫生特地安排的假病歷,而這件事也僅有垊豪知情,沒想到房間被裝了竊聽器,這到底是誰的主意?

避開被監聽的空間,倆兄弟來到了走廊末端的陽台外

 

"大哥,你說會是誰裝上去的?"要說誰的可能性最大,過去曾經被設局的人都有嫌疑,不過向來晟敏都是楚在監控角色,顯少露臉~究竟是誰會想監聽晟敏的情況?

晟敏很淡定,只是好奇背後監控者的真正目的何在

"大哥,你說會不會是金厲旭?"

"他?為什麼他要查我?"雖然心中是有這麼想過,晟敏還是有些不解,不曾露臉的他,為何厲旭會找上門?難道是圭賢曾經向他提起過自己?

 

"圭賢哥囉~我們演這場戲不就是想把賢哥留下來嗎,那賢哥搬不成對誰的影響最大?不就是金厲旭了嗎!"

"你這麼說也挺合理。"晟敏不再疑惑地認定裝置監聽的人,事實上介於他和圭賢之間最大的阻礙也只有厲旭而已

"糟!那我們那天講的話不就讓他知道了?他會不會告訴賢哥這件事的真相?"

"別擔心,他不敢。"

"為什麼?"

"他要是說了,豈不自打咀巴,讓圭賢也知道他暗中裝放竊聽器的事嗎?你想圭賢要是知道了,會怎麼想?"晟敏說的肯定,看準厲旭封口的顧忌點

"那我們現在?"

"以不變應萬變,就當什麼都不知道~看著辦吧!"

 

兩人平靜心和的商量著,也做好了應變的態度後,垊豪便扶著晟敏走回到病房~

一進病房就看見圭賢正站在床邊

 

"你帶敏哥去哪了?他腳傷還沒拆膏呢。"

"沒什麼,是我躺在床上悶了,想出去透口氣。"

"賢哥,出院的手續辦好了嗎?"

"嗯,都辦好了。"

"這次花了很多錢吧?"順帶一提的,晟敏牽掛那高額的醫療費用

"是啊~是不少~不過治好病最重要,錢方面你不用擔心。"

"怎麼不擔心,咱都沒保險的,實支實付金額一定很嚇人。"

"大哥啊,怕什麼,之前你手邊不是有幾個對象嗎?再挑個目標佈佈局不就好了~"垊豪說得輕鬆,眼神不忘帶過圭賢,看看圭賢會流露出什麼樣的神色

"時間差不多了,東西都收拾好了嗎?"

 

僅此~這場戲總算落幕,晟敏如願了他所預想的結果,面容上看得出晟敏是圓滿的,雖然美中不足遭人竊聽,不過看在晟敏神色自若的模樣,似乎厲旭不在威脅下,或者應該說~以厲旭的本事,晟敏根本沒放在眼裡~

 

車上,晟敏坐上了副駕駛座,圭賢負責開車~垊豪坐在後頭自顧的打開話匣子,逗逗前面的二位哥哥。在心裡,晟敏是很滿足的,非常清楚圭賢的心不管在誰身上,都改變不了圭賢對他只限於兄弟間的情義,僅管是這樣的,晟敏沒有逃避自己對圭賢早已生根的愛意。

 

愛不一定是完全的佔有,無法擁有圭賢的愛,至少~人還在身邊。

圭賢始終是屬於這家子的人,是和他生活在同一個世界的人。

 

-----------------------------

 

"電梯要到了,快點,把火給點了~"盯著電梯顯示的樓層,小瑾指使昌垊要他準備點火,好讓晟敏在進門前能跨過火盆,軀軀一身霉氣~

 

圭賢一手提著旅行袋,一手穿過的腋下撐扶著,從醫院把晟敏接回住所,在弟妹們的歡呼下,晟敏跨過火盆

 

"大哥,你好好歇著,晚餐呢~就讓我跟琰來搞定!"小瑾灑嬌的從圭賢手中勾過將晟敏扶到了沙發坐下來

"敏哥,醫生說何時拆膏呢?"昌垊走到晟敏身旁坐了下來,指指晟敏的左腳問

"就算拆膏了,大哥還是不能亂走動的~裡面還上釘呢!"垊豪插著話說,比晟敏還擔心著傷勢

"聽到了,你可別有事沒事的亂跑,要是斷了,可又到醫院去了。"

 

還站在走廊間的圭賢,將鑰匙擱放牆壁上的吊架後,走到沙發單人坐椅,在坐下之前精神缺缺的打了個大欠,圭賢提起手背擋了擋那張呵的咀巴

 

"瞧你那雙黑眼圈沒睡飽似的,昨天整晚都沒見你回來,去哪混了你~"這副沒精打采懶洋洋的面容,看得昌垊直覺就想對圭賢調侃個二句。

也向來他和圭賢都是這般互動,沒想過需要去顧及到晟敏會有什麼想法。

圭賢僅僅撇過頭瞄了昌垊一眼,自顧自的抑頭靠那椅背閉上雙眼歇著;雖然圭賢沒有回應昌垊的話,晟敏心裡多少都能猜得出,圭賢一定是去找金厲旭了。

 

真的只要框住人就滿足了嗎?

晟敏的內心能否和厲旭一樣捱得住那份苦楚,看著心裡愛的人,一次次的投入他人懷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