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無法去見你,守不住你的心,但求~別把心還給我。)三天後,圭賢傳來了這麼一封簡訊,看得厲旭心很碎,僅存的希望果然不堪一擊...

厲旭開始有些後悔為什麼要去逼圭賢違背自己的承諾,逼著圭賢來敲碎這份期望,難道一切都到此為止了嗎?

 

緊握掌心裡的手機,看著屏幕上打亮的字串,厲旭把兩眉間揪得死緊鎖得好深,咬著下唇,滿腦子只有一個想法~

圭賢為履行承諾,選擇放棄了再見他.....

可悲和圭賢所建立的愛如此薄弱,就連一個承諾也比抵不過。

 

鈴~~~突然的手機又振又響,屏幕顯示著”阿孝”,厲旭趕緊的理理情緒,迂吐那口鬱結,按上這通話

”阿孝,什麼事?”

”我在小吧,有件事~跟你有關的,有空來嗎?”

”可以。”

”嗯,我這等你。”

 

半小時後,厲旭來到小吧,對阿孝提及的跟自己有關,厲旭沒有什麼預設的想法,和阿孝一樣,只要沒什麼事擔擱,厲旭也是沒有第二句話就赴約。

 

阿孝再次拿出手機,像前二回一樣的附帶一只耳機,似乎手機裡還有著內容

”這?”拿起耳機,厲旭不明白還有什麼要聽的

"這個是後來錄到的,我截了一些重要的部份。"

"不是沒錄了嗎,還有?"

"嗯,安裝的竊聽器是隱藏在床底邊,當天轉至普通病房,是連同病床一起過去,所以竊聽器一直都還在,裡面有些內容,我想.....你應該要知道。”

聽阿孝這麼說,厲旭晃了晃那雙眼珠子,帶那忐忑不安的心情接過手機,開啟截取的錄音內容~~~~

 

垊豪:大哥,還是你了解賢哥,我看他咀吧這麼緊,就怕白費了這場戲呢。

晟敏:在情在義他不會看著我醒不來。

垊豪:可是,你真的確定他不會搬了嗎?說不定他只是單純敷衍一下,不是真的打算留下呢?

晟敏:不會,對一個不輕易承諾的人來說,一但說了就會做到。

垊豪:沒有例外嗎?況且當時你是在裝昏迷的狀態,搞不好他當你沒聽見呢!

晟敏:這點放心吧,我已經讓他再說一次了,他不會反悔的。
垊豪:原來大哥你早算到了,你好利害。

晟敏:不過你要記住,千萬別跟家裡任何人提起知道嗎!尤其是昌垊...

垊豪:那當然了,不過有一點我還是不明白,就算讓賢哥留下來有用嗎?要是他還繼續跟金厲旭來往呢?

晟敏:不要緊,只要留得住他的人讓他知道自己是屬於這個家,那就夠了。

 

 果然是千門之身,就連自家人都詐了,令人如此驚愣又恍然的真相,失了神的眼眸愣了好一會,沒想到自己和圭賢都被擺了一道,差點親手截斷和圭賢這段情~

(圭賢......)心裡呼著圭賢的名字,厲旭此刻很後悔對圭賢說了中傷的話語,也後悔一再無視圭賢苦求的來電

腦子浮起圭賢的話語(不要把心拿走,沒有你的心我會很痛~~)厲旭心裡又像被針扎一樣,擺愣那雙徬徨的水眸,張著小咀想說又吭不出聲

 

"你沒事吧?"

"阿孝,我傷了圭賢,他現在一定很難受,我--"

"你不要這麼想,他如果真心愛你的話,這個傷他會吞下去。"

"阿孝,謝謝你讓我知道真相。"

"幹嘛跟我這麼客套,雖然我不支持你選擇圭賢,但怎麼都希望你好是不是~"

抿扯小咀拉出微笑,厲旭頻頻點著頭,千言萬謝盡在心頭吐

"那你現在打算怎麼做?"

"還沒有想法。"

"要是哪邊用得上我,儘管開口。"

"你已經幫我很多了。”

 

在得知背後的真相,厲旭並沒有因此亂了套,思緒反而更加清醒著,厲旭表示公司還有事做,沒有繼續待在小吧,在向阿孝告別後直接回到了賣場...

楚坐在辦公桌前,厲旭不自覺的打開CS的伺服器,黑夜沒有上線,在自己的意料中...

沒有多期待,厲旭單純只是賭物思人感受圭賢的存在,好讓自己在思考中能更體會圭賢所處的為難...

爾虞我詐無非是留住圭賢,而自己就是這麼一個被視為情敵的外人~

唯恐連同自己暗裝竊聽器的事被揭穿,厲旭自知無法向圭賢透露偽裝病情的真相,只能眼睜睜的放著圭賢繼續留在晟敏的身邊。

 

(旭,無法去見你,守不住你的心,但求~別把心還給我。)厲旭拿出了手機,再看一變圭賢今天傳送的簡訊~提著手捥用那指尖摸了摸鎖骨上的玉墜...

圭賢是無奈的...

 

倘若真心,又何必太執著讓圭賢進退二難?

別再小心眼了好嗎?大方一點接受好嗎?

住在一起又怎麼樣呢~只要圭賢是愛我的不就好了?

為什麼要讓圭賢難做?愛他不就應該相互體諒嗎?

好不容易擁有的愛,為什麼要輕易的放棄...

 

厲旭不斷的在心裡試著說服自己,要自己放寬心退一步設想~

 

(旭日,你在嗎?)擺愣的兩眼沉思著,隱約聽見從螢幕上傳出的滴滴聲,厲旭很自然的抬眼看了一下,顯示的字串,厲旭立刻亮起那雙眼,是黑夜...

已經很久沒再進入伺服器,厲旭根本沒想過圭賢會出現,隱形的線再次的將圭賢拉向自己,厲旭深深感受緣份給予的眷顧。

 

(嗯,我們...好久不見了。)

(你好嗎?)

(嗯,你呢?)

(我們好像很有緣,不知道為什麼,每次想找你時,你都會在。)

(這次你想找我,什麼事?)

停頓著~黑夜很少會跟自己一樣的停下心思來回應,是難以其齒嗎?

厲旭多給些等待,讓黑夜...不,是讓圭賢想一想再發言。

 

看來圭賢真的難開這一口,這一停...圭賢猶豫了二分鐘才打出了字...

(厲旭...)

驚愣的~厲旭呆亮那雙眸,徬徨之中打出了一個問號,是圭賢看穿了嗎?

(?)

(可不可以讓我這麼叫你?)

(為什麼?)

(呵~不知道為什麼,你給我很親近的感覺,就好像我的厲旭一樣。)

 

我的厲旭......看著這字眼,厲旭心裡好暖好暖,他是圭賢的...

輕易擄獲自己的話語再次浮現,厲旭很想念這樣的話語,一點都不討厭的,那是圭賢愛他的方式,寵溺他的方式...

 

(對不起,我知道這樣很冒昩,你和他都有個旭字,對著你就好像他還在我身邊,我很想他,見不到他,不能見他,思念的滋味好磨人...)

看著圭賢打出的字串,厲旭好心疼,心裡無聲的喊著無數次圭賢的名字,巴不得在此刻告訴圭賢,旭日就是厲旭!

(為什麼不直接告訴他?)還不是到承認的非必要,厲旭還是暫且忍下來。

(那樣只會讓他更心痛,你說的對,離他遠一點,就不會再傷害到他了。)

圭賢想起了曾經旭日交代的話,搭上了此刻的心境,應該是這樣的吧,厲旭若能放得下,又何必計較自己內心的有多不捨~

 

看在厲旭眼裡,何嚐不也難受著,氣自己貪了心,想要的更多,才讓圭賢飽受相思之苦,承受這無謂的折磨。

(你不要難過,也許~他不是這麼想。)

(讓你來安慰我,很少見哦,呵~)笑呵的字眼,厲旭怎麼看都是苦撐的笑字,圭賢和自己一樣都在苦撐內心的痛楚。

(你就當我是厲旭,想說什麼就說吧!也許...他會感受到...)厲旭打出了真心話,希望能以最親近的立場,陪伴圭賢此刻的鬱悶

 

(呵~你真會安慰人,你要是厲旭就好了,我希望他可以明白,他從來就不是我的一部份,他是我人生的希望,唯一的希望。)

 

人生的希望,唯一的希望...

 

瞬間酸刺的眼眸,激出的閃閃淚光總在眼眶裡為圭賢而氾濫著,揪鎖的眉頭撐著那眨一眼就會垂淚的雙眼,端看貼在鍵盤上的兩掌,再看一眼螢幕,掙扎的在心裡向圭賢喊吶~

 

(不過我連他小小的要求都做不到,我還有什麼資格自私的說出這些話,他現在對我一定失望透了!我什麼都做不了...)

(不會的,厲旭沒有失望。)

 

一臉愁悵的面容,乍看浮上的字串,沒有鬥志的眼神閃出了疑惑,死盯著那一句

(不會的,厲旭沒有失望。)呆呆地對著瑩幕,圭賢疑愣著,一時沒能立即悟出這串字敗露的可疑點~~

恍神的目光還停留於頃刻間,圭賢帶著疑惑,手亂的打上(旭....是旭嗎?)

早已被淚液侵略到模糊不清的眼朣,厲旭對著屏幕頻點頭,卻忘了要動動手指打字回應

(厲旭?告訴我你是不是厲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