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旭的要求並不過份,倘若今天換成自己,圭賢一樣也無法接受厲旭和一個喜歡自己的人住同一間屋子。

承諾果然不能輕言既出,圭賢為那身不由己的懊悔感到萬般無奈,僅求厲旭能給一分諒解~

"厲旭,這是我們倆的事,不帶上其他人扯進來好嗎?"

"我不像你這麼潚灑,就當是我敏感,他受了傷躺在醫院,你可以為了他放任我八天,就連一通電話也不給我,你有沒有想過我是什麼感受?"

 

看著厲旭滿腹質疑的悶屈,圭賢一臉莫可奈何辯解著"旭,疏忽了你是我的錯,但在我心裡愛的人只有你一個。"除了口頭澄清吐出真心之外,圭賢已別無他法。

"是嗎?我一點也感受不到我對你來說有多重要?如果連這點要求你都做不到...我都不會再見你..."

 

厲旭把話說得很絕很堅定,但也給自己留一個很脆弱的希望~

圭賢沒有再追問下去,無奈的離開了.....

厲旭心頭那陣酸又豈會少了無奈,可沒辦法~要自己接受一份不純淨的愛,厲旭寧願將愛擺高一點,讓自己拿不到也看不到,在偶然想起時抬抬頭看看就好。

 

-------------------------------

 

這一夜,圭賢心更沉了,不想太早回去還要打發那些弟妹們,圭賢今夜想喝點酒醒醒腦,又或~解千愁。

沒有想過其他去處,圭賢只想到這間厲旭常來的小吧,因為這裡有厲旭的影子.....

坐在吧檯前,指晃著酒杯,看著酒在杯子裡打轉,圭賢自嗤一聲,為自己的無聊透頂感到無謂又可笑,吐出那悶氣,掃了掃這家小吧,猶記得第一次來,還是處心機慮的要引厲旭入局,沒想到最後自己也深陷局內...

 

曾幾何時厲旭早已經走進他的心底。

在破門闖進洗手間的那一刻,在驚見厲旭被男子壓在身下的那瞬間,在打趴男子的當下,厲旭就像是自己身上的一塊肉,心疼肉痛只想將人緊棝在懷裡,全心全意的守護著...

 隨著一杯過一杯的催飲,腦中的思緒在酒精的渲染下,不斷飄送著和厲旭一起寫下的畫面...雖然只有短短的半年,卻是這一生最精華的記憶。

 

厲旭......從來就沒有過問自己所做的不法勾當,也從來沒有要求自己可以給他什麼樣的將來,在沒有任何承諾下,卻交出了自己最真的愛。

 

圭賢慚愧著,自己是什麼背景什麼出身,何德何能也可以擁有這麼好的人?

就連厲旭這小小的要求也做不到?還能教自己有什麼資格去擁有...

 

----------------------------

 

三天了~圭賢沒有撥過任何一通電話來~是不是也意味著,圭賢是做不到的?

厲旭突然很氣自己,氣自己太清醒,氣自己避不開現實層面。

 

如果可以~厲旭都不希望把圭賢看得太透徹

如果可以~厲旭都不希望讓自己看得太清楚

如果可以~厲旭都希望自己可以再傻一點,再笨一點

 

曾經,只渴望圭賢能突破常理和自己相愛...

曾經的勇氣,傻傻的去愛,豁出去的追求渴望中的寵溺~而今渴望卻變了質,厲旭反省著,是不是自己貪心了...

 

鈴~~手機的響聲,打斷了反省的思緒

頓愣地迂出一道氣回回神,厲旭平靜的接下手機,是阿孝小弟的來電,說是昨天半夜賭場發生鬥毆,現在阿孝人在醫院縫了幾條拉鏈。收到這消息,厲旭問了小弟阿孝何時離開醫院,也告訴小弟會先到公司處理完急件之後,才前往醫院探視。

 

逼近中午之時,厲旭前往醫院探望阿孝。

阿孝傷得不是很重,除了傷口縫合外,打完二包滴點,隨時就能出院

 

"你不是大哥嗎?有的是小弟幫你圍事,怎麼搞得還要挨刀?"

"突襲的很難預料~沒什麼,別擔心,你又不是第一次看我受傷了。"

"擔心你有用嗎,說了你也不會聽我的。"

”.........”

 

說完,厲旭伸出兩手幫阿孝撐起身子讓他好下床,捥著的手臂離開病房搭進了電梯,厲旭一路攙扶著阿孝來到一樓批掛處,兩位小弟不例外的跟在後頭,辦好了手續取回帳單與證件,回頭扶起坐在一旁等候的阿孝。

厲旭體貼的一面,阿孝暖暖點滴在心頭,微微側著臉滿足的欣賞厲旭小臉龐,在內心深處裡,阿孝其實很想告訴厲旭,他是可以為他金盆洗手的,但也知道厲旭心裡只有圭賢,唐突的把內心獨有的情鍾說出來,只會打壞多年朋友之間的情義~

 

對厲旭,阿孝沒有什麼貪圖,喜歡厲旭靜靜的坐在他身邊,陪他喝喝小酒,偶爾聊上幾句,彼此間不需要太多的解釋也能知道對方的心思,這份多年累積而來的默契和堆積的情義,是阿孝交過的女人中,沒人可以取代厲旭在他心中的地位。

 

溫馨的情義畫面,不巧的映入敏感眼瞳中,遠遠的~~剛從晟敏病房離開的圭賢欣喜看見了那思念的身影,但也看見了令他頓下腳步的畫面。

圭賢更自卑了,內心懷著自己將被取代的恐懼....

可以上前拉住厲旭嗎?

那是說不過去的自私,可真要讓握在手中的愛一點一滴從指縫中流失嗎?

 

(我很怕痛,你卻一直讓我痛。)腦子再次重複相同的字串,這一句似乎已經成為圭賢用來警剔的話語,警剔自己不要再給厲旭帶來傷痛,

無能為力的,只能傻呆的望著將厲旭放逐在自己的生活外。

 

心頭癮上這一陣狡痛,圭賢享受這口痛楚讓自己內心好過一些.....

至少,阿孝是有能力保護厲旭的人。

也許,阿孝才是可以讓厲旭真正快樂的人。

 

這晚,圭賢哪都沒去,一個人窩在房間,裹在棉被下,沒有著點的目光中,從腦意識裡影出了厲旭的模樣,那雙柔情似水的眼眸,難忘的靦腆笑容,生氣的可愛模樣,還有害羞的小臉...

憶著厲旭多樣的每一面,圭賢不自覺流露滿足的幸福笑靨,也泛起了滿郁的片片相思~

此刻~圭賢好想念厲旭,想抱抱他,親親他...更想告訴厲旭,他不是一部份,而是他的希望!

 

可以嗎?可以義無反顧自私的去爭取嗎?

始終~厲旭的感受才是圭賢決定一切的分界點,也是勇氣的來源~

無奈都只能是個想法,無法自私,也不能自私,不為其他,只為不讓厲旭再痛一次。

 

只能想想而已......

圭賢自嘲這妄想,人總有著堅持的原則,一直以來不讓自己輕易口出承諾,也是因為清楚知道這是自己的致命點。

(是命運在玩我嗎?)圭賢擺頭無力地遙了遙,嘆著長長的氣息,沉重的眼眶裡有著酸澀的淚液,是隱忍的淚水嗎?

靜靜的圭賢沉思了一會,拿出了手機,在掙扎之中做出了選擇,在螢幕上落下了一句話~

 

(旭,無法去見你,守不住你的心,但求~別把心還給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