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和垊豪,昌垊一塊到醫院探望晟敏,琰和小瑾一直都在房病照顧著,一家子再次的集聚一堂,病房裡溫馨的笑聲連連,不想破壞好氛圍,圭賢並沒有擺著愁悵的面容,有一笑沒一笑的迎和著,圭賢隱藏的心思,晟敏看在眼裡。

笑聲慢慢的靜下來,琰和小瑾向晟敏道聲晚安之後,兩人先行回家補補眠,好待明天早上來替換準備留守的垊豪。為載送二位妹子,昌垊也跟著離開了病房。

 

就在病房裡僅剩垊豪和圭賢時,晟敏交代了垊豪幫他買些雜誌,說無聊想看看~

看得出晟敏是特意支開垊豪,似乎是有話想單獨聊一聊...

圭賢沒有避忌,靜靜的坐在床邊,等著晟敏開口

"圭賢,在還沒醒來之前,我聽見了你說的那些話。"

"嗯。"圭賢拉拉咀角微笑了一下,肯定晟敏所言

"是真心嗎?還是只是想哄我讓我早點醒來?"

"重要嗎?"

"我不想因為這樣,而讓你有所為難。"

"呵~不為難,我都不希望你一直睡著,如果可以讓你醒過來,什麼方法我都會去試。"圭賢不疑有他,坦然的說出做為自家人應該持有的一份心

 

"真的!"圭賢肯定的表出心意,晟敏打從心裡開心著安慰著

"一場兄弟不應該嗎?"

這一聲兄弟,晟敏的內心是失落的,圭賢還是不忘拖出兄弟的字眼...

明知道這是不變的事實,然而~每聽一次對晟敏來說都像扎針一樣的在提醒自己這份認知

"你這麼說我真的很高興,其實我是想告訴你,不用把那些話當作承諾,你還是可以搬出去住,我不會介意的。"為了讓圭賢感受自己是真心不想帶給他壓力,晟敏說得很卑微

"話說了我就會做到,這點你很清楚。"

這話說完,晟敏欣慰地笑了笑,這微笑是十分踏心的笑容,知道圭賢向來都是不輕易口出承諾~

"怎麼都好,我只希望你不要背著一份承諾."

"說這些幹嘛,好好修養才是真的,大家都等著你回去煮飯呢。"

"呵~"

 

對自己在昏迷中得到的承諾,為了多份保險,晟敏有心把話端出來,無非是想讓圭賢再說一次確認這份承諾。

心術有成的圭賢,反倒被晟敏賣弄了心計,渾然不知這樣的承諾將會帶給自己什麼樣的困惑與阻礙。


-------------------------

 

站在醫院的門口,圭賢在離開前,拿著手機打了通電話給厲旭

嘟嘟~~嘟嘟~~電話依舊進入了語音信箱...

幾天下來,圭賢打了數次電話始終得不到厲旭一次回應...

失落寫在臉上,圭賢悶著無奈把手機放回褲袋。

 

回到住所,對著待坐在客廳的昌垊,小瑾點過招呼後,圭賢即縮到房間去。

 

直盯著圭賢進到了房間,小瑾這才收回目光,靈巧的眼瞳在眼框裡打亮擺晃,腦子開始拼湊心中可疑的畫面~垊豪和圭賢的衝突,垊豪處處為晟敏的過度反應,尤其是圭賢對晟敏說了話,竟奇蹟似的隨後甦醒,都讓小瑾心生好奇~耐不住心中那疑惑,小瑾還是八卦的問了

"昌垊哥,你有沒有覺得大哥跟圭賢哥,好像有什麼的~~"

"幹嘛,又想八卦?"翹著二郎腿,昌垊撐托下巴,沒啥興致的瞥過一眼

"我說正經的...我想他們二個是不是有特別的關係?"

"什麼特別的關係?"昌垊敷衍著

"就~~就像圭賢哥跟金厲旭那樣啊,同囉~"

 

"啊,你還真能想~你以為同愛容易啊!"收回二郎腿,昌垊一臉鄙視的打回小瑾荒膠的假想

"你不覺得嗎?上次垊豪這麼說,仔細想想我覺得大哥真的特別在乎圭賢哥耶!你說圭賢哥到底跟大哥說了什麼,把大哥給激醒了呢?"

"不知道~你不會自己去問大哥。"

"切~大哥當然不會說出來了,這種暖昧的事,哪好意思說出口啊~"

"什麼暖昩,你別在那瞎猜了,省得到時後搞得大家尲尬。"

"可是要真有什麼也總比圭賢哥跟那個金厲旭在一起好吧?怎麼說都是自家人對吧~~要不.....咱湊合他們,讓圭賢哥把金厲旭給甩了,那麼咱也不用擔心圭賢哥被金厲旭帶走了是不是?"

 

"你別多事了,感情的事不是我們可以插手的。"呆看小瑾一廂情願的念頭,昌垊心裡真是沒好笑的說。

"什麼插手,是幫!推波助瀾你不懂嗎?"

"隨便妳,總之別算上我的份!"話說完,昌垊擱下遙控器,避開小瑾無謂的想法。

 

事實上,多年的默契與了解,昌垊怎麼會不明白圭賢心中的無奈,對於金厲旭的存在,昌垊的想法和圭賢都是一樣的,在不防礙大家的財路下,一樣可以和諧的共存。

只不過沒想到圭賢竟然動遙了,也心急了,更沒想到晟敏竟然會對圭賢心生愛戀?這讓昌垊難免疑惑著,圭賢之所以長年堅持住在外面,是不是和晟敏有關?

雖然腦子飄過各種想法,以昌垊大而化之的個性而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倘若圭賢吞得下,就當什麼事都沒有,要是吞不下,也只能靜觀其變~。

 

------------------------------

 

轉眼五天過去了~感覺就像做了一場很真實的夢,而自己卻親手將夢打醒~

不再有圭賢的日子,心真的可以不再痛了嗎?

每一次彎著身刷牙時,總能看見掛在脖子上擺晃的玉墜,每一次厲旭想將它狠狠的扯下來時,腦子就會飄過一句話.....

(如果有天你不再愛我了,記得把心還給我哦!)想起圭賢交代的話語,就無法要自己違背心意的將玉墜子取下來。

 

鈴~~手機響了,那響聲是厲旭特別編類的圭賢來電聲,這並不是圭賢第一次來電,不想再聽見那些輕易擄獲自己的話語,厲旭選擇逃避,不讓自己心軟。

 

電話安靜下來了...厲旭的心不自覺的飄過一陣失落~

人就是這麼矛盾,想擁有卻又害怕失去

一次截斷了渴望,那下次呢?

圭賢每天幾通電話斷斷續續的來,自己又能忍得住多少次?

 

------------------------------

 

厲旭避不接電話,圭賢按耐不住的直接到賣場找人,圭賢不想就這麼失去厲旭,也不喜歡這樣不清不楚的結果,怎麼也要問問究竟厲旭是怎麼想?到底為什麼要放棄?

果不其然,一進辦公室就看見圭賢站在裡頭,厲旭沒有太大的驚喜,向來圭賢都是不安理出牌的蹦出來,鎖得住電話封不住人,圭賢親自找上門是意料之中

 

"你還是那麼無賴~"

"我說了,為了你我不介意做一個無賴。"走到厲旭身前,圭賢心裡雖有滿滿的悶氣,然眼眸裡流出的依舊深情,圭賢微微鎖上眉頭提出心中的疑惑"告訴我,到底為了什麼你要放棄?"

"算了圭賢,說了你不會承認也做不到的。"

"到底我做什麼了?"圭賢真是不明白

"那要問你自己,別告訴我你不知道你大哥一直都喜歡你!"

 

赤裸的一句,圭賢頓愣了兩眼,腦子瞬時追索究竟是何人透露了這隱藏的事實

"是誰告訴你的?"

"重要嗎?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一開始你就不讓我去找你?根本你就是怕他看見我!"

"不是這樣的~對,我確實懷疑過他對我---"何其無辜的指控,圭賢擺晃那無奈,嘆出一聲冤氣

"承認了嗎?你明知道他喜歡你,你還跟他住在一起,你要我怎麼相信你?"一樣的無奈更滲入怨氣,說是小氣還是自私都好,厲旭當真無法接受圭賢和一個明知道喜歡自己的人同住屋簷下

"我真的跟他沒什麼,你要我怎麼說怎麼做才肯相信?"真是跳入黃河也爬不出來的無力,圭賢既無奈又加些煩躁的垂下頭

"很簡單,只要你不跟他住在一起,我就相信你!"

 

厲旭是故意的,知道圭賢根本做不到,然而~這卻是札在心底的一根刺,看著圭賢愣住的雙眸,明知道會招來的失望,厲旭還是讓自己再嚐一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