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天的晚上,幾天來的煎熬,始終盼不到的人影,期望也愈來愈小

這晚不想待在家黯然神傷,厲旭開了車出門,沒有約上阿孝,獨自到小吧喝些酒

想藉酒消愁嗎?無所謂了!

只要可以讓自己好睡一點,心少痛一點,怎麼都好。

 

開到了小吧附近的停車場後,厲旭下了車,插著兩邊褲袋意興闌珊的走向小吧~

”厲旭。”身後傳來一聲呼名,那是圭賢的聲音,厲旭下意識的回頭一望,真是圭賢...

圭賢終於出現了,手裡拿著一只長頸鹿的娃娃,彷彿一切都沒發生的安然面容?!

 

厲旭一點也沒有喜悅的感覺,掛著一雙無法理解的眼神,直視眼前這教他怎麼也猜不透的人...

圭賢打開笑容,快步走向厲旭,眼眸透出那滿滿的思念,一樣的將人擁抱在懷裡抱了好一會~

不過當圭賢撐著雙肩傾低頭想好好吻吻厲旭的小咀時,厲旭將臉龐撇向一邊迴避了這一吻。

雖然有些小驚愣,但也厲旭大概在生些什麼氣......溫柔地~圭賢輕輕捧起厲旭的臉龐對著自己,在說出任何話語之前,圭賢想先藉著吻唇感受此刻的厲旭心是冷還是熱。

 

這一次圭賢吻得很溫柔,也很深情,更多了一份疼,能感覺到圭賢是帶著一份自疚的心來...

儘管如此,吻在厲旭的心頭盡是苦澀,閉鎖的眉頭沒有因為這一吻而鬆懈,厲旭哽著心中的淚感迎和著,完全被動的讓圭賢鬆口退離這一唇.....

 

圭賢捧起手中的長頸鹿,端在厲旭的胸前”厲旭,喜歡嗎?你可以把它當是我,如果心情不好時,可以抱抱它,讓它幫你吸光眼淚,就不會有人看見你的眼淚了~要是我惹你生氣了,你就踹踹它洩洩氣,當是----”

”夠了!”厲旭實在不想再聽下去,洩出氣憤的無奈打住圭賢的話語,使勁的拿下令他感到諷刺的長頸鹿,奮力塞向圭賢的胸口~

”沒有你我根本不需要長頸鹿,我的眼淚全都是你逼出來的,是你,是你才會讓我需要它!”厲旭說的很心痛,呈著盈盈的淚光打亮充滿水潤的清澈眼眸,堅強的性格依舊強忍不讓眼淚滴下來。

 

”厲旭--”

”不要叫我,我不想聽,我不想再聽你說什麼,我受夠了,夠了!”厲旭使勁推開圭賢,將心裡的糾結一鼓作氣的發洩出來。

”厲旭~你冷靜點,我--”圭賢抓住厲旭,不敢使出太多力氣的把手揪在掌心裡

"我告訴你我很怕痛,你卻一直讓我痛..."儘管崩潰厲旭依然還是把淚哽在喉裡,無力的把手抽回

"對不起,厲旭~~"又一次看見厲旭的強忍眼淚,圭賢滿是心痛的將人拉進懷裡疼

”放開我!我不要了,我不要你的寵溺,我什麼都不要了...”不想再聽著圭賢的甜言蜜語,不想再沉戀於圭賢的寵溺,厲旭撐著就快瓦解的情緒,脫出歇斯底里的話語,掙開令他厭惡的雙手將圭賢推開後,轉身跑向停放的車子。

 

圭賢心很慌的趕緊追上,深怕厲旭死了心不再理他,加快腳步從身後框住厲旭扣在身前,緊緊環抱在懷裡”厲旭,不要...你可以罰我罵我...不要把心拿走,沒有你的心我會很痛...”圭賢真的害怕著,緊扣的雙手不敢有一絲鬆懈,就怕讓厲旭掙開就再也捉不回來”旭...你說你不會把心拿回去的,是不是?”

厲旭沒有吭聲,慢慢的不再掙扎,感覺到厲旭平靜規律的呼吸聲,圭賢才放心的減去力氣,溫柔的摟在身上,輕輕搭著兩肩,將厲旭轉個身

 

”厲旭...”吐不出懸在咀邊的話語,圭賢還是一樣的想用吻唇感受厲旭的心是不是還在他身上。

看著厲旭垂落的眼簾,圭賢心裡很徬徨,低下頭慢慢的湊近唇邊,帶著沒有自信的愛一愣一愣貼上,輕輕的親點一口,不敢像以往那樣大膽的深入,就怕厲旭抗拒他的觸碰...

再吻一口,厲旭雙唇還是被動著沒有任何的回應,圭賢不灰心,至少...厲旭沒有逃避他的親吻。

 

瞥離的吻想再覆上時,淚滴近在眼前一落而下,圭賢愣住了,心疼的看著厲旭沒有隱忍的流下眼淚...

 

這是厲旭第一次,沒有避開他的把眼淚流下來

”旭...你...你別嚇我...”圭賢伸出徬徨的雙手,手顫心慌的為厲旭拭去臉夾上的淚水”對不起,我不知道我這麼笨,把你搞哭了。”眉頭鎖得死緊圭賢好自責的說出"旭,我以後會好好疼你的。"

在圭賢面前,總是失敗的流露柔弱的一面,厲旭討厭這懦弱,厭倦這甜蜜的話語,那輕易就擄獲自己的話語,在這一刻厲旭心真的很累,不想再反覆承受這樣的折磨,厲旭無力的掛那一雙不屑眼眸看著圭賢,吐出心頭的酸刺

"疼我?你怎麼疼我?把我藏起來疼?讓我傻傻等你方便的時後才來疼?還是你高興想疼就疼?"

赤裸裸的反諷,字字都讓圭賢頓時啞了口,沒能反應於當下

"對你來說我算什麼?填補你的空虛?還是滿足你的情慾?別再欺騙自己你有多愛我,我只不過是你生活的一部份,一部份而已!"一句苦澀的話語說得心酸也說得冰冷,撤開雙手厲旭就這麼開著車子離開了。

 

聽著厲旭傾洩的委屈,圭賢很傻眼,從沒想過厲旭會把自己看得這麼敷淺,更沒想過厲旭會如此看待他所付出的感情~

無法弄清事實為自己辯解,圭賢只能束手無策眼睜睜看著車子揚長而去,什麼也做不了...

撿起掉落地上的長頸鹿,就好像看見厲旭的心也碎落一地。

 

(沒有你我根本不需要長頸鹿,我的眼淚都是你逼出來的,是你才會讓我需要牠!)

再看手中的長頸鹿,腦海迴盪厲旭傾洩的話語,圭賢的心很痛,漸漸的眼框變重了,感覺到熱液不斷的湧上,從心口竄進的一陣鼻酸。 

恍然之中眼神閃出了覺悟,圭賢學著厲旭撐著酸澀的眼眶,迂出那道不流暢的氣息,吞進咀裡從鼻腔流入的淚液,圭賢感受到厲旭強忍心痛的滋味~

 

--------------------------------

 

拖著一身無力圭賢回到住所,這進門客廳裡坐了誰,垂頭的圭賢根本無心去留意。

在經過客廳直往房間方向時,被人一手揪了回來,耳邊還傳進了一聲指責

”你有沒有搞錯,大哥才剛醒來,你這頭就馬上去見那個誰了!”對垊豪叫呼的斥責聲,圭賢感到非常的不爽,連同厲旭發洩的無奈湧上了一股火氣,撇過頭瞪了一眼,隨即拉抓垊豪的衣領,掛著一雙怒目直盯垊豪說

”這是我最後一次警告,我高興見誰就見誰,輪不到你來干涉,你最好不要把我惹火了!”說完圭賢放手一甩,將垊豪掙到一邊

”你以為---”垊豪不甘勢弱的還想再頂上一句時,被坐在沙發上的昌垊給堵了口

”垊豪!回你的房間去~”少有嚴肅的昌垊亮出一雙正視的眼神看得垊豪這才不服氣的進到房間

”圭賢--”要說的話還沒吐出,這回輪到昌垊被圭賢堵了咀

”我現在不想說話,有什麼明天再說吧!”不管昌垊有什麼話要交代,圭賢都不想聽也不想思考,烙下這話後,自顧的也縮到房間去了。

 

這晚,圭賢是失眠的,對厲旭有著心疼更多些無奈與不解

心疼於厲旭崩潰的情緒,泛紅的淚眶,強忍的哽咽聲,和那字字句句心碎的話語,每一幕每一聲都像被針札刺著胸口,連呼吸都感到困難 

(我很怕痛,你卻一直讓我痛...)無奈這自以為的美好,自以為的寵愛,非但無法帶給厲旭快樂,反而令他感到痛苦,甚至鄙視了他的愛。

 

自認是全心全意的寵溺著,無法理解厲旭的埋怨點是什麼?

難道就為了他不能常陪在身邊嗎?

圭賢何嚐不想多些相處的機會,不過是希望厲旭和自家人之間,能以最和諧的方式共存,圭賢很清楚這家子的想法,一旦覺得厲旭影響到他時,必然會做出一些對厲旭不利的行動。

為了保護厲旭的安全,圭賢盡可能的避開自家人的耳目私下悠會厲旭,希望藉由時間來淡化了自家人的警覺。

沒想過向晟敏表示了搬出住所的打算,會惹來這樣的意外,也莫奈無法讓厲旭了解太多,才會造成厲旭嚐盡空等的滋味,而今再說都是多餘,圭賢只希望能安撫厲旭心情,喚回對他的信任,相信他的真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