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川動物園(亂編的哈)

 

斗大的字體刻在石頭上,沒想到圭賢竟然會帶他來動物園!?

生平到動物園的次數,肅起五根手指算算還有得找呢

 

”動物園?”

”是啊~厲旭一定來過吧!”

”嗯,小時後來過幾次~”

”呵~我可是一次都沒去過動物園哦!”圭賢挑著眉梢,扁著微翹的咀唇笑著說

”什麼?你,你沒?”長這麼大一次都沒去過動物園,圭賢說得很輕鬆,甚至是驚奇的語氣,完全聽不出也看不出內心有任何的缺憾,如此豁達讓厲旭感受到,圭賢對人生的感情似乎很平淡

 

”你不是喜歡長頸鹿嗎?待會我們一塊去找長頸鹿拍張照片。比起大頭貼的,咱拍他個真實版。”兩手比劃著,圭賢是特地帶他來這跟長頸鹿拍照?厲旭真是愈來愈摸不透圭賢的心思

”呵~好。”微笑著,這一刻厲旭有著心疼,也很好奇圭賢在什麼樣的家庭長大。

 

可不巧,這時傳來手機的鈴聲,再響一聲,圭賢確認地接下電話

”喂......什麼事......在外頭......沒,我一個......什麼事......”

 

一句我一個,厲旭聽在耳邊酸在心頭,圭賢始終將他掩藏著不讓人知道

 

”什麼?!OK,我一會就來~~你們先看著~~嗯。”呈著擔憂的面容,圭賢切斷電話,隨後一臉抱歉的說.....”厲旭,我---”

”你有事要走,是嗎?”

”嗯,對不起...”

”我能知道什麼事嗎?”

”家裡有人受了傷,我得去醫院看看。”

”那我載你去吧,也快點。”

”好。”

 

一路開到了寶藍醫院圭賢下了車,簡單的一句拜拜,圭賢沒回頭的快步走進醫院。

不敢跟的太近,厲旭看著圭賢跨進醫院大門後才下了車,想知道是什麼人受了傷,也想藉此看看圭賢那些拜把兄弟還有哪些人,更想看看昌垊口中那位大哥。

 

隱身在轉角處,厲旭看見了他不陌生的昌垊,還看見了1男2女,雖不知道他們各自叫什麼名字,但從外貌看上去,年紀上應該都比圭賢小,那麼...受傷的應該就是那位大哥了?

厲旭以刪除法推測出躺在病房裡的人。

這麼一刪想起了昨晚那二兄弟的對話,讓厲旭更加留意圭賢的面容...

 

”醫生怎麼說?”

”不知道,手術還在做呢~”

”撞他的人呢?”

”上警局做筆錄去了...”

眼前幾位年輕人個個都很擔心,二位女孩甚至擔心的流下眼淚,不難看出這位大哥在他們心中的份量~可以讓圭賢立刻做出決定撇下約會的跑來,相信這位大哥在圭賢心中的地位,厲旭覺得一點也不比自己差...

 

知道這麼想失去了同理心,厲旭還是免不了犯起了忌妒心...也許說是吃醋會好聽一點。

不管是哪一種滋味,都讓厲旭確認了一點,這些自家人對圭賢來說,還是很重要.....

 

醫生出來了,幾人圍了過去等著醫生告知病人的情況

”手術很順利,右腿斷骨的部份已經接好了,將來多做些復健應該不會有什麼影響,不過病人現在還是很虛弱,昏迷指數還停在5~”

”停在5是什麼意思啊,大哥會不會不醒了?醫生你要救救他---”心急的小瑾慌亂地直問著

”小瑾你別吵了,聽醫生說完。”

”說什麼啊,人家擔心嘛~”

 

”醫生~不好意思,請你繼續說。”不理昌垊和小瑾的對話,圭賢再接回醫生的話,很冷靜也很平靜

”病人生命跡向還不穩定,需留在加護病房持續觀察,情況如果好轉的話,也許三天就能醒來。”

”那~~如果不好呢?”

”不好意思,目前還無法給你們一個確認的答覆。”

”謝謝。”身為老二,圭賢代弟妹們向醫生說了聲謝,止住大家再追問,也讓醫生先行退離。

 

不知道為什麼,厲旭聽著有種莫名的失落,有一種...和圭賢之間好像會因為這件事而有所變數。

厲旭默默的離開了,對初次看見圭賢這些自家人,厲旭有著好奇,好奇想知道這位大哥是不是就是帶走圭賢的人,而洗手間裡的對話,口中的大哥似乎很在乎圭賢,究竟他們存在什麼樣的關係? 

厲旭心中有許多的疑問,在不方便親自探就下,為求一解...

當晚~厲旭約了阿孝到小吧,並將事情與懸掛的質疑向阿孝重述一變~

 

”上次我查過圭賢,他沒有背景,人口那邊也查不出什麼。”

”什麼意思?”

”估計不是偽造證件,就是冒用遊名的戶口,我想其他那幾個也是的。”

”怎麼會這樣?那...圭賢他?”

”有幾種可能,要嘛偷渡要不就是逃犯,但也有可能是從小被拐帶的孩子。”

 

雖然曾想過圭賢的背後有篇故事,但沒想過會有這些可能,厲旭驚愣的眼神中有著擔憂,阿孝看在眼裡,一直以來都不看好圭賢的他,更不希望厲旭一投栽進這口苦井,看見厲旭這份憂心,阿孝不客氣的把問題反問著

”你認為圭賢是哪一種?”阿孝這麼問,厲旭真是答不出也無法憑著自己對圭賢的了解去確認這些可能

”很難接受是嗎?光憑他們設局騙你的錢,就足以懷疑是逃犯的可能。”

”不會的,他不是。”厲旭回得很快也很肯定,堅信圭賢絕不是逃犯。

”好,我們不說背景,那你現在想怎麼做?”阿孝還不忍心逼著厲旭在一時半刻接受這事實,索幸還是把話題給帶開

 

”我想你找人在病房裝竊聽器。”

”你好像對這位病人挺關心的,怎麼~~他是你的情敵嗎?”

”如果是的話,我不會再留戀什麼。”不屑憐憫的愛如同不屑於不忠的愛,厲旭只求一個真相

”OK,那你等我消息吧!”

 

阿孝動作很快,當晚就吩咐身邊的小弟,找機會潛入病房安上竊聽器,在神不知鬼不覺之中悄悄潛入,也悄悄的離開,而病房裡,仍躺著還在昏迷中晟敏。

 

三天了,晟敏仍不見好轉,雖然生命跡像穩定,但昏迷指數依然停滯在5。

站在加護病房外,圭賢和垊豪各自穿上無塵衣,準備進去探視晟敏。

 

走進病房後,圭賢只是靜靜的站在床邊,沉默地陪垊豪對晟敏說了一堆話語

”賢哥,你怎麼不對大哥說幾句呢?”說了好多話的垊豪,見圭賢一句也不吭聲,忍不住道出心中的不平。

”我想說的你們都已經說了,我不知道可以再說些什麼。”

”那怎麼一樣,大哥最在乎你了,你跟他說話他一定會聽得見,說不定他開心就醒來了!”

”放心吧,他會醒的。”

”你是說不出口還是真的沒話跟大哥說?”

 

”垊豪,別在這裡爭這個問題,OK?”圭賢提手搭放在垊豪右側肩上說著

”不OK,如果不是為了你,大哥根本不會撞車的!”垊豪甩開圭賢擱放的手,一臉不甘的埋怨著

”你說什麼?”沒想過晟敏撞車會跟自己扯上關係,圭賢瞠著雙眼一臉訝然

”那天你跟大哥說想要搬出去,你知不知道大哥聽了心情很差,晚上就一個人跑去喝悶酒了,喝到凌晨半夜在路上要回來的時後就撞車了!都是因為你,你就這麼想搬出去嗎?大哥對你這麼好,你老對他冷冰冰的~”一口氣的,垊豪藉這情緒一次吐出所有心中的不快

 

”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你別老當我是小孩子,很多我都看在眼裡,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是為了那個金厲旭嗎?他哪一點比得上大哥,真懷疑你是不是看中他有錢。"

"你給我聽好~我真要看中他有錢的話,還用得著跟你們一起去騙他的錢嗎?"圭賢怒斥著臉,雙手揪起垊豪的衣領用那警告的口語說

"呵~騙了他的錢還跟他在一起,不是為錢是為啥,搞同性戀很好玩嗎?"

"你再說一次!"圭賢羞怒著臉,揪在衣領上的手拉得更緊

 

"你們在幹什麼!"一樣來到病房探視的琰,看見兩人怒目相視的對站著,趕緊上前喝止,伸手將兩人徹開

"如果不是大哥我們還能從滿爺那逃出來嗎,要知道我們可是跟你一起同甘共苦的兄弟啊!你就為了一個外人---”還沒發洩完的垊豪,又再烙出一句,警剔要圭賢認清事實

”你說夠了沒有,這裡是病房,要說到外面說個夠!”琰打住話語,將垊豪推向門口並拉著他離開病房內,阻止他繼續待在病房吵鬧。

 

待兩人都退出後,病房僅剩圭賢一個人還站在那裡

在垊豪聲聲無謂的斥責下,圭賢壓著滿腹的火氣,帶那不甘不屑的眼神瞥向躺在床上的晟敏看,而後無奈的徹回目光~

圭賢是生氣的,氣晟敏莫名的在自己身上加諸了一項罪過,氣自己當初選擇住下來,才讓晟敏再次敗露私人感情。

無奈著,圭賢退至一旁坐了下來,俯首撐頭的為當下這在情在義都教自己撇不開的責任而無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