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了一個月,詐取了陳守仁2百萬遮羞費,在拿到錢之後,晚上晟敏準備了豐盛的火鍋料,大伙齊聚一堂開心的吃著火鍋,喝喝啤酒,漫聊天地~

晟敏拿出了一疊存摺,各自發給每個人看看

"錢我已經分別錢到你們的戶頭,金額依職物我做出一些分配,你們自己看看,有什麼問題的話再私下跟我說。"

 

琰,小瑾,垊豪三人看完,動作都很一致的再遞回給晟敏,由於昌垊和圭賢長年都住在外頭,向來都是自己保管積蓄,圭賢看過後很順手的遞給了昌垊,目光上晟敏小瞄了一下,看到圭賢依如往常的交由昌垊幫他保管,晟敏倒是放心,至少目前為止,圭賢沒有因為金厲旭而改變了生活方式。

 

圭賢還是生活在這個圈子,照樣執行所分配的任務,和弟妹們的互動也回到以前那樣和諧~~

不論圭賢和金厲旭之間存在什麼樣的關係,但看在晟敏這些日子的觀察中,真看不出圭賢有什麼不同,也慶幸金厲旭沒能影響到圭賢什麼。

 

厲旭真的沒能影響圭賢嗎?

存在圭賢的認知與想法裡,確實沒想過將來會是什麼樣子,他只知道和厲旭在一起時很開心很快樂,很輕鬆也很舒服,厲旭從來沒給他什麼壓力,也沒要求過什麼~也許因為這樣,圭賢從來沒有覺悟過要為彼此打算些什麼。

 

"今天這麼高興,不如咱一起去泡吧如何?"昌垊提議著

"好啊好啊~"聽到泡吧,小瑾是絕對第一個高呼讚同了

"你們去我就去。"垊豪向來都沒什麼意見,他和晟敏一樣都喜歡所有人都在一起的感覺,琰擺擺兩只手掌,不表示反對,晟敏露出和藹笑容,不掃興弟妹們的興致。

就差圭賢了,昌垊瞥著眼大方的盯著圭賢看"你應該不會掃大家的興哦!"

"你的眼睛這麼殺,我能不去嗎?"圭賢不改面色,和昌垊的默契依舊

這麼的,在昌垊的帶領下,六人同時舉高了杯子,湊在一團敲下那一聲,各自乾下杯裡的酒。晟敏開著9人座的休旅車,載著一車子的弟妹們歡喜去泡吧。

 

這晚大家很開心,很諧和~似乎過去所遺失的凝聚力再度回來了,彼此心裡都有著不同的感受與體會,而對圭賢來說,他覺得這陣子是他這輩子最開心的日子。

有個家的倚靠,兄弟妹的手足情義,也有令他感到美好甜滿心的愛人~

在離開PUB的路上,大家都喝了不少酒,個個忘情的在車上高呼唱和,為延續難得齊心歡聚的一刻,大伙移到KTV唱他個幾小時~

 

在包廂裡,大家都玩得很瘋,一首歌幾人輪流搶著唱,唯獨晟敏點的歌,弟妹們都很識相的安靜著,也很貼心的幫大哥打著拍子,偶時也會消遣晟敏,逗逗這個性格悶騷的大哥~弟妹們的熱情讓晟敏整晚開心地直笑呵著咀

 

"呵~第一次看到敏哥喝得這麼開心啊!"站在小便池前,昌垊打發小解的時間和旁邊的垊豪抬槓

"是啊,難得大家都在嘛,我好久沒看到大哥這麼開心了~尤其是圭賢哥肯住下來,大哥等這天盼很久了。"其實不難看出垊豪似乎很懂晟敏的心思,總希望能看見大哥也能幸福開心的過著日子

"呵~最初我還以為圭賢不肯呢,沒想到啊~~"

"怎麼說都是一家人嘛,像今天這樣多好。之前我老擔心那個金厲旭會不會影響到圭賢哥,不過現在看來是多慮了。”

"我說的沒錯吧,圭賢做事有分寸的,你愈逼他只會把他惹火而已,不過這話你放心裡好了,可別說出來搞壞氣氛了。"

"我哪有這麼蠢啊!"

"你不知道自己單純啊!"

"去你的,別老把我當小孩子。"

"喂喂喂~我是哥啊,沒大沒小~"

"知道啦!"

 

洗手間裡小解的倆兄弟你一句我一句的對答,撇把尿洗完手相互搭肩的離開洗手間~

殊不知在他們走進洗手間之前,早一步正從裡邊走出來的厲旭,為不讓昌垊看見自己趕緊縮回洗手間,躲在馬桶隔間內。

無意聽見的話語,換來凌亂的思緒,厲旭傻愣著臉,即使外頭人早已離開,支字片語仍盤璇在腦中

(大哥?)厲旭想起了在阿孝的賭場外,那位帶走圭賢的人,是他嗎?

 

從洗手間回來後,阿孝看見厲旭的不對勁,擺著無目光的眼神,很明顯的心思不在當下~"厲旭。你怎麼了?"

"嗯?沒~沒事。"厲旭回過神,自打無趣的苦笑了一下

"真沒事?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沒有,我只是有點累~大概是昨晚沒睡飽。"

"還是我先送你回去吧?"

"不用~今天你生日,怎麼也要陪你到底是不是~"
"那你著量點,別喝太多了,不然我可扛不了你啊~"

"呵~~我要真的醉了,你不扛都不行啊。"

 

承受著一顆糾結的心,厲旭用酒來掩飾也用酒來催眠自己扯出開心的笑容,強忍地要自己壓住心中的不快,不打破阿孝過生日的好氣氛。

二小時下來,厲旭喝了不少酒,不過人卻清醒著,存在的自尊心厲旭還是不允許讓人看見自己的狼狽還是脆弱。

 

帶著七分醉意回到家,厲旭讓自己洗洗一身熱水澡後才上床,躺在床上厲旭疲憊的閉上眼簾,雖累著可那思緒似乎沒能放過自己。

洗手間裡的對話,讓厲旭感覺圭賢離自己很遠,很陌生~

然而相聚的時後,卻又深深感受到圭賢所給予的溺愛?

是自己貪心嗎?因為擁有了,所以才想再多要一些嗎?

 

隔天~飽受一夜心思纏腦,厲旭不帶精神的來到賣場,走進辦公室...

無力的脖子垂喪著那顆頭,眼底看見了一雙修長的腿

(是誰這麼早就到辦公室來請示?)這頭一抬,又讓厲旭打亮雙眼

”圭賢!你...”總是不按理出牌的出現於眼前,很無奈的,每一次厲旭都無法抗拒。

 

一見到人這還不把厲旭框在身前,圭賢依舊掛著一雙深情的眼眸,滿足的看著他所想念的人

”你怎麼進來的?”

”我說是你叫我來這等的。”

”你好無賴...”

”只要可以看見你,我不介意做一個無賴。”咀邊順著吐出的話語,圭賢慢慢的湊近那張咀,貼上他幾天沒碰觸到的柔軟,挑開唇瓣勾著小舌的身體,告訴小舌他的思念。

 

雖然身體牢牢的相貼,撫抱的雙手還是很輕盈,圭賢所帶入的深吻,沒有惹火的慾念,只有濃郁的相思,圭賢陶醉地嚐著在吞液時都會想念的甘甜

”厲旭,昨天我喝了很多酒,滿腦子都想著你...”

”是嗎...”聽著圭賢提起了昨天,昨晚的對話又在厲旭腦中複誦一次,這麼的...厲旭掛著一雙徬徨的眼神,視著眼前讓他覺得忽遠又忽近的深情面容

 

”怎麼了?”厲旭眼底透出的質疑,圭賢把頭擺低看,關心著厲旭的情緒

”沒~沒事。”厲旭輕扯咀角,露出沒動肉的牽強笑容

”你現在能走嗎?”

”嗯?怎麼~~有事嗎?”

”我想帶你去一個地方。”

”現在?”

”要是你不方便的話,不要緊,我下次再帶你去也行。”

 

對圭賢毫無免疫力的厲旭還是去了。

總想著下一秒會有什麼,圭賢又會帶來什麼驚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