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賣場離開後,圭賢腦子裡想的就是立刻回到住所,了解一下今天的情況.

但這一頭,大家齊聚在客廳,為晚上晟敏和垊豪在餐廳看見圭賢和厲旭在一起的事而討論著~

 

"真是沒想到圭賢哥竟然變成彎的了!"諷刺式的讚嘆聲,小瑾說

"什麼彎?"新一代的潮流潮語,昌垊還真沒聽懂

"就是同囉。"

"同?同性戀是吧~妳就直說吧,繞什麼火星話。"昌垊鄙視著

"切~自己跟不上潮流,怪我?"小瑾翻了個白眼,嗤呵一聲

"你們別亂說,我們只是看到他們去吃飯而已,還不能確定他們存在什麼關係。"語末晟敏將目光盯向昌垊,有意暗示要昌垊說出他所知道的事。

 

"別看我,我什麼都不知道~"雖然不支持圭賢和厲旭來往,但到底和圭賢相互扶持了這麼多年,都不希望再次出賣圭賢搞得連兄弟都做不成。

"大哥,你怎麼看?"琰不囉嗦的直切問題根源。

晟敏思忖著,還未能確切的決定該怎麼開解圭賢

"你不會就由著他吧?"不論圭賢和厲旭存在什麼樣的關係,琰只知道如果不能即時切割,對自家人的利益與安全都是個威脅。

"當然不行啊,怎麼說金厲旭都被咱騙了這麼大筆錢,要是哪天上門來要債怎麼辦~"小瑾沒有想得很細,單純事情的表面上說出自己的想法

 

"是啊,大哥你真要好好勸賢哥,尤其那位叫孝哥的來頭不小,有幾個賭場都是他罩的,要是賢哥跟金厲旭有什麼差錯,以他們的交情難保不會替他出頭。"因為是老小,垊豪向來都是聽著大家在說話,不過今天自己親眼看見,從厲旭閃爍的眼神中,垊豪覺得厲旭不是那麼單純的人。

"你們說的我都知道,圭賢也會知道,我相信他很清楚可與不可~也許他們只是偶然碰面,你們不要把事情想得太複雜。"晟敏還是往好的一面想,私心上他比誰都更不希望圭賢和厲旭有什麼

"大哥,你想得太美好了吧,那晚圭賢哥聽到金厲旭在樓下,一個勁的就衝下樓去,混到隔天才回來,這當中他們發什麼事可沒人知道道耶~"女人對愛情的敏銳度還是比男人心細,小瑾不留口的說

 

"其實圭賢哥要和誰來往不是問題,主要還是金厲旭那位叫孝哥的朋友。"琰還是實際的以大家安危和利益而顧忌著

"我知道,這也是我最擔心的~昌垊,你說說看吧,以你跟圭賢同住一塊這麼久,你認為---"晟敏把話直說,相信在座的人沒人比昌垊更了解圭賢

 

"要我說啊?呵~如果你們還希望圭賢繼續合作的話,最好你們當什麼事都沒有,至於咱詐錢的事大家可以放心,我看金厲旭應該是不會追究了,我能說的就這麼多。"昌垊這番話可以說是打住所有人的咀,也打清了很現實的一面,不過是心照不宣罷了,到底失去圭賢對大家都沒好處。

 

就在大家靜下來反省的這一刻,門口聽見了開鎖聲,想必是圭賢回來了,晟敏撇個頭使使眼色,要大家自然的自顧自各作各事。

圭賢這一進門,往裡順眼掃過客廳,小瑾抬腿擱在茶几上修著腳指甲,昌垊抱著椅背枕悠閒的靠在沙發椅看電視,琰縮回自己的房間,垊豪拿藍球雜誌埋首看著~而晟敏則走到冰箱前,拿了缶飲料解解渴,也等著圭賢反應

 

"今天~沒事吧?"圭賢關心的還是琰有沒有趕得及抽身離開

"沒,幸虧你發現的早,要不可真是功虧一簣了。"晟敏回應了圭賢的話

"嗯。"淡淡的應一聲,皮動肉不動的扯一下咀角,沒再表示什麼就進到房間去。

 

彼此落至的目光很一致,而心中盤算的想法也很一致,昌垊說的對,與其一昩的去勸阻圭賢,恐怕只會適得其反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晟敏還是決定在圭賢身上打一注強心劑。

 

"圭賢~"進到房間,圭賢正脫下上衣,手拿浴巾,看似準備到浴室洗澡

"嗯?有事?"

"我們看見你和金厲旭在一塊~你們~~還有在來往嗎?"晟敏當不知情的探問,想看看圭賢的反應,也想了解一下圭賢對厲旭抱持什麼樣的態度

"嗯,是,我們是有來往。"

”我想你應該知道你是不方便也不可以---”晟敏說得很委婉,就怕觸動圭賢的情緒,不過話還沒說完,圭賢就把話打住了

 

"你放心,他對我們不會有什麼威脅。"

"但是--"

"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你們只管相信我就夠了。"

"好吧,既然你相信他~那我們也沒什麼好顧忌的了,不過你別讓他知道我們的關係,尤其是這個地方也不能讓他來。”

”這我當然知道,我不是這麼蠢吧?”

"呵~~好了,沒什麼事了,只是來提醒你一下,看你的樣子還不錯,還算讓人放心。"

"那當然。"

 

從圭賢的頂回來的話語,晟敏很清楚探知了圭賢的堅持,沒有再試著勸阻並非是順昌垊的建議所使,而是晟敏相信存在圭賢的認知裡,他很清楚厲旭這條分界線該擺在何處。

最後晟敏以輕鬆的話語帶過,沒給圭賢任何壓力,放心的退出房間。

 

-----------------------------

 

二天後~

 

站在爐前,一手拿著湯勺,頂著鬱結的思緒,想藉著吃點什麼來發洩的厲旭,滿腦子一再浮現圭賢寵溺的美好畫面,不過也閃過了圭賢避開他講電話的畫面,酸甜之間的糾結點,想得入神的他,沒發現滾滾熱氣已經爆滿鍋子的邊緣

 

"喂喂喂~滿了,滿出來了啊!"這時大妹Jessie走進廚房打開冰箱搜刮冷飲時,看見正發呆的哥哥,也看到了溢出的滾燙熱水,趕緊湊上前把火給關了。

Jessie的呼嚇下,厲旭這才回神的,擺著僵直的面容,雙眼一愣一愣的看著有點焦糊的湯底

"想什麼想得這麼入神啊?連火都沒看好。"

"沒,沒事。"

"少見哦~"

"幹什麼?"

"是不是為情所困啊?是誰?"

被大妹這麼識穿,厲旭尲尬地擺出那吃悶樣"你別瞎猜了!"

 

"曹圭賢?"Jessie這話一出,厲旭立刻打亮那一雙心虛的眼神,還沒來得及找話塘塞,隨及又被大妹堵上一句"哈~真的是他啊!"

"妳胡說些什麼,他是男人。"

"你少來,早看穿你了~誰會把救命恩人的畫一直掛在牆上啊!一會拆下來,最近又再掛回去,再笨都看出來了。"

 

對大妹毫無避忌的揭穿自己的性向,難得不用自己來解釋,厲旭也沒再反駁的默認了

"怎麼了?你們吵架了?"

"關你什麼事,你回房去忙你的事吧。"

"說嘛~說來聽聽啊!"Jessie還不想走,難得知道這麼個八卦,不多拿點內幕怎對得起自己。

不過看厲旭似乎沒想透露的樣子,Jessie挑挑眉動動鬼靈精的腦子,有意無意地調侃著"二哥說真的~曹圭賢長得還真是挺帥的哦~沒想到竟然被你把走了!真是的,這麼好條件應該留給我們嘛~"

"什麼,什麼把走了,我哪把他了!"

"不是你啊,那~~是他把你給把了嗎?"

"喂,你可是女孩子,什麼把不把的,好難聽。"

"大驚小怪!"Jessie瞥了個眼後,眼睛一閃,揪著厲旭衣袖再一句問"對了,什麼時後把他帶來認識認識,哥的男朋友怎麼也得讓眾親妹薦賞一下吧~"

 

"再說吧,他~~不是很有空。"質疑的雙眼飄了飄,好濃的怨氣,側著臉Jessie留意地小小竊笑一聲"咳咳!怎麼他冷落你了嗎?"

"我會像你們女人一樣需要人陪嗎?"厲旭丟回鄙視的眼神蓋過差點被識穿的心思。

 

懸著違背心意的一句話回到房裡,厲旭的心裡很空虛,氣自己不爭氣像女人一樣的渴望依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