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甜滋滋的好心情,圭賢回到住屋,插進鑰匙握著門把轉扭之前,圭賢停下動作靜靜的思考了一會後才進門~

在昨晚匆匆跑出門後,再回到家裡已是隔天上午。

圭賢垂著頭,不帶任何表情,這進門抬眼瞥看了一下,坐在客廳的琰,小瑾,垊豪,昌垊沒一個不將目光掃向自己,被幾隻小貓這麼盯著瞧,圭賢當沒一回事的縮回房裡。

扣的一聲~

在圭賢關上門後,楚坐在客廳的幾個除了昌垊,其他三人都很有默契的轉過頭看著昌垊,同步的給了一記眼神,昌垊當然知道這是幹嘛,大家無非是要他進去套套消息,看看圭賢昨晚跟厲旭有了什麼互動罷了。

 

”喂,幹嘛都看我,要想知道不會自己去問哦。”

”你是風耶~負責搜刮消息的。”小瑾不忘端出昌垊所擔任風角,堵堵他的不甘心

”我去~~別指望我去套他的話,我可不想又背上出賣之名。”

”我可是領教過了,反正不是第一次,有什麼差別。”順帶一提的拖出自己的實例,這一句琰說得酸味十足

”喂,你這什麼意思,怎麼說當初也是為了幫你耶~”

”幫?那現在我們也是想幫圭賢哥不是嗎?”

”是啊~垊哥,你也不希望看見賢哥沒了方寸,當是關心開解一下也好呢。”垊豪不避言的說出了大家的顧忌。

 

快刀倘若無法即時斬去亂麻,唯恐春風吹又生。

怎麼說金厲旭的存在對圭賢是沒好處的,不過這麼說是客氣了,應該說是對大家沒好處。

身為佈局的執行者,一旦動之以情,又如何面對往後的騙局?

 

”你們在幹什麼!”突然的殺來一句,待在廚房準備午飯的晟敏,耳聽弟妹們窮擔心的話語,忍不住走出來吭聲”你們想過他的感受嗎?給他一個空間安靜點行不行。”

晟敏何嚐不想知道呢~然而,既然圭賢知道要回來,都表示他對這個家還是有著歸屬感不是嗎?

不論他和厲旭存在什麼樣的關係,晟敏只希望圭賢能住下來,當這個家是個後盾。

一再的勸阻只會逼退圭賢離開,這是對大家沒好處也是最不想看到的結果~

 

------------------------------

 

人說戀愛中的女人最美~其實應該說~戀愛中的人心都很美。

在擁有圭賢的愛之後,厲旭不像以往那般冷漠,也不再嚴肅地扳著臉,雖然依舊還是不苟言笑,但看在那對眼眉銳氣不再,取而代之的是親切溫和的面容。

 

晚上,厲旭和阿孝再次來到小吧,有了愛的灌溉,厲旭不一樣了,不過阿孝沒有連想到是圭賢帶來的溫柔,只覺得厲旭面容變得很溫柔,就連笑著都能感受到從心裡滿出來的甜美

"你好像~變了!"

"是嗎?"

"嗯~不會是戀愛了吧?"

厲旭沒否認的掛著微笑,提了酒杯飲下一小口,這一口是細細品嚐,美麗的心就連喝進的酸澀,也能帶出甜味

"是曹圭賢嗎?"

"嗯。"看了阿孝一眼,厲旭不心虛也不避忌的回以肯定,阿孝那雙無力的眼神厲旭心裡有數"很傻是嗎?"

"這個人不懷好意,他是有目的接近你的。"

"騙局的事我已經知道了。"

"知道你還!"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才能讓你明白,只能說他以後不會再騙我,他是真心的。"

"你不需要跟我解釋什麼,你該解釋的人是自己,要知道他是騙子,就算不騙你,那會不會繼續騙其他人呢?你打算跟一個騙子過一輩子嗎?"

"阿孝,每個人...背後都有一篇故事,沒有人會甘願做賤自己。"

"嗯,環境使然是嗎?如果他是真心的,那你就問問他會不會為你洗手不幹!"

這是再不過的現實層面,厲旭心虛地啞了口,不是沒想過,而是說服自己不去在乎不去思考,他要的愛很簡單,只要能和圭賢單純的相愛著就夠了。

 

"別讓我又把你看穿了,你根本不敢問,對吧!"

"我不想逼他。"

"呵~你不是不想逼他,你是怕得到答案!"句句說得實在也說得殘酷,阿孝是故意的,厲旭擺明是逃避現實問題,怎麼都不希望厲旭就這麼泥足深陷,更不想看見將來厲旭為愛換得遍體隣傷的下場。

 

------------------------------

 

阿孝的話有用嗎?就算不想承認自己的確是怕,怕得到不如所願的答案,也無法再說服自己不去想起~

三天過去了,從飯店離開後就再也沒有圭賢的消息,厲旭真的就像被愛灌了迷湯一樣,盲目的只保留美好的一面,總相信圭賢不會讓他失望。

 

第四天了~即使是圭賢就連一通電話也沒有,厲旭還是對著自己說,圭賢是因為不方便,怕那些拜把兄弟懷疑,才會連個電話也不敢撥。

 

第五天了~守到夜晚睡前的一刻,疲憊的躺在床上,等不到圭賢任何音訊,腦子浮起各種可能,為愛執著的厲旭,選擇了一對戀人不需要天天見面也不需要常常連絡的原因來說服自己,總認為...相愛的倆人應該有顆信任的心。

 

第六天了~圭賢像斷了線的風箏,還能不能再教自己挑個理由告訴自己,說圭賢盡是不得已?

說過會等圭賢主動來找他,可沒想過連一通電話也忽略了~

厲旭突然覺得手機很礙眼,第一次覺得手機是多餘的...

 

一手握著胸前垂掛的玉墜,心頭是堅定的,思緒是徬徨的,而眼神是失去自信的...

相約的連繫,靜靜的等候,隨著時間流逝,腦子存在各種猜想,等待的耐心被時間一天一天的剝削著。

 

即使是這樣的~厲旭始終堅信圭賢不會丟下他~

 

-------------------------------

 

圭賢究竟去哪了?什麼原因讓他連一通電話都不方便打?

 

離開後的隔天晚上,晟敏在客廳叫來了所有人,拿出他吩咐昌垊搜來的檔案,

向大伙告知下一個目標,解述著佈局,安排著各自負責的任務~

 

目標對象是一位有婦之夫,32歲男子陳守仁,名下有一間旅行社3間樓房1棟3層樓別墅~

佈局是最老套也最常見的仙人跳~這任務由琰為執行者,很明顯是要琰用女色引陳守仁入局,

在一切都未就緒前,圭賢負責引導探索~好讓琰能順利突破陳守仁的防衛心。

 

為此~在這幾天當中,圭賢都一直跟蹤陳守仁的一舉一動,觀察他的習性,情緒,性格..

在順利的引導成功後,就由琰開始帶入,而垊豪與晟敏則隱身在琰的周圍,監視著二人的互動,也隨時保護琰的安危。

 

在跟蹤陳守仁的幾天裡,圭賢為了不讓自己分心,索幸一通電話也沒給厲旭,就怕無法控制自己聽到聲音就想見到人的念頭。

 

在職務上,圭賢很專業,十幾年來向來都是如此,對他來說也是一份職業,對~看在別人眼裡是騙子,可卻是他們賴以為生的方法。

比起賣毒品,比起走私人口,黑道偏門~詐騙根本不算什麼。

以他們的準則點,人性是貪婪的,一切都是願打願挨。

 

嗤之以鼻的說法是嗎?這是沒得選擇,從小就是這麼熬過來,根深蒂固的思維在腦子裡早已生了根長了葉,

而圭賢...也沒有例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