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過了一天,連幾天下來看著圭賢整天總是悶在家,顯少和弟妹們交談,意志顯得十分消沉,晟敏雖然免不了擔心,但始終都當是個過度期,相信時間可以慢慢褪去圭賢積壓在心裡的鬱悶

 

晚上~在廚房準備晚餐的晟敏,幾次彎彎脖子探向客廳,依然不見圭賢人影,想必又是縮在房裡悶著。很無奈的,自嘆無法介入圭賢的心思,只能放任他在心中糾結,靠他自己去排解心中的苦悶。

 

"敏哥。"正當手邊翻炒鍋底料理,心中炒著無奈時,耳邊突然飄來一句,晟敏驚愣地瞥頭一看,沒想到圭賢竟然會向自己打聲招呼,這是自從圭賢搬回家中第一次主動來叫他.... 

似乎有些受寵若驚了,晟敏的笑容好不自然的~"呵,還以為你又躲在房裡了。"

 

晟敏這麼說,圭賢有些怪不好意思,兩手插著後口袋,有些自愧的走進廚房

"待著悶了,出來透透氣。"

"那就好了,有空就出去走走逛逛,人也精神點是不~?"

"你每天做飯,不嫌煩嗎?"

"呵~為了讓你們有家的感覺,這頓飯不能懶.....你看看那幾個小鬼,個個往外跑的,不過再忙他們也會記得回家吃這頓飯,你說多好。"

 

圭賢沒有接話,不否認晟敏確實很帶心,弟妹們個個不僅聽命更是服從,要說比美長兄如父,真是一點也不為過。

晟敏將炒好的菜,讓圭賢端到餐桌上去"圭賢啊,要是肚子餓你就先吃吧,那幾個小鬼沒那麼快回來。"

"那你不來吃?"

"我把這清理好就來。"

 

怎能光吃不幫忙,圭賢摺了摺手袖主動來幫忙收尾,晟敏沒有阻止,心裡很安慰圭賢能有這份心,也漸漸能感覺到圭賢的心情好了許多。

 

就在圭賢與晟敏以及昌垊三人坐在餐桌上要開動時~小瑾和垊豪按著門鈴,晟敏擱下筷子前去開門.

雖各自都持有鑰匙,不過為了自家人的安全,通常家裡有人時,都會設置暗鎖,避免突然遭人闖門襲擊

 

"大哥,剛剛在樓下你猜我看見誰了~"一進門,小瑾等不及要把在樓下的情況向開門的晟敏滙報

"誰?"

"金厲旭呢~"小瑾沒多考慮的就脫出了名字,這讓晟敏愣了下,趕緊對小瑾使了個臉色,就怕這個人又再影響了圭賢的心情。

 

正在餐桌上吃飯的圭賢當然聽見了,伸長的筷子停了手,微微傾耳的想再聽聽小瑾傳來的話語

 

"呃~看著我嚇一跳呢,還以為他發現了我們住的地方,後來啊~我再仔細一看才知道我認錯人了。"小瑾很順口也很自然的唬弄過,掩蓋厲旭在樓下的事實。

 

至於圭賢,相信嗎?彼此都是長年累積的演技,圭賢也不差,當沒聽見的繼續吃著這頓飯。

盯著圭賢沒什麼反應,這才讓晟敏稍稍放了心,再給小瑾一記眼色,要她若無其事自自在在的到餐桌那吃飯

為了混餚視聽與注意力,吃飯的過程中大家依然是有說有笑的炒炒氣氛,不過圭賢還是擺那清一色的表情,一臉沉默埋頭吃著。

 

(厲旭就在樓下嗎?為什麼來?再見他,對他好嗎?)心中不停的閃過好多問號,這頓飯圭賢吃得很悶,隨著惱人的心思胃口也差了,壓不住心中的牽掛,顧不得在場每個人會怎麼想,圭賢突然擱下筷子站起身,在頓愣一線間做出決定,一聲不吭的拿下鑰匙奪門而出。

 

楚在電梯內,圭賢的心很急,就怕晚一刻厲旭人已經離開~

叮~!

電梯到點了,門才開了一半圭賢就迫不期待大步跨出,越過大廳經過管理室直到了大門口才煞了腳

 

左顧右盼的,圭賢喘了喘氣,這氣並不是因為加快的步伐消耗了肺活量才喘,而是被緊張又期待的心情加快了心悸的跳動...

側頭一望,距離自己十來步的不遠處,圭賢看見了一樣也看見自己的厲旭,四目相望著,那是朝思暮想日夜牽掛的人影,圭賢多想直接衝上前將厲旭塞在懷裡狠狠的抱一回~

但知道不可以,說好不能再傷害厲旭,儘管人就在眼前,也得守住理智壓下思念。

 

停下腳步圭賢痴痴的凝望那抹身影,在午後的夜色下,遠遠看著,還是能看見那雙水亮清澈的眼眸。

泛起的淚水像水波般和著眼珠子打轉,再次浮現厲旭強忍的眼淚,圭賢又是一陣心疼,喃喃唸出”厲旭...”

 

雖然是很薄弱的一聲,但傳進厲旭耳裡卻是勇氣的泉源,厲旭不再遲疑的快步直奔向前,在圭賢還沒來得及反應之中,直撲身子打開雙手將圭賢牢牢的圈住。

無聲無語的緊緊抱著人,厲旭依然讓人摸不著頭緒,猜不透那心思,圭賢只感覺到微顫的身子,這回是害怕什麼呢?還是...

 

”怎麼了?”輕輕的,圭賢提起兩手溫柔的貼上,手裡盡是心疼的安撫著厲旭哆嗦的身軀,胸口處有些涼涼的,是汗還是淚? 

俯首埋看懷裡人的面容,看著厲旭流下了少見的眼淚,片刻~圭賢心亂如麻的心頭像被針扎刺著,揪心的將眉頭拉得死緊,柔弱的厲旭總讓圭賢無法自拔的想去呵護他保護他...

”有人欺負你了嗎?”撐開厲旭的身子,圭賢擺低頭,深情又心疼的凝視著

厲旭紅著眼泛起盈盈淚光,咬著下唇把頭遙了遙,又再埋進懷裡,厲旭真的很想念圭賢,什麼話也說不出口,只想靜靜棲在圭賢寵溺的懷抱中。

不帶任何言語,靜靜將人踏實的擁抱著,只要厲旭沒離身圭賢都沒有鬆手的念頭,他知道厲旭現在需要他的溫暖。

 

緊貼的相擁不知維持了多久,滿足了內心渴望的寵溺後,厲旭這才將身子撐離,圭賢沒有脫手,依舊將人扣在胸前。

厲旭掛著十分微小的笑容,仰望的目光充滿著信心,厲旭用這明亮的雙眼告訴圭賢他是帶著決心來的。

 

”厲旭,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看著厲旭眼神如此堅定,圭賢真的很擔心,儘管內心有愛,都不希望將來有一天因為真相讓厲旭再受一次傷害

”我知道。”

”你不怕嗎?我有可能...會傷害你...你不應該來的。”咀邊輕嘆一聲無奈,話裡行間不敢說的太明,圭賢語帶保留的說出,希望能警剔厲旭

"你不想看見我嗎?"

"怎麼會~我一直都想著你,可是我----"凝視的雙眼動也不動,眼瞳中藏著許多說不出口的話語,圭賢幾吞唾液空著喉結,抿咀又張口的掙扎著說與不說,該怎麼說,要如何說~

 

看著圭賢欲言又止的咀型,在疑愣中厲旭淺淺的露出微笑,因為他知道圭賢心裡想說些什麼

"厲旭,我----"好不容易擠出的勇氣,突然被湊過來的小咀給封了口,厲旭親了一下圭賢後,勾起溫柔的笑靨吐一聲"不好說的就別說了。"說完,厲旭再送回吻唇,主動親吻圭賢乾澀的唇葉。

 

感受到厲旭善解人意的心,圭賢很欣慰...

然而~始終隱瞞欺騙的實情,面對厲旭主動送上的柔情圭賢不敢領取,僵著唇邊沒有回應那抹深情,圭賢兩手撐托在厲旭的肩膀上,讓厲旭退離這口吻,掛那自責的眼神深鎖的眉間款款訴出積壓已久的話

"厲旭,有件事你應該要知道,雖然你會很失望,但是如果不說出來,我~~我無法面對你。"

"那就不要說了。"要說不當一回事的去無視真相,容易嗎?厲旭不想再多聽一次

 

"不,如果現在不說,我怕我以後更沒有勇氣說出來,其實關於地下錢庄積欠五百萬的事是個騙局,處心積慮用盡心機去接近你,都是為了---"

”不要再說了好嗎?我不想聽...我不想聽你怎麼騙我。"厲旭一個身緊緊的將圭賢環住,把頭埋在的頸肩裡,再一次打斷圭賢的話語。

"厲旭,要知道我是個騙子,我不想---"

"我不管你是什麼,也不想知道你做了什麼事,我只知道你一次又一次救了我,我只要知道你是不是愛我這就夠了!"

"厲旭..."

”如果你現在叫我走,我一定走,不會賴著。”

 

對已經知道真相的厲旭來說,早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聽著圭賢的顧忌,想讓圭賢明白自己的心意,厲旭慢慢迎上微微張開的唇口,等著圭賢確認自己的心來覆上這一吻。

吻唇當前雖然有那麼一點遲疑,為了那所謂的顧忌而遲疑,然而~比起顧忌,更加不想讓眼前的厲旭再次失望,在遲疑之中還是貼上那只柔軟的小咀。

圭賢是愛厲旭的,一樣的想念著對方,這深吻不只帶上了柔情也充滿著思念,輕輕的包圍著.....親下一口告訴厲旭他的心是肯定的,而後再溫柔的吻回~

 

濕熱的舌根伸入厲旭口中如同交出自己的愛,舌吻不再激情挑弄那只害羞的小舌,圭賢繞著舌根溫柔的吸吮,一口一口帶回唇液吸入自己的唇腔中,把厲旭的愛一分一分的吞進心頭。

被動的小舌總讓圭賢無限度索取唇裡的甘甜,不管是因為生澀還是害羞,都讓圭賢想多一分佔有,搭在腰背上的雙手,禁不住將厲旭一身輕盈的身軀摟得更加貼靠~

圭賢充滿情慾的舌吻和加重的手力,再次被那欲罷不能的灼熱沒了分寸的竄進陣陣酥麻的骨子,厲旭羞澀得燒紅了臉,拖著聲喘撐開緊密的唇...

 

圭賢一雙濃稠的深情眼眸,突然地愣了愣,奇妙的看著厲旭,無法解釋的感覺,每一次的摟抱,深入的吻唇,都讓圭賢情不自禁想要的更多,甚至失去分寸的想佔有厲旭的全部~

然的,圭賢伸手框住厲旭的手捥,沒有多解釋的把人牽著走....

圭賢會帶他去哪?要做什麼?厲旭一句也沒多問,傻傻跟著圭賢的腳步,厲旭知道也相信圭賢不會傷害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